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十五章 故友,重逢

依韵公子点头,说其实我们现在身处的世界,是一个废地,被满天神佛抛弃了的地方,至于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有人告诉我,说是因为末法时代的到来,轻灵之气越上,厚重之气越下,历史的必然趋势;也有不同的理论,总之一点,东海蓬莱岛是更接近真理的地方。
听到我的话语,老彭尴尬地笑了笑,说羽痕跟我谈过了,觉得如果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还是想去尝试一下的,总比这辈子碌碌无为、郁郁寡欢而终要精彩一些。
依韵公子摇头,说我倒是有机会,不过还是没有去成。
不过事后他又有一些悔意,觉得去哪里太过于危险,如果羽痕跟着一起的话,他担心会害了自家女儿。
想起来,估计也就是因为我们之前参与过解救老彭的计划。
依韵公子跟我解释道:“其实很久以前,流传的还有另外两个,一个是北国寒冰岛、南海镇海眼,这些都是最能够接近更高层世界的所在——如果说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平面的话,这几个地方,则是如同气泡一般的凸起,能够更近距离的仰望我们所未知的世界,又或者说是逝去的神佛之地……”
听到这话儿,老彭十分感动,不过还是摆手,说算了,隔阂已成,破镜难圆,我的心思早已淡了。
羽痕这些日子用她精良的厨艺征服了屈胖三,这家伙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如果真去了,大人我罩着你们便是了。http://m.hetushu.com
毕竟我之前谎称是尚老的故友之后,秦苏河便使了死力气,通过他父亲的关系,跟人接上了头,没想到一见面就露陷了,这哪里是什么故人之后,分明就是仇人之后。
听我讲述完毕话之后,依韵公子沉吟了一番,然后问我道:“你的意思,是你的女朋友,她已经前往东海蓬莱岛了?”
听到这话儿,我便知道他估计是对之前的事情心有余悸。
我想起依韵公子的长相,的确是很难看出岁数来。
得此评论,老彭乐开了花,一边谦虚,一边咧嘴笑,说尚老过誉了,我这两下子,当不得,当不得如此盛誉。
羽痕一脸黯然,说他是天上皎洁明亮的圆月,我只是地上仰头望他的小蚂蚁,哪里认识啊?
秦苏河得到了我这边肯定的回复之后,终于宽了心,离开之后,羽痕一脸崇拜地说陆大哥,你居然还认识尚晴天?
握着我的手,依韵公子微笑,说当初一别,还以为会过很久也未必能够见面,没想到这才几天,我们就又见面了。
羽痕一脸夸张地说道:“超有名的好不好?我跟你讲啊,以前国府还没有解散的时候,我几乎是天天听着尚晴天的名声长大的,他可是我们宝岛年轻一代的翘楚,无数少女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呢……”
我点头,说是,我可以确认。
听我说完之后,依韵公子苦笑着说道:“估计跟U和_图_书SR打招呼的,是许鸣。此人我见过几面,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不过我与他背后那人倒是有些来往,回头我打个电话问一下,看看能不能帮你们斡旋此事吧……”
我瞧见她有些自卑,有些诧异地问道:“啊,他很有名么?”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秦苏河带给我一种很强的好感——他有点儿中国传统儒家的风范,温文尔雅,即便是在尚老那里吃到了教训,但对我却已经没有太多的变化。
我摇头,说常听说天下修行三圣地,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苗疆万毒窟,不过具体什么样子,我却也不是很清楚……
我笑了,说老彭你也打算去东海蓬莱岛?
我苦笑,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一一说了出来。
依韵公子皱着眉头说道:“那她是如何知道东海蓬莱岛的呢?”
如此反复几次,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提问。
大家坐在了沙发前,羽痕一脸看到偶像的激动,泡茶的时候手忙脚乱,差点儿将一壶热水全部都洒依韵公子的脸上去,弄得老彭赶忙代女儿给人道歉。
依韵公子告诉我,说小香港运转良好,在华族的扶持之下,安和她的族人已经在那儿扎下了根来。
说到这里,依韵公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来,说这事儿说起来跟你还有些关系,人小女孩儿挺挂念你的,我在的时候,整日念叨着你什么时候能够来看她——对了,你近期有打算回荒域么?
http://www.hetushu.com总之各种平易近人,弄得羽痕都快要哭了。
秦苏河给依韵公子介绍老彭,他洒然一笑,说五虎断门刀嘛,我肯定知道的,当初家父曾经点评过,说宝岛之内,用刀的高手许多,但最纯粹的,还是得论彭家。
羽痕挥了挥手,说少来,我跟你说,尚晴天比林志颖还厉害,简直就是不老男神好不好,我有一次远远地见过他一面,简直是青春年少,正当年啊!
好在依韵公子并不计较这些,反而是亲切地与羽痕问好。
之前依韵公子还跟我说起过,说如果有机会能够来到宝岛的话,可以找他玩儿,他一定好好招待。
她一对眼睛晶晶亮,就好像寻常追星的少女,她老爸吃醋了,说依韵可不是年轻一辈哦,算起来,他的岁数也不小了……
一阵感慨之后,老彭十分识趣,知道我们还有些私密话要说,便与秦苏河去了书房,而我这时方才问起了小香港的事宜来。
而聊过此事之后,依韵公子突然问道:“我也是在接到秦哥的电话之后了解的,听说你们现在已经被USR通缉了?”
相比于女儿,老彭更关心另外一件事情,问我说:“你觉得尚老会不会把东海蓬莱岛的秘密,告诉他儿子?”
而经历过之前那一回事儿,即便是心中对我抱着信任,但他到底还是谨慎了一回,想跟依韵公子那边确认一番。
我说怎么,你也认识?
话说到这里,我也没有再http://www.hetushu.com绷着了,将我此刻的困境跟依韵公子提起。
依韵公子一诺千金,此事我最是知晓,听到这话儿,我不再担心,表达了感谢。
相处日久,老彭和羽痕也都晓得了屈胖三的性格,嘿嘿笑了,然后拱手说那就劳烦您了。
我在期待中过了半天,本以为秦苏河很快就能够有消息回来,并且与我们约定时间,没想到他一直都没有下来,心中疑惑,想着莫不是依韵公子忘记了我们这朋友?
我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忍不住问道:“如此说来,你曾经去过?”
依韵公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一时半会儿答应不了,不过我可以承诺你,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促成此事的。”
依韵公子沉吟一番,然后说道:“陆言,你知道东海蓬莱岛是一个什么地方么?”
我摇头,说这个就不清楚了。
我说我明白了,东海蓬莱岛不就是传说中碧游宫的所在么?
没想到下午的时候,地下室来了一位拜访者,却正是许久未见的依韵公子。
依韵公子叹息了一声,说唉,此事说起来冤屈,那帮人这么搞,总有一天会出大事的。
我知道秦苏河的意思,所以很肯定地点头,说可以。
跟我寒暄完,他又躬身与屈胖三握手,十分的尊重。
依韵公子回来了,就在今天凌晨的时候,秦苏河这边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就赶过来通知于我。
我本以为双方的见面是需要约一个时间地和-图-书点,没想到他居然亲自过来拜访。
当然,秦苏河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得到消息,也得益于他强大的人脉关系。
依韵公子摆出来的架势,让这熊孩子十分满意,也没有了之前的矜持,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来。
依韵公子又谈及了老彭此次的牢狱之灾,说你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听说过了,按理说国府解散,我们便置身事外,插手不得;不过彭家当初也是跟随着蒋公一起来的台湾,咱们彼此之间,也是共过患难,有过一份渊源的,不能因为美国人说什么,咱就都得做,如果不抗争,岂不是成了奴隶?回头的时候,我跟USR总部那边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你得以回归……
就这一件事情,他便涌泉相报,着实让人为之敬重。
情况一天比一天更好,唯一让人觉得遗憾的,是安变得有些沉默了。
别的不说,就从这一份热情,也不枉当初共过生死。
我与他有过命的交情,也不扭捏,直接说道:“现如今我必须要去东海蓬莱岛走一遭,挽救我逝去的爱情,但却有不得法门,所以这一次,只有求助你了。”
他这次过来,还特地跟我商量,说他可以联络到依韵公子,问需不需要把我的身份透露给他,与他取得联系。
这几日,大家天天在一起,很多事情自然也没有打算隐瞒,当老彭得知我们准备前往东海蓬莱岛的时候,也曾经表示过如果有可能,他想一起去。
现如今,我们可不就是在宝岛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