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六十二章 暗室,众生

他显然也是有化了妆,黏上一脸大胡子,模样也大变样,整个人蜷缩在角落,就好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不过我们进来的时候,他抬头望来的那一下,眼睛里掠过的精光,却让我一下子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旁边的刀疤脸嘿笑,说老细你要出够了钱,船长室都能够给你睡,没钱的话,有个地板就烧高香了。
我们两人严格奉守着络腮胡的吩咐,不要说话,别闹动静。
这两人都是三十多岁,一个刀疤脸,一个大光头,长得都很凶,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谈完这些,他离开了去,而我和屈胖三则做到了那小床上来。
那人不信,敲了敲这边的木板,说特殊时期,你把这里撬开,我要检查一下。
林曦又怎么和这女人搅在了一起来?
光头这个时候却是认出了对方,咽了一下口水,说你是麒麟蛟妖龙玉?
这话儿说得光头脸色有一些苍白,不过他并不肯示弱,骂骂咧咧地说道:“骂了隔壁,章鱼的人做事忒不地道了,整一个痨病鬼在这里,要是染上病,我们可该怎么活?”
光头横眼过来,说小子你什么意思?
我听在耳中,不由得奇怪,这光头为什么这么怕那女子?
他大概是有些大声了,门边有人拍了拍,说吵什么吵,不想走就滚,别特么唧唧歪歪。
我没办法,赔着笑说道:“不是,就是拉肚子,伤了元气。”
屈胖三笑嘻嘻地摸出了一个小袋子来,稍微拉开,露m.hetushu.com出了钻贝的模样来。
光头说那边还有一张床,要不然咱过去睡?
骑鲸者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动手,只是懒洋洋地说道:“你要是想搞事,我敲门,让章鱼的人过来跟你谈,可好?”
美人当前旁边稍微沉稳一点儿的刀疤脸也有些按捺不住,调笑道:“对,你们若是受人欺负,报我们的名字就好,绝对管用——不过在此之前,咱们先聊一聊咱们前世,到底修了多少年,好不?”
对,没错,就是跟我们同船而来的林曦,前代星魔的小女儿。
那一袋差不多有十钻贝,屈胖三塞进了络腮胡的手里,然后问道:“出了蓬莱岛,应该就可以出去透透气了吧?”
她这才放开疤脸,说滚蛋。
络腮胡接过了钱袋,脸色就好了很多,说在无相海上,还有蓬莱岛的巡防营在,所以最好还是小心一些,出了无相海,到时候你们可以随意……
光头不敢再纠缠,慌忙趴在了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居然真的就没有了动静,而且连呼吸都细了几分。
光头不信,伸手过来揪我的衣领,说少特么给我狡辩,一看你这样子,就不是什么好病,拉肚子,拉你麻痹……
刀疤脸说你有种就去试试,看看章鱼的人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温婉女子冷冷说道:“还要认识么?”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不过经过刚才那一闹,众人都不再说话,一时间寂静无声和*图*书
我心中百般疑惑,却不敢站出来表明身份,只是默默地躺着,而络腮胡引着这两个女人进来之后,还特意交代了一句,让里面的人别欺负女人,谁要是起了歪心思,回头即便是出海了,也给扔进海里面去喂鲨鱼。
光头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修了一百多年,两位觉得呢?
温婉女子盯了他一眼,说不想死,就闭上眼睛。
光头又骂了几句,方才消停了一些。
脚步停下了,有人敲了敲船板,问道:“老板,你这船没有暗格夹板吧?”
骑鲸者说完了话,便又闭上了眼睛,根本不理我。
疤脸知道了对方的厉害,不敢再生事,乖乖回到地板上躺着了,而光头还有些心思,给那女人一瞪,说你要是敢再看我们一眼,回头把你的眼睛挖下来,知道不?
林曦和另外一个女孩都没有理他,而是整理了一下床铺,然后小心翼翼地缩在床上。
若是,还真的比你强上太多,让你改名也不是没有道理。
啊?
我不确定他是否认出了我和屈胖三来,双方互看了一眼,然后便将目光给转移了过去。
强者就是强者,狮子就是狮子,再怎么装羊,都有难以融入的地方。
络腮胡赔笑,说卢爷您是老关检了,自然知道,张管事行事从来规矩,哪里敢做那种事儿,咱是正正经经做海产生意的……
光头这才闭上了嘴,不过还是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我。
难道,她没有走成?
尽管此刻困和图书意甚浓,但我还是小心地打量着夹板间的这三个人——骑鲸者蜷缩在角落,一言不发,另外两个人蹲坐在空地前打牌。
更何况是像骑鲸者这样的人?
我心中惊讶,想着她不是已经进了碧游宫,问过了血莲池,随后跟着阿乐他们走了么,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两人打得是一种字牌,我瞄了一眼,弄不清楚是什么,便没有再管,反而是那大光头注意到了我们,打量了我们一下,低声说道:“嘿,叫什么名字?”
眼看着那人就要抓到了,这时骑鲸者睁开了眼睛来,低声说了一句话:“别搞事。”
两人瞧见女孩儿稍微假以辞色,立刻就蹬鼻子上脸,想要伸手过去,摸一摸人家那春笋一般白嫩的小手儿,结果温婉女子脸色一变,手一晃,连我都瞧不清楚,居然就出现在了疤脸的脖子上面来。
又碰到了一个软钉子,光头心里顿时就是一阵火起,闻着女人身上那股暗暗的幽香,那心思就跟野草一样疯长起来,忍不住凑上了前去,嬉笑道:“哎呀,别装嘛——妹妹,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虎鲨光头刘细佬,那是我的兄弟小疤脸戴顺扬,都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有句话怎么说的,叫做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嘿嘿嘿……”
这话儿说得强硬,然而却吓不住人,络腮胡这边刚走,光头便一骨碌坐了起来,说嘿,两位妹妹,怎么称呼?
她只要稍微一用劲儿,就能和-图-书够将对方的喉结涅破,将人击杀,疤脸是知道利害的,慌忙求饶,说不敢了,不敢了,姑奶奶饶命。
对方骂骂咧咧,我心头愤怒,看了屈胖三一眼,没想到他却好像看不见一般,整理着床上的东西,准备睡觉。
如此又等了几个小时,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间听到门外有走动声,身子一僵,刚要起来,屈胖三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别出声,这是在检查货物,准备离港了。”
我们不回答,光头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将手中的字牌恶狠狠地往船板上一摔,然后站了起来,斜眼打量着我,然后说道:“小子,瞧你这病怏怏的,到底什么病?莫不是传染病?要真是,现在就给我滚下船去,免得传染给老子……”
这人修为应该不错,不过我若是没有病,一只手就能够将他给料理了,所以对于这样的威胁我并不在意,朝着骑鲸者点了点头,表达了感谢之后,便与屈胖三一起铺了床。
我不敢多言,只有侧耳倾听着,感觉到有几人越走越近,都快来到了门口来。
他上头的人可狠着呢,若是闹了动静,说不定都有灭口的可能。
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门又给开了,然后从里面走进了两人来,我原本有些迷糊,闻到一丝香味,才知道是女人,下意识地抬眼望去,却发现进来的这两人都是女的,一个不认识,二十多岁,长得温婉贤淑,而另外一个,居然是林曦。
他们越说越兴奋,差点儿都www.hetushu.com直不起腰来,林曦没有说话,而旁边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却柔柔地问道:“为什么叫做小疤脸呢?”
此刻的骑鲸者跟当初在无相外海与我们相遇,并且将我们引导进入蓬莱岛时的威风凛凛,有着很大的变化。
她反手扣住了疤脸的喉结,暗暗一用劲儿,疤脸就疼得大叫,说哎哟,哎哟……
温婉女子抬手给了他两耳光,手劲颇大,那人的脸一下子就红肿了起来。
有了钱,他的态度不同,又嘱咐了我们几句话,总而言之,那就是离岛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
提到这个,戴顺扬就有些气愤,说老子以前的匪号可厉害了,叫做疤脸怪客,结果后来别人告诉我,说有一傻比也用了这名字,还比我出名的多了,结果江湖人再见我,就叫小疤脸了……
这个夹板间里黑乎乎的,只有缝隙里透露出来的一点儿灯光,光头和刀疤脸两人打了一会儿,钱输光了,便不再赌,骂骂咧咧地收了摊子,两人便直接躺在了地板上。
我没有说话,屈胖三也没有说。
络腮胡给我们指着旁边一张小床,说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待着,食物饮水自会有人送来,解手的话,旁边有马桶——记住一点,不管发生任何事,千万不要出去,也别闹出任何动静,否则我们便把你们给扔下海里去。
呃,疤脸怪客,说得是我堂兄么?
我和屈胖三躺在床上,那船随着海水晃荡,光头在地板上嘀咕,说那痨病鬼和小屁孩子,怎么能够睡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