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三十六章 跑路,豪雄

屈胖三说你们这儿盗版人家碧游宫也就算了,连财神赵公明的名号都占了去,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屈胖三说瞧那模样,贼眉鼠眼的,也不咋地啊?
小六子瞧见我从角落里也走了出来,朝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他担忧地说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此刻若是真的要被发现了,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月儿姑娘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暂时不能说,到时候你们便会知道了——这儿是公明长老的洞府,到处都留着他的神识,稍不注意,即便是有这冰丝斗篷,也未必能够安全,你们且随我离开此处,免得被抓个正着,到时候不但你们逃脱不得,我也没个好结果。”
月儿姐姐?
三人离开了水牢,望着外面洞府缓慢走,走了一截路,前方出现了一个岔道口,突然传来一动静,小六子停住脚步,轻轻地吹了一声口技。
小六子说如此说来,两位还有一战之力咯?
然而就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候,突然间身后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紧接着黑暗中有许多人影在奔走。
我抬头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那人走得十分小心,踮着脚,眼看着离我就只有两米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袁政、陈旭,是你们么?”
听到这话儿,我低头看了屈胖三一眼,而他则开口说道:“带路。”
小六子恭敬地回答道:“月儿姐姐,人带来了——他们自己脱了困,倒也没有废什么气www.hetushu.com力。”
这水牢之中寂静,除了那水潭之中偶尔有翻滚的食人鱼之外,倒也没有别的声音。
没一会儿,我瞧见远处的一处殿宇大开,走出了七八人来。
我们不再多言,跟随着那月儿姑娘继续往前,如此穿过了一片曲折不定的洞府,又路过了一片广场与建筑,一路上走得都是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生怕走错了那个地方,就会有万斤落石砸下。
小六子瞧见我们没有再说话了,又劝道:“不管是什么,都是些身外之物,重要的是把命先给保住,其余事情,后面再作计较便是了。”
月儿姑娘噗嗤一笑,说这位公明长老的修为极为高深,在我东海蓬莱岛,实力能够排进前三,势力也颇大,就连海公主也不敢掠其锋芒,哪里像你说的这般不堪?
我左右一看,却发现跟前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想必也是穿了那冰丝斗篷。
我们说对。
他在这儿吹牛波伊,我也不好点破,想着这家伙先前还不是给人像吊死狗一般弄着,我心中就暗乐。
我的心提到了半空上,而屈胖三却显得颇有风度,朝着我“嘘”了一声,然后带着我悄不作声地来到了拐角处,就等待着来人的出现。
屈胖三说我身上的崆峒石呢?
他分别递给了我和屈胖三一匹,然后将手中那个一抖,然后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整个人居然就凭空消失了去。
而小六子则说道:“我还要在这里应承www.hetushu.com着,就不离开了。”
我心中疑惑,却没有说话,那人也没有上前来,僵持了几秒钟,他突然开口说道:“陆言,你脱困了,对吧?”
小六子的脚步停住,回过头来,疑惑道:“怎么?”
什么情况,被发现了么?
因为这声音我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曾经听过,就是那跟洪师兄对话的小六子。
月儿姑娘不敢带着我们久留,离开了陷地宫之后,便顾不得隐匿身形,重重往山上走,一路来到了半山腰一处华庭之前来。
小六子站在水牢跟前,回过头来,对我们低声说道:“这儿是公明长老的陷地宫,防卫十分森严,处处法阵,乃铁桶一般的江山,两位要紧跟着我,不可错了一步,否则很容易引得警示的……”
我们三人不敢有任何异动,小心翼翼地蹲在了那儿。
所以我能够很清楚地听到,出口处那细碎的脚步声,只有一人。
我也想起来了,说我的乾坤囊呢?
他这半夜三更的,又不是接班,跑这儿来是干嘛的呢?
我和屈胖三套上了那冰丝斗篷,果真消失不见,正准备离开,突然间屈胖三说道:“且慢。”
我们稍歇一会儿,又赶紧赶路,结果这边刚刚离开了这陷地宫,那宫门居然在半分钟之后合拢了,里面一派肃穆之象。
我说没事,就是睡一觉而已。
月儿姑娘这时也松了一口气,说对,正是此人。
小六子说我也不清楚,不过想必应该是落在和_图_书了公明长老的手中去了,现在不是提这事儿的时候,我们先逃离此处吧?
一直等到了这一行人都离开了,我方才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喘气声,屈胖三在旁边问道:“刚才的那个教书先生,便是抓我们进来的赵公明?”
当务之急,我们得逃脱此处,恢复了修为,到时候再来跟这个什么赵公明一较高下,让他知道,惹了我们家屈胖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后果。
这些人个个气势汹涌,都是了不得的大拿之人,而领头的一个,穿着一件青衫,就像一颇有学识的老儒,朝着我们身后的洞府赶去。
这话儿说得大气,屈胖三听到,沉吟一番,说行,先走。
小六子说你们指的,是两位被抓进来的随身物品吧?
我们正惊讶间,前面的空气里却传来了小六子的声音:“这是碧游宫加了隐身符的冰丝斗篷,你们罩上,能够避人耳目,然后我足下留一点儿气息,你们照着走便是了。”
我有些诧异,这时旁边伸出一只手来,将我给拽到了角落去。
月儿姑娘说他掌管蓬莱岛的财政大权,总被人称作财神,时间久了,所幸就改了名,因为本身也姓赵,便叫做赵公明了。
屈胖三不愿,说凭什么啊?
我心中疑惑,开口问道:“请问这位月儿姑娘,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给我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和屈胖三将那斗篷的头罩掀开,那女子瞧见之后,点和*图*书了点头,说如此就好,两位且随我走。
小六子又问:“你们是怎么脱困的?”
说完话,她转身离开了去。
听到这话儿,我和屈胖三便不敢再多言。
我心有余悸,左右一看,还好没有热茶,而如此等了三五分钟,那门给人推开,一阵香风扑面而来。
这事儿倒是让我放心许多,我缓缓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扬起了手来,准备着在那人进来之后,就将其擒住,然后仔细审问一番,看看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他这话儿一说,我们立刻就哑火了,虽说小红这意外的出现,使得我能够提前醒过来,并且将屈胖三也给救醒了,不过那离魂落的药效的确很强。
我们出了这水牢,外面居然是一处洞府,远远望去,防卫森严,不知道有多少看守。
特别是行走在一片殿宇的道上时,月儿姑娘更是让我们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动静。
她问我们讨要了那隐匿身形的冰丝斗篷之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在这儿稍等,我去通知我们家小姐。”
我们从侧门进入,进门的时候月儿姑娘露了半张脸,然后依旧穿着那冰丝斗篷,掩藏身份,最终来到了一处偏殿楼阁之前来,方才停歇。
我一听这话儿,心中惊讶。
说罢,他从兜里摸出了几匹丝绸来,口中念咒,微微一抖,那丝绸居然化作了透明之色。
说罢,他朝前走去,我果然能够感知到一点儿气息在下方存留着,隐隐指向前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www•hetushu•com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接话,屈胖三却走出了阴影处,对那人说道:“你是谁,这半夜三更的,来这里干嘛?”
果然,前面的半空中,仿佛掀开了一角,然后露出了鹅蛋脸的女子面孔来,瞧那年纪应该也就二十来岁,往前望来,说两位请露面,月儿确认一下。
我没有再回答了,而屈胖三却嚣张地说道:“别说是你这破水牢了,就算是中南海,大人我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天下间,还就没有大人我去不了地方!”
那人瞧见了屈胖三,越发确定了我们已经脱困,赶忙上前过来,说你们别管我是谁,总之我是受人所托,过来救你们离开的,你们也别管,若是信我,便跟着我——时间来不及了,明日一早,轮回就会潜入宫中,将你们秘密押送离开……
屈胖三说这是为何,我们平白无故地被抓到这里来,就没有人给我们一个解释,也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
屈胖三这人起点太高,我连嫉妒的想法都没有,只是偶尔瞧见他出糗,心里面就莫名阴暗地想笑,也算是抚慰我这经常被欺负的心灵。
月儿姑娘说你们别想当然了,这赵公明在碧游宫和蓬莱岛的势力颇大,就算是海公主也只有咬牙忍让,怎么可能会因为你们两人而神伤?
这声音有点儿像是蟋蟀叫,随后有一个女声传来:“小六子,怎样了?”
小红吸去了大半,但还有一小部分存留于我们的血液和肌肉之中,让我们此刻昏昏沉沉,提不出多少气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