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八章 胁迫,狼蛛

我眯着眼睛,说我若是把他救出去,你觉得如何?
我说我不用你干别的,帮我把监控中心的线路给断了就行,成不?
王磊苦笑着说道:“USR有组织过对蛊术的防范和学习,我知道中了蛊毒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只是,我做完之后,你如何帮我解蛊呢?”
徐远宗也火了,说难不成他们敢灭口吗?
我说为什么你们队长发牢骚,可以当着你的面?
王磊慌忙点头,说好,我明天就去。
我说你应该有办法的,对不?
我说对,虽然我很信任你,但这事儿呢总得谨慎一点,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我保你无事,而如果你若是想要跟我耍花招,我让你尝到肠穿肚烂、全身爬出虫子的痛苦,晓得不?
卫生间里只有两人的喘气声。
听到这名词,徐远宗所有的愤怒在这一刻都打住了,好一会儿,方才幽幽说道:“早知道当初国府解体的时候,我们跟随着老长官退役就好了,也不用跟在美国人的屁股后面舔……”
徐远宗也是一阵沉默,好半天儿也没有说话。
我说对了,他们所说的老彭,人怎么样?
黄剑笙说对,这在基地还好,若是出任务的时候你来这么一出,问题可就麻烦了。
另外一人说道:“黄队,既然那小子也没有惹事,而且听说他的长辈是尚老的故人,我们这边横插一手,会不会有些问题?”
早在两人进来的那一瞬间,我便开启了匿身符,将自己的http://m•hetushu.com气息给隐了去。
他一出了卫生间,我也翻窗而走,通过攀附着墙体,游动到了另外一边去,免得被这小子真的出卖了,到时候有点儿来不及。
王磊说道:“监控中有两条通道,除了主通道,还有备用通道,只有将这两个都给断了,才可以屏蔽掉……”
就在基地陷入黑暗的时候,周围一下子就热闹起来,基地的守卫纷纷跑了出来,还有些没有睡的人也从宿舍里面开窗探头,而又过了一分钟不到,我听到一声巨大的震响,却见南边的大门处,冲出了两个人来。
王磊沉默了一下,说好吧,我找个兄弟一起帮忙吧。
王磊吞着口水说道:“狼蛛是军方跟英美合作的一个项目,据说里面出来的人,很多都是改造人,据说还有狼人的变身血统,并且在南美的丛林中厮杀过,十分的邪恶,是不知不扣的杀人机器,专门用来对付最特殊的事件,同时也用来监督我们USR;我们基地里就有一队狼蛛,我见过他们的少校,看一眼,心都凉了半天……”
我听到一声巨响,感觉那尿便器被人一拳砸烂,紧接着黄剑笙喘着粗气的声音,仿佛从喉咙里憋出来一般:“不然呢?不然怎么办,徐远宗你特么的告诉我,怎么办?”
虽然之前洗过澡,但男人嘛,弄点儿泥垢出来,也不是什么困难事儿,所以很快我就弄了一点儿泥垢,搓成小圆球,掀和-图-书开罩在他脑袋上面的衣服,递进了他的嘴里去。
我说你们这儿的监控中心在哪里?
这一送,他被迫吃了进去,浑身颤抖,说你给我吃了什么?
我说对。
我说你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对吧?
王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谢谢你,今天这事儿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然后我的匕首顶在了那人的心口处,只要他一乱说话,我便会毫不犹豫地捅进对方的心脏里面去。
王磊点头,说你就是陆言,是么?
我说本来吧,我觉得这大半夜想要突袭我的,肯定是死敌才对,而对付敌人,我从来是不客气的;但刚才听了一下,才发现你们也是身不由己,也有苦衷的。说到底,你们都是下面跑腿干活的,职责所在,怪不得你,而知道发牢骚,说明你还是有点儿是非心,我若杀了你,会影响自己的道心……
王磊说在四楼。
王磊低着头,自始至终都没有敢看我。
黄剑笙没等他说完,立刻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打住,徐远宗,茨密希先生是兰德公司的高级顾问,他的事情,有意见也好,没意见也好,都不是你我能够妄议的;我知道老彭跟你的关系很好,但公是公,私是私,你得把态度端正了,才能够在USR里面安安稳稳地待下去,不要给我出什么幺蛾子……”
我说你应该也知道,我堂哥是干嘛的。
啊?
那人有些怨言,说黄队,虽说我们USR接受美m.hetushu.com国人的指导,但也不能把他们给供着啊?你比如说老彭这件事情,茨密希先生他……
一人是个小不点,而另外一人,背上还背着一个壮汉。
听到这话儿,王磊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答案是我赌赢了。
黄剑笙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别忘了狼蛛……”
我说好,我给你五分钟,如果你耍花样,应该知道什么下场吧?
是屈胖三和少女羽痕。
没有人不怕死,王磊也一样,感受到心口处尖刀的力量再一次的增强,他开口说道:“队长,不好意思,有点儿便秘……”
王磊说苗疆蛊王嘛?
王磊慌张点头,说好,你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千万别乱来。
外面有一个人忍不住笑了,说三石啊,你实在不行,去看一下医生,别这样憋着。
黄剑笙回答,说尚老在大陆,能有什么故人,还不都是些老对手?再说了,这事儿港岛分部那边发了话,兰德公司这边也有指令下来,说要擒住这个家伙,我们照做便是了,总有人帮着兜底的。
我点头,将匕首转移到了左手,而右手则摸向腋下,在咯吱窝里搓了两下。
说罢,我将厕所门给打开,让他离开。
砰!
黄剑笙说明天估计没空,刚才我发邮件过去了,港岛那边催得急,说那陆言的身份可了不得,是大陆江湖上年轻一代扛旗者陆左的堂弟,看模样,应该也得到了一些蛊术真传,此人出现在我们这里,必然有大事件,今夜和*图*书让他给跑了,我们明天还得去盘查,不能让他脱离了视线……
我说几分钟能搞得定?
卫生间来了两个人,其中有一个应该就是王磊口中的队长黄剑笙,另外一个人虽然没有表明身份,但能够跟他谈得这么晚的,估计在USR里面的地位也挺高的。
整个基地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相对无言,那黄剑笙停了半分钟,方才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么?港岛分部那边,跟厄德勒残部勾勾搭搭,而这一切都是兰德公司的指导;本岛方面,美国人指手画脚,那些政客无条件跪舔,我们呢?我们能干嘛,有家有口的,难道还能反了去?我知道你的意思,好,不干了,但你想过没有,做我们这一行的,是能想不干就不干的么?”
黄剑笙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徐远宗的肩膀,说:“讲那么多没用的干嘛,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王磊不管多言,说我没事的,保证不掉链子。
王磊听到我突然转换了话题,陡然一愣,过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彭师傅是五虎断门刀的传人,单论刀法来讲,整个宝岛他数第一,教我们也是尽心尽力,没有藏私。只可惜为人太过于耿直,不懂变通,结果往死里得罪了茨密希先生,遭此一劫,也是没办法的——这事儿就是狼蛛的人亲自办的,没有人敢插手。”
王磊低头,说呃,其实呢,USR花莲分部里面,我的牢骚是最大的……
王磊心中计算了www.hetushu.com一下,说五分钟,应该可以。
王磊愣了一下,缓缓抱拳说道:“如果你能够救出彭师傅,叫我干嘛我都乐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两人撒完尿,然后离开,我听到脚步声走远,将匕首稍微放宽一点儿,然后问道:“狼蛛是什么?”
我说我这蛊毒很智能的,只要你做到了我的要求,它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后,随着你的排泄离开身体。
我在赌,赌此人到底惜不惜命。
我心中激动,知道他们已经救了人出来,然而就在这时,我却瞧见他们身后的不远处,突然浮现出了几个满身血腥气息的身影来。
王磊诧异,说你不杀我?
我心中狂喜,没想到王磊这小子还真的是有悟性,我叫他把监控给关掉,没想到他居然顺手把总电闸都给关了去。
尿完之后,徐远宗这时方才说道:“黄队,老彭是我的老友,可别忘了,他还是你的儿女亲家,他女儿羽痕跟你家大公子可是指腹为婚,可现在呢,上面那帮政客为了美国人跪舔,居然准备要将老彭处死,这件事情,你真的能放得下去?”
他说得有些严肃了,徐远宗一下子就沉默了来,这时卫生间里只有激烈的尿液拍打陶瓷的声音,刺啦刺啦……
王磊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为什么告诉我?”
我忍不住笑了,说大兄弟,你这句话,救了你的性命。
狼蛛?
我找了一个地方藏着,差不多等了四分多钟,突然间整个建筑群落的灯光都熄灭了。
狼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