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六十四章 联手,鲛人

屈胖三点头,说也对,蓬莱岛再不好,灵气也是十足的,你的鲸鱼留在那里,渐渐地就有了神识,若是跟着你出来,只怕长时间冲淡,就会变得越来越蠢,最终成了一条傻波伊的鲸鱼,可就真的不划算了。
我们不想跟这帮海盗冲突,往后退开了去,那边有三个人,瞧见有人躲在这货仓里,立刻就跑了过来,大声嚷嚷着,让所有人都去货船的前甲板上集合,否则全部杀死。
骑鲸者一脸黯淡,说我家阿宝离不开无相海,自然不可能跟着我四海漂泊。
大家爱吃海鲜,但如果海鲜成人,有了智慧,联想起来,心理上难免都会有一些不舒服。
既然是一家人,为什么会如此恐慌呢?
哈、哈、哈……
相比体格魁梧的骑鲸者,屈胖三就好像是一坨豆芽菜,实在是不值一提,那些海上丝绸之路的海盗们厉喝一声,抽出了随身的兵器,朝着屈胖三砍了下去。
相对于我的郁闷,屈胖三却是哈哈大笑,对骑鲸者引为知己,两人越发默契,要是这小子再高一点儿,说不定就要跟骑鲸者去勾肩搭背起来,结拜成兄弟了。
屈胖三说介意破杀戒不?
哇擦,这玩意要是煮熟了,会不会很好吃?
屈胖三一脸无奈,说话是这般讲,不过你瞧这小子病怏怏、快要死了的样子,就知道杀赵公明也是有后遗症的嘛,你总不能让一病人去干活儿,对吧?
这家伙的角度刁钻,劲道奇大,显然是没www.hetushu.com有什么手下留情的意识。
没别的,只要还是此人的气势太过于强大了。
这家伙叹息了一声,说鲜花插在牛粪上,我怎么想都觉得难受,眼不见为净最好……
双方在短时间内交手无数,不过屈胖三到底还是手段高强许多,却是硬生生地空手接白刃,将那人手中的尖刃刀给夺了过去,然后回身插在了那人的胸口处。
这般的凶性让我们更是不肯停留,往里面退去,而那三人则急乎乎地冲上来,显然是想要抓我们。
那人反应也是迅速,腾身而起,顾不得被拉扯的头发和血淋淋的头皮,挥舞着手中的尖刃刀,居高临下地朝着屈胖三刺去。
骑鲸者了然,说你讲的是那个叫做虫虫的漂亮女孩儿?她人倒是不错,只可惜我跟她没啥交情。
一下两下,对方仅仅只是能够凭借着钳螯抵挡,而随后屈胖三也没有了耐心,从崆峒石里摸出了那量天尺来,朝着这家伙猛然一砸,那龙虾兵的钳螯破裂,随后给一尺子砸中脑袋,翔一般的脑浆就迸射了出来,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去。
面对着敌人来势汹汹,屈胖三却不正面交锋,而是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猛然一拉,将旁边的水箱给直接倾覆倒地。
我、屈胖三和欧阳发朝三人出了货场,来到了甲板上来,瞧见前方有人对峙,然后有人朝着货仓这边赶了过来,瞧那一身水靠装束,显然是刚刚从水底下爬出http://www.hetushu.com来的。
话是这般说,不过他还是站了出来,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而在这一大堆人的跟前,我瞧见了一个极为强壮的家伙,而那家伙除了一脸凶相之外,最特别的,居然是有着一条直立支撑的尾巴。
瞧见这家伙咽了气,屈胖三朝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一脸不爽地说道:“妈蛋,龙虾不好好地做食物这行有前途的工作,偏偏要过来打劫;打劫我就不说你了,还偏要说话,搞得大人我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了……”
鲛人。
骑鲸者沉思了一下,还是摇头,说算了。
呃,你妹的,要不要这么打击我啊?
那些水箱里面全部都是蓬莱岛出产的海产,哗啦啦倒落在地,又滑又黏,而且腥味十足。
呃,这话儿说得,让人更饿了……
呃,这两人,应该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内应吧,说不定就是他们给海上丝绸之路做的定位,那帮人才能够这么快找过来。
我们退守到了货舱这边来,屈胖三看了一眼骑鲸者,说欧阳,你以前统领巡逻无相海的时候,可曾与海上丝绸之路的这帮人打过交道没?
更可怕的是,马援朝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财务顾问,对于这个组织的结构和财产最是熟悉,他的背叛是海上丝绸之路说不能容忍的,因为这帮海岛辛辛苦苦折腾,可不就是为了钱财,此刻如果积累的财富不翼而飞,那可不就是一件要了老命的事情么?
如果这样说起来和-图-书,那么海上丝绸之路来的这一趟,却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只有个解释了——马援朝跟海上丝绸之路的那帮人,已经闹翻了。
我点头,说对。
屈胖三一饿,脾气就不好,也没有跟这家伙再多掰扯,提着那尖刃刀,就朝着那家伙猛然砸落而去。
屈胖三似乎跟我也有着同样的想法,一边咽着口水,一边问道:“嘿,兄弟,你好吃么?”
屈胖三瞧见他话语里对洛飞雨显然也不太喜欢,嘿嘿笑了,说那凤长老不是新收了一个关门弟子么,如果她从陷空洞中参悟而出,接掌了碧游宫,并且一切都符合你的期望,你会愿意回来,并且辅佐她么?
骑鲸者就是骑鲸者,无论是走到了哪儿,都不是寻常人所能够轻视得了的。
原本以为战斗就此结束,却没想到被插中了心脏部位的那家伙并没有死掉,然而一下子就像吹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
处理完了这三个家伙,骑鲸者对屈胖三说道:“要不然去外面看一下吧,若是这船真的被破坏了,咱们总不能游着到岸上去吧?”
和屈胖三一样,骑鲸者的脸色也有些不好。
因为马援朝可以投靠海公主,但作为碧游宫名义上的主人,东海蓬莱岛最高的领导者,是绝对不会接受海上丝绸之路这一帮臭名昭著的海盗。
骑鲸者看着我,有些难以置信,说真的?
屈胖三。
骑鲸者冷然一笑,说自然是有打过的。
我有些错愕这船员和*图*书的惊慌,因为我知道那马援朝原本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财务顾问,按道理说,他们可是一家人。
骑鲸者一声长叹,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有一个家伙收不住势头,一下子就滑倒在地,摔了一个大跟头,而屈胖三得势不饶人,冲上前去,猛然一脚就踩在了人家的脑壳上。
跟这家伙待在一块儿,骑鲸者的心情就变得莫名地好了起来,开玩笑说道:“凭什么啊,你们两个联手,将让别人一辈子所仰望的赵公明都给弄死了,现在还给我偷懒,算怎么一回事儿?”
屈胖三向他发出邀请,说对了,以后若是换了一个老大,对你还算不错的话,你愿不愿意回蓬莱岛?
只是我好想没有瞧见林曦和那个叫做龙玉的女子。
这些人,应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家伙吧?
海上丝绸之路的三人杀来,气势汹汹,不过当骑鲸者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却都停住了脚步。
屈胖三说好,那前面两个归你,后面那个又瘦又挫的家伙归我。
瞧见那巨大的龙虾头和一对恐怖的钳螯,我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
对待自己人,不会这么暴力吧?
好强的脚力。
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如果双方真的是一家人的话,刚才的那声爆炸又算是怎么回事?
那龙虾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挥舞着钳螯,怒吼道,我要撕烂你这个小婊砸,将你一点一点地扯烂了,然后沾点儿芥末和日本酱油吃掉……
屈胖三笑了,说你的鲸鱼和_图_书呢?
骑鲸者无奈,说虽然不做你的敌人,是一件幸运的事,但做你的战友,感觉好像死得也很快……
这家伙从又瘦又弱的模样,一下子变得足有三米多高,显化真身,竟然是一只巨大的龙虾。
他这一脚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人虽然偏头避开,结果头发却给踩中了,船板之下发出了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呀声来。
骑鲸者说我们这些行伍里面的武夫,哪里会有什么杀戒可破?无外乎杀人而已,再说了,这帮人未必都是人,许多深海大妖,杀了也是为民除害……
他这边抱怨着,而骑鲸者也将另外两个家伙给弄死了,我定睛一看,瞧见有一个是只大螃蟹,而另外一个则是正常的人。
如此说来,海上丝绸之路应该已经将马援朝视之为叛徒了。
收拾了这几人,我们重回甲板,这才瞧见前面黑压压跪倒了一片人,最跟前的,却是马援朝和他那女朋友莫潋。
之前很憋屈的光头和疤脸却是站在边上,一脸嚣张和得意。
我诧异,说为什么?
骑鲸者一愣,说换一个,你是说洛飞雨那样的?
短暂的几秒钟僵持,随后这三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转身逃离,准备叫人过来围殴,没想到这个时候,回路上却堵着了一个小家伙。
只是,像马援朝这样精明的人,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呢?
屈胖三指着我,说你没交情,但我们有啊——看到这位没有,他便是那位虫虫姑娘的男朋友,也是我嫂子,咱都是自家人,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