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十九章 登船,检查

蓑衣客转身,朝着我走了过来,然后冷笑一声道:“怎么,你是不是很抗拒这种检查啊?”
我喘了一口气,然而这个时候,船体突然间仿佛被什么重重压了一下,向下沉了几分,我顾不得别的,慌忙跑出船舱。
蓑衣客说介意我们进船看一下么?
紧接着他一记胃捶,擂得我昨天的晚饭都快要吐出来了。
两人夹击,怎么办?
两人几乎是在口哨声传出来的第一时间内同时动的手,阿乐反应稍微慢了一拍,给那人拍在了左肩上,承受不住,人直接就飞了出去。
蓑衣客说既然想要前往东海蓬莱岛,那先让我们检查一下,别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行?
我后退一步,低声说道:“怎么了?”
我瞧见对方这猥琐模样,分明就是老爷们儿,怎么可能没有把儿呢?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朝着我这边狂涌而来,而在另外一边,我瞧见那人也向阿乐动手了。
他一挥手,有人往驾驶舱那边走去,也有两人往船舱内部走去,羽痕有点儿不放心在里面休息的林曦,便跟了进去,而屈胖三则走到了我的旁边,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走上前,正待说话,这时阿乐慌忙挥手招呼道:“你好,请问前方是无相海么?”
而我的入目处,居然是一条巨大的鱼尾巴。
那人惨叫一声,不退反进,朝着我猛然扑了过来,表现出了极为悍勇的性子,而我一击得手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再一次挥剑。
m.hetushu•com阿乐说有七个、哦,不,是八个,船舱里面还有一个在休息。
他在这儿跟我胡扯,我摊开双手,说你看咯,我这里啥也没有……
就在我万分的惊诧之中,那家伙也反应了过来,猛然伸出手,一下子就将我的脖子给勒住,在我耳边哈哈说道:“你个鳖孙,手段怪下作的啊?”
对方说的是汉语,虽然口音有些怪异,不过到底还是能够听得懂。
阿乐点头,说对,是我。
对方居然这么敏感,我真的是有些诧异了,赶忙解释道:“呃,不是,对不起大哥,乡下人,没见过啥大场面,有点儿紧张,对不起。”
蓑衣客摆了摆手,好说什么同不同的,不认识,说罢,来这里什么目的?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间感觉到一剑神王附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陡然间向前劈出了一剑来。
我低着头,站在旁边,让阿乐去应付。
他指着我的身上,说你身上有什么违禁品,赶紧拿出来,免得我搜出来,彼此脸上都不好看。
若不是屈胖三刚才的提醒,我对此人绝对是没有任何防范。
蓑衣客呵呵笑,说你师父还认识东海蓬莱岛的海公主?
我脑海里在想着这个问题,而身体却几乎条件反射一般地扭动,躲开了对方的那猛力一脚,然后一记屈胖三式的猴子偷桃,朝着那人的胯下猛然一扯。
那人倒下了,而我则瞧见林曦那张满是惊慌神色的俏脸。
蓑衣客说都有hetushu.com多少人?
我被压得死死,拼死挣扎也无果,眼看着对方要咬断我的脖子,只有硬着头皮猛然一撞,将那人的鼻子砸得一阵青。
这些人一落地,一股莫名其妙的臭味就弥漫在甲板之上,我鼻子痒痒,有点儿想打喷嚏,不过却又得强行忍住,毕竟人家有可能是东海蓬莱岛的人,我们若是得罪了,说不定就登岛无望了。
而这个时候,那人浑身一震,下一秒,哗啦啦的鲜血就浇落在了我的身上来。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领头那人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来,抬脚就朝着我身上踹了过来。
刚才也说了,这过道处十分狭窄,双方都避无可避,而我这一下也是十分突然,陡然出剑,一下子就劈中了对方的腰部。
当对方朝着我压上来的时候,我感受到的不是一个人的力量,仿佛有几顿的重量压在身上一般,痛得我狂吼一声。
我仓促之间与那人对了一掌,承受不住那力量,人朝着地上滚落而去,这时屈胖三对我喊道:“去船舱,外面我来解决。”
他这脚力很沉重,几乎劈出了炸响,我若是中了,不死也得残在这儿。
砰!
坏了,不对劲。
我一剑得手,毫不犹豫地回身又是一剑。
双船相近之后,蓑衣客腾空跳跃了过来,紧随着他的,还有身后的四人,只留了一个矮个儿的家伙,蹲在船尾处等待。
阿乐从怀里摸出了一封信来,说我师父与蓬莱岛海公主有旧,和_图_书这里有一封信可以证明我们的身份,诸位若是东海蓬莱岛的人,烦请帮忙领路。
猴子没有能够偷到桃。
啊……
东海蓬莱岛乃传说中的修行圣地,怎么里面的人都这副德行?
啊?
阿乐拱手,说你好,我们是宝岛来客,我师父是尚正桐,不知道阁下可曾听说过?
什么情况?
我说倒没有……
拔剑术。
阿乐说您随意,不过能问一下,你们是东海蓬莱岛的人么?
我的话音未落,船舱里突然传来了羽痕的尖叫声,我下意识地往那边走去,没想到里面传来一阵口哨声,紧接着旁边那蓑衣客陡然暴起,探爪朝着我抓了过来。
那渔船破烂,就好像是在河里面航行的那种小船,出现在这茫茫大海之上,让人着实感到有些古怪。
我有些发愣,说什么叫做违禁品?
他说刀兵、符箓还有一切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都拿出来——你们要知道,东海蓬莱岛是一个和平的地方,不能够有任何违禁的东西进入。
铛!
不过屈胖三说话几乎是例无虚发,他既然出声提醒,我立刻就警惕了起来,眯眼打量着对方,没想到正在跟阿乐聊天的蓑衣客一下子就回过了头来,看着我,说嘿,朋友,干嘛这么盯着我,你觉得我很可怕么?
说好的仙风道骨呢?
这么猛?
阿乐说自然认得。
蓑衣客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那艘渔船则快速朝着这边接近而来,两船相差七八米的时候,我终于接着和图书船上灯光瞧清楚了来者的模样,却见除了为首的那个麻将脸之外,其余人都有些面容猥琐,看着不像是什么好人。
蓑衣客走到了阿乐跟前来,四处打量了一眼,然后指着阿乐说道:“这船上,你是负责的?”
阿乐说入乡随俗,按照你们的规矩办。
关键时刻,她居然醒了,而且还果断无比地从对方的后心处捅出了那一刀来。
并非我有意学屈胖三,而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用这一招简直就是妥帖。
我听到,趁势往船舱里面滚落而去,进入里面之后,瞧见狭窄的过道里面,那两个家伙一人在前,而另外一人却扛着被捆住的林曦,朝着外面冲了过来。
对方压住了我之后,张开嘴,居然朝着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蓑衣客挥了挥手,说你们去东海蓬莱岛有何事?
我眯眼望着那奇怪的渔船,火眼之中,能够瞧见淡淡的能量浮动,能够感觉得到并非寻常人等。
蓑衣客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来,开口说道:“东海蓬莱岛?”
对方到底什么人?
他压低嗓音,说这帮人不像是人啊?
对方的胳膊冰凉,口中有一股浓烈的鱼腥臭气,喷在我的脸上,让我有些头晕目眩。
好在他说了一句,我多少也留了点儿心,右手一转,与那人对了一掌。
是个狠人。
啊……
唰!
阿乐对自己师父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入骨子里的热爱,听到别人这么说他师父,顿时就是一阵不爽,不过他虽然年和*图*书轻,但处事却不简单,前行忍住心中不快,然后说道:“我们准备前往东海蓬莱岛。”
然而就在这时,我身后又传来一道劲风,却是那个押着林曦的家伙也回过神,朝着我扑了过来。
这一剑如有神助,那人腰部受伤,本来就有些活动不方便,此刻强行上前,就是在赌我心慌意乱,被身后的人趁机而杀,却没想到我表现得如此凶狠,结果被一剑斩成了两半,凄厉叫喊起来。
来者是谁?
对方的凶狠并没有让我屈服下来,一声怒吼,我鼓足了气,然后猛然一抽身,与他分离开一小段距离,然后从乾坤袋中将破败王者给猛然拔了出来。
蓑衣客抬起头来,说你居然知道无相海?
然而让我诧异的是,我这一捏,居然没有中。
阿乐点头,说对。
我诧异,仔细盯着船上的这两人,发现对方除了衣服打湿之外,却也没有别的异常。
听到屈胖三的呼喊,阿乐和羽痕、老彭等几个人,都赶到了船头来。
蓑衣客笑了笑,说在这一片海域出现,你说我们是不是?
我们的心里面充满了疑惑,特别是刚才水底下那个巨大黑影袭击过后,这事儿让人着实有些紧张,而几分钟之后,那渔船靠近了过来,有一个披着古怪蓑衣的男子站立在船头,遥遥地望着我们,然后说道:“来者何人?”
这回对方还手了,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根灰白色的骨刺来,挡住了我的这奋力一斩,然后飞身一扑,将我给重重压在了地板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