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十章 虎落平阳

我知道事到如今别无办法,只有一条路走到黑,说随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抱歉,我得走了。
说罢,这两人居然就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装作镇定地面对着这些围过来的家伙,而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人朝着我礼貌地鞠了一下躬,说先生,你好。
我朝着他吐了一口唾沫,说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花衬衫上前,说来了,肥佬扒,崩牙驹的手下,在路环监狱那边弄了一个地方,也是他们的刑房,把这小子弄过去,保管他不到两小时,直接就吓尿了去……
胡三笑,说就是这么凶残,不知道这小子,能够坚持多久呢?
中年男人他们是维持现场秩序的安保人员,不能离开太远,所以就跟这两人做了交接,那两人对我倒也十分客气,说先生这边请。
那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声说道:“先生,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瞧见那几个白衬衫扎领结、看上去像工作人员一般的家伙围上来的时候,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逃开。
我摇头,说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这使得我需要独自一人面对俞百里这个地头蛇,如果这是在之前,我并不会畏惧,但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同。
说罢,我转身就去按电梯,想着离开。
虽然很痛,但真的很爽啊?
因为我开始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事情,那就是我现在跟屈胖三是处于分离状和-图-书态的,而因为缺乏了必要的通讯手段,被拦在了赌场之外的屈胖三,根本没办法了解这里面的情况。
他们显然是被我体内那充满雷意的气息给撂翻了。
我点了点头,说有什么事么?
图穷匕见了?
俞百里淡然而笑,说真的很期待呢。
俞百里说咩也,演黑社会贰么,这么凶残?
在瞧见俞百里的那一瞬间,我显得无比的兴奋。
我说那你的意思,是我若是不愿意,你就准备将我给劫持过去咯?这就是你们赌场的规矩?赌客难道连自由进出的权力都没有了?
我说是你大爷我。
我跟着这几人往里面走,如此一阵转折,前面又出现了两个黑西装来。
不过被动挨打的我却并没有还手之力,只有用双手抱住了我的脑袋,让他别打到脸。
俞百里打得累了,停歇下来,我甚至都有些难过,而好在这个时候另外三人也加入了战团,对我又是新一轮的拳打脚踢,弄得我就好像是泡温泉一样,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我最终还是低了头,跟着这几人往着角落的通道那儿走去,而这个时候,我已经瞧不见了俞百里,估计那小子已经在办公室那边等着了。
我是不是贱骨头啊?
俞百里上前来,用脚踩住了我的脑袋,说嘿,没死吧?
我说想跟我聊天的人多了,我每个都理会的话,顾得过来么?
中年男人慢条斯理地说道:“先生,可能我的意思你没有听懂,那位和-图-书先生想跟你谈一谈,希望你去一趟贵宾室。”
到了负层停车场,他们将我给送出了电梯,然后指着门廊站立着的俞百里说道:“你们谈,我们随后过来确定结果。”
而当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我立刻就有了一阵不妙的预感,因为除了俞百里之外,旁边还站着三个男人,一个穿着花衬衫,两个穿着Polo衫,看样子都不是赌场的工作人员。
我们两人在这儿僵持着,旁边到底还是出现了围观的人,那中年男人也有些尴尬,终于没了耐心,对我说道:“先生,你配合一点儿,不要逼我们采用强硬的手段,到时候闹得大家都不好看,可就不好了。”
我皱着眉头,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他,也不想跟他谈什么。
他们带着我来到了一个隐藏在内部的独立电梯,然后往下。
俞百里嘿嘿一笑,说还嘴硬?要不要我找卡皮尔过来,跟你当面对质啊?好家伙,算计都算到我的头上来了——说,你找我什么事情,是不是跟那扑街仔身上的小鬼降有关?
这些家伙对于我来说,本来不过是些小杂鱼,然而就在我想要提气的时候,脑袋却突然一阵眩晕。
我眉头皱了起来,盯着他,说你说我出老千?
相比于内伤,他那一大脚倒也算不得什么,只不过我脑袋一阵剧烈疼痛,等我反应过来,却给那家伙一阵拳打脚踢。
如果是想要调查我出老千的事情,怎么可能没有赌场的人参与呢?
hetushu•com我太托大了。
我虽然不至于瘫痪在床,行动不便,但是此刻的我并不会比普通人强上多少,而且还需要面对着时不时的阵痛。
因为我已经打扰了人家的正常秩序。
俞百里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牙签来,在手中灵活地把玩着,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之前的时候,也在想这个问题,我们认识么,你们找我干嘛呢?后来终于有了印象,之前在江城西区的时候,我跟那个扑街仔冲突的时候,你似乎就在旁边……”
然后我有些慌了。
中年男人压低了声音,说客人当然拥有绝对的自由,但出老千的赌棍却不在这行列。
中年男人指着不远处的俞百里说道:“那位先生说认识你,想让你去贵宾室谈一谈。”
与蓬莱岛赵公明的一战,使得我至今都没有回复过来。
我本来就身子虚弱,结果给这一下踹得直发晕。
我深吸一口气,抬腿就踹,第一个家伙没有防备,给我一记戳心脚踹飞了去,然而另外两个显然有了防备,而且都还是练家子,结果三两下就将我给按倒在地。
在这样的时候,最好的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感觉到了事态不对的我并没有慌乱,而是稳定下了情绪来,眯着眼打量俞百里,说你什么意思,我们认识么?
花衬衫胡三赔笑道:“水房叔有木有,省港旗兵呢,大圈仔里一等一的硬汉呢,结果呢,肥佬扒亲自出手,用搅拌机把两只手都给绞成了肉http://www.hetushu.com泥,然后包汤圆吃,然后什么都交代了……”
我发现自己独身一人前来此处,实在是一个错误。
我忍不住笑了,说我进你们赌场来,一盘都没有赌过,你说我出老千?
他说既然是这样,那您更应该去一趟,洗清身上的嫌疑了……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说不是我说的,是俞顾问说的,他是我们赌场请来的特别顾问,既然他这么说了,我想先生应该有配合调查的义务。
要知道这边的赌场都有赌城警察在驻扎,到时候如果闹到了警局里面去,我原本想要低调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不过这事儿还真的是怪了,虽说我修行日久,又算是皮糙肉厚、扛打击了,但这家伙用的劲儿可不轻,如此一顿胖揍,我原本以为身子虚弱到了极点的自己根本就扛不住,没想到他这一通暴打,却让我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舒服。
他的言辞恳切,我想了一下,觉得在这赌场之中,也算是公共场合,况且俞百里未必知道我在调查他,我即便是过去,因为问题也不大。
俞百里嘿嘿一笑,说你赶紧交代,破了我小鬼降的那家伙是谁?
俞百里嘿嘿一笑,说真的有那么神奇?
我眉头一皱,说怎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俞百里用尽手段,将我给弄到这里来,哪里能够让我离开,眼色一使,旁边几个人立刻就扑了上来。
说完话,我准备离开,然而中年男人却伸手拦住了我。
我不动,表明我是赌场正常的客人,m.hetushu.com为了维护赌场的名声,这些人不敢对我有任何动作,而一旦我露出了惊慌之色,夺路而逃,恐怕立刻就会有一大群的人扑上来了。
中年男人依旧坚定地拦在了我的面前,而其余几个人也一下子将我给围住了,周围的众人瞧见,露出了鄙夷的目光来,绕开了路走去,还有人低声议论,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
我莫名有一种舒服得忍不住叫出声来的冲动。
最重要的是,我若是真的被人给拖走,事儿可就麻烦了。
他平静地说着,徒然间双眼圆睁,盯着我说道:“说,为什么要调查我?”
因为我这么久的奔波,终于有了结果。
然而很快我就镇定了下来,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异动。
至于我压箱底的手段聚血蛊小红,至今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四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我艰难地想要爬起来,结果那姓俞的跑过来,照着我的脸就是一大脚。
我天旋地转之间,给人按倒在了地上,不过还没有等我挣扎,那两人就如同触电了一般,浑身一阵哆嗦,身子抖如筛糠。
俞百里冷哼一声,说就凭你?老子让你三十年,你都不够格,嘴硬是吧?老子有的是办法编排你——胡三,让你找的人呢,来了没有?
结果这个时候四个人都停了下来,穿花衬衫的那个人一脸犹豫地问道:“小神仙,这个家伙好像不行了,叫都不叫,奄奄一息了。”
就好像你跑了个一千五百米,然后跑到中医推拿的地方,别人给你按摩一样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