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一章 故人阿峰

我和屈胖三先到了,不过坐下没几分钟,阿峰也赶到了,另外还带着一个眼镜男。
阿峰十分兴奋,说你有女朋友了?长什么样啊,怎么没带来见一面?
阿峰不肯,拉着我,说把咱表弟放我家去,咱们去就是了。
两人以为屈胖三是一跟过来蹭饭的小屁孩子,也不在意,阿峰叫来了服务员,开始点菜,而我则跟那眼镜男打招呼,说嘿,兰胖,最近怎么样,还写小说不?
我思前想后,决定前往自己以前打工时待过的江城,毕竟我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了好几年的时间,对那儿比较熟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肖艳秋是我之前暗恋的一个女生,刚刚分配到公司来的大学生,在我们部门实习,虽然不属于我手下,但却经常跟我打交道,为人热情大方,又有气质,所以当时我忍不住就有些想追人家。
我们没有在港岛久留,毕竟这里也算是许鸣的地盘,那小子既然敢通过宝岛当局的USR来弄我们,当得知我们在港岛的话,恐怕也会想办法对付。
阿峰说也是听别人这么一说,我哪里知道?反正这事儿你情我愿,谈不上谁吃亏……
打过了电话,我跟屈胖三打车前往江城西区的井边镇,阿峰约我们的地方在一家粤式老餐厅里,我们以前公司聚餐的时候总是会选择这儿,所以来到这里,我感觉到无比的熟悉。
阿峰点完菜,听到我们的对话,不由得捧腹大笑,说你特么和*图*书一个多年的老处男,写这个,你有生活经历没?
阿峰一愣,说啊,咋了?
我在旁边听得一阵糟心,说你确定那家伙真用了手段?
阿峰这家伙是这儿的常客,进来之后,自有部长招待,带着我们去附近的KTV包厢,然后张罗着给我们挑陪唱的小妹,而走到半路的时候,阿峰拉了拉我的衣袖,指着拐角处一个抱着女孩儿猛啃的半秃子,低声说道:“瞧见没有,那就是我们的新经理……”
肖艳秋?
接到我的电话,阿峰显得十分惊讶,毕竟我失踪了那么久,突然间又冒了出来,多少有些不知所措,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就在江城,他让我过来找他玩儿,而他现在就下班。
阿峰呸了一口,说谁知道呢?我有一次跟他们喝酒,听说当时那狗日的应该也用了一些手段,不知道是下药了,还是干嘛了,总之后来肖艳秋也就认了,心甘情愿地做了小,好在那家伙也给她升职加薪,倒也没有亏待……
阿峰瞧见我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不由得嘿然一笑,说怎么,还惦记着人家呢?
我一愣,说哦,就是那个写小说的?
所以我们第二天就过关,回到了鹏城来。
兰胖说我没有,不过想象力还是有一些的……
不因为别的,只是我对这些事情,已然不再关心。
我身体里的雷意此刻都没有消散,像阿峰这样的普通人哪里能够受得了,我笑了笑,随hetushu.com口应付了过去,看着旁边那个眼镜男,有些熟悉,却叫不出名字来。
如此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阿峰方才问起我当初怎么突然一下没有消息的事情来。
屈胖三留在那儿,而我则与阿峰、兰胖两人前往附近的金太子夜总会。
唉,回想起来,满满都是眼泪啊。
阿峰揽着我的肩膀,说正好咱言哥儿也在,不如今天我带两位去金太子酒店玩一玩,也算是给兰胖你取材采风了,你说怎么样?
尽管我在微笑面对,时不时喝杯小酒,但是心中却莫名的失落起来。
屈胖三不想打扰我们老友叙旧,就说旁边有一家酒店,我们先去办理入住手续,然后你们去玩就是了。
这些八卦消息,以前也是我们下酒的佐料,然而现如今我听在耳中,却有些心不在焉。
兰胖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说就那样吧,你们现在看到报道的,都是金字塔尖上的人,就比如现在做生意的人多了,有几个人能够做成马云、王健林那样的大腕儿?现在看着虚旺,其实我们这些底层的写手不好混,盗版多,条条框框也多,每个月累死累活,也就几百块钱,交个房租而已……
兰胖说那本太超现实了,观众不喜欢,编辑也不爱,他说现在搞咱们这些的,得有点儿小黄腔,才能够吸引观众,我最近在琢磨,写一本《我当鸡头那些事儿》……
两人商量妥当,于是直接在蛇口坐船,前往江城和图书的九州港。
阿峰说起这个名字来的时候,一直处于半走神状态的我一下子就坐直了起来,舔了舔嘴唇,说她现在在干嘛?
而这些阿峰却并未觉察,说到兴头,突然间拍着我的手,说对了,你知道肖艳秋现在在干嘛不?
我不在乎公司谁当了经理,换了谁当老板,也不关心谁走谁留,这些以前我所在乎的事情,此刻已经没有了半点儿动容。
我摆了摆手,说不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过你既然说起,就想问一下啦,说不说随你。
我一把拍开阿峰的手,正要拒绝,结果这是那兰胖忙不迭地开口说道:“好啊!”
阿峰告诉我,说你走了之后没多久,新来的经理就看上了她,一开始的时候调她去办公室做了秘书,后来不知道怎么弄的,也就搞上了,肖艳秋就做了人家的情儿——我跟你说那经理就是个王八蛋,香港来的,在那边有老婆了,这边也挺花的,经常去市里面的会所酒店花天酒地,至于肖艳秋,根本就只是一个小三而已……
阿峰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江城本地人,跟我还有阿龙玩得挺好的,三个人在一起,换了两家公司,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
屈胖三问我接下来准备干嘛,我告诉他,说既然虫虫这边已经确定了,我会想办法去跟我堂哥汇合。
只可惜还没有等我下手,母亲的一通病急电话就打了过来,而随后我急匆匆回家,碰到了九分女夏夕,从此http://www.hetushu.com就走上了不归路……
跟别人比起来,阿峰算得上是与我一起交心的真兄弟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旁边一直埋头吃饭的兰胖突然开口了,冲着阿峰骂道:“你放屁。”
分离之后的那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我含糊应过,随口敷衍了几句,阿峰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并不深究,而是跟我谈及了我离开之后公司发生的事情。
我听得心中一阵刺痛,有些不相信,说不可能吧,肖艳秋应该不是那样虚荣的女人啊?
我说我记得你以前写得那本《地府灵异录》不挺好的么?
所谓的事情,不过就是这个升职了,那个离职了,这两人吵架、如同敌寇,那两人平日里也瞧不出啥样儿来,结果突然间就结婚了……
我们一愣,兰胖尴尬地搓手笑道:“一直想找机会去见识见识……”
不知不觉间,我与阿峰他们的世界,已经离得如此的远了。
一顿饭吃完,阿峰张罗着要去娱乐场所继续,我说我过这边来玩儿,还带着未成年人,不太方便,要不然今天就这么着吧,我先去找个酒店住下,回头再说。
阿峰说哟、哟,没想到你对肖艳秋也有意思啊?不过不是我说你,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破烂书,啥事儿都不懂,这事儿也不是秘密,你回头找人问一下就知道了。
阿峰说这是兰胖啊,你不记得了?
故人见面,久别重逢,那叫一个热情。
m.hetushu.com兰胖为人很腼腆,说还写,还写。
我说我以前见过你写的一点儿,挺不错的,怎么样,我听说现在这行挺不错的,你有没有写出头啊?
阿峰一上来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结果刚刚一碰触到我,就浑身一哆嗦,啊的叫了一声,说我擦,陆言你个扑街,身上什么情况,还带电的?
我有心拒绝,不过也不想在两人的兴头上回绝这事儿,呵呵一笑,也不再多言。
阿峰哈哈大笑,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阿峰一拍大腿,说对,你想起来了?就是我们部门新来的技术员,他刚来没两个月你就走了——我之前跟他打赌,欠了他一顿饭,这回一块儿给还了。
抵达了九州港,已经是下午时分,我打电话给了以前认识的朋友阿峰,问他在干嘛。
不过他那儿的情况比较复杂,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有些不够看,所以得找地方修养。
兰胖说谁跟你说艳秋做了那猪头的小三?根本没有这回事,人家艳秋干干净净的,都是你们妒忌……
说罢,我给阿峰和兰胖介绍屈胖三,说是我表弟。
这没一会儿,那菜就上来了,阿峰问我喝白的还是啤的,我说身上还有点儿病,喝茶就行了,阿峰不肯,非要劝,我没办法,就说喝点儿白酒吧。
屈胖三同意我的说法,问我准备去哪里待?
我说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我拗不过阿峰,便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
我不愿意多谈虫虫的事情,继续问他肖艳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