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二十章 惊变,背景

弄不醒这人,他又试了另外一个,结果依旧没有醒。
我没有再多言,将船舱里面的两具尸体给背了出去,摆放在甲板上,而这时羽痕也扶着老彭走了过来,我看见,冲着他笑了笑,说你没事吧?
我说那,两个家伙想要绑走林曦,被我给拦住了。
眼看着就要扎中,我淡淡说了一句话:“他顶多也就算是一帮凶而已,想要帮老潘他们报仇,你还是留点儿耐心,回头问清楚了,也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幕后的主事者是谁……”
我说好,你方便的话,我处理完这里,一会过来找你聊一聊,可以么?
要不是能够感觉到对方鼻子里面的气息,他都以为已经死了。
我勒个去,好大一条鱼。
我吓了一跳,说这鱼就是刚才那人?
啊……
羽痕在旁边附和,说对,狼蛛那帮人,真不是好东西。
我摸着鼻子,说能说具体一点不,这艘船的船老大给他们杀了,有人想报仇,于是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我赶忙走过去一瞧,却见有一个黑影在下面攀着,定睛一看,却正是阿乐。
他的叫声很奇怪,有点儿像是海豚那种尖锐的声音。
对方的咬合力惊人,我甩不得,往旁边一掼,砸落在地,而右手上的破败王者就朝着他的肚子里捅了过去。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而这时驾驶舱那里又有一人冲了出来,一身的鲜血,我瞧见,暗道不好,一个箭步上去,冲着www•hetushu.com那人的脑袋就是一拳。
我活动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但不影响行动,说还行,不耽误事情。
老彭叹了一口气,说若是以前,提着刀子就上去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这般没用,脑袋给抽了一下,人就直接昏了过去。
羽痕指着被我斩成了两截的那家伙,说这家伙刚才突然间动手,我没有拦得住,不过还好,幸亏林曦姐及时醒了过来。
那人凶狠十分,然而被这朱砂附体,顿时就发出了惨烈的尖叫声来。
两人简单寒暄了一会儿,羽痕关心起了他父亲来,我说在甲板上,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昏倒了。
这一刀,最终还是没有扎下去。
林曦眼帘低垂,说是仇家。
屈胖三没有说话了,而我则开口说道:“我们也想知道是谁。”
我指着甲板上躺着的那两个家伙,说人都在这儿,另外船舱两个我已经杀了,领头的跑了。
那人这才松口,往着旁边逃开,然后准备跳入水中。
阿乐回过神来,问我,说刚才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阿乐问不过什么?
屈胖三阴着脸走进了驾驶舱,而我则在甲板上四处找,看到了昏迷过去的老彭,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是轻微撞伤,并无大碍,随后又听到船舷左边有动静。
阿乐满腹怒火,发泄不出来,抬头就是一声吼,忍不住抬起手来,将手中的尖刀往那人的脑袋上扎去。
我笑了笑,说和-图-书你真聪明,倒是省了我多费唇舌。
安排完了这边,我又回到了船舱里,跟着屈胖三来到了卧室门口,敲了敲门。
对方反应迅速,偏头劈过,然后张开嘴巴,朝着我的胳膊咬了过来。
听到这话儿,阿乐感觉被刺到了一下,咬着嘴唇说道:“我一开始以为是东海蓬莱岛的巡海人,不过现在想起来,应该不是——东海蓬莱岛到底是修行圣地,不可能有这样的败类出现的。”
他想要将人给弄醒,好盘问一番,结果这般杀气腾腾,那人居然一动也不动。
林曦说我刚才听羽痕说了,是你从巨浪里面把我救出来的,多谢你。
我说对方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我没有留手,直接给杀了。
我和屈胖三两人合作,将这两人给捆好,然后走进了船舱里面来,这时羽痕和林曦这边也平复了情绪,瞧见我走进来,羽痕连忙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我说已经解决了,你们还好吧?
羽痕关心自己父亲,跟林曦讲了一声,然后跑了出去,而我则和屈胖三走到了林曦的跟前来,说我扶你回房间休息?
我推门而入,瞧见林曦并没有卧床休息,而是坐在了床边,我和屈胖三只有坐在她的对面。
林曦摇头,说我自己可以。
屈胖三说人应该都是海兽成的精怪,不过至于是干嘛的,估计问林小姐,或许会有答案。
林曦咬着嘴唇,叹了一口气,然后幽幽说道:“我和*图*书母亲,其实是厄德勒十二魔星之一,叫做星魔,后来她将这位置给了我姐姐,然而事情莫名其妙就变得复杂了……”
屈胖三一说,我立刻想了起来,林曦先前受伤落水,一开始我们以为是遇到了海难,后来才知道身上好几处伤口是落水之前就有了的,这也就是说她在此之前受到过袭击,而随后这帮人出现,准备掳走林曦。
因为想着林曦可能的特殊身份,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时间有些冷场,而林曦却十分大方,说你过来找我,是想问这帮人到底是干嘛的吧?
这时阿乐也红着眼走了出来,手里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把刀子来,气冲冲地就跑到了那两个昏迷了的家伙跟前,找到那个杀了船老大的家伙,揪起脖子,抬手就是几个大耳刮子。
从这些事情里,可以看得出,林曦应该是知道这帮人身份的。
我冲林曦点头说道:“林小姐,你好,又见面了,多谢你刚才出手帮忙。”
阿乐一脸郁闷,说跑了?跑哪儿去了?
这时屈胖三从驾驶舱里面走了出来,我连忙问道:“人怎么样?”
十分刺耳。
我说诸位帮忙在外面看着点儿,我有点事情要找林曦问一下,给我点儿时间。
他跑到船头,往刚才那艘渔船的方向望去,结果哪里还有什么渔船,黑影子都没有一个。
解决了这人,屈胖三又跳到了那条巨大青鱼的身上,提着笔好是一顿画。
整个甲www•hetushu.com板之上,那一条藏青色的大鱼充斥其间,拼命挣扎,鱼尾巴啪啪地拍打着甲板,我大喊道:“屈胖三,你没事儿吧?”
阿乐浑身一震,没有再停留,匆匆跑进了驾驶舱,随即传来了一声愤怒至极的吼叫声,而我忍不住问道:“连普通人都杀,这帮家伙到底是干嘛的啊?”
阿乐说刚才那帮人啊?
阿乐这年轻人本事有,学历高,但到底还是欠了一些历练,我从他的身上,隐约也能够看得出我以前的影子来。
我说哦,他们是干嘛的呢?
我说他们闯进里面去,准备将林曦给劫走,我杀了两人,这两人是我表弟制服的,不过……
阿乐红着眼睛,说他们到底是谁?
屈胖三画完手工,然后一拳下去,打在了对方的脑袋上,“砰”的一声响,那人两眼一翻,直接就昏倒了过去。
屈胖三问人呢?
完毕之后,他打了一个响指,那巨大的青鱼“砰”的一声,一阵青烟袅袅,有一人蜷缩躺在了原本湿漉漉的甲板之上来,依旧是昏迷不醒。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给暂时封印了,你想审问的话,得等一会儿,我将它们的威胁处理了再说。
他弄完之后,才看了我一眼,说手没事吧?
我说你问我?
阿乐抬起头来,看着我,说怎么回事?
我赶忙找来绳子,刚刚扔下去,结果他凭借着十指之上的力量,自己攀爬了上来,然后一脸气氛地说道:“人呢?”
到底还是太年轻,经历www.hetushu.com太少了。
林曦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好。”
对!
屈胖三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没人活下来。
林曦说请进。
老彭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
砰!
我说什么人?
没想到他刚一跃身,就给屈胖三凌空一脚踢了下来,重重摔在了甲板上,还没有回过神来,屈胖三落地,然后掏出了一把毛笔来,上面沾满了朱砂香灰,在这家伙的身上好是一阵笔走龙蛇,画了对方一身符文。
又是一阵响,那大鱼终于消停了,而屈胖三则不知道从哪儿跳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说我早就感觉这家伙有古怪,不过也不知道它们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将本体的气息掩藏得如此静谧,根本就瞧不出来。
我瞧见他一副意志萧瑟的样子,好言安慰道:“你这是伤病还没好,等回头弄到软玉断续膏,定然会改变的。”
我胳膊被对方猛然一咬,顿时一股剧痛传递而来。
林曦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很抱歉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些人其实是过来找我的。”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能够站在一个前辈的高度来认知问题,解决问题了。
我指着旁边神情有些恍惚的阿乐,说顺便给刚刚见了血的年轻人做一下思想工作,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继续走下去,伤悲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老彭说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
屈胖三摇头,说是另外一人,穿蓑衣的那小子跳水跑了,我没来得及抓到——里面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