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五十章 运筹,帷幄

离开了南门大街88号,我回望过去,心中有些不忍,说怎么感觉我们两个像是强抢民女的反派角色啊?
我一惊,说就是那个接引女官?为什么是她?
屈胖三毫不犹豫地说道:“欧阳茉莉。”
我说什么计划?
阿乐说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可不干,我不想把小命儿搭在这里。
屈胖三说对,现如今的形势,是我们成了那老鼠,一旦过街,人人喊打,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咱们是处处受限,走投无路;但如果能改变这样的状况,扭转形势,让赵公明变成我们这般的情况,你觉得会如何呢?
呃……
屈胖三说我给你下了一道禁咒,能够监视你的一切行为,只要你跟别人说出了我们的事情,又或者透露了我们的消息,我心念一转,你便会精神崩溃,变成一植物人,用受大傻子之苦。
屈胖三盯着马援朝,说你的女朋友,不是一个魔都的女孩子么,怎么又变成了这个莫潋了?
屈胖三回过头来安慰我,说在这世间,面对那些恶人,你若是不比他们更恶,就会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乘坐着欧阳茉莉的马车,我们在街上走着,欧阳茉莉在前面驾车,没有进来,而这个时候,那一直昏迷的莫潋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马援朝虽然满心悲愤,但到底还是没有办法阻止,只有眼含热泪地目送我们离开。
如今西门王家已经被人给盯死了,想要联络洛hetushu.com飞雨,就得另辟蹊径,而住在钓鱼台的阿乐,则是一个不错的途径。
屈胖三淡定地回了一句话:“因为他得罪了我。”
我心中有几分忐忑,害怕阿乐离开了蓬莱岛,不过好在这家伙到底还是没有那般冷血,最终还是留在了这里。
屈胖三说你满口谎言,叫我如何相信你?
赵公明何时出宫,这事儿马援朝并不知晓,他在陷地宫中的地位颇高,那是因为他在于金融财务管理上面的才能,但并不是赵公明的心腹,所以很多事情,他也参与不了。
这效率,果真是撩妹小能手。
屈胖三说最忌恨赵公明的,无外乎两人,一个是常年被其压迫的海公主,还有一个就是被分权了的凤长老,这两个人,我们都要见上一面,到时候再看如何弄。
莫潋可怜兮兮地点头。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我这里有一个比较不错的计划,怎么样,想不想听一听?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门陡然打开,阿乐沉着脸出来,朝着周围打量了一番,然后将我给拉进了去,然后回到了房间,把门窗给关紧,方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慌忙说他不会泄露我们的行踪,甚至可以帮助我们离开东海蓬莱岛,只要不伤害他和他的女朋友,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帮助我们。
我背着莫潋,站在街角的黑暗角落里,有些茫然,说我们这会儿去哪里?
我心中一惊,说你的意思,是准备跟这些和图书人合作?
屈胖三摇头晃脑,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世间事莫过于此,只要我们能够拿出弄死赵公明的决心,我想还是有人会愿意伸出援手的。
好在我一直紧密团结在以屈胖三为核心的队伍里面,并没有成为他的敌人。
马援朝哭丧着脸,说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杀了我,你们也逃不出这蓬莱岛的。
阿乐说你们到底犯了什么事情,现在蓬莱岛的巡防营到处都在找你们。
她一下子就清醒了,在瞧见屈胖三扬起的手,赶忙说道:“我不会叫的,别打了。”
不知道阿乐是否还在这里。
屈胖三嘴角一撇,说陷空洞震动,陷地宫倒塌,你觉得这些又是如何完成的呢?
我忍不住翻白眼,没想到我刚离开没多久,他居然就跟欧阳茉莉搭上了线。
阿乐说就这些?
这小子果断起来,连我都有些害怕。
屈胖三说光控制你一人,我觉得还不够,未必避免你心怀侥幸,酿成大祸,这女人暂且放在我们的手上,回头再跟你掰扯。
屈胖三跟我一番分析之后,我们没有再多犹豫,前往了钓鱼台宾馆。
我说肯定是没有把握,怕伤到根本呗。
我说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现在找你,让你帮忙办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我转身一看,却见来人却是欧阳茉莉。
我点头,说对。
我说有什么问题么?
屈胖三说赵公明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肯定是已经天怒人怨和图书,惹了不少敌人,那为什么没有人动他呢?你有没有想过这事儿?
马援朝不是蠢人,他也感受到了屈胖三的杀气。
我将信将疑,跟着她往外走,来到了街边,的确有一辆马车,上去之后,发现那家伙果然待在里面,朝着我嘻嘻笑道:“刚才碰巧瞧见了欧阳茉莉,便跟她打了招呼,没想到人挺热情的……”
感觉到一阵神情恍惚,马援朝捂着额头,说这是怎么回事?
屈胖三摸了摸鼻子,说你也这样觉得?
我说跟谁?
我点头,说我们两个,好像恶霸。
阿乐沉默了一下,点头答应,然后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没有多说,说等一切水落石出之后,他就都会明白了。
马援朝像看老狐狸精一样的望着屈胖三,说什么机会?
马援朝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老板这么强大,修为出神入化,手下精兵强将无数,就算是海公主和几位大长老想要除了他,都没有办法成功,你们哪里来的信心?
屈胖三认真思考了一下,说作为一个能够将汉语说得这么流利的外国人,我还是比较欣赏你的,特别是你之前请我们吃的那一顿饭,如今想起了,都忍不住流口水,那么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
马援朝讪讪地说道:“那个是前女友,前女友……”
屈胖三说你来做卧底,跟我一起联手干掉赵公明,到时候你就可以和你的莫潋妹妹一起,双宿双飞了,怎么样,很简单吧?
我说那该和_图_书怎么办?
屈胖三并没有跟着我,而是带着人质莫潋藏在了一个地方,而我则乔装打扮了一番,前往鲁东院。
马援朝瞧见这家伙混不吝的模样,一下子就没有了主意,哭丧着脸,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屈胖三故作高深地没有回答,然后说道:“这女人我们带走,回头的时候通知你下一步的办法——马援朝,你若是想活,就小心一点,我的脾气不好,三天两头没事杀杀人,你真的别挑战我的心理底线。”
不过以马援朝在这儿的地位,被劫持的消息肯定不可能欺瞒太久,所以我们面临的选择并不多。
屈胖三说她曾经对我们公开说起过对于海上丝绸之路的厌恶,也谈及过对碧游宫中庇护这帮人的内部势力的不满,从这些来看,她很有可能就是碧游宫中拥护海公主的少壮派人物。
也就是说,我们要么等待,要么逃离。
我有些疑惑,说你说得轻巧,但这事儿能成么?
屈胖三说我的账都没有算完,离开干嘛?
然而到了他们藏匿的地方时,却找不到人,我心中大骇,下意识地想要拔剑,而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一声低语:“陆言,跟我来。”
我说凤长老的话,让洛飞雨来搭线,应该没问题,而海公主……
马援朝有些无语了,而随后屈胖三在手上结了一个印法,一阵眼花缭乱之中,打入了一道金光进入了他的额头之上去。
屈胖三说首先我们得跟赵公明的那些对头接上线。
我说和图书不用,你帮我传个口信到西门王家去,说我要见洛飞雨,让她明天傍晚来钓鱼台。
从鲁东院出来,我收敛身形,回去找屈胖三。
当我敲门的时候,阿乐从里面走了出来,询问是谁。
屈胖三说然后呢?
马援朝说世间哪有这般厉害的法门?
我神色不定,心中犹豫,而这个时候,她开口说道:“屈三已经在我的马车上了。”
说罢,他让我将床上昏迷过去的莫潋给背着离开。
屈胖三说跟着大人我学了这么久,你的智商已经在飞速增长了,看到这一点,我表示很欣慰;不错,他们怕打虎不成反被虎伤,但如果是有着一个现成的机会,并不用自己去撕破脸,肯定会乐见其成的,洛飞雨便是这样,而我想洛飞雨背后的凤长老,以及海公主,或许也是这般想的。
我说是我。
马援朝不愿,说你们带她去哪儿?
屈胖三嘿嘿而笑,而我这时突然心中一动,问她道:“你是海上丝绸之路出来的?”
马援朝浑身一震,说陷空洞也是你们弄的?
我又问道:“黑狗,他的大名叫什么?”
马援朝说你们两人的手段通天,这我知晓,不过你们要知晓,这蓬莱岛被称为修行圣地,并非妄语,此处的灵气充裕,能够成为修行者的比例十分高,又吸引了各地的修行者而来,碧游宫中的顶尖高手无数,若是真的要对付起你们来,那不过是举手投足的事情……
弄清楚了这事儿,屈胖三面露凶光,显然是准备下狠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