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十九章 茅山来人

屈胖三说如果对方布置得有法阵,又或者是定星鼎这样的法器,你该怎么办?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
我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对方,发现这些家伙应该不是许鸣的人。
我以前在江城上班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公司组织的登山活动,所以对这儿并不算陌生,不过许久未曾来,到底还是有一些生疏。
这样不光是对自己好,对我之前的那些朋友,也是有好处的。
两人感慨之后,屈胖三跟我分析了一会儿,告诉我吃过饭我们就出发,先行过去勘探一番,另外到时候就我一人露面即可,他躲在暗处张罗,以免到时候我被堵在里面,毫无办法。
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就是,居然把我朋友抓来当人质,这事儿已经超出了我的容忍范围了。
这帮家伙,做事太没有底线了。
对方似乎并没有在这里提前设伏、不过我们的行动对方应该是早有猜测的,所以我们即便是早来一些时间,也未必能够瞧得见真相。
我耸了耸肩膀,说能怎么办,我在江城这边就两个朋友,一个给人捅死了,若这个再出了事儿,只怕我以后回到这里来,可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只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抓着阿峰来威胁我,这事儿可就有值得探究的部分了。
神剑引雷术是茅山秘技,除了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之外,无人得知。
说罢,他便没有任何m.hetushu.com犹豫地将手机给挂掉了。
而我这身份,什么都不是。
说完这些,屈胖三冲我笑,说你自己可得给力一点儿,要我觉得情况太糟糕了,说不定会转身就走呢。
而即便如此,他还是骨碌一下爬了起来,躲在了我的身后。
这事儿对于茅山宗来说,实在不是一件脸上有光的事情。
我缓步向前走,越走心中越慌。
我点头,说对。
此刻的我,与阿峰,以及之前的生活已经截然不同了,如果我还留着以前的心思,想要再回到从前的话,只怕不但融入不进去,而且还容易惹祸给别人。
屈胖三说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如此说来,也是故人。
我把刚才电话里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听完之后,屈胖三皱着眉头说道:“你知道这家伙到底是谁么?”
阿峰给我一凶,没了脾气,说你自己小心点。
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旁边的屈胖三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管肯定得管,不过你得想清楚了,你不可能看着阿峰一辈子,即便是你能够救得了这一次,那以后呢,你难道天天守着他?
我与此人交集不多,当初三堂会审的时候,他曾经出现过,对我还算是客气。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目送着阿峰走下山道,而这个时候,冯乾坤在我的身后悠悠说道:“陆言,萧克明现在在哪里?”
这些http://www.hetushu•com人,是茅山的。
那人说好,你等等。
我瞪了他一眼,说赶紧走,这里的事情不是你能够想象得到的。
我瞧见那人正是阿峰。
他显然是有些吓到了,跑到一半儿的时候,还跌一跤,摔了个大马趴。
我说我在这里也没招谁,也没惹谁,哪里还有别人?
我这时方才想起来,此人叫做冯乾坤,是茅山刑堂长老手下的第一弟子,基本上已经算是掌握了刑堂的权柄。
我有些头疼,说我总不能不管吧?
屈胖三说哦,没有别的人么?
那人哈哈一笑,说你倒是挺谨慎的。
他挥了挥手,旁边的青衣道士将阿峰身上的绳子给解开,然后把他的眼罩和堵在嘴里的布条都给取了出来。
听到他的话语,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跑到江城这边来养伤,或许是一个错误。
屈胖三眯着眼睛,说但如果是许鸣,又或者不管是谁,在那个地方必然是重重包围,你有信心逃得脱?
冯乾坤扬起手来,说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也未必能够找到你——你且问问你朋友,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伤害过他么?
我说我已经在附近了,等你露面呢。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据说茅山宗现任的掌教真人符钧都没有学得此法,我一个跟茅山宗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外人反倒是掌握了这门手段。
如此一直等到了快五点钟,我的手机响了,打来的正是阿峰的手机。
瞧着寂静无声和*图*书的水库,我的心中一阵没底。
这世间没事儿穿着道袍穿街过户的,虽然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怎么看都不像是许鸣的手下人。
这一点,太过分了。
我接通了电话,问你们人在哪里?
我走到了跟前来,那道人瞧见了我,朝着我拱手说道:“陆言,许久未见。”
我感受到了对方话语里强烈的自信,心底里却也凭空涌出了一股愤怒来。
一入江湖深似海,想要再出来,事儿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我的脸色有些阴沉,眯着眼睛打量对方,丝毫不理会对方的客气,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堂堂茅山宗,居然已经下作到了这等地步,是不是有些太丢人了?”
我的心中默默想着,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跟前来,方才发现其中有一个道人特别的眼熟。
阿峰给人一放,眯了一下眼睛,然后看到了我,慌忙朝着我这边跑来。
既然如此,茅山宗的出场也变得理所当然了。
从今之后,我得认真与之前的生活告别了。
我听到这声音,心中一阵恼怒,不过倒也没有失去理智,冷笑着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要先确定阿峰的安全,否则一切免谈。”
阿峰不肯,说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帮家伙装神弄鬼的,谁知道会闹什么幺蛾子呢,我不走。
来人又是哪路人马?
我说等等,不确认阿峰安全,我是不会自投罗网的。
还是那人接的,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和-图-书而是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到了么?”
我梳理了一下近些日子来的事情,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要么就是俞百里那边的人,要么就是许鸣那个搅屎棍。
冯乾坤苦笑,说我们本来也没有打算伤害你朋友——那么我们接下来该谈点儿正事了,你需要请你朋友先下山么,还是?
如此过了十几秒钟,电话那边又一次传来声音,却正是阿峰,他在那边高声叫道:“陆言你别管我,我没事的……啊!”
唉……
我听出了冯乾坤话语里面的意思,没有跟阿峰多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先走吧。
到底是哪儿来的杂毛道士,居然做出这么没底线的事情?
我心里怒火中烧,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屈胖三在旁边瞧出来了,眯着眼睛,说怎么了?
之前的时候,林齐鸣曾经跟我说过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身负神剑引雷术的事情,已经从东海传到了这边来,他能够听到,自然也入了茅山宗的耳中。
阿峰拽着我的衣袖,大声说道:“陆言,我跟你说,是咸宁庙姓王的那家伙,那狗日的把我给诓出去,好家伙,我们家里每年都给他们庙里上香捐钱,这扑街居然算计起我来……”
操!
他似乎给打了一下,疼痛地叫了一声,随后手机就给夺了过去,那人在电话那头淡淡说了一句,说你朋友的性命,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选择了,记住,下午五点,你不来,我撕票。
我和屈胖三大概是下午三点多hetushu.com的时候赶到的黄杨山水库附近,两人在林子里搜寻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吃过了饭,我们便乘车前往西区,黄杨山在井边镇以西,是一片有着丰富地貌的山林,这里的山以奇诡著称,虽然不算高,但是处处惊险,是许多户外爱好者的乐园,而那黄杨山水库则是西区人民的饮用水储存地之一,是一个很大的湖畔。
好坚决。
冯乾坤耸了耸肩膀,说你是说抓你朋友这事儿?
我说那是,对付你们这帮没有底线的家伙,我要是大大咧咧,一点儿心眼都不留的话,岂不是早就已经死了?
挟持着阿峰的人,都穿着青衣道袍。
这话儿说得我一阵苦笑,也知道他的本意并不是这般,而是提醒我万事要小心。
那人说好,你知道到水库侧面儿的那棵槐树下就是了,现在就过去。
我说有遁地术在,我还怕他们?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行吧,我让人先把他带过去,在那里等你。”
电话挂了五分钟之后,从那边的林子里走出了几人来,其中一人蒙着眼睛,手脚给捆着,被人轻松地拎着往上,来到了水库侧面的那棵槐树下。
而且更让我气愤的,是对方居然绑架了阿峰。
不过……
不过这回的路线跟之前并不一样,毕竟之前走的是比较成熟的路线,但很容易暴露,而现在为了掩人耳目,就得独辟蹊径。
对方很神秘,很笃定,仿佛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一般,给我一种强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