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九章 逃离,酒庄

不过这也够了。
然而那人却仿佛背后生眼一般,往旁边一错位,然后抽刀回斩。
老彭一脸宽慰地说道:“羽痕,你真的是长大了,居然连后路都帮着爸爸想好了。”
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
带一个屈胖三,和带三人,困难是完全不同的,那种压力,呈指数级增长。
屈胖三没说话,而我则说道:“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来宝岛,是想要找一个人,这次没有见着,还想找机会再见一面。”
我左手屈胖三,右手羽痕,还有她身上背着的那人。
来不及寒暄,他低声说道:“别下车,直接开到地库,不要让人看见。”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
我从角落里蹿了出来,抵近之后挥刀,过程仅仅一刹那。
眼看着围墙在望,这帮人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准备在这儿将我们给围住,却没曾想这个时候一直表现得很平淡的屈胖三却发了力。
老彭给我们介绍道:“苏河是国府出身,他父亲以前曾经是尚老的卫士,你们如果要见尚老的话,就得由他来帮忙引荐了。”
老彭一愣,说国府第一高手?
尽管整个基地的电闸被关闭,但警报系统却是独立的,随着这几人的闯出,刺耳的警铃骤然响起,那少女羽痕背着父亲奋力狂奔,而屈胖三却显得有些闲庭信步。
这一路过来,我发现基地里面的USR人员居然没有多少人出现,而即便是守卫,却也表现得很乏力,甚至于都http://m.hetushu.com跟不上这速度。
他说着话,羽痕过去把他给扶了起来,而他则朝着我拱手说道:“五虎断门刀彭茂城,多谢救命之恩。”
我说老兄你还懂这个?
我连忙摇手,说别误会,我只是在外面放风的,就你的人,是你女儿,还有我表弟。
庄园门口,有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在等待,戴着金丝眼镜的他显得十分儒雅,瞧见车窗摇下,他赶忙迎了过来。
双方一追一赶,很快就到了围墙边。
老彭苦笑,说走,我们能去哪里?
所以我没有再继续,累得趴在了泥地里,不断喘气。
我说尚正桐,你认识么?
他一个箭步前冲,然后人像重型炸弹一般冲向了那围墙。
中年人与我握手,说老彭是我的生死之交,你们救了他,即是我秦苏河的恩人。
他想要干嘛?
USR的迟钝反应给了我们充足的机会,从母楼那边越过训练馆,一路从来,到达了围墙这边时,我们身后跟着的,只有那十来个穿着黑色战斗服的狼蛛。
铛!
羽痕说我在前面的林子里藏了一辆车,我们这就过去,开车前往秦叔叔那里,屈大人,我们一起走吧?
他脑袋有些晕,觉得有些理解不了现在的世界,不过还是向屈胖三表达了礼貌的感谢,然后对我说道:“阁下刚才用的,可是传说中的五行遁甲术?”
使用一剑斩手段的我,从力道上来讲,取得了和*图*书压倒性的优势,这让那人站立不稳,不过对方并不是简单角色,在遇袭的一瞬间挥刀而下,退后几步之后,旁边的人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有人持刀,朝着这边杀来。
我夷然不惧,三两剑,将人给逼退,然后跟着屈胖三撤退。
如此聊了几句,我们也没有在此久留,在林子里摸了一段路,然后上了羽痕藏好的车辆,开始在路上行驶起来。
我估计每一个人的脑子里,都在想这么一个问题,然而在下一秒,所有人却都得到了答案。
老彭错愕,说怎么,USR为什么找你们?
表弟?
羽痕在旁边催促道:“爸,狼蛛的人就在不远处,他们很快就会追过来的,我们得赶紧走。”
我是最后一个,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大声吼了起来:“让开,让开……”
我脚步飞快,迅速接近了那几个狼蛛,眼看着屈胖三就要被这些人给围住,我在后面猛然出手,一剑斩了过去。
月光下,羽痕的双眼晶莹透亮,泪水涟涟,让人忍不住生出几分同情来,然而这个时候,那被平躺着放在地上的汉子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来,说道:“没事,我还有左手可以用刀!”
我们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林子里,而接下来,在屈胖三的引导下,我们又连续做了两回地遁。
屈胖三从我身边走过,对着羽痕问道:“你父亲情况怎么样?”
老彭看了一眼旁边的屈胖三,有些疑惑怎么一胎毛都没有www.hetushu.com褪的熊孩子还能参与此事,而羽痕却说道:“爸,我能够救出你来,多亏了屈大人。”
他想要屈胖三死。
我冲出墙外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惊悸。
一声炸响,那厚厚的围墙居然被屈胖三给砸出了一个大洞来,而羽痕在愣了半秒钟之后,就弓着腰,从这大洞之中冲了出去。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拿捏道:“呃,算了吧?”
这红酒庄园并非传统意义上面的那种大庄园,红酒生意也大部分是从欧洲运过来的,在这里进行勾兑罢了,不过庄园的空间挺大的,而且地方偏僻,倒也算是一处不错的藏身之地。
老彭狐疑地说你找尚老干嘛?
刀剑交击,我瞧见这狼蛛手中拿着的,却是日本刀的样式,不过要短上一点儿,显然他们走的是凶狠的路线,拼命相搏。
老彭又一愣,说屈大人?
我瞧见这场景,没有太多犹豫,撕扯下衣服的一块布条,蒙在了脸上。
有个家伙跑得飞快,一下子就冲到了屈胖三的身后,扬起手中的日本刀,猛然一斩。
那人回刀挡住了我的攻击,然而却被我的劲道给劈得一阵踉跄。
蒙好了脸,我就冲出去了。
那感觉就如同电一般,从我的尾椎骨往上,一下子就冲到了天灵盖前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扑,便感觉到前面七八米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炸响。
他出手狠辣,也不管屈胖三只是一小孩儿,便使劲了全力。
我不得已,又将之前m•hetushu•com那一套说辞拿了出来,老彭听过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倒是能够跟尚老扯上点儿关系,你们先与我父女两人一起去避难,回头我帮你们联系,如何?”
老彭点头,说五虎断门刀的所谓五虎,便是乾金虎、离火虎、震木虎、坎水虎、艮土虎,五虎合一,可断天门,应对的便是这五行之事,如何不知晓?
“爸,你醒了?”
老彭说是谁?
四人,地遁。
不是USR不强,而是因为人家没有心思交手。
羽痕满脸欣喜,而那中年汉子则苦笑道:“刚才你们跑的时候,我就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动弹不了而已。”
我点头,说对。
如果是在之前,我或许还会鄙夷USR的战斗力,但经过与王磊的交谈之后,我却突然间明白了。
羽痕也劝道:“对啊,现在USR也在四处找你们,你们不如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我将从王磊口中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老彭听过之后,开口说道:“我虽然专心教学,不过也知道一些事情,那港岛的厄德勒残党,应该在一个叫做秦鲁海的人手中,而他现在正在扶持一个叫做许鸣的年轻人。没有人见过他,此人十分神秘,而且来头很大,你们惹上了那个家伙,可能真的很麻烦……”
羽痕说家是回不去了,不过我跟秦叔叔说好了,如果能够把你救出来,可以去他那里躲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了,我们就偷渡离开www.hetushu.com,不管是去港岛,还是大陆,又或者东南亚都可以……
轰!
火箭弹。
老彭问为什么呢?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花莲东部的一处红酒庄园里。
因为我们走得很快,对方并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来得及设卡。
羽痕喘着气,又检查了一边,然后哭道:“人倒没事,不过他们断了我父亲的右手手筋,他这辈子估计是用不了刀了……”
他的双脚往墙上踢了过去。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但结局却并不尽如人意,屈胖三足尖一点,人往前面飘了几步,那刀锋正好掠过了后背,相差分毫。
羽痕开车,进了庄园,一路来到了一座房子的地下车库,刚刚下了车,那中年男子便迎了过来,与老彭的手紧紧相握,激动地说道:“我刚才得了线报,说你已经被人救出来了,而且还是在狼蛛少校黑狼的眼皮子底下,怎么做到的?”
尽管感觉相差不多,但蒙着一块布,多少也算是一种安慰。
我调动着强大的力量,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强烈到极致的压力,不过最终还是跨出了第一步。
这帮人速度矫捷,然而比起我和屈胖三而言,却显得稍差一点儿,至于那羽痕,即便是背着一壮汉,她也能够行走如飞。
他不慌不忙,时不时还回头过来打量。
老彭引荐了我们,说如果没有这二位的帮忙,只怕我已经死在了那里。
巨大的冲击波将我们都给掀翻倒地,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引导着羽痕跑到了我的身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