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二十章 当场决裂

我双手一摊,无奈地说道:“我必须承认,我学会了一种雷法,不过不是你们茅山什么劳什子神剑引雷术,而是大自在震宫惊雷术。”
一声劲响,对方淬炼许久的桃木剑应声而断,要不是我手下留情,那胸口就该开出一道口子来,随后我又使出两剑,将这几人给逼退。
冯乾坤说怎么没有交集,别人不知道,我却晓得,你是陆左的堂弟,而萧克明跟陆左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如何没有可能?
虽说杂毛小道的掌教真人之位被人撸了,但他却依旧是茅山宗的长老,妥妥的核心人物,但如果一旦证实了私授重器这事儿,那么茅山宗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杂毛小道给开革出山门,满世界追杀。
这事儿的问题可大了,要知道如果是杂毛小道传授的我神剑引雷术,那么这可就是重大的原则问题。
我冷笑一声,说冯道长,你我之前的确有交情,当初在你刑堂也是吃过苦头的,然而呢,那位差点儿把我害死的梅蠹道长,你们抓到了没有啊?只怕我这一次再进刑堂的话,怕是没有那么命大,再次活着出来了吧?
冯乾坤说你这不是故意刁难人么?
我哈哈一笑,说我擦咧,老子之前想要找东海蓬莱岛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知晓,怎么回来一趟,是个人都晓得东海蓬莱岛了?
而第二件事情,则是将我给找到,并且弄死我。
冯乾坤的脸色有些难看,说你想表达什么?www.hetushu.com
我大为惊讶,说包子离开了茅山宗?为什么啊?
冯乾坤脸色一窘,咳了咳嗓子,说那次只是意外,我跟你保证,这一次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道士下盘极稳,根本不容我半点儿机会。
我说整个茅山宗,我只信任三人,一个是与我堂哥有着生死之交的杂毛小道,另外一个是现任的传功长老萧应颜,再有一个,就是跟我关系匪浅的包子。除了这三人,我绝对不会配合你茅山做任何事的。
冯乾坤瞧见我使出手段,忍不住赞叹一声,说掌教真人所料果然不错,没有刑堂宿老,看来是拿不下你了。
啪!
我说你要真这样,老子也不怕,而且我还要打电话给110报案,说你们这帮人企图绑架勒索……
我向后退了一步,说对不起,我没空。
这几人吃了亏,手往腰间摸去,居然拔出了一把桃木剑来,组成个三才阵,将我围住。
我心中思量着,然后说道:“冯监察,萧克明在哪里,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
我嗤笑一声,说既然陆左跟萧克明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你有见过陆左会神剑引雷术?
冯乾坤给我的话语气得怒极反笑,说你倒是有脸,江湖事还牵扯到了朝堂之上去。
说罢,我深吸一口气,猛然一抖,全身如同大蟒一般扭动,将那人给伸手一翻,把人给摔到了远处去,紧接着hetushu.com挥手,与另外一人对拍了一记。
呃……
冯乾坤被我这般一绕,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说放屁,他已经回来了。
茅山宗的刑堂,是宗门之中最为强力的机构,专门负责内部的事务和刑法,以及对外的武力冲突,能够进入刑堂之中的人,个个都是翘楚之辈。
冯乾坤被我一通教训,顿时有些不爽,说这事儿是茅山宗的内务,陆言,我最后问你一句话,跟我回返茅山宗,接受调查,你到底愿还是不愿?
我说她一个小女孩子家家的,你们让她一个人在外漂泊,这样真的好么,为什么不找一找?
我说你得有多自信,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冷笑,说动剑了,好家伙,也让你瞧一瞧我的手段。
我眼观鼻,鼻观心,说我自己还有一大堆事儿呢,这事儿没得商量。
冯乾坤梗着脖子辩解道:“屁话,地毯上面卖的是盗版的好吧?正版的茅山入门剑法得卖三十八一本,而且不打折好吧?”
这三名道人自然也不差,双手弄成爪形,便上前要来捉我。
我没有说话,而冯乾坤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嘴唇抖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到底没有说出来。
我往后退了两步,不想跟茅山宗起冲突,转身就要跑,结果有一人十分矫捷,一下子就拦在了我的跟前,挥掌拍来。
冯乾坤的话语转冷,说你这是逼我动用武力强迫咯?
这,歪楼了吧?
我被这般拿和图书住,忍不住就恼了,说冯道长,你既然来了强的,我就不客气了,休怪我手下无情啊!
我认真地看着冯乾坤,说老冯,你也是一个有自我判断力的人,杂毛小道什么人品,你也不是不知道,连陆左这样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他都能够守得住规矩,我特么算哪门子人物,他凭什么把你们那什么神剑引雷术给教我?再说了,我真的没有跟他见过面,他怎么教我,托梦啊?
冯乾坤继续说道:“除了仰光,还有在东海,别以为东海蓬莱岛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有人已经通过秘密途径传了消息过来,说你诛杀蓬莱岛实权人物赵公明的手段,也是神剑引雷术!”
冯乾坤舔了舔嘴唇,想了一下,说倒是教了一些茅山宗的入门剑法……
冯乾坤皱着眉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与对方拼了一记,发现他也不是很强,于是上前,一个过肩摔,想要将人给撂倒。
我睁着双眼,一脸无辜地说道:“什么是神剑引雷术?”
冯乾坤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学会神剑引雷术的事实是不会动摇的。
我沉声说道:“大自在震宫惊雷术乃传承上古,乃雷泽大神之巫术,后来经过变化,融入了道家手段,最终成形,乃至刚至阳之术;至于你茅山的神剑引雷术,我从未听闻过,而我与杂毛小道之间除了在数年前见过一面之外,再无交集——你们茅山,难道有平白无故就给陌生人传道法的习惯?”
http://m.hetushu.com冯乾坤没有再跟我掰扯,而是一挥手,让身边的那几个道人朝着我围了上来。
冯乾坤苦笑,说我如何知道为什么?
冯乾坤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说不管怎么样,茅山长老会那边除了决议,让我带着刑堂的人过来,将你给“请”回茅山宗,一切事宜,让长老们来判断吧。
冯乾坤的脸色沉了下来,说陆言,你我之前也是有些交情的,你别这样,让我难做。
我手往腰间抹去,破败王者之剑陡然亮出,深吸一口气,朝着前方猛然一斩。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我的这手段,就是神剑引雷术。
我不待他回答,又问道:“我乃江湖一无名小卒,你不了解我,这没关系,但我请问你,陆左跟杂毛小道好基友一辈子,但你可曾有见过萧克明传过他什么茅山的手段?”
我的眉头一跳,知道茅山宗已经断定我这神剑引雷术是从杂毛小道那里学来的。
我说你茅山宗横行霸道,还不让人说了?
冯乾坤满脸惊疑,说啊,世间怎么还有此法?
冯乾坤瞪着我,说你别装傻了,别以为在仰光的事情没有人知晓,我们刑堂虽说深居茅山,但是江湖上的事情还是了如指掌的——你们在仰光击杀七魔王哈多所用的,难道不是神剑引雷术?
我这一掌劲气惊人,那家伙修炼多年,本以为能够拿下我这生瓜蛋子,结果自己反倒是朝着后面跌落而去。
我冷笑一声,说一年之前,我曾经拜访www.hetushu.com茅山宗,亲身经历了茅山宗罢免上一任掌教真人的全部经过,而当时茅山宗长老会给出的理由,是说萧克明擅离职守,前往了幽府,这事儿我至今还历历在目,怎么着,冯道长居然这么健忘,连当初的遮羞布都给忘记了?
我摇头,说我不信任你,不信任你们刑堂,不信任你们那个新官上任的掌教真人,我甚至连黑手双城都不信任……
萧克明?
不但如此,他还抱住了我,让其余两人上前,过来配合。
什么?
冯乾坤脸色冰冷,说萧克明是涉事方,而且生死不知;传功长老闭关许久,连掌教真人都难得见她一面;至于包凤凤,半年前她就偷跑着下了山,我们如何帮你找寻?
怎么办?
我说哟,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一个不相干的人都不知道,你又何必过来找我询问呢?
砰!
我忍不住笑了,说我操,你也真有脸说,茅山的入门剑法都是烂大街的玩意,根本不保密好不好,我上次去你们茅山旅游的时候,山下的地摊那里卖的十五块钱一本,二十块钱全套,这算个毛线啊?
冯乾坤一时语塞,不过他到底还是要脸的,并不会睁眼说瞎话。
我说只有这三人的任意一人前来见我,并且担保我的安全,我方才愿意配合你们茅山宗的那什么调查;否则的话,别怪我不给面子。
冯乾坤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陆言,你别在这里跟我装疯卖傻了,你若是没有见过萧克明,那神剑引雷术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