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四十五章 逃离,拦截

我这边赶到了隔壁,推门而入,一直往里,而青玫则焦急地匆匆追了过来。
我站起身来,她也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揉着眼眶朝着我望了过去。
骊风娘娘皱着眉,说难道另有其人?
骊风娘娘点头,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的确会叫你一起,既如此,我们一同离开吧。
我说我得离开了,白洁跑了,而且很有可能知道我躲在骊风娘娘这里,到时候她如果通报给陷地宫的话,那边肯定会派人过来找麻烦的;而到时如果我被堵在了这里,对于骊风娘娘来说,实在是一件很打击的事情……
青玫说在隔壁呢,给我绑在了床上,应该睡着了。
鲨将军一震双刀,朝着我冲了过来,口中厉喝道:“废话,受死吧……”
我沉思了一会儿,举起了双手来,说投降行不?
骊风娘娘急着去神女宫开会,不敢多留,沉思了一会儿,对我们说道:“你们且留在这里,我回来之后,再详细问你。”
我伸手摸了一下床上的温度,看起来走了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犹豫,回头对青玫说道:“对不起,我得走了。”
我说何必在这里争论,我们过去看一眼不就行了?
鲨将军?
缓了几口气,骊风娘娘对外面招呼道:“且等我五分钟,我收拾一下便来。”
司马老贼很强,强到让人窒息,我回过头来,认真地打量着另外一人。
陷地宫砸塌?
青玫过来,将白洁给绑住,hetushu.com然后拉到了旁边的侧房去,而骊风娘娘则走进了内堂来。
骊风娘娘应付完了外面之后,指着白洁说道:“你虽然因为家人才做出这种背叛之事,但对于我来说,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讲——青玫,将白洁给绑了,回头我再来处理她。”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间心中一跳,睁开了眼睛来,瞧见青玫在我斜侧面那儿伏案而睡。
我这边刚刚走远没多久,便远远地瞧见有一队人马朝着那边走去。
他是如此的气愤,以至于一对眼睛都变得通红。
这些人来意不善,我如果是被堵在了里面,只怕未必能够轻松逃脱。
我说不是就好,我先走了,你在这里待着吧——记住了,除了骊风娘娘,任何人你都不能告诉,知道么?
我心中震撼,身后那人接着说道:“在下名声不显,本来不愿意多扯,不过人死为大,本着尊重逝者的原则,我不妨告诉你,轮回之下,海上丝绸之路的鲨将军,便是俺了。”
我说你如实跟她讲便是了,另外你们还得防备一点,赵公明在这儿未必只放了白洁一个眼线,肯定还有其他的人——嗯?青玫,刚才你推三阻四的,你不会也被赵公明给收买了吧?
赤手空拳的我对上了虎视眈眈的两人,而且巡防营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过来,一时之间,我感觉自己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洛飞和-图-书雨笑道:“想必也有人去叫我了,而我又不在湘云阁中——不如我与姐姐你一同出去,到时候跟伍队长说我今夜留在你的宫中稍歇便是了?可好?”
白洁跑了。
我没有再动了,深吸了一口气,冷声说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没有了破败王者之剑,我连以小搏大的神剑引雷术都没有办法使出来。
她对我的不听话显然有些恼了,气冲冲地跑进来,对着我低声喝道:“陆言,你再这样,我回头可告诉娘娘了,赶紧走……啊?”
而我此刻,乾坤袋被夺,双手空空。
司马老贼原本来准备装一下深沉,结果我突然来了这么一手,顿时就顾不得颜面,直接冲了上来,准备配合着鲨将军将我给拿下,让我赶紧闭嘴。
我侧耳倾听,静寂无声,便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心慌了,赶忙说道:“我们过去看一眼,瞧一下她现在还在不。”
我皱着眉头,感觉心中很不舒服,仔细一思量,对她说道:“白洁人呢?”
“住口!”
青玫有些戒备地望着我,说你想干嘛?
赵公明麾下的第一高手?
青玫慌了神,由着我离开,而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没有太多犹豫,直接翻墙离开。
怎么办?
内务巡防营的人,个个都是狠角色。
青玫急得都快要哭了,说那万一骊风娘娘回来了,找不到你人,问我要的话,那可该怎么办?
她问我怎么了?
和-图-书青玫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呢,我把她给捆得结结实实的,哪里能够逃走?
青玫瞧见白洁不翼而飞,顿时间就慌了,听到我这般说,惊慌地说道:“你要去哪里?”
我瞧见对方站立在黑暗中,双手之上,各自握着一把有着暗花纹路的刀子,左手是长刀,右手是短刀,如此长短交叠,却都是日本武士刀的款式。
而鲨将军更是气急败坏,提着双刀就朝着我猛冲。
青玫听到了我的分析,说那可该怎么办啊?
青玫依旧摇头,说不行,娘娘吩咐了,说你们两个不能见面——白洁这小妮子现在口风不紧,要万一把娘娘收留你的事情告诉了公明长老那边,可不就把娘娘给坑苦了么?
他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来,停在了我前方七八米远的地方,然后冷冷说道:“没想到将陷地宫弄成那一副鬼样子的,居然是这样的无名小辈,实在让人诧异。我很欣赏你的手段,不过小朋友,出来混就得还,把你的性命留下,并且记住我,碧游宫内库管事司马越,人称司马老贼。”
我摇头,说不知道,我后来慌里慌张逃了,真的什么都不知晓。
我苦笑,说我能干嘛?我感觉不到隔壁有人在,她许是在刚才的时候,趁你我不注意给跑了去。
在那一瞬间,我也动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叫来了青玫,让她在旁边监视我。
我说真不给一条活路走?
说罢,她吩咐我在这www•hetushu.com里千万别乱走,要是被内务巡防营的人或者陷地宫的人抓到,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
这尼玛,也太无耻了……
鲨将军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说大半个陷地宫都给你小子弄垮了去,你还有脸求活命?动手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一下后果呢?
一进来,她便瞪着我,说你不是说就在陷地宫中闹点儿动静么,为何连整个陷地宫都给砸塌了去,是你做的,还是旁人做的?
我说那你去瞧一眼。
堵在我前方不远处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那人全身裹在袍子里,黑乎乎的仿佛一片虚影。
外面恭声说好,然后告诉这边,今夜宵禁,巡防营的伍队长专门在门口等着,由他指引骊风娘娘过去。
我听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心中顿时一阵烦闷,霍然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我被人前后堵着,在遍地都是禁制的碧游宫中,我施展不得遁地术,就有点儿被人瓮中捉鳖儿的感觉。
我大声呼救着,无论是鲨将军还是司马老贼都给惊到了。
司马老贼?
我说我离开了,到时候不管任何人找过来,你咬住没有见到人便是了,不用害怕。
我忙碌大半宿,有些精疲力竭了,也没有想太多,待她们离开之后,就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然后旁若无人地打坐修行起来。
最后一声,却是瞧见那床上空空如也的时候,所发出来的惊叹。
我停住了脚步,往后退去,结果在另外一个方m•hetushu•com向,又浮现了一个声音出来。
司马老贼默然不语,而鲨将军哈哈笑了起来,说你居然会这么识时务?倒也真是让人诧异啊?
在碧游宫宵禁的情况下,敢这么大规模行进的,估计应该是内务巡防营的人,因为之前跟洛飞雨有过沟通,我知道这内务巡防营的成分也十分复杂,除了骑鲸者欧阳发朝这样的中立派之外,还有抱着各种立场的人在。
青玫气呼呼地对我大骂,说你说什么呢,娘娘对我如亲妹,我怎么会背叛她?
这床上除了一捆松散的绳子之外,什么也没有。
青玫摇头,说不行,娘娘让我盯着你,别一转眼就给你跑了去。
听到这话儿,骊风娘娘陡然站了起来,如果不是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估计就已经要冲进了隔着屏风的内厅里来。
青玫瞧见,慌忙起身来拦我,我低声说了一句“得罪了”,于是踏着滑步,与她擦肩而过,然后推门出来,朝着旁边的房间里摸了过去。
我说投降的话,能留一条性命不?
我摸着黑,往着前方跑去,没走一会儿,突然间前面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来。
我苦笑着说道:“娘娘您瞧我这一个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么?”
果然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人。
我瞧见连诈降的机会都没有,也就豁出了去,气沉丹田,陡然一声呐喊道:“杀人了,救命啊,陷地宫的赵公明勾结海上丝绸之路的海盗在碧游宫肆意杀人了,有没有人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