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三十章 年轻,想多

在这蓬莱岛,自然不是汽车,而是两匹马拉着的精美马车,这车厢精美古朴,又平又稳,好多地方用的是檀木制作,里面充满了幽幽香气。
我操……
一切皆是未知,我们收拾妥当之后,准备前往洛小北家,她并没有让我们步行,而是叫了一辆车。
我们跟随着洛小北往宅院里面走,路上不断有仆人过来见礼,纷纷叫“二小姐”,威风得很。
我问洛小北,说这白马是不是独角兽?
她如果没有行动受限,说不定就会过来找我。
现在想一想,能够这么快就知道仰光发生的事情,并且还知道“杀人者屈三是也”的细节,肯定不是什么寻常人。
这是最好的结果。
我说这个没问题,不过我那几个朋友,你也给帮一下忙。
我问为什么?
马援朝啥也没有干,只是过来表达了祝贺。
这事儿得悄悄地来。
我点头,说对。
对于马援朝的祝贺,我表示了感谢,而随后我们又告别了。
我说我们同行的一个年轻人,叫做阿乐,人是宝岛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关门弟子,清华国立的学历,人长得又帅,你不如考虑考虑?
我说他请我们吃了一顿大餐。
洛小北说我之前碰到了欧阳茉莉,她告诉我,说你们在半路的时候,碰见了海上丝绸之路的人?
他离开之后,洛小北眯着眼睛,说你们跟这家伙很熟悉?
洛小北说你们要零花钱的话,跟琴叔要就行了。
m•hetushu•com摇头,说不用了,现在挺好。
洛小北瞪了我一眼,说美得你,就你这样的,倒贴我都不要,还在这儿装清高。
我点了点头,欲言又止,洛小北看见,说你还有什么话,别啰嗦,一并说来,别黏黏糊糊的,像个娘们儿。
那老管家琴叔看着就是个小老头儿,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给我的感觉深藏不露,有一种暗敛的锋芒。
洛小北说女性朋友,离女朋友之间,只有一字之差,你确定真的不是?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这一次我与玛吉王子的比斗,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将我的名声给宣扬出去了,只要虫虫不是被拘禁,有消息传出,定然知道我来了。
他约我晚上一起吃个饭,被洛小北拒绝了。
洛小北告诉马援朝,说我们暂时会住在他家里,而今天晚上,她想要请她母亲过来,跟我们见一面。
洛小北说我母亲跟海公主的关系倒是不错,不过海公主现如今在闭关,见不到人啊。
洛小北将我们带到了一处充满了江南园林风格的院落里,然后叫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管家,说琴叔,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你帮安排一下。
我慌忙摇头,说不是,就是一朋友。
我这才想起来,那赶海大长老可不就是玛吉王子的师父么?
洛小北沉吟了一番,然后对我说道:“也不是没有希望,这事儿若是能够得到凤长老的首肯,问和图书题应该也不大,等晚上吃饭的时候,你跟我母亲提吧,我在旁边给你敲敲边鼓——至于能不能成,这个就看你的造化,和我母亲的心情了。”
洛小北提醒得倒也及时,因为尽管知道对方有问题,但我其实还是动了让他帮忙找虫虫的心思。
屈胖三人很有骨气,说我才不用女人的钱呢,我有手有脚,不会自己挣钱?
洛小北一愣,说出了软玉断续膏,还有啥?
我说那个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女孩儿,她叫做林曦,她有一个姐姐失踪不见了,听说蓬莱岛这儿,有一个地方,叫做血莲池,如果滴入自己的血液,再加上心中的思念,就可以知道亲人的下落,所以就跟着过来了。
这实在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他听到之后,第一时间跑过来,表达了祝贺。
洛小北说血莲池在碧游宫,而且属于碧游宫的禁地之一,想要进里面去,必须经过海公主或者赶海大长老的同意,方才能够得行,而且必须有人监督。
洛小北“噗嗤”一笑,说你刚把人家的徒弟给一顿胖揍,人家不找你麻烦就已经够不错了,你还想让人家帮你忙,脑袋秀逗了吧?
旁边的屈胖三却说话了,说你家这儿有没有什么不错的木料子,弄点过来,我和陆言弄点儿零花钱用。
我慌忙摆手,说算了,我有女朋友的,你还是祸害别人把。
洛小北斜眼瞧我,说那个就是你的女朋友?
我感慨,说洛小和*图*书北,想不到你家这么有钱?
并且他告诉我,说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他,他住在码头社区南门大街的88号。
屈胖三更是圆滑老练,跟一老狐狸似的,该装波伊的时候架子摆足,结果最后啥玩意都没有透露。
我这才想起来,洛小北跟依韵公子有些亲戚关系,不过之前来的时候,依韵公子却说自己没有来过东海蓬莱岛,甚至都没有提起过洛小北在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洛小北惊讶,说啊,依韵来了没有呢?
我犹豫了一下,说呃,我有点儿怕她捣乱。
听这号码牌,就知道马援朝挺有钱的。
洛小北说你们小心提防点这家伙,他的路子很野,而且跟CIA的关系十分密切,背景深厚得很,而且为人不咋地,鬼心思挺多的,我母亲一直想要将他列入蓬莱岛的禁入名单里面,结果他在蓬莱岛的长老团里也挺有人缘的,所以最终还是没有落实。
我点头,说对。
他告诉我,说他去见了蓬莱岛负责外贸的官员,等回来的时候,才知道我和玛吉王子的拼斗已经结束了,并且闹得满城风雨,而且让人惊讶的,是我居然还打赢了。
洛小北说你应该见识过海上丝绸之路那帮人的凶狠和暴戾了吧?不过如果我告诉你,马援朝就是轮回身后的大金主,以及专门帮他销赃和处理财物的买办人,你会怎么想?
呃……
我说那赶海大长老呢?
我说那倒没有。
当然,虫虫到和*图*书底何时来到了蓬莱岛,住在哪儿,到底为什么而来,这些都是我说不清楚的,我也不敢这般大张旗鼓地去找她,生怕中间出了些什么岔子,那可就不美妙了。
洛小北翻了一下白眼,说得,回头我叫琴叔带你们去库房,自己挑选,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丑话说到前头,你们拿东西,也得出钱自己买。
洛小北嘻嘻笑,说怎么了,是不是对我抱着什么不良心思?告诉你,若是娶了我,你这辈子都可以不用奋斗了哦?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没那么好了。
瞧这事儿弄得。
屈胖三一脸诧异,说我擦,你不会自我感觉这么良好啊——你真觉得洛小北看上你了?
马援朝表示了理解,然后告诉我,说改天再约。
原以为马援朝不过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商人,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复杂的背景,得亏我和屈胖三还跟他掰扯那么多呢?
洛小北摇头说不是,她们家再奢侈,也不可能用独角兽来拉车,不过这种肜马据说有上古独角兽的血脉,现如今是蓬莱岛主要的畜力,不但用来拉车、耕田,碧游宫甚至还有一整队的骑兵,用的就是这种良种肜马。
洛小北说真没事儿?
屈胖三嘻嘻笑,说我押注的时候,兜里还留了些零头,足够了。
最让人惊讶的是那拉车的马,身高体大,通体纯白,而且脑门上面,居然有一个微微的角质凸起。
等在门口落下,我这才发现所谓的“和*图*书西门王”,当真是名不虚传,瞧人家这宅院,一重连一重,不知道有多少进,说是一王府都有人信。
他给老彭、羽痕和林曦安排了房间,而洛小北则来到了我和屈胖三的房间,说我母亲今天晚上应该有空,我让她出面款待你们,毕竟你在荒域对我挺照顾的,毒龙壁虎的心脏也是你找到的,算是有那救命之恩。
我嘿然笑道:“防患于未然嘛……”
我摇头,说不是。
现在想一想,还是得搁下来。
不但如此,而且还是那个被他叫做叔爷爷的老者他媳妇。
我在脑子里仔细回忆了一番,想着幸好当时吃饭聊天的时候可以控制了一下,并没有说出太多出格的话语来,也没有透露出什么信息给他。
洛小北有些头疼,揉了揉鼻子,说软玉断续膏倒也还算是好说,因为这药本身就是我们家产出的,我刚才已经吩咐琴叔去柜上拿了,问题不大;但这个血莲池,可能就有些麻烦……
我一听,原来这么麻烦,不过想着林曦跟我哥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于是坚持问道:“能不能想想办法?你们家在这蓬莱岛,不是混得挺好的么?”
洛小北皱着眉头,说就是那个说话声音很嗲的那个?
码头社区十分宽阔,规划整齐,从钓鱼台出发,前往洛小北家所在的西门,足足用了二十多分钟。
我说为什么这么说他呢?
洛小北去安排一应事务,而屈胖三则看了我一眼,说你干嘛不让洛小北帮你找虫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