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十四章 仓皇逃蹿

我说哦,这么厉害?
我说你这几天都干嘛呢?
在沙滩上休息了许久,我打量左右,瞧见对面却是横琴岛。
经过三天的时间,它终于醒了。
迷迷糊糊之间,我睁开眼睛,原来是人家建筑工人来上班了,瞧见我这个家伙居然躺在这里,便过来催赶。
我忍不住翻白眼,说你丫一点儿危机意识都没有咩?
马秀才冷笑了两声,说刚才忘记说了,在下之前的时候,跟的是南方省的闵魔大人,倒是学了几手观人的手段,阁下现在的状况,什么样,我一眼都能够瞧清楚。
等到了赌城,我收拾了一下湿漉漉的衣服,换了一身,然后来到了附近的街上,拦了一辆的士。
我苦笑,没有回话,站起来,来到汽车前面的镜子前打量了一下我。
而下一秒,我闪身进入了黑暗,脚踩斗罡,施展了遁地术,一步几里路,便离开了这个险地。
上了车,阿峰问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去了澳门了么,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喏!”
马秀才很宽容地说道:“你讲。”
敢情他都不知道我中了招。
厄德勒?
我回到覃家,这事儿谁也没有告诉,依旧住在上一次的那出租屋里。
它虽然没有完全融化那玩意,但到底已经摆脱了最低谷的状态,也使得我恢复了正常来。
阿峰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我和屈胖三去找给你下降头的那光头胖子,结果丫是地头蛇,出了阴招,将我给www.hetushu.com弄了,好是一番折腾,最后给我杀出重围,没有敢走关口,直接从赌城游到了横琴来。
马秀才咬着牙齿,说陆言,你是死到临头还嘴硬——诸位,帮我拿下此贼,为新教建功立业啊……
马秀才指着旁边的几人说道:“重炮手雷诺,之前是魅族一门的山门护法;这位叫做谷雨,之前是法螺道场的五当家;还有这位,星魔手下的花莲庐主;最后一位,是风魔特工队的教官……”
我等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阿峰开着他爸的那辆皮卡车赶了过来,瞧见路边蹲着的我,一脸慌张,说陆言,你怎么了,咋这副模样?
我说在澳门给人操了,我昨天夜里偷偷游回来的。
我不指望小红能够有多强大的飞跃,只要我恢复之前的力量,便有足够的胆气再一次闯荡赌城,拿回自己的尊严了。
这段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以前的时候,很多人抱着一块木头都能够偷渡过来,我这点儿水性已经是足够了的。
我这只是刚刚恢复过来,并没有恢复全盛状态,倘若对方仅仅只是一群黑帮分子,我凭借着一剑斩的手段,即便不用太多的气力,也能够厮杀一场,但如果对方都是一帮修行者,只怕我还不是对手。
作为国家级开发区,巨大的横琴岛上此刻到处都是建筑工地,我随便找了一个封了顶的工地,在某个地方找了一个房间,铺了http://www.hetushu.com张纸箱壳子,人便在上面躺下休息了。
费劲了不少气力,我终于游到了横琴岛。
疲乏至极……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不知道你什么情况,我就找了个酒店住下,然后也就吃吃喝喝,对了,我还认识了几个小靓妹,要不要给你介绍……
我冷笑,说你哪里来的这信心?
我这个时候全身都是鲜血,处处都是伤,亟需休养,留在澳门的话,很容易会被地头蛇给找到,不如暂时离开赌城,等回头来,再杀一个回马枪。
我说先不找,这家伙的身后,有一个曾经是邪灵教十二魔星的秦魔当靠山,狡猾奸诈,而且还有好多邪灵教余党,这个时候咱们身单影只,没必要跟他火拼,等我找到我堂哥和萧克明他们几个帮手了,再过来弄他。
这是雷光,最为精纯的雷意。
我被人赶出了建筑工地,蹲在了路边,想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从防水塑料袋里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给阿峰,问他是否有时间,若有,过横琴这边过来接我。
我当务之急不是打架,而是逃离。
我说李生就是李致远吧?
既然如此,我何必自取其辱,与这帮人斗殴呢?
赌城是个不夜城,即便是到了夜里十点,依旧繁华如故。
至于屈胖三,我只有回头再想办法跟他联系了。
当天晚上,我再一次前往横琴,然后潜渡过去。
我与它已经有多日没有联系,即便那天它的意识苏醒,也没http://m•hetushu•com有任何交流。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随着聚血蛊小红逐渐恢复了意识,我的恢复力也在逐渐增强。
他是先打给阿峰的,而后得知我回来了,便又打到了我这里来。
一路藏头露尾,避免被海上缉私给抓到。
我思索了一下,说不用,你给我一个地址,我今天晚上游回去找你,然后顺便跟俞百里把账给结了。
马秀才说对,看起来你们挺熟的,用不着我多做解释——事情是这样的,李生想要见你一面,识趣儿的话,留在这里,大家彼此的脸面都好看;如若不然,打起来的话,事情就不可控了。
我说对。
他表现得很坦然,而面对着这家伙的嚣张,我则有些迷糊,举起手来,说等等,打扰一下。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快意恩仇,我喜欢。
接到电话的阿峰正在休息,听到之后,表示立刻就过来。
我终于明白了,点了点头,说哦,原来都是邪灵教的残兵败将啊?
众人一阵怒吼,愤然向前,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向后疾退,躲入了屋子里。
我惊奇地发现脑袋上虽然一片淤青红肿,但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疤痕来。
他问我这几天干嘛去了,为什么一进去就不出来了,难不成在里面赌上瘾了?
屈胖三说那你现在怎样?
这不邪灵教么?
从我胸口浮现出来的小红与往日一般,但是却又有几分不同,仔细看一看,原来是它的身体,居然呈现出一种蓝紫色的光芒。
hetushu•com我将三天前发生的事情跟他讲起来的时候,屈胖三方才回过神来,不过却并没有问我那日的细节,而是问我,说你家小红醒了?
我没什么精神,简单跟阿峰讲了一会儿,然后告诉他我需要睡眠,让他给我找个地方睡觉。
我说睡了几天,不知道,不过感觉精神还算不错。
这波伊没有装成功,让马秀才有些尴尬。
屈胖三说那也就是说,先找个软柿子捏一捏,对吧?
我说是我。
阿峰知道我是为了帮他出头而弄成这样的,心中感激,没有让我再费神,而是将我给带回了家里去。
我说俞百里那狗日的,我不杀,难平心头之愤。
如此睡了两天,昏昏沉沉,而一直到了第三天,屈胖三终于打电话过来了。
没一会儿,我趴倒在了海滩边上。
横琴岛隶属江城,是一个国家级的开发区,与赌城毗邻,都不能说隔海,只能算是隔河相望。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人给推醒了过来。
我拿他没有办法,问接下来该怎么做,屈胖三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阿三哥拿了钱还出卖了你我,那就从他那里开始吧?
我说冒昧地问一句,你刚才说的那一帮子人,都是干嘛的?在下刚刚入了这江湖,对你们这帮乱七八的堂口有点儿不熟,抱歉哈……
我翻身过来,听着那潮起潮落的声音,心脏不断“噗通”跳动。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觉得脑袋还是有些疼。
他说的话让我不知道怎么着,就想揍丫一http://www.hetushu.com顿。
屈胖三说不找许鸣?
两人约定之后,挂了电话,我下了床,然后开始在心中默念,召唤出了聚血蛊小红来。
马秀才说刚才有外人在,没有来得及自我介绍,在下马德才,是李生在赌城这边的联络员。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简单地说,就是这些人,都是我们大厄德勒的精英!”
呃……
另外如果屈胖三打电话过来问他的话,让他帮忙通知一下,说我已经回来了。
马秀才不是这个窝点的人,所以对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都不在意,任由他们仓皇离去。
这家伙沾上点毛都能够成精了,也不怕他出什么问题。
如此思虑妥当,我决定渡河,游到对面的横琴岛。
我在威尼斯人酒店的一处豪华套间里面,与屈胖三碰了面,进了这豪华套间,瞧见这里面奢侈的布置,以及残留的脂粉香,我皱着眉头,说你特么这几天都过着什么样纸醉金迷的日子啊?
他站在了院子中间,身边四个即便是夜里都还带着墨镜的西装男,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而等这些无关人等离开之后,他一挥手,众人将我给隐隐包围了起来。
待感觉已经完全能够掌握住了场面之后,他冲着我嘿嘿一笑,说陆言?
唯一让我头疼的,是此刻的我浑身都是伤,特别是头部,如果浸润了海水,不知道会不会越发严重。
这就是聚血蛊的强大之处。
屈胖三说那我是在这里等你呢,还是过关,回江城来?
屈胖三含笑不语,就是不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