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五十五章 得道,多助

我并没有能够融会贯通,成为真正的强大剑客。
这力量,却是蓬莱岛历代先贤在角斗场之上布置的法阵。
我将剑刃从极品雷击木的剑鞘之中拔了出来。
司马老贼自然不屑于跟我换命,故而出手保守了一些,也正好给我增添了一些苟延残喘的空间。
所以后面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僵硬而立。
当屈胖三大声呼喝的那一刹那,我也终于施展了出来。
这个赵公明手下的第一大将拥有着不逊于碧游宫长老的顶尖修为,要不是为了报答赵公明的知遇之恩,早就已经能够另立门户了。
司马老贼很强,但我也并不差。
没有等我将气给喘匀,烟尘之中,走来了一个拄着拐杖的人影。
所以我开始节节败退了,无数的海兽朝着我砸落而来,我左右抵挡,却难掩颓势,特别是司马老贼那一套泼风杖法砸落过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完全就处于下风,随时都有可能被那铁拐给砸中,最后直接弄死在了这里。
八条海兽围住了我们所在的高塔周遭,猛然一用劲,这个塔便倒了下来,而屈胖三人在半空,在那虚无之中足尖轻点,然后朝着依旧翻滚着恐怖气息的角斗场废墟那儿冲了过去。
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更重要的,是我有决死之心,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得拿出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勇气,方才能够在与对方的交手之中得以生存下来。
这种剑法霸道凶猛,m•hetushu.com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最适合的就是拼命。
铛、铛、铛……
半空中的这一剑十分疲软,与那海兽交错而过,不过破败王者之剑上面那流溢如光的雷芒,对于此物却是十分的克制,所以倒也没有让其得逞,反而对这海兽造成了莫大的伤害,使得它“嗷呜”一声叫喊,朝着旁边退了下去。
说罢,他已经朝着下方飞跃而去,我也跟着跳了下来。
那是实力和修为远远超出于我的一种恐怖气势,而这些,并不是光凭着意志和剑法就能够弥补的。
那些围在看台周围弯弓搭箭的陷地宫高手,一下子就往下掉了去。
那边突然间爆发出了一股最为恐怖的气息来,紧接着一股愤怒到了极点的怒吼声响起:“你们这些狗日的,我要杀了你们,全部杀光!”
我瞧见这形势陡然直转,欣喜若狂,没有任何犹豫便拿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
那海兽是灵体,却宛如实质一般恐怖,它张口朝着我咬了过来,让我不得不反抗,要不然就很有可能被它给一口吞下了肚子里去。
就仿佛某种抑制不住的力量迸射,那股地煞之气经过一种特殊的形式陡然引导上来,然而刚刚冲到了这地表之下的不远处时,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阻隔住了。
我极力维持着,也仅仅只是能保持不败。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他顶不住,难不成还逃不开么?
利箭跨越空间,射和-图-书到了我们这边来,然而却发现已经没有了目标。
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那整个塔都开始摇晃了起来,屈胖三大叫一声,说快跳。
因为我开始感觉到了屈胖三那边已经开始支撑不住了,随着赵公明的狂笑声越来越大,我能够听到屈胖三在节节败退。
在我暴风骤雨的攻击之中,我手中的剑,与对方手中的铁杖在一瞬间碰撞了无数次,我固然是双手发麻,感觉双臂都快要麻木了一般,而司马老贼却也是一步一步地后退。
我对屈胖三说我开始了?
他让我使用地煞陷阵,将这整个角斗场都给轰塌了去。
早在地煞陷阵发动的那一瞬间,在没有了法阵的束缚之下,我和屈胖三便脱离了场中,出现在了角斗场旁边的一处高塔之上。
而就在我陷入最绝望的时候,突然间旁边有人高喝道:“莫慌,我骑鲸者来助你。”
洪水可堵可疏,法阵亦然。
那人便是屈胖三。
半空之中,我瞧见了一种庞大的海兽,那些海兽宛如巨大的海狮,只不过脑袋之上,长出了三条蛇头来。
有的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射出了手中的利箭。
唰!
我的心开始往下沉落,使出来的手段,也多是以命搏命的法子。
他虽然不会地煞陷阵,但是我参悟此法的全过程,他却都在旁边,知道得并不比我少,而那力量灌入其中之后,他将其作为了驱动防御法阵的能量来源,双手一挥,突然和-图-书间一声巨响,然后整个角斗场都开始垮塌了下去。
屈胖三横移而去,跟那人重重地撞在了一起,而我则拔出了长剑来,斩向了离我最近的一头海兽。
这人是个高手,一个能够让我为之仰望的恐怖角色。
蓬莱岛之下的煞气要远远比别处更加浓郁,不过却有着自主的意识,并没有被我所引导,而依旧如同在碧游宫的陷地宫里一样,仅仅只是那一点儿余波,便已经足够将此处的整个建筑都给与颠覆。
旁人以为我是给吓傻了,却不知道我已经在行使地煞陷阵的法门,跟地下灵脉的煞气在沟通。
修为和实力,才是最终决定地位的砝码。
蓬莱岛曾经被称作修行三圣地,那角斗场中的维稳法阵不知道流传了多少个年头,按理说应该是最为坚固和稳定的,却不料屈胖三这两日来,一直都在上面动着手脚。
即便是在地煞陷阵和逆转法阵的力量轰击之下,他居然还能够有这般强大的气息。
砰!
别人只以为他在布那虚无缥缈的诛仙阵,却不料那些都不过是骗小孩子的假把式而已。
我落到了地面上,双脚一阵酸麻,不过却没有半分停留,朝着旁边狂奔了几丈,躲开了轰然倒下来的塔身砖石。
屈胖三借助着地煞的冲击,操控着这一股庞大的法阵力量,朝着赵公明的身上不断冲击而去,滔天的炸响声不断,赵公明被那法阵给限制在其中,不断地承受着这样的力量轰击hetushu.com,显得十分悲惨。
不反抗,唯有死。
就在赵公明为了破坏屈胖三的种种布置而失去心防之时,却不料屈胖三居然已经在那古老而恐怖的大阵之上,动了手脚。
他并不是赵公明的对手,我如果不能够加入他们之间的战斗,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一同败亡。
现如今,他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话给了我一个提醒,而这个时候再低头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赵公明已经不见了,我心中一跳,感觉到有一股阴寒冰冷的力量突然间就出现在了我们立足的塔顶之上。
烟尘之后,我能够瞧见这家伙的脸色。
又或者说一剑神王或许能够弥补,但我却不行。
一脸持续了十几秒钟,司马老贼都处于被我压制的状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感觉到了一种无所不在的压力。
他显然在刚才那骤然而起的攻击之中,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此刻司马老贼的脸一阵苍白,嘴角处还有血迹。
司马老贼。
怒吼的人,是赵公明。
我的心中一阵兴奋,拼死往前,用尽了最大的力量,不断地前劈。
因为我对于一剑斩的感悟,并不深,即便是强行调动出那股意识来,也并不能够有太多的帮助。
与这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洛小北的喊叫:“陆言,这边走!”
他真正的杀招,在于篡改了这法阵。
我不确定被灵体给吞了,自己是否还能够活下来,但却知道一件事情。
地煞陷阵。
屈胖www.hetushu•com三却摇头,说等等,这个时候未必能够劈得死他。
啊?
那建筑开始垮塌,石头凸起和裂开,无数的落石飞下,将那些弯弓搭箭的高手给活生生地砸死了去。
在碧游宫中,即便是像骊风娘娘的长老,实际上的地位也未必有赵公明高。
而更加让人感觉到恐怖的,是那维稳法阵的力量,其实远远要比地煞陷阵要来得强大。
好机会。
地煞陷阵的力量,仅仅只是停顿了一下,随后却被另外一人给接管了。
我用的,是一剑斩的法诀和意境。
屈胖三跟赵公明在这里掰扯吹牛波伊的时候,我已经暗中接到了屈胖三的吩咐。
经过长时间的温养,破败王者之剑的表面上,轻轻一剐蹭,立刻就出现了蓝紫色的电芒来,充斥着一种毁灭性的力量。
我满心惊讶,说不可能吧,这世间还有人能够熬得过天雷的轰击?
整个场面一片混乱,屈胖三掌握着这地煞陷阵,就好像是一名极为高明的棋手,并没有像我一样将地煞之力一举用尽,而是操控在手里,连绵不休,给予了敌人最大的杀伤性。
紧接着我瞧见屈胖三挥舞着双手,仿佛牵扯着一根无形的细线。
这样的战绩,在旁人看来或许已经是一场奇迹了,因为司马老贼的凶名别说蓬莱岛,就算是整个东海都是有名有数的,能够在他手下维持这么久,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听着屈胖三与赵公明宛如炸雷一般的交手,我瞧见对方身影的一瞬间,便已经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