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六十六章 强者,越强

屈胖三点头,扯去了脸上的装扮,然后一下子跳到了两帮人之间,朝着冲在最前面的莫潋喊道:“嗨,小娘子,好久不见,有没有很想我啊?”
水龙宛如实物,伸出双爪,想要抓住这铁锚,却给欧阳发朝猛然一转,刚刚凝聚成形的身体一下子就给那高速的转动给带得一阵崩溃。
他随手一捞,那货船之外,却有两道水珠冲天而起,然后在轮回的牵引下,化作了两道水龙。
我说你尽管去吧,我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他是小孩子吗,从身高上面来论,那个弱点还真的就是他唯一能够得着的要害之处。
欧阳发朝与轮回的交手仍然持续,那轮回的一对水龙被破,却丝毫不在意,双手一招,又出现了两条水龙来。
他看了屈胖三一眼,吐出了三个字来:“我输了!”
轮回的脸阴晴不定,盯着面前这个大汉,说瞧你对黑狗推崇备至,也就是说,你准备去投靠他咯?
屈胖三腾然而起,将那身影接住,我定睛一看,却是欧阳发朝。
要知道如果不是赵公明被杀,他们在那东海蓬莱岛里可是横行无忌,哪里要像现在这般藏头露尾?
这事儿,我们是躲着,还是出手呢?
莫潋!
屈胖三越过一群伏地哀嚎的汉子,走到了莫潋的跟前来,那女人也给吓得直颤抖,竟然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
他是一个纯粹的人,生死由心,想要战,那便战。
所以他狂笑了一声,大声http://m.hetushu.com喊道:“轮回,特么的欺负女孩儿算什么本事,有胆子的,跟我骑鲸者欧阳发朝一战!”
他伸出手,摸着人家光洁的下巴,邪魅狂狷地笑了笑,说服么?
不过踩脚指是真踩,一脚下去,整只脚就给碾压成了一摊肉泥,这还不说,等到人家疼痛,躬身的那一瞬间,他罪恶的双手也出动了。
在他的眼里,没有利益,没有纠葛。
这话儿当真不好听,不过骑鲸者却丝毫不以为杵,狂声大笑道:“对对对,你说得对,骑鲸者识人不明,结果给人抛弃,实在该死;那么,从今天开始,这世界上便再无骑鲸者,只有我,欧阳发朝,横行于这世间,天下地下,唯有我一个人……”
欧阳发朝放声大笑,说投你?世人谁不知道你轮回心眼狭小,刚愎自用,反复无常?当初为海上丝绸之路立下汗马功劳的黑狗,最终却给你挤走不说,还暗算人家,我若是投了你,岂不是嫌命长了?
轮回的脸色舒缓了一些,说你知道便好。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无赖,一边招呼,一边还冲人家来了一个湿漉漉的飞吻。
好强!
而这边也有激烈的交手,我瞧见前日在海滩上找寻我们的那男子正扶着生死不知的马援朝,向我们这边追来,而莫潋则带着一群海盗追杀而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
哦,不,是四条,翻了一倍。
话语一落,一口鲜血喷和_图_书出。
轻描淡写地化解了这一大群的攻击之后,屈胖三开始发威了。
他总不能跳起来打人吧?
而那根标志性的巨大铁锚,不知道他从那儿给掏了出来。
轮回的眉头一掀,瞧见这个陡然出现的粗鲁汉子,冷然一笑,说你这个被主子抛弃了的野狗,居然也在这里?
我有些头疼,而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还是出手吧,若是没有了这帮船员,我们可能得在海上漂泊一两个月了……
他使出了自己的绝学——踩脚指。
砰!
在担任蓬莱岛引路人的时候,这位骑鲸者一直都显得温和平静,然而此刻离开了蓬莱岛,却一下子就将天性里面的粗豪狂放给展露无遗。
这话儿简直就是在打脸,轮回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扭曲了起来,怒声骂道:“黑狗就是个叛徒,为什么你们都拿他来说事儿?”
哈、哈、哈……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贸然称雄,那是很容易被人踢馆打死的。
而欧阳发朝又说道:“若论人品,人黑狗强过你千百倍不止——整日满嘴空炮,栽赃陷害,诬陷旁人,你这样的人还能够活下来,没有给自己的手下半夜里割去头颅,这事儿我倒是真的很好奇……”
众海盗听闻,一下子就热烈起来,怒气冲天。
砰、砰、砰、砰……
欧阳发朝冷笑,说那是自然,天下英豪,也就他能够入得了我的眼。
说罢,他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样啊,没问题吧?
m.hetushu•com我置身事外,反而能够瞧得更加清楚,却见屈胖三根本就没有搭理面前这人,面对着那呼啸而来的大刀,他只是稍微地往旁边偏了几寸。
这一招实在歹毒,江湖人又称“猴子偷桃”,但凡是正规点儿的拼斗,或者要点儿脸的修行者,都是不屑于用的。
轮回的这一招到底有多强,只有身处其间的人方才能够知晓,但瞧见那些四散的水滴落下,竟然能够洞穿人的身体,宛如子弹一般,就能够感受到强大的劲气了。
砰!
“是么?”
这两人都是修行顶尖之辈,欧阳发朝是碧游宫中,长老之下除了司马老贼的第二人,而那轮回更是威震东海,连赵公明都需要屈身结交的豪强之辈。
结果双方一交手,眼看着实力相差太大,屈胖三仿佛就要被碾压,结果没一会儿,四五人便倒了下去。
被这水龙扑腾,欧阳发朝面不改色,将那根巨大的铁锚挥舞起来,朝着前方猛然一撞。
轮回的脸色越发阴冷,说我呢?
欧阳发朝说若论威势,这东海之上的海域之中,自然是以轮回为尊。
唰!
轮回怒火攻心,反而转怒为笑了,冷冷说道:“米粒之光,也妄图怀疑日月之辉?今日便让你瞧一瞧,我轮回为何能够横行东海了!”
那刀锋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砍了下去,而随后他又微微错身,以差之毫厘的距离避开了接踵而来的几处攻击。
轮回依旧是那招牌的问话,若有所思地http://www.hetushu.com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天下无家,不如投我?”
东海有多大,这个我并无概念,但是想一下,此人能够在宝岛、日本、韩国、菲律宾甚至印度尼西亚一带站住脚,并称之为东海第一人,那得有多强大的实力,方才能够如此?
两人一交手,众人纷纷回避,不敢再在那货船的前甲板处待着,纷纷往这边跑来,而那些海盗也朝着这边逃跑之人追杀,一时间热闹非凡。
水花四溅之下,竟然大部分化作了水滴落下。
他的陡然出现让追击的队伍为之一滞,旁边的海盗都有些发愣,真以为这熊孩子是莫潋小姐的朋友呢,而那女人打量了屈胖三一眼,一脸惊恐地喊道:“这个家伙,就是杀了公明长老的那两人之一……”
“骑鲸者?”
啊?
对,没错,就是踩脚指,真的是小孩子打架啊,主要的问题就是他人太矮了,而这些海盗个个都是人高马大,在这样一群野兽般的家伙跟前,屈胖三根本就是一个小不点儿。
所以的一切,都是对面这个家伙给造成的……
轰!
掏鸟窝……
话语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前面出现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道身影腾空而来。
一连串的巨震之下,整个货船都在颤抖,龙骨在呻吟,那叫一个激烈。
不但如此,铮铮铁骨的汉子,居然都哭出了声音来,那叫一个惨。
说话间,已经有一把大刀朝着他的脑袋砍了过来。
铁锚随手一挥,将好几个海盗给砸和*图*书飞,然后重重落在了甲板之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来。
我看得都忍不住夹紧双腿,止不住地流汗。
说着话,他纵身一跳,跨越空间,跳到了货船前方的甲板前来。
愤怒充满了众人的心头,再一看这不过就是一小家伙,立刻就来了勇气,纷纷向前,挥舞着手中的长短兵器,就要将这熊孩子给分尸了去。
欧阳发朝高傲地说道:“你?在我眼里,不过是个一时得势的武夫蛮子而已,终究会死于非命的——既如此,不如今日,死在我的手里,也算是我给黑狗兄弟的一投名状,如何?”
没一会儿,追兵之中唯一能够站着的,只有一人。
似乎感觉到了这小孩子的棘手,有人开始施展手段了,有人使出暗器,有人催动符箓,有人拿着大旗,猛然一招,立刻浓烟滚滚,鬼气森森,然而对于这一切,屈胖三却丝毫不在乎,摸出了量天尺来,将一切法器都给破了去。
面对着这么一大帮子的海盗,屈胖三不急不慢地往后退了两步,遗憾地叹了一口气,说唉,原本以为我们再次相遇,还能够拱在被窝里面谈谈人生和理想,再摸一摸小手儿啥的,没想到居然是喊打喊杀,真无趣啊……
那龙形栩栩,正所谓“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隐隐间充满了威严之色,腾然于半空之中,朝着欧阳发朝张牙舞爪、猛然卷去。
莫潋红着眼,慌忙说道:“服,我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