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二十二章 逆转,蓬莱

听到这动静,阿乐也跑了出来,眯眼望着对方,然后大声喊道:“阁下是谁?”
阿乐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然后说道:“这里是海涡轮,也是东海蓬莱岛的门户所在,过了这里,就到了东海蓬莱岛了。”
巡海人待我们入港,骑着鲸鱼离开,还朝着我们友好挥手,我心中一动,拱手问道:“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
鲸鱼往前一挺,拖着我们前行。
如此行了半个多钟,前面的浓雾居然淡了几分,阿乐对了一下洋流,有些激动地说道:“啊,好像对路。”
我们友好而恭顺的态度让巡海人十分满意,他又巡视了一圈,然后对我们说道:“我还有巡海职责,具体的事情,靠岸之后,会有接待官跟你们接洽,一应事宜,问他就是了。”
这回人家是正主,我们都不敢拒绝,说好,随意。
我们随着那巡海人往前走,屈胖三在旁边眯眼瞧着,行了一段路程之后,他点头说道:“路是没错,这人应该不是假的。”
屈胖三皱着眉头听完之后,跟他核对了两处地方,便哈哈一笑,说我说怎么走不动路了,你这是直接撞人家墙上了,满舵往左,直走两百米然后右转……
眼看着即将冲入了中空的巨大漩涡,所有人都为之紧张,即便是十分笃定的阿乐,也是紧紧把着舵,呼吸急促。
那儿有一把短刀,他盯着我们,说这是什么情况?
说罢,他在和_图_书我们的船头绑了一根绳子,腾空一跃,跨越了近十米,回到了那头鲸鱼头顶上。
屈胖三大喇喇地说道:“反正比你懂。”
海面之上,一片迷雾朦胧,甲板上伸手不见五指,船也停住了。
而在鲸鱼的头顶处,则站立着一人。
我在心中记住,而这时有人在码头招呼,朗声说道:“在下是蓬莱岛的接待官欧阳茉莉,不知道能否登船一叙?”
我们看得心驰神移,而这时船的旁边却是一阵涌动,紧接着传来了刚才那巡海人的声音:“嘿,船上可有领头人,出来一下。”
遥遥望去,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唐宋年代。
说罢,他往水里面猛然一沉,仿佛转身,紧接着他身下的那头鲸鱼陡然跃起,整个儿悬在了那海面之上。
从我们这边,能够瞧见巨大的海岸线,绵延的沙滩,而在正前方的几海里之外,是一个很大的港口,上面停满了船只。
屈胖三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说道:“信大人,得永生。继续,往左边行两里路,然后径直往前,就能够抵达了——如果你告诉我的卦象没错的话……”
他显得有些义愤填膺,而回过神来,他跟我们说道:“在蓬莱岛,不能私人监禁,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我建议你们靠岸之后,把事情跟接待官讲清楚之后,将这两人给移送到蓬莱岛的巡防营里去。”
自从屈胖三昨天将海上丝绸之路的和-图-书那帮人给弄倒之后,阿乐便知道这熊孩子不是一般人物,但听到这话儿,忍不住嘲讽道:“嗬,你还懂这个?”
屈胖三点头,说难怪世人找寻不到东海蓬莱岛,原来这儿居然是在水底之下。
巡海人似乎相信了我们的说辞,愤愤地说道:“这帮臭虫,简直是越来越过分了——回头我得跟长老会禀报一下,再这样下去,我们东海蓬莱岛的名声就都给败光了!”
阿乐说自然没错。
好在屈胖三的手段厉害,方才使得那帮人不敢靠近,随后对方登船被杀,这才免去了一场祸患。
船一路前行,随着鲸鱼而动,十分钟左右,来到了那港口处,鲸鱼没有入港,而是沉入水底,然后将我们拱到了跟前来。
我一愣,说怎么会?
再往更深处望去,却见到有亭台楼阁,各式带着古代风格的建筑。
那人现在甲板上打量了一下,然后又进了船舱,发现里面居然有两副裹尸袋,还绑着两人,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下意识地将手按在了腰间。
我倒是无所谓,说我本来就是个小人物。
那漩涡宽阔,差不多有一百多米的空处,巡海人回过头来,冲着我们大笑,说若是有胆,随我往前冲去。
他的满满自信让阿乐不自觉地选择了相信他,于是按照他的指点,开始行船。
当机帆船离开海面,腾空而起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腾然而起。
和_图_书如此又行了一刻多钟,前方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那帮人如果真的个个都是海兽精怪出身,对于我们这个船的威胁还是蛮大的,不但如此,在水里面,我们可是并无太多的反抗能力,只有任人拿捏。
阿乐此刻是毫无头绪,听到屈胖三的话语,便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左坤右乾,六画之象,前三右四……”
听到屈胖三的招呼,阿乐有些不信,说你确定?
“海上丝绸之路?”
那人倒也爽朗,报上姓名:“吾乃欧阳发朝。”
我问阿乐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说已经到了无相海,这一带是东海蓬莱岛的海域,洋流回避,空间扭曲,没有入口的话,是不可能进入其中的。
他嘀嘀咕咕说了一阵,生怕我们知晓。
如此又行了一段路程,前方突然一阵水浪翻涌,除了阿乐,我们都涌到了船头来,瞧见前方不远处,居然出现了一头巨大的鲸鱼,那鲸鱼巨大,光露出海面的那脑袋都有一小房子那般大。
这是一个体格健硕的青年,他的手臂十分长,几乎能够到膝盖,简单的麻布衣服,皮肤黝黑,一头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
我说入口在哪里?
阿乐语塞,而这时我接着说道:“这两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人,另外还有两个,被我们自卫杀死了,尸体抛进了海里,至于这两个,是我们的船员,准备将其带回家的……”
这头鲸鱼,整整有七和_图_书八丈长,简直就是一头巨兽。
我感觉前方好像有一道屏障,突破之后,整个人天旋地转,一阵颠倒,而下一秒,感觉世界仿佛倒转了过来。
阿乐慌忙上前解释,说这两个死者是我们的船员,而这两个被绑着的,是海上的强盗——我们在路上的时候,他们冒充蓬莱岛的巡海人,杀死了我们的人……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算方位这事儿,你不如找我?
我连忙点头,说入乡随俗,自当如此。
对方上船之后,先是带着好奇的目光,左右打量了一下我们的船,然后说道:“我们这儿杜绝用电,你们的船估计动不了了,我让阿土牵引你们靠岸;不过在此之前,我可以先检查一下你们这儿的船舱么?”
我打量着周遭,回忆起刚才跳入漩涡之时那种天地颠倒的场景,忍不住问屈胖三,说这儿到底怎么回事,你刚才感觉到了没有?
那人手中抓着一根巨大的渔叉,冲着我们这边喊道:“来船止步,报上名来。”
屈胖三撇了一下嘴,说不过是逆转大阵,洞天福地的手段而已,这事儿在上古大能那儿,并不算什么,只不过在这末法时代,觉得稀奇而已,你可得给我撑住了,别让人家觉得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角色。
那人的脸色依旧严肃,说冒充我?他们是什么人?
阿乐赶紧带着我们走到了甲板上,瞧见那鲸鱼就在我们的帆船旁边,并行而立,而那个巡海人一个纵身和_图_书,却是跳到了我们的甲板上来。
听到这话儿,我知道基本上算是摆脱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威胁。
我使劲儿摇了一下头,努力适应了一下这种上下颠倒的逆转,方才渐渐缓过气来,抬头一看,却见船依旧航行于平静的海面之上,而在前方不远处,则有一个巨大的岛屿。
说罢,他开动马力,然后朝着前方的漩涡加速前进。
那人骄傲地昂着头,大声说道:“我乃东海蓬莱岛的巡海人,你们是谁?”
屈胖三大包大揽地说道:“这点儿小伎俩,能够瞒得了几人?简单简单,现在开始,老子来带路,走你。”
阿乐摆弄着一罗盘,没有回我的话,这时老彭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嘴,结果阿乐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冲着我们说道:“吵什么,没看到我在弄?给我点时间好不好,我也是第一次来……”
阿乐之前受过一次骗,长了些记性,眯眼瞄了一下对方,感觉到在这无相海的腹地,应该不会有冒名顶替的人,这才开口说了同样的一套说辞,那人听到了说既然是上一代海公主的客人,那便随我来吧。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们还是陪着一起。
话音刚落,那鲸鱼突然喷出了几道喷泉,足足有几十米高,然后尾巴猛然一拍,整个儿就直接跳入了那巨大的漩涡之中去,隐没其间。那场景瞧得人一阵骇然,老彭紧张地抓着我的手,然后对阿乐说道:“这里莫不是陷阱?”
穿越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