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十二章 绝地反击

肥佬扒裂开了嘴,说换换口味不行啊,以前老子睡本地妹,现在夜场里到处都是北妹,不是一个道理么?
佬扒说怎么不知道,别以为我就是一窝在赌城的刑手,但这东南亚一带的事情,还是入眼的,各地的风云人物都晓得一些——不过提他干嘛,那家伙不是已经死了么?
小七给莫名其妙地骂了一顿,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再吭声。
肥佬扒点了一根烟,眯着眼睛打量着我。
俞百里离开之后,肥佬扒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看了我好一会儿,说看得出来,你也是一大人物,虽然落难于此,但我也不想用那些小手段来拿弄于你,今天就在这里待上半宿,明天跟李生交接之后,咱们就再也不碰面了,你也别记恨我……
肥佬扒身子一哆嗦,说怎么,马秀才您认识?
肥佬扒说没有,不行啊?
肥佬扒又一拳,打在了我的右脸上。
他刚刚放下,肥佬扒又吩咐道:“吩咐厨房的吴妈烧开水,然后擀上面皮,我想让这孩子吃点儿新鲜的……”
我嘿嘿一笑,没有再多说话。
尽管它还是迷迷糊糊,甚至都不能够听从我的指挥,但我却能够感受到了它的力量。
沉默了好一会儿,肥佬扒转过头来,跟俞百里商量道:“小神仙,既然马秀才说这个人曾经杀死过七魔王哈多,那么降你养的一小鬼,我想应该也不是问题,你看还需要再审么?”
不慌不行啊,之前的那一顿胖揍对我和*图*书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如果此刻对方真的将我的双臂斩断,我可该怎么办?
这侮辱让我的表情变得阴冷起来,说肥佬扒,能聊个正经的问题么?
男人嘿嘿笑,说我也只是听李生这么一说,谁知道。
面对着对方的威胁,我报以一声冷笑,说你们赌城人还吃饺子?不是吃菠萝包、叉烧包么?
刚才的那一通胖揍,没有白挨。
那人走进了房间里来,看了我一眼,方才说道:“这话说得,难道我没事,就不能够过你这儿来瞧一眼?”
肥佬扒笑过之后,回过神来,越想越不对,认真地看着我,然后问道:“他刚才说的那些,是真的?”
他倒也没有跟肥佬扒多争执。
我摇头,说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很快就会开始后悔的。
而我则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从港岛到赌城,坐船的话一个小时不到,而坐直升飞机的话,更是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说罢,他把斧头给高高地扬了起来。
我则在琢磨马秀才口中的李生是谁。
男人点头,说对。
我冷笑,说你觉得呢?
男人摆了摆手,说扒爷别紧张,我不是何博士,管得也没那么宽,不过这个人是李生要抓的人,正四处通缉呢,没想到落到了你这里;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过来看一眼,如果确认,李生明天应该也会从港岛过来。
肥佬扒嘿然而笑,说你这话儿,别人没说一百回,也说了八十回,不和_图_书过呢,既然到了我这里,你就算是到了地狱,不要想着还能够重回人间了。
小七脚不沾地,说好嘞,转身就走。
我的心中慌乱无比,脸上却表现得十分镇定,一脸木然。
他揉着手,漫不经心地说着,我甩了甩脑袋,让眼前的鲜血流开去,免得遮住了自己的双眼,然后说道:“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后悔的事情?”
几秒钟之后,我明白过来,所谓李生,应该就是许鸣——他曾经跟李家湖的表弟换过魂,目前的身份叫做李致远。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上来就给了我一拳,打在了我的左脸上,而我却一动也不动,反而吐了一口血沫子在了他的胸口处。
他若是过来,我真的就是死路一条了。
地下室里没信号,马秀才离开了,这时房间里就剩下了肥佬扒和他的徒弟小七。
我冷冷地看着他,却不说话。
这话儿说得简单,但是可能么?
而就在此时,突然间铁门被敲响,有个人探了头进来,说扒爷在忙呢?
肥佬扒说你想做我徒弟,就得过这心理关——小神仙,你要不要来一碗?
这话儿打破了僵局,肥佬扒就好像给惊到了一般,冲着那徒弟大骂道:“送你娘的肉啊,滚蛋。”
肥佬扒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又有些好奇,说秀才哥,这小子到底是谁啊,怎么连李生这样的大人物都想要找他麻烦?
不过对于一个阶下囚,肥佬扒也并不在意,他问马秀才m.hetushu•com的意见,马秀才说就让人在这里待着吧,不必转移了,他去打个电话,李生很快就会赶过来的。
这个时候的气氛为之一僵,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而将我给弄到这儿来的俞百里也是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扒爷你知道缅甸的七魔王哈多么?”
马秀才拱手,说这是自然,李生对此人恨之入骨,欲杀之而后快,如何能让他得活?
小七露出了恶心欲呕的表情来,说算了,我上次到现在,一颗汤圆都没有吃过呢。
肥佬扒叹了一口气,说那叫吴妈做两碗的饺皮,我陪这位硬骨头的兄弟吃一碗。
男人笑了,说无妨,只要留他一条性命就行,李生跟此人也有大仇。
怎么看都不像啊?
他恭维着对方,而那男人则哈哈笑了一声,然后指着我说道:“这人是赌场那边拿过来的?”
肥佬扒嘿嘿笑,说是么?
肥佬扒的斧头最终没有落下来,他扭头看了一眼,说哟呵,马秀才,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不记恨?
俞百里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俞百里慌忙摇头,说算了,我不要。
也就是说,许鸣很快就会赶到,而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完了。
沉睡多时的聚血蛊,终于苏醒了过来。
肥佬扒放下斧头,搓着手说道:“哪里,不过我这地方又脏又臭,怨气又重,像您这样的大人物,过来我这儿,实在是委屈,和-图-书您有什么事儿,招呼我一声,我麻溜过去就是了。”
男人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说七魔王哈多是死了,不过应该就是死在此人的手中。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已然处于了绝望之中,突然间,我的心中一动,就好像那树芽儿在春天的时候,破土而出的感觉。
他估计是在想凭什么这个家伙能够干掉七魔王哈多那样的强人。
肥佬扒哈哈大笑,说你特么是不是饿了,也想吃点儿夜宵?
那边小七和人将绞肉机抬了过来,放在了我旁边不远处。
肥佬扒又问,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口中轻轻喝念着,而几秒钟之后,正抽着烟的肥佬扒突然间就跪倒在地,面目狰狞,捂着胸口,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啊、啊,好痛啊,怎么回事?”
两拳打过之后,他双手发麻,说果然是块硬骨头,不过你别狂,一会儿有你哭的了——小七,你特么手脚怎么这么慢,想死么?
正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肥佬扒的徒弟小七过来了,说师父,厨房已经准备好了,问你什么时候送肉过去?
马秀才拱手相送,说你是小神仙俞百里对吧,这份情我们基金会领了,日后必有重谢。
这家伙可是恐怖人物,想要扛起重振邪灵教大旗的男人,可不是那么简单。
难不成还得再去一趟荒域,找那毒龙壁虎?
肥佬扒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我这一辈子快意恩仇,想什么就做什么,从来不后悔。
肥佬扒说可以,你和-图-书说便是了。
怎么办?
那绞肉机此刻已经通上了电,不停转动的机械轰鸣声让人心中恐惧,我望着那锋利的斧头,咬牙说道:“你会后悔的,我发誓。”
肥佬扒大吃一惊,说怎么,这事儿跟李生还有关系?
佬扒一愣,哈哈一笑,说你当我傻啊,七魔王哈多什么人物,那可是陆地神仙一般的角色,能死在他手里?
肥佬扒有些手足无措,说那我该怎么办,你说也不早说,我这边的事儿都办了一半了……
俞百里回过神来,连忙摆手,说算了,算了,不审了。
肥佬扒说你是我见过嘴硬的骨头,如果要问我,我是真的愿意相信,要不然我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了。
在那一刻,我的心头终究还是慌了。
几人聊家常一般的说着话,而那小七转身离开之后,肥佬扒自个儿去角落里挑选工具,最后弄了一把锋利的不锈钢斧头来,朝着我的手臂比划了一下,说硬汉,一会儿我下手的时候快一点,尽量不会让你感受到多少痛苦的,好吧?
我说人生在世,总有一两件后悔事吧?
走到门口,他回过头来,说要擀多少饺皮?
俞百里看了一眼旁边的马秀才,说既然李生要拿此人,我自然忍痛割爱,不过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让他活着回来,可以么?
此刻的我依旧弱小无比,不过我却在一瞬间就有了主意。
虽说他刚才的那一通刑罚对我来说变相地疏通了经脉,但那些侮辱,我又如何能够释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