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二十六章 解禁,计划

羽痕将食盒一打开,开心地大叫道:“哇,大龙虾啊?哇,大螃蟹?哇,石斑鱼,看着就好饿啊……”
羽痕劝他,说爸,你在USR里面当刀术教头的时候,可也不是一样么?
我们往楼下走,那马援朝一脸惊讶地问道:“两位还跟西门王新凤家的闺女认识呢?”
我说出门碰到一人,非要请客,我们推辞不下,就只有赏脸了。
老彭听到,断然拒绝,说这五虎断门刀传到我这一辈,虽然没落,但当年也是有头有脸的宗门,我可做不出这事儿来。
我们一开始没留意,过了一会儿,门外羽痕敲开了房门,说陆大哥,外面来了一个叫做古力的家伙,说跟你有过约定,说你若是现在有时间,便一起去角斗场,将恩怨了却。
阿乐十分兴奋,搓着手,说且等我五分钟,我收拾一下。
屈胖三说兜里没钱,囊中羞涩,干嘛去?
我说可是她胸平啊?
林曦叹气,说那软玉断续膏据说是取自于软玉麒麟蛟身上黏液制成的,软玉麒麟蛟这灵兽十分罕见,说不定早已灭绝了,所以软玉断续膏用一点儿,少一点儿,自然很贵——不过刚才那算法,有一点儿太夸张。
话说回来,你们倒也还算是挺般配的一对儿。
我想起马援朝跟我说起的东西,跟她解释了一番,然后对比道:“如果说一彩贝差不多是我们那儿的人民币一百块,那么就相当于你们的新台币400,而一百钻贝http://www.hetushu.com,相当于新台币——四千万……”
问完话之后,洛小北噗嗤一笑,说我家就在这儿,你说我怎么会在这?
呃……
说句实话,蓬莱岛这儿的食材真的很棒,几乎不用怎么加工,都能够让人吃得鲜美无比,大家一边吃,一边聊,说你们怎么会带来这一顿大餐呢?
老彭说肚子饿了,准备去吃点儿东西。
屈胖三信心满满,说你别以为东海蓬莱岛是什么牛波伊地方,大人的东西,就算在这儿,也是稀罕货!
我说什么是西门王新凤?
屈胖三说你没听到,琉球王子过这儿来,是跟洛小北相亲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你觉得他会横生变故么?
“洛小北?”
我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么一个问题来,愣了一下,说啊,不是觉得我们俩挺有气场的,有心结交么?
我说你那点儿把戏,确定能够卖出去?
我瞧见洛小北回到了包厢里,然后望着包厢上面的招牌“魔都馆”,整个人就觉得一阵不好。
回到一楼大厅,马援朝朝我们拱手,说在下有俗务在身,日后再来与两位一会。
我在院子里,一直恭送了阿乐和欧阳茉莉离开之后,方才兴冲冲地回到房间,看着坐在窗边冥思苦想的屈胖三,说我们可以自由行动了,赶紧出去吧?
如此一阵亲热,我瞧得直发毛,想着若是洛小北知道这副熊孩子的躯体里可藏着一个猥和_图_书琐的抠脚大叔,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说罢,他转身离开,而这个时候屈胖三眯着眼睛,盯着这人的背影,说你觉得这人为什么要请我们吃饭?
这时屈胖三刚从包厢里出来,洛小北瞧见,连忙过来,蹲在地上,抱着屈胖三的小脸蛋儿就亲。
我不想在她面前谈及虫虫的事情,毕竟这女人是个事儿精,最大的能耐就是搅和事,我可不想让她把我和虫虫之间的事情给搅和坏了,于是说道:“陪一朋友过来这里办事的……”
老彭很固执,说那肯定不一样,我在USR里面教的,都是刀法基础和运用,涉及最核心的部分,非我彭家不能外传,我可不愿意日后死了,九泉之下,都没脸见列祖列宗……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那就看你的本事咯?
呃……
屈胖三撇了一下嘴,说不是我说,这东海蓬莱岛光码头这儿,就有五六万人,还别说桃花林、碧游宫那些地方,你觉得说找就能找到的?
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头疼,说那可怎么办?
屈胖三翻了一个白眼,说你真这么觉得?
两人讨论着赚钱大计,越说越兴奋,而这个时候,院子外又有人过来拜访。
门打开,来人却正是之前离去的那个欧阳茉莉。
马援朝说蓬莱岛码头社区有四个门,每一门都是一个成熟的商业区,而这王新凤的家业占了整个西门的大部分,垄断了制药的整个流程,人称西门王,算是http://www.hetushu.com蓬莱岛里面最厉害的顶级财阀之一;而且此人的背景深厚,据说父亲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连海公主都得敬重三分……
我举着打包的食盒说道:“别去了,免费提供的东西,简直不能吃;我们这里有些饭食,你们若是不嫌弃,便先对付一下吧,味道还是不错的。”
我挠头,郁闷不已,而屈胖三则说道:“不行,咱们得想点儿办法赚钱,对了,你不是有一门手艺活儿么,就是雕刻东西?要不然咱们找点儿木头来,你雕点儿东西,我在上面刻上符阵,咱们两个通力合作,先赚第一桶金再说?”
两人对面相逢,都给吓了一跳,异口同声地喊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洛小北的相亲对象,难道就是那位嚣张跋扈的玛吉公子?
洛小北说我没有说过么?
屈胖三说你倒也不算笨,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后者。
两个恶趣味的男人回到了鲁东院,瞧见羽痕和老彭出来,便问干嘛去?
两人争执,一时间闹得不休,而这时院门被敲响,有人过来拜访。
林曦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羽痕瞧见,慌忙说道:“林曦姐,你有什么法子,只管说就是了。”
她找过来,告诉阿乐,说凤长老想见一下他,让他准备一下,然后跟随着她一起去一趟碧游宫。
羽痕说那可怎么办?
屈胖三对于碧游宫十分倾慕,就想着过去逛一逛,顺便撒个尿,写个到此一游便最是完美了。
我听hetushu.com着马援朝叙说,心中这才晓得,原来洛小北她们家,在这东海蓬莱岛,居然这么有势力。
洛小北说哦,我生在鲁东,不过后来的时候,随母亲一起搬家来到了东海蓬莱岛了。你呢,你来这里干嘛呢?
我说也不一定啊,如果他不愿意这事儿成呢?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她,说我们在鲁东院。
我大为诧异,说你家在东海蓬莱岛?
如此说了两句,羽痕开始发愁起来,说没想到这修行圣地也到处都是铜臭味,刚才给林曦姐看病的医生说了,那软玉断续膏呢,蓬莱岛的确是有,但挺贵的,需要一百钻贝——陆大哥,你说一百钻贝到底是多少钱啊?
我说没有啊,你不是说你是鲁东人么?
我笑了笑,说如果没有后面的那一段,我估计就真的是这么想的,但那琉球王子出现得实在是太巧了,而且步步紧逼,让我有很不好的预感——要么就是马援朝跟这什么狗屁王子联合设套,想要弄我;要么就是马援朝跟那玛吉王子有嫌隙,所以才故意弄在那儿的。
屈胖三赶忙问,说能不能带人一起,我也想去?
林曦说东海蓬莱岛上,有两样东西能够卖上天价,一个是厉害的法器符箓,另外一个,则是修行法门,如果彭叔叔能够把五虎断门刀的刀法秘籍拿出来卖,说不定能够凑齐一百钻贝。
结果被回绝,整个人都有些郁闷,直接回到了房间。
屈胖三说那个琉球王子的约战,对于你来说其实也不算m.hetushu.com是什么坏事儿,至少你能够在这地方扬一下名;不过你还真不能将那小子给打死了,毕竟人家都是有背景的,你若是弄死了人,别人虽然不能当面报复,但事后各种麻烦接踵而来,也是够头疼的……
老彭在旁边叹气,说既然如此,那不如就算了吧,这也就是命。
我问为什么?
相亲?
我苦笑,说那小子骄横跋扈,铁定不会留手的,而且他应该修行也十分厉害,我若是留了手,给人打死了,那可怎么办?
“陆言?”
如此寒暄一番,包厢里面有人叫她,洛小北赶忙说道:“我这儿相亲呢,长辈都在,不好扔下,你们现在住哪里,一会儿我忙完了,就过来找你们。”
屈胖三沉默了一会儿,嘿然笑道:“你说得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院子里有石桌石凳,我们在这儿摆开,羽痕去叫来阿乐和林曦,然后围在这儿开动。
欧阳茉莉摇头笑了笑,说凤长老没有提及,我看还是不要了吧——对了,凤长老既然已经点了头,诸位便可以在码头社区自由活动,只要别去桃花林,就没有什么问题。
屈胖三说为什么不愿意啊,洛小北人虽然刁蛮任性了一点,但人长得也挺不错的啊,算得上是一美女;再有一个,人家里有钱啊,原本手臂残缺,现如今也要好了,他哪里会不乐意?
羽痕有些抓狂,说天啊,为什么会这么贵啊?把我卖了都买不了。
我说能干嘛去?我们千辛万苦地过这儿来,不就是要找虫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