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四十二章 破宫,撞破

屈胖三说你弄完之后,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就行了?
外海来人?
马援朝说莫非是前段时间凤长老新收的那徒弟出关了?
陷空洞?
马援朝说为什么不是陆言他们呢?
陷空洞这般凶险的地方,屈胖三为了我,说闯就闯,那守门人厉害得让人回想起来都恐惧,但他却帮着我硬生生地顶了五分多钟。
不能降服,那便只能引导,小心翼翼。
不过这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即便是有着地煞陷阵的法门,我也不能够将其降服。
我将这人给砍晕了去,然后撒腿就跑,越过了宫墙,然后往外面的大片地方猛跑,如此跑了几百米,前面突然间有一队人马杀出来,有人大声喝道:“碧游宫今夜宵禁,无关人等请各回宫中,不可在街上妄行。”
我小心藏好身子,马援朝正好跟另外一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他们边走边聊,马援朝低声问道:“岳管家,上面到底什么个情况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我越想越恼火,又瞧见这两人应该是朝着来风阁那边过去了,屈胖三倘若是不小心的话,估计得面对太多的敌手。
一声巨震,从我的身下传递而来,我感觉整个脚下陡然一震,然后眼前的殿宇和楼阁、宫墙就好像是那小孩子的积木,刹那间就扭曲,并且垮塌了下去。
这一次比上回要顺利许多,而当力量爆发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好像是憋了一泡好长好长的尿,一下和图书子就放出来的畅快。
岳管家迟疑了一下,说也有可能,不过老爷怀疑可能是海公主那娘们在弄些幺蛾子——她这些年一直晦光养韬,装得一副小娘子的模样,其实暗地里一直在跟外面联络,据说跟美国兄弟会的一个特使有些瓜葛,显然是不打算再低调下去了。
屈胖三说你还注意到刚才陷空洞那边传来的动静没有?
那人憋红了脸,冲着我吐了一口血沫,然后咬着牙,努力喊道:“大家快来,杀了这狗东西……”
怎么办?
过了一刻钟左右,我终于做好了准备,将一部分力量通过意志,将其陡然引发了出来。
我说怎么个声东击西?
屈胖三摇头,说谁知道?
我侧身躲入旁边小巷,这时身后有人高声喊道:“巡防营的兄弟,刚才有一个要犯,炸毁了我陷地宫,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离远点,去门口那儿,控制点力道,回头我靠近了,你再弄,弄完了就飞跑,在洛飞雨的湘云阁外面碰头,到时候我们两个就潜出碧游宫,杀出桃花林,天大地大,任咱们遨游。
我说他让这帮豺狼看守自己的老巢,真的就不怕别人偷他东西?
岳管家回答,说东皇钟敲响,必有大事,老爷出门之前,说是陷空洞那边出现了问题,告诉我们紧闭宫门,小心提防着。
我先是一个膝顶,让他身受重创,然后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
毕竟http://m.hetushu.com我可是以后要娶虫虫的男人。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说想。
我能够了却心结,并且吻上自己的女神,终归到底,都是这口花花、色迷迷的小兄弟拼着性命在帮忙。
我满心欣喜,说什么办法?
我没有拗断此人的脖子,而是一记手刀,斩落在了他的脖颈上。
马援朝唯唯诺诺,不再多言,两人朝着大殿后面走去。
岳管家说陆言他们之所以能够逃走,是因为我们内部有人在勾结,将人给救走了,经过这两天的审问,差不多已经将目标锁定住了,那几个人吃不住苦头,估计要招了;不过这事儿也不用多想,应该是宫内的人做的,不是骊风那骚娘们儿,就是洛飞雨那过江猛龙——他们这么久不露面,估计都已经离开了碧游宫,哪里还会来闹事?
这人居然是马援朝?
我翻着白眼,说我看不中。
屈胖三笑了笑,说好吧,不肯说,也不逼你。
不行,我不能让他出事。
然而随着我的意识开始往下沉去,却能够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汹涌而来。
我瞧见在小巷子的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正是那日引导我们进蓬莱岛的顶尖高手骑鲸者,而他此刻,正冷冷地朝着我看了过来。
屈胖三说声东击西。
没想到马援朝这家伙,居然真的跟赵公明有关系,而且瞧这模样,在这里的地位只高不低。
除了他之外,海上丝绸之路的那帮海盗我或许可和_图_书以大开杀戒,但其他人我还是选择了保留。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看了屈胖三一眼,而他则微微一笑,说哦,是轮回他们几个吧?
地煞陷阵,我曾经在滇南边界的时候尝试过,而此刻再一次使用出来的时候,多少也有些轻车熟路的感觉。
我心中焦急,想要赶紧逃离,所以没有太多注意,猝不及防之下,给人撞到之后,两人像滚地葫芦一样在烂砖碎石之中翻滚,最终分离,那人爬起来,瞧见了我的脸,顿时就大叫了起来:“陆言?啊……”
岳管家“呸”了一声,说那黄毛丫头就算是天人转世,也得在陷空洞里好好待上几年,你以为陷空洞有那么容易出来么?
屈胖三说为什么啊?
这事儿的重点,在于找寻地脉的力量。
两人有些头疼起来,虽说这陷地宫中危险处处,但赵公明离开,我们还能够凭着一身手段去将自己的东西找回来,但是如果那个什么来风阁中真的有海上丝绸之路的高手在,只怕事情就未必能够有那般容易了。
我说要万一被人发现呢?
我点头,说知道。
我头也不回,使劲儿往外面跑。
我在旁边听着,心头一股火气冒出。
屈胖三说一会儿你用那地煞陷阵的办法,将赵公明这边弄成一片废墟,然后将人给引出来,而我则趁机摸到那个来风阁里面去,将东西给盗走,到时候我们再会合,你看怎么样?
马援朝说岳管家,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那两和*图*书个家伙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他赶忙大声招呼众人过来,然而话都还没有,便被我猛然冲到了跟前来。
轰!
屈胖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打了一个响指,对我说道:“有办法了。”
我这一动,立刻就有人发现了,先是对我大声招呼,随后便朝着我这边追来。
那边说着话,而我的身子突然间就是一僵。
这地脉的灵力简直是太恐怖了,我感觉如果自己能够引导过来的话,整个碧游宫的坍塌,都不在话下。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换了一个位置,这边刚刚安稳下来,突然间瞧见前面的走廊上有两人走过,吓得赶紧藏在了草丛之中。
跑了没一会儿,眼看着就要来到倒塌了的宫墙旁边,旁边突然冲出了一个身影来,将我给飞身扑倒。
说完这计划,他也不管我答应不答应,自个儿朝着前方的黑暗处溜了过去。
这地煞陷阵的力量并不算强,但它突然的爆发,却改变了这一带大部分的内部构造,使得整个陷地宫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说罢,他抬起手来,朝着那人的后脑勺“砰”的来了一下,那人一声不吭地跌倒在地了去。
马援朝说不是那小丫头的话,难道是之前逃脱的陆言和那熊孩子在捣乱?
岳管家哈哈一笑,说迈克,你这是一叶障目了,我告诉你,在咱们老爷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人都耍不出什么花招来,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就是这么简单的道m.hetushu.com理。
我余光处瞧见有一个人的背影十分眼熟,下意识又瞄了一眼,结果吓得心里一激灵。
那人浑身一震,吓得直哆嗦,却就是不肯多言。
我说且不谈陷地宫这边的高手,如果海上丝绸之路的那帮人杀将过来,这碧游宫中又无法使用地遁术,到时候我跑都没办法跑,岂不是白白送死?
因为虫虫。
我如何能够让他陷入危险?
屈胖三盯着我好一会儿,然后气呼呼地说道:“我擦,胆大的日龙日虎,胆小的日抱鸡母,你还想不想拿回咱们自己个儿的东西了?”
在我的心中,最惹人愤恨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赵公明。
在这种陡然的爆发过程中,我勉强将其引导。
原来我们从进入了这东海蓬莱岛,便已经陷入了算计之中。
虫虫如果成功了的话,她以后便是这蓬莱岛的海公主,碧游宫的主人,我不能够给她造成太多不可弥补的杀孽。
尘土喧嚣,无数人的惨叫和哀嚎声响起,我不敢在此久留,一边躲避头顶上砸落而来的石头木块,一边朝着陷地宫外面快速奔跑。
屈胖三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将这人给藏到林子里面去,然后跟我说道:“能够让赵公明小心翼翼对待的,这轮回恐怕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啊?”
一开始的时候我有些忐忑,因为据我所知,东海蓬莱岛这儿是一个古怪的地方,它应该属于洞天福地的一种,与我们所在的世间截然不同,支撑的东西也是大相径庭,未必能够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