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三十三章 一歌,买牌

想当初我拼死拼活,在角斗场里卖命,也才赌赢了一百钻贝,现如今居然转手就有这么多……
屈胖三将木牌交给了那喜极而泣的小姑娘,一拍手,朝着周遭拱手说道:“各位,承蒙大家照顾我们两个的生意,东西有限,到此为止,得罪得罪。”
小女孩儿一脸震惊,说真的?你别骗我啊?
有人招呼我们,说两位,手里真没有了么,我们还想要呢?
我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和我表弟二人,初到贵宝地,双手空空,结果人却容我们三天免费住宿,别的不说,光这一情分,就已经足够。我们两人并非那不懂得感恩的鼠辈,凑够了盘缠就是了,再多的财物,对我们来说,又有何用?”
很多人都是口口相传,听到之后,大老远从各地来瞧,有的则是匆匆跑回家去取钱,害怕回头就卖完了,而眼看着地摊上面的东西越累越少,气氛也变得有些浓烈起来。
我没有结条子,而这时一只手抓住了那摆摊的白布,说且慢。
我满心欢喜,憧憬着洛小北将她姐姐接回来,我这里好打听虫虫下落,没想到下午的时候,那老管家琴叔找了过来,说你们两个收拾一下,准备去碧游宫。
欧阳发朝眼睛一蹬,说怎么的,小朋友,你这是怕我骗你?
欧阳发朝盯着我,说老弟你没藏私?
小女孩儿说要,但是我没钱买。
如此回到房间里,两人将一大堆钱袋子拿出来,然后开http://www.hetushu.com始数,除了白送小女孩儿的那木牌,和未兑现的白天之外,居然有四百四十个钻贝之多。
屈胖三摇头,说那倒不敢,不过那红豆相思牌有一块人家已经付账了,还一块给我。
我和屈胖三掂量着那沉甸甸地钱袋子往回走,有着秋天老农收获粮食的喜悦。
屈胖三连忙摆手,说没了,没了。
屈胖三有些奇怪,说到底要不要?
他生怕多出意外,俯身便捡,将地摊上面的所有法器都包了圆。
他低头一看,却见地毯上面还有一座八方来风塔,八块红豆相思牌,眉头一皱,说怎么只有这么一点儿了?
小女孩儿说我妈妈得了胃癌,医生说治不好了,活不过一两年,可是我不想我妈妈死,你这木牌,真的能够治疗癌症么?
屈胖三也不恼,他跟虫虫不同,为人最是亲和,笑嘻嘻的,谁问他都理,不厌其烦地演示。
众人抬头看去,瞧见说话的这人,却是王记药庄的二小姐。
她本来以为碧游宫一出面,这木牌是没了,没想到屈胖三这个时候居然站了出来。
屈胖三越看越兴奋,两人正数着,洛小北进了房间里来,瞧见一床的钻贝,忍不住叫道:“好有钱——你们两个是不是得分我们一点儿,要不是我配合你们演戏,哪里卖得这般快?”
屈胖三淡然说道:“不如你给大家唱一首歌,我便将这木牌赠予于你吧?和*图*书
印度阿三呜阿回答,说得了这东西,我日后行走,就不用怕被人算计了,高枕无忧——这相思牌贵是贵了一点儿,但若是跟命比起来,还是十分划算的。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你没有钱,但是会唱歌么?
不过蓬莱岛乃修行圣地,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众人也见多了看着没几岁,其实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并不惊讶,而那小女孩儿被屈胖三问起,先是点头,又怯怯地摇头。
我耸了耸肩膀,说能让你老哥亲自跑一趟的,自然是好卖得很。
每人过来交易,屈胖三都在其耳边附耳低语,传授此物的开启咒诀,那人听了,稍微尝试了一下,心满意足,赶忙拿回家里去研究。
我们这边卖了个开门红,十分高兴,要知道这二三十钻贝可真不算是少,寻常富豪也未必有这么多的余钱。
这木牌一入手,他摸了又摸,看了又看,越看越心喜,拿着那厚厚的嘴唇亲吻这红豆相思牌,高兴得眼泪直流。
我这话儿说得大义凛然,旁观的大伙儿纷纷点头称道,而这时又有人相继出钱,买了两座宝塔和六块木牌去。
他这话儿一说,旁边那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姑娘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小女孩儿一愣,说会啊?
他这般一说,众人纷纷遗憾散开,有一些有心买却来不及下狠心的,忍不住捶胸顿足,几多后悔。
屈胖三傲然说道:“大人我这辈子、上辈子还是hetushu.com上上辈子,最不屑的,就是骗女人,一口唾沫一颗钉,你尽管唱便是了。”
屈胖三这回倒是肃然起来,说那当然,这红豆相思牌用的木料,是那红豆杉木,那是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孑遗树种,里面含着的紫杉醇,是现在已知最好的抗癌特效药物,而传奇匠人无名叟乃天山神池宫中曾经最著名的制器大师,他用聚灵阵、扩融阵、离火阵等诸多符文手段,将紫杉醇缓缓逼出,只要长期佩戴,那癌症自然不治而愈。
“大海边哎
他自己个儿就是一小屁孩,却叫人小朋友,旁人瞧见,不免哂笑。
风吹榕树沙沙响
欧阳发朝说道:“我今个儿在岛内值班,上面派下一命令来,说西门王记药庄门口有人在卖法器,十分不错,让我过来一并收了去,归于碧游宫;我奉命而来,正琢磨着到底是什么好货能够让上面动了心思,没想到是老弟你。”
小女孩儿喊着眼泪,低声唱道:
渔家姑娘在海边
沙滩上
他说得豪气,旁边有心想买的人顿时就不乐意了,说欧阳,你这可不对了,看看人招牌,一人一样,不可多买。
听到他这般肯定的回复,小女孩儿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说呜哇,可是我没有钱啊……
欧阳发朝低头一看,哈哈一笑,指着身后这一票人马,说我也不是一人,这些人每人一个,可不是够了?
这边歌声唱着,那边走来一队人马,领头的却正是那hetushu•com日的巡海人欧阳发朝,他走到跟前来,打量着我们,不由得笑了,说我道是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原来是小兄弟你啊?
如此笑闹一番,洛小北又离开了,却是去了碧游宫。
旁人问他这是为何?
织啊织鱼网织嘛织鱼网
这位巡海人修为高深,性情豪爽,我十分敬重,起身拱手,说欧阳兄所为何来?
他叹了一口气,说也罢,有点儿也行吧,总比啥都没有强。
我摇头,说别人面前,我可以随意胡说,但在老哥你面前,我是半句谎言都不敢讲的。
所以能够买得了的,都是手头阔绰之辈。
洛小北掏出钱袋子,对我们说道:“全部卖给我吧,我这儿钱不够,回头你们直接去那药庄柜上拿便是了,何必在这里辛苦摆摊?”
哎……”
欧阳发朝有些惊讶,问明此事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从包袱里扔出了一块来,然后说道:“两位果真是一妙人,如此也算是一段佳话,我骑鲸者若是横刀夺爱,反倒不美,给你、给你。”
啊?
众人纷纷喝彩,而刚才讲价的那印度阿三这时也找朋友凑齐了二十钻贝,生怕洛小北抢先,慌忙过来,将钱塞到了屈胖三的手里,然后拿了一块红豆相思牌。
这时屈胖三瞧见地摊跟前,有一七八岁的小女孩儿,从开始就一直蹲在跟前,整整一个多时辰都没有移动过,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那红豆相思牌,不由得好奇问道:“小朋友,你要买么?http://m.hetushu.com
我和屈胖三也不急,两人找了一马扎来,坐在了地摊跟前,洛小北见买不了,气呼呼地离开了去,而剩下一圈人来,都是喜好热闹之人,也不乏一些潜在客户,心中痒痒,又觉得实在是太过于贵了,便围在旁边询问。
他十分遗憾,说若是有钱,我真的还想再买一块呢。
这人高兴了,洛小北却是黑着了脸,说你们这两个憨货,这等法器,即便是我炼器正宗的蓬莱岛,也是了不得的法宝,偏偏如此贱卖,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有人笑了,说你倒也是贪心,人不说了么,每人限售一样,不可多得。
如此过了半个多时辰,陆陆续续又卖出了一些去。
屈胖三说你要这个干嘛呢?
他这边刚拿起,旁边立刻有人开了一张白条出来,欧阳发朝从怀中摸出了一方私章,哈了一口气,然后盖在了那白条上,递给了我,说老弟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数?
面对着洛小北的诱惑,屈胖三表现出了铮铮傲骨来,说不行,招牌咋写的,咱就咋做,不能言而无信。
一挥手,欧阳发朝说道:“这些都打包,碧游宫都要了——多少钱来着?啊,这么贵啊?我没有带这么多钱,给你开一个条子,回头你去钓鱼台的柜上兑换。”
不过蓬莱岛藏龙卧虎,并非人人畏惧她洛小北,于是有人起哄,说二小姐你可别捣乱了,人家这招牌上面可写着呢,“每人限售一样,不容有多”,你这全部包圆了,那怎么行呢?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