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十七章 今时往日

啊?
我瞧见屈胖三从地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而旁边这儿的沫儿还在跟门口渣男对话,说着说着就哭得稀里哗啦。
我一脸懵逼,而里屋的门被推开,沫儿穿着可爱的小熊睡衣,眼睛红红地走了出来。
他这个号码是私人的,寻常公事找不到他,估计是见了陌生号码有些奇怪,过了好一会儿才接,不过听到是我之后,赶忙说道:“陆言,你在哪里?”
李家湖说我这边收到消息,说你们在澳门那边惹了事,听说崩牙驹满世界地都在找你,关口处好多人在等着,另外许鸣那狗杂种也去了澳门,好像也是在找你呢……
沫儿摇了摇头,说不用,别理他就好。
屈胖三说介意谈一下刚才那蠢货么?
沫儿连忙点头,说好啊,不过我怕做得不好,给你丢人……
沫儿将手机拿给了我,我照着李家湖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他哭着说道:“沫儿,我求求你了,你就帮我这一次吧,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他们就要把我弄到海里去栽荷花了——你知道什么叫做栽荷花么,就是把人装进汽油桶里,然后灌进水泥,凝固之后,直接从船上扔进海里去……”
我说这事儿你就别着急了,我安全没问题——对了,我找你是有事儿要求你。
我听到,一股火气,撸着袖子就准备出去教训那家伙,而这个时候沫儿却苦苦地上前来,抱住了我的胳膊,求我别出去。
他说得一点儿都不客气,hetushu.com沫儿咧嘴苦笑了一声,说阿祖是本地人,之前是公司的司机,一直在追我,我当时父母给的压力太大了,想着他既然是本地的,如果跟他结婚,说不定能够在这里扎下根来,于是就试着谈了起来,结果后来才发现他根本就是个滥赌鬼,而且很花心,因为欠了很多债,都已经跟家里绝交了……
我振作了一下,把沫儿这边的基本情况跟他介绍了一下,然后说起了她目前的困境,问李家湖能够不能提供一份工作给她,让她能够摆脱那个渣男。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咳了咳嗓子,我愣了一下,说干嘛?
沫儿这个时候也有些恼了,说滚,你再纠缠,我就报警了。
这也太奇葩了吧?
我说做什么啊,不确定,反正你要愿意,我帮你找人问一问。
沫儿十分激动,一连问了我好多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将李家湖给我的号码告诉他,说明天香港那边会派人过来,到时候她自己问就是了。
我给他这么一逼问,顿时就有些犯难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这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太高,还真的是亚历山大啊……
这真特么是活久见,这样的渣男都有,自己吸毒不说,居然还想着让自己的女朋友出卖色相,来还毒债?
沉思了一会儿,我问沫儿,说你一定要在赌城这边发展么,就不能回国?
我从沙发前站起来,余光处透过门缝往里面瞟了一眼,发现屈胖三和-图-书这家伙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结果居然跑人家房里面去打地铺,也是够了。
过了好一会儿,屈胖三终于出来了,手上拿着一张湿纸巾,递到了沫儿跟前,柔声说道:“擦一擦吧,别哭了。”
屈胖三给我出了一难题,我有些头疼,不过如果我现在说了软话的话,估计会被他给看轻。
我们说话的声音很低,不过这房子是老建筑,隔音并不是很好,外面那男人显然是听到了。
沫儿低头,说我也想跟他断,不过他跟街面上那帮烂仔很熟,经常威胁我,我害怕他报复,就一直断断续续,没想到他居然变本加厉,而且还染上了毒瘾……
我说干嘛问这个问题?
我站在狭窄的客厅中,瞧见这个蹲地哭泣的女孩,有些束手无策。
沫儿捂着脸,说不知道,我脑子好乱……
而这时那渣男闹了好一会儿,然后威胁道:“沫儿,你别以为关上了门,就什么事儿都没有,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拿出点分手费来,我肯定放不过你。”
想了想,我说如果在香港有一个职位,薪水待遇应该都不错,你考不考虑去那边上班?
她这边一哭,门外的渣男也软了,噗通一下,似乎跪在了门口。
屈胖三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都一样,对了,我之前听你说,你是杭州过来的?
李家湖说我们之间,讲什么求不求的,你尽管说。
沫儿抓着头发,说我一毕业就来了这里,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除http://m.hetushu.com了拉小提琴,什么都不懂,如果回国的话,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不说,肯定也会把我爸妈给气坏了的……
听到沫儿的话语,我顿时就是一阵怒火中烧。
沫儿点头,说对,杭州下面的一个小地方。
与李家湖简单聊过之后,我挂了电话,说这事儿妥了。
她说得哽咽,泪水连成了一条线,泣不成声,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很高兴,说你点头就好,对了,借你电话用一下,我的是大陆的卡,这边打不通。
他就好像一条疯狗一样,疯狂地砸起了门来,大声叫道:“好啊,沫儿你个小婊子,我说你的心为什么这么冷呢,原来是有了新的相好了啊?你挺骚的么,才几天不到,就勾搭上新人了,啊?”
如此一天一晃就过了,外面纷纷扰扰,我们都没有出门,一直到了晚上,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门口有动静。
这声音悲切得很,我瞧见沫儿似乎有了几分动容,强忍着心头的恶心,说道:“需要我帮忙么?”
这个时候门外的邻居似乎也都出来了,朝着那人指指点点,他自个儿也不敢久留,在门外恶狠狠地说道:“你行,沫儿你行哈,不过我可记得你家里的电话,回头我就打电话给你父母,说你这个小婊子在赌城这里,根本不是搞艺术的,就是一陪人唱歌跳舞的骚货,看他们还有什么脸,跟周围的邻居朋友夸自己女儿……”
李家和图书湖在那边一口答应,说他会派人过赌城这边来,接那位姑娘走的,让我放心。
屈胖三说你是正规音乐学院毕业的,国内那么多的机会,为什么要背井离乡,跑到这地方来啊?
此刻的我想要冲出去,但想起周围估计有不少邻居,终究还是忍住了。
沫儿依旧捂着脸在哭,而那男人继续声音悲切地说道:“沫儿,求求你了,求你了,你想一想我们当初的美好,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不想死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有点儿在乎那家伙对我的看法了。
门外那男人怒声喊道:“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啊?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咱们一张床上睡了那么久,你就这么心狠啊?”
我们此刻的情形有些复杂,一来昨夜斩杀俞百里的时候,得罪了他老爹,这老头儿要是心疼爱子,不顾江湖规矩报案了的话,只怕现在警察正到处通缉我们呢。
我听了一下,竟然有人在撬锁。
我们此刻自身难保,凭什么帮沫儿?
沫儿抹着眼泪,坐在了沙发前,然后说道:“之前的时候是一家演出公司找过来做乐团的,当时爸妈很高兴,认为在这里有大出息,赚钱也多;开始一两年的确不错,结果到后来公司解散了,我想要回去,结果刚刚跟父母一提,他们就反对,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扎下根来,于是没办法,什么活儿都接,到最后沦落到在餐厅里给人拉小提琴……”
沫儿一愣http://m•hetushu•com,说做什么的啊?
我还告诉沫儿,说这两天就别单独出去了,也别去上班了,免得被那家伙骚扰,临了还出问题。
沫儿哭道:“谁跟你百日夫妻啊,你好好的工作不敢,跑去跟人吸粉,不但如此,而且还偷我的钱,甚至还打算拿我去陪人睡觉,帮你还那毒债。从那天开始,我们两个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
听到我的建议,沫儿最终还是点了头。
即便是一点儿影子都没有瞧见,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任。
他一脸气愤,说你傻啊?人在这么危难的时候,收留你一晚上,你就不能站出来,帮忙想点儿办法么?
啊?
再一个,即便是那家伙不报警,许鸣还带着一大帮人在满世界找我呢。
屈胖三说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继续呢?
早知道如此,我刚才就应该出去,将那渣男给好好教训一番,弄得狠了,估计他就知道怕了,至于现在……
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那门却打开了,一个染着黄毛的瘦高个儿年轻人走进了屋子里来。
这女孩儿似乎很听屈胖三的话,接过了纸巾,将满脸的泪水擦去,抬起头来,瞧见略微有些尴尬的我,苦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
我不知道她是不想跟那渣男见面,还是不想让我教训那人,一时间有些纳闷。
他哈哈大笑,离开了门口,而沫儿则又气又急,蹲坐在地上无声地哭泣着。
她带着哭腔喊道:“赵祖,我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跟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