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二十三章 消费,例餐

到底是谁模仿了谁,我也不知晓,不过听着就觉得挺厉害的。
我心中疑惑,不过看到林曦的时候,想起领她来这儿的那个代理人,心中就释然了。
店小二脸上的笑容还在,但眼神却有些不热情了,给我们指着左边一块区域,说喏,自己去吧。
老王笑嘻嘻地迎着我们进了高楼,而欧阳茉莉则带着信封离开了。
屈胖三来了脾气,说靠,我们点菜行不?
钓鱼台?
领头那青年听完,眉头一挑,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喜悦之情来,说海上丝绸之路的这帮狗崽子一向狡诈,滑不溜手,你们怎么当场抓到的人?
来到了鲁东院,是一个十分精致的院子,无论是房屋的造型还是里面的家具陈设,都十分具有美感,有一种浓郁的中国风。
我说你一小破孩子,说话能不能别那么污?
我感觉得出,这欧阳在蓬莱岛,应该是个大姓。
阿乐点头,说入乡随俗,自当如此。
我路过的时候,打量这些人,发现大部分人都穿着现代的寻常衣服,有的西装革履,有的则是便装,更有的人穿着拖鞋沙滩裤。
抵达了永远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海蓬莱岛,结果接触到的两个人都姓欧阳,这事儿倒也是挺有趣的。
这问题藏在心里,我也不好意思问,送走了掌柜老王之后,方才说出口,阿乐在旁有些诧异,说你们的事情,三天办不完么?
我慌忙摆手,说可别,要是给人抓到了,赶出了怎么办?
我们都知道和-图-书,此次是否能够进入东海蓬莱岛,还是止步于此,估计就要看与这位叫做欧阳茉莉的接待官之间的交流了。
老王带我们参观了一下房间之后,从兜里面摸出了六根竹筹来,对我们说道:“来者是客,这六根竹筹大家拿好,三天之内,大家可以凭借着这竹筹在迎宾楼用餐,鲁东院也免费给大家住上三天。我就在柜上,有任何事情需要处理,都可以找我,或者直接跟我们的伙计说就是了……”
不知道是不是跟她穿着古式白衣长袍的缘故,给人的感觉很知性。
阿乐心急,说各位,不管你们过来办什么事情,争取这三天弄完,然后我们离开。
进了一楼大厅,屈胖三拉着一小二,说大兄弟,哪儿可以吃饭,是点菜还是咋地?
屈胖三伸着懒腰,说在船上都待傻了,出去走走吧。
其实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关系版图,不在里面的人,感觉十分神秘,但如果一旦加入其中,就没有那么稀奇了。
我没有理他,而是跟屈胖三回了分给我们的房间里来,门一关,屈胖三便低声说道:“我们出去逛一逛,咋样?”
蓬莱岛不是十分神秘么,我们也是走了尚正桐的路子,千辛万苦方才抵达的,而这些人又是怎么过来的呢?
林曦说我自己就是,只是需要一些药……
我们出了房间,我挨个儿敲门,问要不要出去吃饭,阿乐这一路过来,精神紧张,此刻到了地头,放松下来,就和*图*书想睡一觉,而羽痕要照顾林曦,老彭在这陌生环境里也舍不得离开女儿视线,于是都不肯去。
屈胖三一脸鄙视,说你就那么怕?
他抵触了竹筹来,说是这个么?
欧阳茉莉将我们一路领到了一处极具中国风的高楼跟前来,然后对我们说道:“这儿就是礼宾司的钓鱼台宾馆,我带诸位去里面稍歇,而我则去将信件的事情给落实清楚。”
欧阳茉莉走上前来,瞧见阿乐手中的书信,微微一点头,说原来是尚老先生的高徒,尚老先生和凤长老的交情深厚,这个自然知晓,欢迎各位来到东海蓬莱岛。
打菜的大师傅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住啊,饭点刚才过了,只有这些……
这一句话,让林曦想起了羽痕的父亲老彭来,连忙改口说道:“也好,有劳了,正想请教一下蓬莱岛的医生,是否有特别的办法……”
我说那我们去礼宾楼吧,正好饿了,看看这边有什么可以吃的。
我在旁边听着,而欧阳茉莉则邀请我们下船,前往礼宾司宾馆。
不过人家这儿叫啥来着?钓鱼台有木有,跟我们国家接待外宾的那个钓鱼台国宾馆名字是一模一样的。
屈胖三说消费是什么,例餐是什么?
那店小二瞧见跟他说话的是一小屁孩儿,蹲下来,笑嘻嘻地说道:“您是过来消费,还是例餐?”
礼宾楼大厅处熙熙攘攘,用餐的人挺多,十分热闹。
船只靠岸,有船板搭过来,我们走下船,欧阳茉和*图*书莉朝着附近一队身体强健、穿着鳞甲的男子招手,这些应该就是东海蓬莱岛的巡防营。对方过来之后,她给领头的一人简单介绍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欧阳茉莉又说道:“一会儿会有巡防营的人过来检查,诸位若是有什么需要报备的,这里可以先跟我说起。”
阿乐深吸一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船头来,对着码头上面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女子拱手说道:“在下余乐,是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关门弟子,我师父与贵岛前任海公主有故,此处特令我前来,拜会她老人家。我这里有书信一封,还请查验……”
不但如此,而且还大有名气。
屈胖三只要出去就高兴,赶忙点头,说走。
大师傅耸了耸肩膀,说没彩贝,点不了菜。
店小二说您兜里有彩贝呢,就可以点菜,若是有免费竹筹,那便去那边,有专门的套餐。
老王笑吟吟地答应,而欧阳茉莉看了一眼被羽痕搀扶,显得十分虚弱的林曦,说道:“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请医生过来帮你处理一下。”
我在旁边听着,心中惊疑,林曦说就连东海蓬莱岛都认可那海上丝绸之路和轮回的实力,我只是听过就算,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儿。
呃,三天?
我们走到竹筹用餐区,发现一堆大馒头,还有一些汤汤水水的剩菜。
他们不走,屈胖三便和我一起回到了礼宾楼来。
仿佛回到了唐宋年代。
甚至还有两个来自非洲的黑哥m.hetushu.com们儿。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羽痕便低声喊道:“林曦姐……”
我说如何换取这些贝壳呢?用我们的东西可以么?
有人偏袒?
我说就是问个万一。
阿乐赶忙将那两个被捆着的家伙给揪上前来,然后将我们路上碰到的事情跟她讲起。
她接过信件,却并未检查,而是打量了一下周遭,然后说道:“虽然抱歉,但这信我需要拿去给凤长老,至于诸位,在获得认可之前,不可随意走动,只能在码头处的礼宾司宾馆内稍歇,不知可否听清?”
屈胖三眉头一竖,正要发火,这时突然有人说道:“两位若是没吃饭,不如由我来做个东吧,不知两位肯否赏脸?”
我忍不住翻了白眼,说那东西是我女朋友做的,什么也不换。
我们众人都全部出现在甲板上迎接,而我则在人群后面打量着这位接待官,瞧见这女人的年纪约有三十岁左右,风华正茂,人不算漂亮,但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屈胖三说要万一人海公主觉得尚正桐拔鸟无情,对他不爽,然后把我们给轰走呢?那你岂不是来白了一趟?
旁边有一帮厨撇嘴低声说道:“吃白食的,哪有那么多讲究?”
阿乐之前得到了我的沟通,低声说道:“全靠众人的齐心协力。”
我说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虫虫,千万不要冒险。
高楼前走出一个戴着白帽子的男人,瞧见我们,迎接了上来,向我们礼貌地点了点头,说欢迎来到钓鱼台,我是掌柜m•hetushu.com老王。
除了穿着,我瞧见这些人也十分有特点,居然连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都有。
欧阳茉莉说老王你带他们去鲁东院休息,我先去一趟碧游宫。
阿乐听过尚老的交代,告诉我们,说蓬莱岛的货币,好像是一种特殊的彩色贝壳,需要用东西换成贝壳,然后再用于消费,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别的买卖,都需要用到彩贝,别的东西在这儿都不会流通的。
便比如我之前的时候,没有深入其中,觉得这些修行者、和尚道士的仿佛在天边一般,一辈子都不会碰上,结果出了夏夕那件事情之后,才发现连我堂哥都是江湖之中的人。
那女子足尖轻点,人如同一只大鸟,飘飘而飞,然后潇洒地落在了船头甲板上。
听到阿乐的话语,欧阳茉莉先是对死者表达了遗憾,然后说道:“海上丝绸之路这帮人,最近在东海肆意妄为,而且还经常打着我们蓬莱岛的旗号,这事儿的确可恶,只可惜有人总是偏袒,现如今有了这两个人,看那些人还怎么说?”
掌柜老王领着我们,指着这边的高楼说道:“这礼宾楼共有六层,是整个港口最高的建筑,平常吃饭之类的,都可以在这里解决,而楼后面则是各处小院,大家且随我一起,前往鲁东院。”
阿乐点头,说可以啊,你那把剑,拿去市集里摆开来卖的话,说不定能够卖个百八十贝。
难不成就将我们给赶出去了?
听到这话儿,我心中立刻琢磨起来,那三天之后,又该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