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四十八章 气度,寻仇

不过现在我却明白了,这并不是马援朝的。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般郑重其事的话语来,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来。
之所以记得如此清晰,是因为人家的这门牌号十分厉害。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可行你妹啊,人东海蓬莱岛怎么着也是修行三大圣地,虽然这些年名声不显,但至少也是江湖正统,人拦着咱们逃命,我们不得已而为之,已经算是大不敬了,你还想着将人给杀了,真想惹上碧游宫这大敌不成?
屈胖三气得直翻白眼,说我告诉你吧,这家伙在一心三用,一边操控桃花林大阵,一边在入定感悟,一边还分神过来应付你我,这等手段,已经够骇人听闻了,他若是动了嗔怒,想要拿捏你我的话,我们如何能够逃脱?
屈胖三甚至感受到了之前自己制作的那八方来风塔的气息。
我满心欣喜,而屈胖三这个时候却转过了头去,望着那满是桃花林的深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说谁醒了?
屈胖三一向狂妄自大,能够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显然是对这老头子十分忌惮。
屈胖三说我先前倒是有些小觑天下英豪了,此刻一看,实在是坐井观天。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算了,就你这智商,还是老老实实地练剑吧……
我忍不住翻了白眼,说你刚才敲闷棍的时候,可没有这般善良。
这家伙对于境界的理解,远远高出于我,他说这老头儿厉害,那就厉害http://m.hetushu.com了。
我擦!?
我心中疑惑,而屈胖三则满世界地翻找东西,我瞧见他放着破阵的那阵图不管,而是四处搜寻,有些惊诧,说你干嘛?
我心中一动,赶忙将屈胖三推醒,说正主来了。
我说你蒙的吧?
我诚实地点头,说对。
屈胖三沉吟道:“此一时彼一时也……”
屈胖三说简单的易容术,能够维持两个小时,我想应该能够坚持到我们去那南门大街了。
说罢,他带着我来到了田里,抠了一大坨的泥巴出来,然后揉揉捏捏,在我脸上弄了一阵,又给自己弄了一番。
听到这话语,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来,说你是怎么确认的?
屈胖三将道歉儿的纸条压在了桌子上,然后将老者扶到了座椅上安歇,居然还朝着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这才带着我往外走。
屈胖三脸色阴沉,说东海蓬莱岛,这偌大碧游宫中,若论实力,此人当排第一。
我说那接下来我们该干嘛?
他的心倒挺大的。
我说对啊,他当时跟陷地宫的管事在一起,我听他说过几句。
两人偷偷摸摸地往里面走,有些地方怕惊扰到人,我们便特地绕开了去,如此大概走了一会儿,两人最终还是决定躲在了一处无人的客房里。
屈胖三摇头,说不能去洛小北家,她那儿估计已经被人给盯住了。
那院子有点儿大,虽然比不上洛小北她们家占了那大半个西门,却也有五进http://m.hetushu.com五出,瞧那规模,马援朝显然也是这东海蓬莱岛的大商户。
若是之前,我只是觉得马援朝这家伙挺厉害的,一外国人居然能够在这里置下这么大的一产业。
溜进房间之后,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好累,先睡一会儿。
敲闷棍。
我想了一下,说码头社区南门大街的88号。
这院子里也布得有法阵,而且十分严密,据屈胖三说,不比碧游宫之中的禁制少。
我说他竟有这么厉害?
我瞧见屈胖三找来了笔墨,然后歪歪扭扭地写道:“对不起哈,对于刚才的偷袭我们表示很抱歉,不过我们真的只是为了自保而已,不敢冒犯前辈——碧游宫中多奸妄,我们兄弟二人不过是被奸人所诬陷,方才会如此狼狈,这情形想必前辈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所以您放心,我们日后定然帮忙,把这帮家伙给对付了去,让您心情好一些,也弥补晚辈的冒犯之意……”
屈胖三说桃花林深处看阵的老头,或许他早就醒了,只不过是看到了我留下的纸条,没有动手而已,要不然我们也走不出来。
屈胖三倒抽了一口凉气,看了我一眼,说咦,没看出来啊,陆言你丫的居然这么心黑手辣?
我感觉脸上凉凉的,好像附着一层壳,惊讶地问道:“什么情况?”
我说这路上怎么办?
屈胖三说他醒了。
我点头,说嗯,是的。
屈胖三说直觉。
屈胖三说你若是精神的www.hetushu.com话,就在这里盯着,马援朝那个家伙什么时候回来了,就把我给叫醒,然后咱们两个先好好炮制一下这家伙,好感谢一下他请我们吃饭的交情。
如此搞了几分钟,屈胖三一蹦而起,说我明白了,精妙,果然精妙啊,这东海蓬莱岛中,没想到会有这般厉害的法子,这可比那陷空洞要厉害千百倍了……
我将手往脖子处一抹,比了这么一个手势。
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写完了这条子,我看了一遍,说既然这么牛,你又不确定他是否会原谅咱们,此刻他昏迷在地,不如……
屈胖三颇为自得地笑了,说那当然,走江湖跑码头的,些许手段还是得有的,怎么,你想学?
我撇了一下嘴,说三儿,不是我不信任你,但这事儿实在是有些太古怪了,这老头儿啥事都没有做,直接给你来了这么一板砖,人就昏倒了,然后你告诉我,说人是东海蓬莱岛、碧游宫中的第一高手,言下之意,就是说那第一高手在你面前,走不过一招?这样变着法子的夸自己,实在是太无耻了一点……
我说你觉得可行不?
两人打扮妥当,然后朝着码头社区那边走去,一路上能够感受到防卫比原先要严格了一些,不过因为这易容术的关系,又可以缩了身子,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这偌大的商行,说不定是赵公明的家业。
说罢,他伸手抓向了那悬在半空中的桃花林阵图,在那虚妄的空间之中,双手不断拨www•hetushu.com弄,仿佛在绣花一般。
我说你怎么了,大姨妈了么?
有人喊老爷。
而再往那边走,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而接下来,不到一刻钟,我们终于走出了桃花林,远远望去,繁华热闹的码头社区就在田野的尽头。
完毕之后,他口念咒诀,然后喷了一大口唾沫星子在我的脸上来。
我说那可该怎么办?
说完话,他躺床上,直接就睡了过去。
看得出来,这个地方里绝对不简单。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行,我们上他家讨饭吃去。
屈胖三说这倒无妨。
不过蓬莱岛碧游宫中,阴盛阳衰,这老头子到底什么身份呢?
这家伙一棒子将人家给砸晕了之后,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前面来,仔细打量一番之后,吸了一口凉气,说好家伙蓬莱岛当真是群英荟萃啊,这老头子的修为绝高,要不是被法阵牵制住,我们两个加到一起来,再乘以两倍,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我和屈胖三绕着走了一圈,见左右无人,便翻墙进入了院子里。
我将当时听到的对话跟屈胖三说起,他没有犹豫,而是继续问道:“对了,上次马援朝好像说起过自己家的地址来,你还记得么?”
那家伙既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财物顾问,又是陷地宫赵公明的座上宾,身份显然没有他之前表露的那么纯粹。
屈胖三沉思了一会儿,问我,说你在陷地宫的时候,真的有见过那个请我们吃饭的马援朝?
出了茅庐,我说人都给你敲昏了,你这假模hetushu.com假式地是干嘛呢,做给谁看?
我瞧见他如此感慨,也没有多言,等待他将情绪收拾下来之后,有些有疼地说道:“我们两个肯定已经被通缉了,现如今又是白天,咱们去哪儿啊?”
终于走出来了。
我低头一看,却发现屈胖三此刻也变成了一黑乎乎的炭坨,跟原来的样子截然不同,心中不得有生出了几分敬意来,说你的手段倒是不少。
一路走,最后又打听了一会儿,我们终于来到了南门大街的88号。
屈胖三分析得并不错,这老头子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维持法阵之上,所以并没有能够防备得住这突然的偷袭。
这里是一个商行,前店后院。
屈胖三说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么?
如此我等待了一天,等到夜幕降临不久之后,我突然听到了动静。
屈胖三哭丧着脸说道:“这回咱可惹了大麻烦,我得给他写个条子道歉,要不然老家伙真的发起火来,非要追杀咱的话,我们连这岛都未必能够出得了,更何况是潜伏在这里,给赵公明找麻烦?”
我不管他的欣喜,只关心一件事情,说怎么样,我们可以离开了么?
屈胖三说对啊,折腾了一夜,你不累么?
我昨夜在骊风娘娘的宫中,其实有过休息,而且这一路来都是屈胖三在费神,此刻身处敌营,自然承担起了戒备的职责来。
屈胖三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刚才偷学了他桃花阵图里面的东西,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当为吾师,受我三拜。”
我有些惊讶,说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