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五十九章 危险,未消

我们在这角斗场中酣战颇久,连整个角斗场都给弄成了一片废墟,而刚才我施展神剑引雷术的时候,天空之中又是那般的异象,想不被人发现都很难。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略讲起,除了小红之外,都跟他说明清楚,屈胖三听到,想了一会儿,对我说道:“立刻停下,别去王府了。”
屈胖三的脸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说碧游宫那帮人争权夺利,却拿老子当做棋子、枪手,最后还过河拆桥,这事儿大人如何能够忍得?等大人有了绝对的实力,再王者归来,让这帮耍弄阴谋诡计的家伙瞧一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们这些黏黏糊糊的玩意,到底算个啥狗屁?
他即便是没有崩溃,也是很难维持得住。
一腔热血冲天而起,而后从赵公明的身体里飞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小人儿来,想要朝着远处飞去。
她曾经是邪灵教的右使,作为一个站在世界顶峰的角色,又如何愿意成为一个别人操控的傀儡呢?
屈胖三冷哼,说协议对于这帮娘们来说,不过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为了达到目的,说违反就违反,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你看海公主不早就违反了么?
而这个时候整个码头社区一片钟声大作,街头巷尾都有人骑着高头大马飞驰而过,显然是巡防营反应了过来。
洛小北白了我一眼,说你真是个木头,一点儿幽默感都没有。
洛小北眼圈红红的,说这都是大人的事情,他m•hetushu.com小孩子家家的,去那儿凑什么热闹,现在变成这副猪头样开心了吧?
我听她说得有趣,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你放心,我们还会回来的。
它显然是吃坏了肚子。
听到屈胖三这精神抖擞的话语,洛小北终于放心了。
我依旧不理解,说我们不是有协议的么?
洛飞雨本着“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原则,就是想要趁着赵公明最虚弱的此刻,要了他的性命,但却并没有亲自出手。
说罢,我快速走到了赵公明的无头尸身跟前,将他手中的量天尺给抓在了手里,随后又往他兜里一摸,将那崆峒石也给搜了出来。
我没有太多犹豫,跟着洛小北匆匆离开,专门挑黑乎乎的小巷子里走。
所以洛飞雨没有答应他。
结果还没有等她说完,小红便啃完了这东西,然后躲进了我的身体里去。
洛小北的一对眼睛又泛起了星光来,说果真是好男儿,只可惜他年纪太小了点,要不然我真忍不住要倒追他,拼死拼活倒贴,怎么着都要他娶了我,让我当上屈太太……
我说你觉得他是小孩子家家,但实话告诉你,诛杀了赵公明这样的恐怖人物,可全部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我赶忙走了过去,洛小北一脸着急地说道:“巡防营的大部队来了,赶紧跟我走。”
我一个人抱着屈胖三在巷子里,有些惶然无措,而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和-图-书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叔叔,要不要来我家……”
死!
她扶起了屈胖三,此刻的这熊孩子没有了之前迎战赵公明那一身熊熊烈焰,也没有了那烂抹布一般的翅膀,浑身破破烂烂,就好像是逃荒的小叫花儿一般。
整个炁场一片紊乱,不断的震动中,有赵公明歇斯底里的叫骂声传来:“太过分了,这是要让我神形俱灭么?”
那小人儿跟赵公明几乎一般眉目,不过却宛如婴儿一般,气势十足,结果却被聚血蛊十八根触手给死死缠住,然后那东西包裹住了这小人儿,张开了嘴巴,一口一口地将其啃进了肚子里面去。
此番事情已了,我自然得拿着。
我和屈胖三这个时候在巡防营那里都还挂着号,要万一是碰上了,还真的说不清楚。
所以不能够高兴得太早,免得乐极生悲。
我忍不住翻白眼,说你可别,猥亵幼儿这可是很重的罪名呢。
这些都是屈胖三的宝贝,也是我们之所以留在这里的原因。
我强忍着疼痛,问屈胖三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洛小北说你笑什么?
我一口气凝练于胸口,长剑之上雷意盎然,陡然斩去,人头飞起。
洛小北一愣,说为什么啊,你现在受了重伤,我可得好好照顾你啊?
洛小北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说你们不相信我?
我陡然挥剑,一气呵成,而当破败王者之间斩在了赵公明头上的时候,他居然才反应了过来,回和_图_书过头来,看着我,说你怎么敢杀我?
我嘿然一笑,说不过是些小玩意而已,不值一提。
刚才不管是哪里有一点儿差池,只怕我们就得埋尸于此了。
我说你姐告诉我,说只是用力过猛了,应该休息一下子就好了,没事儿。
屈胖三说我的伤势是小,当务之急,是得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然后想办法逃出蓬莱岛去。
屈胖三说这帮娘们,背地里一套,嘴上另一套,都是为了安定团结,谁也不会贸然挑起战争,才会让我们这两个不相干的人物来出头,而现在,她们肯定会打着给赵公明报仇的旗号,将那老东西手下的势力给收归于旗下……
洛飞雨检查了一下屈胖三的身体,对我说道:“没事,就是有些用力过度了。”
洛飞雨将屈胖三交给了我之后,过去迎战司马老贼,而这个时候,角落处钻出一人来,却是洛小北,朝着我打招呼。
是成是败,就在此刻。
洛小北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问我,说他怎么样了?
我们在一片低矮的居民区路口分离,瞧见洛小北消失于街角的巷口,我叹了一口气,感觉心底里沉甸甸的,而这个时候身体里的聚血蛊突然间也翻腾起来,弄得我突然间痛苦无比。
我也有些意外,说赵公明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我们还要逃?
洛小北沉思了几秒钟,算是默认了这个现实,不过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说道:“那你们安全了,得托人带个口信给我。”
屈胖三说m.hetushu.com不用,你走就是了,我们自己来。
她声东击西,用那浓烈得宛若实质的剑意将赵公明的气机给锁定住,然后给我使眼色。
我听了心里憋闷,说她们不也是想要对赵公明杀之而后快?
我抱着屈胖三,又去找寻被他钉在了地上的那七把小木剑,结果这才发现那些木剑全部都给那宛如液体一般的电浆给毁去,化作了粉末,没有一根留了下来。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不管赵公明是死是活,我们在东海蓬莱岛的这帮高层心里,都是眼中刺肉中钉,是要除之而后快的麻烦;不说我们进入过了那陷空洞,就因为你我杀了赵公明,她们为了稳定住蓬莱岛和碧游宫中赵公明的手下情绪,都得拿我们来开刀——这一点,无论是海公主,还是凤长老,态度都是确凿无疑的。
屈胖三就是个不经得念叨的人,我和洛小北刚刚说了他几句,这小子身子一动,居然就睁开了眼睛来。
他就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下意识地一挣扎,而当发现是我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问我现在什么情况?
而这个时候,洛飞雨也过来拦我,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说罢,她将屈胖三交给了我。
若是给他时间,只怕等此人恢复过来,就如同洛飞雨所说的,谁都吃不住。
赵公明虽然境界上领悟到了,但是此时此刻的身体,在经历过了天雷轰击之中,却是已经到达了最低谷的时候。
不过现在还不是弹冠相庆的时候,因http://www.hetushu.com为赵公明死了,但他身后的势力却并没有随之消亡,不但司马老贼还在,而且那帮海上丝绸之路的人估计也活着,另外海公主和凤长老这边的态度也是耐人寻味。
洛飞雨一脸惊诧,震惊地看着我,好一会儿之后,方才问道:“刚才那个,就是你的灵蛊么,到底是什么?”
结果我才发现这家伙又陷入了昏迷中去。
唰!
所以他才会跟洛飞雨满口许诺,就是希望这位曾经的邪灵右使、现如今凤长老的弟子能够伸出援手来。
我说赵公明已经死了,不过不是被雷劈死的,而是给我一剑斩了头去……
到了那个时候,整个蓬莱岛,只怕都会落入赵公明的手中。
我问第一句的时候,没有回应,又说了第二句。
洛小北一愣,说你们还敢回来?
更何况赵公明此人的人品很有问题,会不会实现诺言,这事儿还说不准呢。
洛飞雨瞧见我在搜刮战利品,也没有阻止我,而是走到了屈胖三跟前来。
屈胖三见不得女孩子掉眼泪,说若是你姐姐,我肯定不会信,但你却不同;只不过今夜你已经露过了面,肯定会被人盯上的,跟我们搅合在一起,只会连累你,不如就此告别,日后再相见——不过你也别担心,凭着我们的本事,区区东海蓬莱岛,还困不住我们兄弟伙。
瞧见这地上的残骸,我方才有些后怕。
听到了屈胖三的话语,对于蓬莱岛有几分了解的洛小北没有再纠结了,说那我找个地方,将你们给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