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三十九章 定计,闯关

到了后来,他几乎看也不看,抬腿便走。
至于那赵公明的修为,这个就得好生琢磨一下,看看能不能用那神剑引雷术,将他给劈上一劈。
再一个便是赶海大长老。
打听清楚了这些,屈胖三特别询问了一下当代海公主的情况。
我们先去陷空洞,见过虫虫之后,不管如何,在门口放一个烟雾胆,将整个碧游宫搅得一片混乱,而我们则杀入陷地宫中搅风搅雨,定然让那赵公明吃点儿苦头,然后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说且慢,然后从旁边捡来一根树枝,往那湖面一扔,结果平日里能够浮在水面上的树枝,居然也化作了一根冰坨子,往下沉去。
屈胖三天生神通,收敛起平日顽怠,认真修行,一坐便是一整日,而我只是等得那小红苏醒,各种妙法随心而悟,自坐床前巩固。
屈胖三想了想,说难道要我施展那水上漂的手段?
湘云阁位于定海峰的半中腰,而陷空洞则在峰顶某处。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都占了碧游宫的大义,故而还是有一部分少壮派人物团结在她的周围,以为奥援。
屈胖三说你不爽快,当场就发泄出来了,然而人家继任这几十年来,却一直安然相处,跟谁都和和美美的,要不然就是此人天生良善,不喜争端,要不然就是……
屈胖三一开始的时候研究得最久,几乎超过了半个多小时,而越往上走,那禁制越是复杂,而他却越是轻松http://m.hetushu.com
两人斗了一会儿嘴,然后商量,觉得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耳目,反倒是那禁地因为无人敢入,会比较好进一些。
这位海公主虽然名义上是蓬莱岛碧游宫的最高领袖,不过上有凤长老在位,下有长老会的豪雄掣肘,势力反而最弱,做得也不甚痛快。
父母那一辈都有恩怨了?
想要抵达陷空洞,必先要越过了百米宽的深潭,别无他途。
其次是凤长老。
除此之外,碧游宫还有众位长老,有的依附前面四股势力,有的又自成一系。
我说若是我,这般身不由己,心中一定不爽快。
我和屈胖三本来只打算私入陷空洞,与虫虫见上一面,说明因果,没想到那赵公明居然这般过分,将人往死里面弄,无论是屈胖三,还是我,都起了真火。
我说我倒是没啥,只是少了称手的剑,恐怕会少许多战斗力。
如此过了三天,洛飞雨来看过我们一次,说巡防营已经去找过了我们同船的朋友,不好好在有她母亲庇护,倒也没有太为难她们。
我们一动都不敢动,僵持了半刻多钟,方才离开。
这凤长老是前代海公主,若是论上个人修为的话,她算是最高的一位,不过凤长老早年悟道,却受情伤之苦,最终功败垂成,永无证道之机,随后心灰意冷,将海公主之位传给了门下弟子。
那忘川河是黄泉路和冥界幽府的分界线,http://www.hetushu•com宽不知几百里,河水呈出血黄色,里面尽是那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各种恐怖,腥风扑面而飞,地下还有三千弱水,鹅毛不浮,人若跌落其中,只怕就是那白骨一副,再无生还的希望。
山下九重门,而山上又是九重门,如此走了十八重,确实来到了神女宫前。
两人打定主意之后,也不着急,在洛飞雨的这湘云阁中安歇。
正是因为这样的复杂情况,才使得那赵公明能够为所欲为,而我们则连一点儿讲理的地方都没有。
我们想着咱也得做一回那孙猴子,大闹天宫了去。
这赶海大长老,是那长老会中最为尊长者,也是凤长老的师妹,夫君是琉球国的贵胄,后来又与日本神道教联系密切,外援颇多,修为也与凤长老在伯仲之间。
这水并不寻常,屈胖三看得也是一阵骇然,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向前。
此人看着贤良淑德,一派慈眉善目的形象,不过对于周遭炁场的敏感度却十分地高,我仅仅瞧了她一眼,她便立刻反应了过来,朝着我们这边的黑暗看了许久。
洛飞雨皱眉,说我与星魔之间,有些嫌隙,双方并不亲密,这仇恨是上一辈接下来的,林曦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并不曾与我透露半分消息。
她虽然传位下去,不过在东海蓬莱岛之中,地位却甚高,有一种太上皇的感觉,而且门下弟子虽然不m.hetushu.com多,但修为都绝高。
等月儿姑娘走了之后,他突然笑了,说如果我们将那赵公明除去了,说不定最高兴的,应该还是这位被别人称作“老实人”的海公主。
屈胖三说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在这儿混的人,个个都是老奸巨猾的家伙,你若是以己度人,会发现自己会死得很惨的。
屈胖三一拍手,说妥了,我甚至都有点儿怀疑洛飞雨通过月儿姑娘透露这消息给我们,都有点儿拿咱当枪使的意思了。
我说那林曦在血莲池中,可有什么收获?
也是巧了,我们上来的时候,正好瞧见几个宫装妇人从前面的亭台之中走过,其中有一个样貌绝美的中年妇人穿着打扮,与别人皆不相同,显得更加大气,雍容华贵。
我倒吸了一口气,说不能吧?
洛飞雨露过一次面后,便再也没有过来,仿佛是出了宫。
而且那林曦也给带进了宫中来,去了那血莲池中走了一遭。
远远地,能够听到别人叫她公主。
便比如下一代海公主由谁来做、谁有资格进入那陷空洞,都不是她说了算的。
东海蓬莱岛之上,果然处处都是高人。
而我们来到那深潭之前,捡起一块石头,往里面一扔,“噗通”一声,那石头居然直接冻成了冰块,沉入了水底。
我说那我们可别被她利用了,要不咱走吧?
我听到洛飞雨此话,方才想起林曦在洛小北家中吃饭的时候,一言不发的模样,不过好在洛http://m•hetushu•com小北的母亲倒也大气,并没有恨屋及乌,对待林曦倒也还算是不错。
鹅毛也沉……
啊?
屈胖三说这海公主做得如此憋屈,你当真觉得她心中没有任何介意的情绪?
总之一句话,弄死狗日的。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给我道歉,说错了,我说错了,关键时刻,那你当个替死鬼,也还算是不错。
蓬莱岛的诸般法度规矩,都是用来约束别人的,对于自己的高层,倒是都成了摆设。
我问为何?
再加上码头社区各路豪雄,以及巡防营的诸将,各种关系,十分复杂。
我接口说道:“暗怀鬼胎,等待机会?”
最后一个,便是当代海公主。
拿他的话来说,这世间,还没有什么阵法,能够难得倒他。
月儿姑娘简单跟我们讲了一下,说是个老实人,十分和气,她的印象之中,几乎没有跟什么人吵过嘴、红过脸。
这事儿说起来都憋屈,就好像是一个过渡的傀儡人物。
屈胖三沉吟一番,说这倒也是——这碧游宫中,处处都是禁制,你的遁地术也成了鸡肋,根本无用,说起来,你倒是显得有些一无是处,不如我自己行动吧?
屈胖三问过之后,不再说话。
不管是宫主,还是公主,她应该就是当代的海公主了。
我得知林曦的事情办妥,心中也就少了牵挂,没有再留意多余之事,安心等待屈胖三点头的那一刻。
我气得直翻白眼,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经历了这一场变故,我和屈胖www.hetushu.com三都显得有些小心,过了神女宫,来到了后面的一处深潭前,那深潭极为寒冷,潭面之上一团冰霜凝雾,而靠山的一面,却竖着一个招牌,上面写着“陷空洞”三个大字。
那几日一直都是月儿姑娘在照顾我们,而我也从她口中探听了许多的消息,知道这碧游宫中派系林立,最大的一派便是那公明长老,他掌管碧游宫中的财物统筹,不但有许多帮衬,在外面也是颇有势力。
这家伙说得牛波伊,但也确实有本事,一路走来,从来没有惊动任何人,那门楼跟前的守卫,即便是双眼圆睁,也瞧不出任何差错。
毕竟我和屈胖三在此养伤,她显然不愿意在此逗留,免得漏了痕迹。
这儿是海公主的驻地。
这般冷,如何过去?
这一路上山,每走百米,便有一层禁制,牌坊之下,波纹浮动,符文繁复。
出了宫门之后,我和屈胖三披上了从湘云阁那里偷来的冰丝斗篷,便开始朝着山上走。
我推了他一巴掌,说你丫说什么呢,老子咋就没用了?
讲到这里,洛飞雨告诉我们,说林曦的姐姐星魔是在那黄泉路上走失的,传说中是跌落进了那忘川河中。
屈胖三摇头,说洛飞雨这是请君入瓮,不过咱要做啥,可由不得她来操控——我明日夜间便可恢复全盛功力,你这边如何?
商议妥当之后,两人抓紧时间修养精神,到了第二日傍晚时分,应付过了月儿姑娘话之后,在屈胖三的带领之下,我们潜出了湘云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