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四十四章 投奔,审问

她大声喊着,而骊风娘娘却突然间伸出手右手。
骊风娘娘有些担心,说他一小孩子,在这偌大的碧游宫中,岂不是危险处处?你这么大一人,为什么会不顾一小孩子,自行逃脱呢?
听到我的话,洛飞雨长叹了一声,说道:“易得无价宝,难寻有情郎,虫虫真幸福……”
骊风娘娘沉吟了一番,然后又问道:“你是说我宫中的白洁,是赵公明的内应?”
青玫认出了我来,低声喊道:“怎么是你?”
我说那人应该叫做余元,先前那动静,应该就是它弄出来的。
待她说完,骊风娘娘便冷笑了起来,说既然如此,那赵公明却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居然为他卖起了命来?
骊风娘娘说你没问题,但这一贼人,让我如何自处?
我听到她的安排,勉强点了点头,而这时洛飞雨则领着我来到了旁边一处院落之中,敲了敲门,低声说道:“骊风姐姐,我是飞雨。”
洛飞雨说哟呵,你不说我倒是忘记问了,陷空洞那边闹出来的动静,是你们整的?
洛飞雨摇了摇头,说现在外面宵禁,从这儿到湘云阁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你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危险,最好还是别去。
白洁身子一震,辩驳道:“娘娘冤枉啊,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
我低着头不说话,而洛飞雨则答复道:“说起来这事儿可跟骊风姐姐你还有一些关系……”
白洁听到,身子一震,直接趴在了地上,哭哭啼啼和*图*书地说道:“娘娘,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啊,公明长老抓了我娘和我弟,用他们的性命作威胁……”
洛飞雨瞧见我如此认真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这样吧,我传信到湘云阁,让月儿帮忙等待一下,如果他来了,月儿会找到他,然后传信回来的——此刻无论如何都不能去外面晃悠,骑鲸者的实力连我都不能匹敌,更何况内务巡防营中还有一位统领,更是恐怖……
她感慨了一声,我则有些担忧屈胖三的安危,问道:“这儿是哪里?”
这话语里有责问之意,我低着头说道:“我们被药翻之后,一直关在陷地宫的水牢之中,后来给人救了,逃离的时候,他非要将我们自己的东西给要回来,所以去了陷地宫的来风阁,而我则跑到宫门之前,闹出点儿动静,将别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好方便他行事……”
相隔不到五分钟,那天我们瞧见的白衣女便出现在了外堂之上,朝着骊风娘娘施了一礼,说拜见娘娘,这么晚了,招白洁过来,请问有何事?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惊讶,洛飞雨冲着我洒然一笑,说为什么不能是我?
洛飞雨气得叉着腰,说你真是个败家子,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期望着能够前往陷空洞,好最近距离地触摸到虚无缥缈的天道,那里面的每一幅图,都能够让人印证至道,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放弃那样绝佳的机会?
洛飞雨说就那么一和*图*书熊孩子,比你的性命还重要?
洛飞雨说我瞧见他在外面,被骑鲸者追逐,便出手将他救下,左右一看,发现这宫中四处宵禁,只有姐姐这儿最近,便过来避难,还请姐姐收留则个。
那日我与屈胖三过来的时候,给人一路领着,周遭的景致差不多,也不敢仔细打量,随后就给人弄了蒙药带走了,哪里来得及瞧看这些?
听到这话儿,旁边的青玫吓得直接跪下,焦急自辩道:“娘娘,青玫不敢,青玫当日只是将两人引入宫中,然后去找寻娘娘,结果回来的时候,他俩人就不见了;我只以为是他们自行离开了……”
骊风娘娘看着她,说白洁当时可在你身边?
门开,一个身穿翠绿色汉服的女子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洛飞雨说这怎么可能?陷空洞前,有那弱水寒潭,飞鸟不得入,没有法门,你们是如果过的弱水寒潭?就算是过了那儿,陷空洞中,一共有三十六道禁制,七十二道关口,每一关都是上古禁制,如果不通,人便只有在里面迷路,最终迷失了自己的心志去;除此之外,还有那守门人,据说是上古大神的残魂化身……
我也拱了拱手,说多谢。
洛飞雨说到底怎么回事?
洛飞雨说道:“虽说陆言跟公明长老结仇,是因为在外海的时候宰杀了几个海上丝绸之路的人,打了他的狗,不过给他机会的,可是骊风姐姐你——若没有姐姐你将他们两人召进碧游和*图*书宫中来,没有姐姐你宫中的白洁里通外人,在他们两人的茶水里面下药,他们又如何会被公明长老抓进地牢之中,又如何会被公明长老诬陷偷窃内库呢?”
一行人往里面走,骊风娘娘问我,说进宫时有两人,为何现在只有你一个?
骊风娘娘沉着脸,许久之后,显然是相信了洛飞雨的话语,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倒也是有我的责任,此人今夜且留在我的宫中,明日再想办法离开吧。”
我仔细思索了一下,闭上眼睛,立刻被那璀璨炫目的星空给充斥脑海,如实描述了一番,洛飞雨美目迷离,说然后呢?
我左右一打量,并没有瞧出太多的熟悉来。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点头,说对,是我。
一行人进了小院,我们被领到了内堂之中来,骊风娘娘说此事我也不能全信你们,得找白洁过来询问一下。
洛飞雨的拜访已经让两人十分惊讶了,而等到青玫瞧清楚了我,更是吓了一大跳。
我说逃出来的时候,与我失散了。
骊风娘娘盯着我,说难道不是?
我瞧见她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坚定地摇了摇头,说在我心里,什么天道,又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都不及虫虫对我,来得重要。
骊风娘娘端坐堂中,眯眼打量了那女人一下,方才缓缓问道:“白洁,我待你如何?”
什么?
洛飞雨说这里是飞云宫,骊风长老的宫苑,你应该来的过的,不记得了?
我想了一下,点了www.hetushu•com点头,说对。
白洁说娘娘将我从码头社区之中选入宫中,悉心栽培,授我法门,叫我做人,白洁心中感恩不已,日日念诵娘娘的名字,祈求上天赐福……
我说没什么然后了啊,我当时在找虫虫,哪里顾得了这些?
啊?
我说不行,如果我赶不到那里,屈胖三可该怎么办?
骊风娘娘皱着眉头说道:“哦,与我还有什么干系?”
她的手指之上,有七彩丝线,一下子就将白洁的头颅缠住,然后冷冷说道:“你跟我多年,应该是知道我的神女牵丝术的,若再不说实话,休怪我无情。”
说罢,她让我们在内堂的屏风后暂歇,然后叫青玫去把白洁给叫过来。
我隐瞒了在洛飞雨的湘云阁中暂住和去了陷空洞的相关事宜,如此说出,骊风娘娘忍不住感慨,说公明长老执掌权柄多年,但今天的行事,着实有些过分了。
她长吸了一口气,方才焦急地问道:“你竟然进了陷空洞,有没有瞧见什么东西?”
洛飞雨说他若真是一贼人,我又如何会冒险相救?
我说我要去见虫虫一面,亲自解释一下,所以便进去了。
洛飞雨款款一礼,说多谢姐姐仗义出手。
黑暗中,我望着洛飞雨明艳动人的脸,以及怎么转移注意力都无法忽视的胸脯,有着一种与虫虫竟然不同的美丽,深吸了一口气,我说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陷空洞,或者别的地方么?
话语还未说完,突然间有人在院子外高声说和*图*书道:“骊风娘娘,陷空洞震动,陷地宫被人砸塌,海公主请您去神女宫中议事……”
听到洛飞雨的话语,骊风娘娘的秀眉一竖,盯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人是冤枉的,并没有偷窃内库?”
洛飞雨先是一愣,随后问我提这事儿干嘛,我说我跟屈胖三约定了在她的湘云阁之外碰面,然后离开碧游宫。
我赶忙问这儿离她的湘云阁有多远。
青玫细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大部分时间在,只是后来她说内急,要去小解,便离开了一会儿……”
洛飞雨冷笑道:“内库防守森严,另外还有公明长老座下第一高手司马老贼坐镇其中,这两人刚来碧游宫,内库大门朝哪开都不知晓,你觉得他们真的能够偷得了什么吗?”
这女子差不多有三十来岁,长相甜美,眉目和善,十分的温柔,而她旁边还站着一女子,我却是认识的,正是那日接引我们入宫的青玫姑娘。
洛飞雨说能够在茶水之中下了离魂散的,不是白洁,难道是你待之如亲妹子的青玫不成?
洛飞雨脸色一变,失声喊道:“竟然真的是?”
她这一通忠心表着,骊风娘娘的脸色却越是难看。
骊风娘娘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洛飞雨,说飞雨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汉服女子正是之前要召见我们的骊风娘娘,她看了青玫一眼,青玫立刻回复道:“娘娘,这人就是陆言。”
骊风娘娘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道:“这赵公明实在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