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三十一章 木料,晚宴

库房进出的检查十分繁琐,即便是有着琴叔带领,相关的手续也差不多花了半个多小时。
没有一点点防备,那老师傅一刀下拉,将他的右手给划得血肉模糊。
然而洛小北瞧见,却是迎了上去,叫声喊道:“娘……”
屈胖三无奈,说那就抵之前的材料钱吧。
而那红豆杉木是第四世纪冰川后遗留下来珍惜濒危植物,木材细密,色红鲜艳,坚韧耐用,里面含着的紫杉醇是目前已知最好的抗癌特效药。
屈胖三说哪有这样做生意的道理,你报一个价,害怕我出不起钱是咋地?
那宫装美妇明眸皓齿,真是个神仙人物,而瞧那年纪,给我的感觉也就三十多岁,风华正茂的样子。
这事儿是洛小北吩咐下来的,琴叔自然不敢怠慢,带着我们来到了库房,这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分门别类地安置着许多东西。
洛小北离开不久,便有医师过来,帮那老彭上药。
洛小北拿着这两样东西,开心得很,然后邀请大家前往她们家的前厅去用餐,这小妮子倒是热情得很,不过我感觉除了没心没肺的屈胖三之外,大家都有些紧张,特别是林曦,她一直都闷着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闯入其中之后,瞧见屈胖三完成的成品,一座荫沉木宝塔,一块红豆杉木牌,十分惊艳,非要占为己有。
啊?
不知不觉天色就黑了下来,要不是洛小北闯入我们屋子里来叫我们,估计我和屈http://www.hetushu.com胖三两人能够不眠不休地忙碌到天明。
这儿的木料区品种繁多,各式各样,有铁梨木、香椿木、香樟木、黄花梨木、百乐圣檀木、黄杨木、红酸枝木、胭脂木、金丝楠木、沉香木、荫沉木等等,看得人眼睛都花了。
接着便是边吃边聊,洛小北家里的厨师的确要比钓鱼台做得美味,最重要的就是食材更好一些,屈胖三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而洛小北母亲也没有冷落我,与我聊了几句荒域之事,并且表达了感谢。
为什么林曦不早点儿讲,而且跟洛小北好像不认识的样子?
屈胖三摇头,指着这两大坨的木头,说这些就够我们忙活一阵了——对了,我还有一些材料,朱砂、墨斗、香灰什么的,劳烦帮忙准备一些,送到我们房间里来。
有着这一层关系,我自然顺势就提出了林曦前往血莲池的事情,王新凤问道:“是想找你姐姐么?”
琴叔说若是制符之类的话,我们这里有千年墨鱼胆汁,对于炁场引导十分契合,需要弄一点儿么?
如此忙完,屈胖三说这些材料,总共需要多少,如实报账给我。
这些膏药跟伤口一结合,立刻迅速反应起来,先是化作泡沫,随后迅速变硬,包裹着手腕处,形成了一个厚厚的黑色茧子来。
琴叔说二小姐吩咐过来,你们真的要给,那就看着办便是了。
她也不说强抢,就说买,多少钱和*图*书,开个价便是了。
尽管是洛小北介绍过来的,但人家当真是一码归一码,就是不给打折,一百钻贝交过去之后,那老师傅摸出了一把锋利的弯刀来,对老彭说道:“大兄弟你得忍点儿疼。”
我想起今夜见面,还得央求洛小北母亲帮忙让林曦进碧游宫的血莲池之事,打起了精神来。
做完了这些,老师傅拿毛巾净手,然后对我们说道:“这手不要碰水,二十四小时之后,用温水将这茧子给泡化了去,然后每天在伤口处裹八分之一的分量,当膏药裹完之后,经脉自然也就恢复了。”
再说了,我隐隐感觉到,洛小北对我堂哥陆左,总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
我是陪太子读书,走马观花地瞧着,而屈胖三倒是认认真真地挑挑选选,最终选定了一大块荫沉木,和两块红豆杉木。
琴叔并不在意这些,说如此也好。
这些暗绿色的膏药散发着一种类似于龙涎香一般甘甜土质的香味,他均匀地涂抹在了伤口处。
我感觉额头有些流汗,真想揪着洛小北的胳膊问一下,你确定这女子是你的母亲王新凤,而不是你哪一个姐姐?
来到指定的餐厅,发现人还没到,不过各式菜品却相继上了过来。
而且两家还是世交啊?
餐厅十分豪华,装修得很有生活气息,又有古代官家的风韵,而我们这边刚刚进了厅堂,另一边又传来了脚步声,我们抬头望去,却见有一宫装美妇在和_图_书两个绝色丫鬟和一个老妈子的簇拥下,走进了厅堂来。
屈胖三淡然一笑,说这些都是事物的基础,不懂的话,谈什么制器?
呃?
洛小北看不看得上我,这事儿我并不知晓,但我却知道她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行事完全就是凭着自己的心情而来的,说起来,跟那玛吉王子倒是有得一拼。
老彭躺在床上,咬着牙,说来吧,男人这点儿疼都受不了的话,拿什么出来闯江湖?啊……
听到屈胖三在旁边说得滔滔不绝,本来都有些怠慢的老管家琴叔也止不住肃然起敬,说小朋友你这学识,就算是浸淫此道大半辈子的老匠人,也未必能够比得啊?
这荫沉木乃成千数万年前因为自然变易的缘故沉埋在古河床中,被泥沙掩埋而成,色黑而质地坚实,肌理细密,在巴蜀一带曾有“寻得乌木一方,胜得珠宝一箱”的俗语,此物镇恶除邪,是祭祀神灵的绝佳物品,用来篆刻成牌,天生便有驱邪功效。
至于相关的造型和留白的位置,他也相继给我用白纸绘图,表达了清楚。
屈胖三点头,说若有多余,弄些便是。
有着这么一层关系在,我如何敢多想?
如此聊了一阵,王新凤突然对洛小北说道:“你明天进宫一趟,去接你姐姐出来。”
我脑子有些迷糊,而这时王新凤则解释了两句,这才知道她以前跟林曦的母亲是朋友,只可惜后来分离,天各一方,这才渐渐疏hetushu•com离了来往。
王新凤大包大揽,说此事包在我身上,不管如何,都想办法让你去一趟血莲池。
听到这消息,羽痕喜极而泣,说多谢您,多谢……
琴叔也不跟他坚持,说既然如此,这一应物品,给个三钻贝便是了。
屈胖三从兜里摸出了那钱袋子,数了数,说我这里只有一钻贝多一些,那就先欠着,回头我这边赚了钱,再还给你入账。
洛飞雨也在这蓬莱岛上么?
她的问话让我顿时间就有些懵了,没想到洛小北的母亲,居然还认识林曦?
看着怎么这么年轻啊?
啊?
不过随后洛小北的介绍让我彻底折服,也不知道这妇人使用了什么驻颜妙方,居然能够让青春永驻。
老彭整个臂膀都在抽搐,随后老师傅先是用白纱布将血稍微止住,又将一个玉质圆盒拧开,将里面暗绿色的膏药给弄了四分之一的份量出来。
我们围观了软玉断续膏的使用过程之后,鼓励了老彭几句话,然后找到了管家琴叔,让他带着我们前往库房处去找寻需要的木料。
屈胖三拿到半成品,也开始聚精会神地篆刻、镌刻符箓和开光,忙得不可开交。
洛小北是过来叫我们去吃饭的,连通着林曦和羽痕也一起叫了,至于老彭,他卧床休息,便没有一同随行。
琴叔瞧见屈胖三弄完,问还需要一些不?二小姐吩咐过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拿便是了。
我一下午都在忙碌,光是将那木材分解,然后制成胚胎都费尽www.hetushu.com了心力,拿着南南赠予我的工具好是一顿摆弄,精疲力竭,终于完成了雏形,刚想歇息一下,屈胖三居然跟万恶的资本家一样,不断地催促着我,弄得我都快要哭了。
他弄这些的时候是如此认真,一副不赚钱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我不得不咬牙忍受,将第一座宝塔和第一块木牌给提前弄出来,给他找点儿事情做,而后面的则慢工出细活地弄着。
此物不但抗癌奇效,若是能够雕琢成形,佩戴于身,祛病驱邪,延年益寿这些事儿都是妥妥的。
洛小北介绍过她母亲之后,又给她母亲介绍我们,那宫装美妇落落大方,微微一笑,让人感觉如沐春风,而当洛小北介绍到林曦的时候,她的眉头一扬,说道:“小曦我倒是有许久没有见过你了,没想到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对了,你母亲身体还好吧?”
更薄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关系。
回到房间里,送走了管家琴叔之后,屈胖三立刻就开始拿起了书桌上的免费纸笔来,给我布置起来任务来,首先就是将那方荫沉木做成六方宝塔,宝塔的造型和每一面的模样,他都用白纸素描给我,至于那红豆杉木,则分解成二十多块木牌子来。
老师傅收拾工具箱,然后说道:“没事,都是我应该做的,再说了,你们不是给钱了么?”
这木牌子也不需要多大,跟一普通的苹果手机差不多,也就行了。
如此折腾,最终才来到了木料区。
林曦有些拘束,点头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