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五十二章 尽在,掌握

洛飞雨说那你们打算事后怎么处理这事儿?
听到这话儿,海公主长长地望着屈胖三和我,若有所思地说道:“也就是说,你们有信心说服凤长老,凭什么?”
洛飞雨说你们两个怎么会这么蠢,为什么会将进入陷空洞的事情透露出来,这不是茅房里打灯笼,找死么?
洛飞雨说离岛的手续复杂,需要签署禁口契,然后获得担保,方才能够离开,而且还有繁复的审查,不过我会帮忙开绿灯的。
只不过巡防营中忠于她的力量里,除了骑鲸者算得上是独当一面之外,其他人但是没有办法扛起这个责任来。
老彭、羽痕、林曦和阿乐等人,与我虽然相识不久,但我却把他们当做是朋友。
现如今的我们不再是孤立无援,反而是看似坚不可摧的赵公明处处受敌了。
瞧她的这态度,我差一点儿误以为屈胖三是她失散多年的儿子呢。
屈胖三摇头,说一来海公主手中的力量不够,二来她居心叵测,如果无人制衡,只怕到时候会对我们有所不利。
他们脱离了险境,我才能够没有任何负担的做事。
屈胖三说马援朝已经发力了,他将会在晚上十点钟将赵公明带到角斗场,而这几日我已经在角斗场上做了种种布置,相信能够将此獠诛杀于此。
这是一位极其具有亲善力的女子,有着少女的青春活泼,和少妇的温婉娇媚,还有成大事者所必须的强大气场,她对我和屈胖和图书三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来,特别是对屈胖三,更是满眼爱心。
两者之间的实力相当,即便是制不住他,也不会让他随意离开。
海公主击节赞叹,说好,本座也相信你们是无辜的,既然如此,作为碧游宫的主人,我如何能够不支持?
屈胖三说如果不说这句话,你觉得她海公主会屁颠屁颠地跑出宫里来,跟我们寻求合作?
而在其它方面的细节,她告诉我们,说一应事宜,都可以找洛飞雨去协调。
午后两点,我们见到了这一位蓬莱岛碧游宫名义上的最高领袖,果真便是我们当日在陷空洞外瞧见的那宫装美妇。
想起对方可是虫虫的师父,我对她也是十分的尊敬。
屈胖三没有透露太多,笑了笑,说即便是我们失败了,你们也没有损失什么,对吧?
他在明,我们在暗,一切仿佛全部都颠覆了。
我一愣,说怎么了?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大腿,说准备好你的剑,能否诛杀此獠,就看你的神剑引雷术了。
相对于我来说,屈胖三倒是将身段放得很开,将其当做了一个谈判对手,与其言语交锋,字字珠玑,寸步不让,两人好是一番唇枪舌剑,十分犀利。
她有点儿开始怀疑人生了。
洛飞雨沉默良久,然后说道:“我答应帮你们传话,不过至于后面的结果,我也不得而知——别奢望我会舍出性命来救你们,现如今我母亲已经在蓬莱岛扎下了根,hetushu.com我做任何事情,都得考虑太多东西……”
在鲁东院里,我们表达了想要跟凤长老见上一面的想法。
屈胖三说只怕未必,赵公明勾结海上丝绸之路这帮海寇,并且纳为己用,不断打劫航路,清除异己,这事儿已经触碰到了很多人的利益,而作为这些人的利益守护者,凤长老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海公主一愣,说凤长老一向都信奉制衡之道,只怕未必肯同意此事。
这协议与海公主那边相差不多,凤长老表示可以派四位长老连同巡防营的人,重点监视陷地宫,盯着对方,一旦有不属于碧游宫的可疑人物出现,立刻进行针对。
与洛飞雨分别之后,屈胖三依旧不见人影,应该是去找地方布置,好困住这位传说中的顶级高手,而我依旧返回欧阳茉莉家,看住莫潋小姐。
又或者仅仅只是我们的错觉?
与海公主不同的,是凤长老在临走之前,问了我们一个问题。
她能够如此坦诚,让我们十分感动,我想起一事来,对她说道:“对了,如果有可能,请帮我转告与我们同船过来的同伴,让他们明日便离开蓬莱岛,免得受到牵连。”
因为在她的想法里,我们估计还躲在碧游宫的某个角落里瑟瑟发抖呢,没想到居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码头社区的街头。
当代海公主极富魅力,言谈举止之中,让人不知不觉就心生好感起来,难怪像欧阳发朝www.hetushu.com和欧阳茉莉这样的碧游宫少壮派,会聚在她的身后,愿意为其效力。
屈胖三回答是。
至于我,则留在了欧阳茉莉的家中,看着那一位莫潋小姐。
司马老贼此人,可由神女宫发布命令调走,然后有骑鲸者欧阳发朝牵制。
她皱着眉头,听完了我们的诸多布置,沉吟道:“也就是说,海公主已经跟你们达成了协议?”
难道碧游宫的诸般禁制,在我们的眼里都不过是一坨狗屎么?
对于我们的出现,洛飞雨表达了十二分的惊讶来。
屈胖三说凡事都有例外,不是么?
屈胖三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当下之时,我想要全心全意对付的人,是赵公明,我不杀他,心中就得不到解脱。
碧游宫的两位重要人物,对我们都大开了绿灯,我突然感觉到屈胖三之前跟我讲的“势”,已经变了。
海公主盯着我们,说清白真的有那么重要,以至于你们居然想要扳倒一个在碧游宫中举足轻重的长老?
海公主的承诺让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而她离开之后,屈胖三则随着骑鲸者离开,去勘测场地。
如此又过了一日,屈胖三忙忙碌碌,到了傍晚回来,突然间对我说道:“走,去角斗场吧。”
果然,如同欧阳茉莉最开始的反应一样,洛飞雨也表达了不可思议的态度来,然而随着屈胖三逐渐将谈判的节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之后,洛飞雨开始变得慎重了起来http://www.hetushu.com
这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眉目之间还有年轻之时的风情,显然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百里挑一的大美女,而如今虽然美人迟暮,但依旧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气质。
屈胖三说凭我们想要证明清白的心。
或许在这些人的眼中,没有了赵公明、凤长老和赶海大长老这些老东西指手画脚,蓬莱岛和碧游宫的未来,会变得更加好吧?
洛飞雨眉头一扬,说既然如此,你们又何必再来找我师父?直接抱上海公主的大腿不就行了?
屈胖三说不如跟凤长老商量一下?
次日清晨,我们见到了前代海公主凤长老。
屈胖三说所以找到了你师父这边,寻求牵制嘛。
傍晚时分,我俩乔装打扮,前往钓鱼台跟洛飞雨会面,因为海公主这边的缘故,巡防营的监察已经变得很松了,所以我们很快就接上了头。
屈胖三说还请凤长老不要忘记今日的约定便是了。
我心中莫名一慌,说你确定?
海公主依旧犹豫,而这时屈胖三则说明,他将会搞定此事。
她没有再问,转身离开。
如此讨论了许久,最终敲定了合作的基础来。
她告诉我们,此事一应允了,至于后面的细节,让我们与骑鲸者交流,有任何需要调整的东西,都可以通过他来拍板,而实在是决定不了的,她这边也会迅速给出答复。
跟当代海公主的谈话进行得很顺利,她对于我们的计划十分感兴趣,当得知了我和_图_书们手中掌握的筹码,以及必胜的信心之后,她便直接表示可以提供一些我们所需要的帮助。
屈胖三装腔作势地沉吟道:“千锤万凿来自深山,烈火烧炼仍旧淡然;粉身碎骨全都不怕,要将清白留在人间——我便是这样一个宁折不弯的人,见不得世间有任何不公,倘若是有,我便将这不公给平了去……”
至于潜入碧游宫中的海上丝绸之路,则有巡防营牵制。
能帮忙办的,一定不会拖延。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看过一些宫斗剧的缘故,我感觉对方在这样的温婉热情背后,总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
凤长老摇头,说我希望你们能够赢。
洛飞雨冷哼一声,说你们还知道海公主居心叵测啊?陷空洞可是碧游宫的秘境,一等一的禁地,我听说你们进去过了,都忍不住穷根究底地问上一句,然而海公主却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一句相关的话语都没说出,你们真以为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她会让两个进入陷空洞之后又全身而退的人,活着离开蓬莱岛么?
她问我们凭什么自信,能够解决赵公明?
屈胖三说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希望此事过后,碧游宫能够换我们一个清白,让我们能够光明正大地行走于这阳光之下,而不用有任何恐惧。
海公主伸出手来,与我们击掌为誓。
洛飞雨说从某一点上来说,我师父的立场,与海公主的立场是一样的,她们都不容许经过陷空洞的人离开蓬莱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