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十七章 海上,余生

我瞧见他离开,也没有挽留。
许久之后,我找到了阿乐,问他我们大概有多久会抵达东海蓬莱岛。
每一下,我都采用一剑斩的手段,从脚部到腿部到腰臀之间的发力,我都尽量让自己熟悉那种力量的流通,然而让我感觉到不对劲儿的,是在这大海之上,一剑斩的手段涉及不到任何的力量。
勤能补拙。
我说你既然没有去过,不如将所知道的讲出来,大家坐在一起,帮你参详一二?
他看了我十多分钟,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剑法,是什么来路?”
帆船上除了阿乐,还有两个船员,一个四十多岁,是船老大,负责掌舵,而另外一个年轻人则是他的助手,并且兼任机修工的工作,阿乐给我们介绍,一个叫做老潘,一个叫做阿中。
此刻海浪滔滔,反而显得无比静谧,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起了我跟虫虫相识的经历来。
正因为如此,阿乐才全程都没有好脸色。
她问我,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不愿意再聊这事儿,于是羽痕便跟我谈起了她的事情,如此聊了一个多小时,她也困了,回房歇息,而我则一直盘腿在船尾,随着波浪晃荡。
阿乐嗤之以鼻,说剑法若是做不到收放自如,又如何敢用?
穿行一夜,早已离开了宝岛海域,一路向东行,白天又是一阵晃荡,大海辽阔,不知西东,四处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水,让人平白生出几分无聊和绝hetushu.com望来。
宝岛第一刀术教头,这名头听着就值得敬仰。
这船舱里面的空间有限,睡觉的地方几乎就是一个格子一个格子挨着的,我安置好了屈胖三,又回到了船尾来,这时才发现羽痕坐在了刚才屈胖三坐着的位置处。
上了船,她又欢呼雀跃,找阿乐问东问西,仿佛脑子里有十万个为什么。
我瞧见他这般不近人情,也懒得再撩拨他,回到了船尾,瞧见屈胖三居然四脚朝天地躺在了甲板上,然后随着拍打船体的波涛,呼噜呼噜地睡起了觉来。
次日中午,阿乐过来接我们。
我说不知道,不过看起来便宜不了。
听到这话儿,阿乐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确定,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羽痕告诉我睡着了,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爸的精力就一直不是很好,总容易犯困。
这过程自然用了许多的春秋笔法,略去了许多的事情,只是将我与虫虫之间相知、相识的过程一一道来,当听到我当初为了变得强大,而选择独自离开的时候,羽痕忍不住插嘴,说陆大哥我觉得你这样做很不对啊,不管如何,两个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深处大海,四周一片静谧的缘故,当众人都睡去的时候,我却显得很精神。
我探出头去,瞧见离我们几百米的地方,的确出现了一块船板,而上面,却有一个人在海水之中奋力挣http://m.hetushu.com扎着。
至于少女羽痕,天真烂漫的她对谁都是一副开朗热情的态度,阿乐对她自然也冷不下脸来。
下午的时候,我们抵达港口附近,阿乐将我们扔在了附近的一家餐厅里解决伙食,而他则去联络出海船只。
尽管他给我的感觉,是并不想带着我们走,但出于职责,他还是表现得十分认真。
路上的时候,我试图跟他搭话,结果总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到了后来,便也不再刻意讨好,大家相安无事便是了。
我摇头,说不是,我的剑法,是用来杀人的,寻常不比剑。
阿乐自以为对我释放了善意,而我却并没有接招,顿时间就来了情绪,转身离开了去,留下我一人,在船尾不停劈砍。
此行倒也还算是顺利,而到了此日傍晚的时候,突然间起了风浪,还下起了暴雨来。
他发着疯,拦都拦不住,让人无语,而到了后来,海上的风浪越来越大,一层高过一层。
我瞧见他这态度,心里面有些不舒服,说你以前去过?
总体上,他给我的感觉,有一种淡淡的疏离,难道还因为我们是大陆人的关系?
虽然因为依韵公子的缘故,尚老不得不答应帮这个忙,但从内心里面来说,他估计还是不太乐意我们去东海蓬莱岛的。
天色快明的时候,阿乐走到了船尾来,默默地看着我。
它不是一艘寻常的机帆船,而是具有近海航行能力的船只。www.hetushu.com
我和屈胖三强大的吃货战斗力让这对父女俩惊叹连连,羽痕忍不住鼓掌,说果然奇人有奇事,并非凡人所能比。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坐在了她的旁边。
拜托,大家都是同胞,别这样好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突然指着不远处的海面,大声喊道:“快看,那边有人。”
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慢慢谈。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登上了船。
船是白色的机帆船,类似于中型游艇,不过有帆,甲板下面有四个狭窄的休息床位,可以供人轮流休息,而瞧见舱体里复杂精密的仪器,我便知道这玩意可能很贵。
一下又一下,我无比的认真。
我收起了破败王者之剑,回过头来,看着他,微微一笑,说怎么,你也玩剑?
瞧见这艘有着漂亮曲线的帆船,羽痕一对眼睛忽闪忽闪,充满了欣喜,拉着我的衣袖,说天啊,这船得有多贵啊?
阿乐说我看没有那个必要,你们安静等着就是了。
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他来了兴致,对我说道:“要不要比一比?”
阿乐挑衅地看我,说不敢?
有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就很难说清楚对错,现在我只想找到虫虫。
我们在餐厅小坐,准备吃出海之前的最后一顿,还别说,这餐厅看起来外表并不算什么,但做出来的饭菜却格外有风味,屈胖三再一次展现出了吃货的本质,点了整整一大桌子的菜www.hetushu.com,弄得那桌子都摆不下去。
很快,一大桌子的饭菜都给我们横扫一空了,而老彭因为太过于惊讶,都没有来得及吃两口,不得不又点了一盘蛋炒饭,方才解决了肚子的问题。
阿乐颇为自豪地说道:“自小练剑,这一次师父收我入门的时候,赐了一把长剑予我,剑名‘问道’,乃他早年间所用,我师父当年正是用此剑夺得那国府第一高手之名。”
因为我很难跟他解释,这一剑斩的手段,当真是杀人技,真正用起来的时候,我都害怕我自己。
他对我和屈胖三没什么好脸色,但对老彭却表现出了几分尊重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依韵公子疏通了关系的缘故,这回我们并没有躲躲藏藏,蹲在那卖鱼的车里面,而且坐着一辆商务车,便一路奔向了港口。
我点头说对。
梦中的一剑神王不知道劈了多少个岁月和年华,方才会有最终那战天斗地的恐怖实力,我陆言虽然人笨了一点儿,但人却并不懒惰。
剑有剑的道,当你真正感知到它的时候,就不会感觉无聊。
阿乐摇头,说没有。
我练习了大半夜的劈剑,来来去去就只有那一个动作,但是我就乐此不疲。
当然,这并没有阻碍到我的练习。
我自劈着我的剑,一下又一下。
我站立在船尾,举着手中的剑,然后认真地劈砍。
我默然无语,低声叹了一口气。
帆船在浪头不断颠簸,羽痕脸色惨白,吓得不行。
而就在老彭担和_图_书忧这么多的菜是否能够吃完的时候,我和屈胖三也终于开动了。
至于他的情绪反应,我觉得多少跟尚老的意志有关系。
羽痕与我并肩而战,望着远处黑黝黝的波涛,以及头顶之上的弯月,突然问道:“陆大哥,你去东海蓬莱岛,是想要找你的女朋友?”
我们都到船舱里躲雨,结果屈胖三却发了疯,跑到船头去,迎着那如注的暴雨,大声高喊道:“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摇头,说算了。
船是傍晚的时候出发的,随着机轮转动,港口离我们渐渐远去,我和屈胖三坐在船尾处,望着远处的灯光渐行渐远。
我喊了他两声,发现没有动静,便将他抱着回到了船舱内,将他放在床上安歇。
我不跟他争,而是继续劈剑。
无论是地遁术,还是一剑斩,又或者是地煞陷阵,我都没有办法感受到那种力量的源泉。
盘腿修行完毕之后,我没有困意,于是拔出了破败王者来。
大海之中,自有属性,只可惜我借用不得。
我余光处瞧见了他,不过却并不理会。
这事儿是安排好了的,船只也是早已在港口等待,阿乐过去是检查一些情况,并且落实好此次出海的一应事宜。
我走过去,跟她打招呼,说你爸呢?
呼噜呼噜、呼噜呼噜……
他觉得我们在强人所难,让尚老不高兴,他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