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二十四章 寄身铜殿

所谓洞天福地,就我个人的理解来说,就好像是白纸上面的一粒米,它独立于这世间之外,但是跟这世间又有一丝联系,入口便是米粒与纸之间的接触点。
这儿给人称之为养心殿。
这样的地方是现有科学所无法解释的,而能够拥有洞天福地,对于一个宗门来说,那千年的底蕴,不是什么小门小派所能够比拟的。
我来到了里间的卧室,躺在床榻之上,先是行了一遍气,发现艰涩无比,根本就推动不得,知道这儿应该是布得有阵,让人无法行气修行。
我开始烦躁起来,在殿宇里走来走去,来回走了无数圈。
就好像是佛家所说的小千世界,别有洞天。
过了好一会儿,冯乾坤方才说道:“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回头的时候跟上面说一声,不过应该问题不大。”
这个梦很短,短得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差一点儿都忽略了过去,而等我回味过来的时候,却突然间忍不住一阵狂喜。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幻觉,但是到了后来,我才想起有一个可能。
冯乾坤不说话,旁边有一个年轻道人忍不住撇嘴,说好大的口气,小朋友,你知道茅山宗的份量,有多沉么?
也正因为如此,冯乾坤他们才会这般谨慎。
不过走入其中,我方才发现别看这里看守不严,但是外面到处都是符箓和古怪的纹路,一入其中,便能够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我说打发时间。
完毕之后,我琢和_图_书磨起该干嘛。
这事儿我做了不知道多少,所以十分熟练。
前往茅山宗的路上,冯乾坤征询了我们的意见,然后给我和屈胖三都带上了眼罩,让我们无法认清路途。
一个沉稳的男中音说道:“那好,打开,我要见他一面。”
我说秦风是谁?
那人的话语一下子变得冷淡许多,说道:“我也不行么?”
进入养心殿的房间,我方才发现这建筑的主体,居然是用铜来铸就的。
道童问我要这些干嘛。
刑堂六老身份很高,进了谷中便消失了去,而冯乾坤没有带着我前往上一次居住的殿宇和洞府,而是来到了一处看起来还算是不错的建筑院落来。
冯乾坤拱手,说从我个人的角度,尽量。
这偌大的一个殿宇,居然是个铜殿,这得多费钱啊?
冯乾坤指着远处的一个小村镇,说那里是我茅山宗的生活区域,一会儿我让人带你过那边去,你放心,这几天的吃住交由我刑堂负责;不过有一点,茅山宗禁地处处,你不可胡乱走开,知道不?
他说道:“木料是我找到的,刻刀我找不到,这匕首是秦风师叔祖给你的。”
屈胖三又说道:“另外有一点,在这期间,你们谁要是敢给陆言苦头吃,又或者中途谋害于他,那么我想要告诉你一点,不管你茅山是百年还是千年的威风和基业,我都会让你茅山覆灭。”
这梦是真的么?
不知不觉间,一个个的符箓www.hetushu.com被我分解,最终复制在了木块之上。
过了许久,我一骨碌爬了起来,感觉自己胡思乱想,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去。
可能是通过某种法器。
我心中激动不已,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吵醒我的声音又一次出现了:“掌教真人,犯人就在养心殿中。”
说罢,他让刚才说话的那个年轻人带着屈胖三进了村镇,而继续押解我前往刑堂所在的死亡谷。
没一会儿,我就已经将那木像雕得惟妙惟肖了去。
不可能吧?
屈胖三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虽然我跟李道子有点儿交情,但这话儿,我说到做到。”
他的诚恳赢得了我的好感,我朝着他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冯乾坤转身欲走,我叫住了他。
如此一阵走,半个多时辰之后,我感觉周遭的空气顿时清新许多,肺叶舒张,感觉到一种格外的放松,就好像是重新回到了东海蓬莱岛一般,知道自己已经进了茅山宗。
道童说这匕首你用完了,记得还我,上面不能让你带兵刃在身的,这一次是秦风师叔祖开了口,你别让我难做。
道童诚惶诚恐地说道:“掌教真人,恐怕不行,刘长老吩咐过,说此犯人关系重大,不允许任何人私会,也不能够私自审问……”
我告诉他,说能不能给我弄一把刻刀和一堆木料来。
我有些无奈,苦笑着,不知道如何自处。
突然间谈到这么生活气息的事情,让冯乾和-图-书坤颇有些难受,他指着殿宇角落,说那里有恭桶,你方便的时候用那个便是了。
我说我并不逃跑之心,你不必威胁我。
真土豪。
睡过去的我做了一个梦。
我又尝试着呼唤了一下小红,结果它传来了一丝恐惧,显然是对这儿比较害怕。
茅山宗并非修建于深山之中,而是在一处位于茅山之中的洞天福地。
而走在通向山谷平原的路上,有人从我的身边经过,诧异地朝着我们这边望来。
我虽然认不出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却忍不住下意识地将其复制出来,并且雕在了木块之上去。
刘长老进了茅山宗,人便不见了,不过刑堂六老还是在我们身边看押着,走到了一处岔路口,冯乾坤对屈胖三说道:“我们会带陆言去刑堂的养心殿暂扣,然后等到长老会人齐了,才会对他进行三堂会审,刑堂之地乃本门禁地,虽然我师父同意你进茅山,但那儿你是不能去的。”
什么也弄不了,我躺在床上休息,闭上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
想着这事儿的时候,我的目光落在了铜殿的装饰和浮雕之上,这东西是一个建筑,也是一个法阵,上面各种神秘而古老的符文看得让人不觉明厉,认真打量,又有一种深陷其中的感觉。
我叹了一口气,说唉,辛辛苦苦一辈子,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屈胖三不屑地说道:“别弄得你茅山宗跟中南海一样,我对你们没啥兴趣,不过我可要说了,三堂hetushu•com会审的时候,我需要在。”
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冯乾坤竟无言以对。
这样手头没闲,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许多,天色也变黑了,我越发困倦,趴倒在地,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铃铛声一响,没一会儿来了一个小道童,在门外问我有什么需求。
我心中暗自诧异,而进入其中后,冯乾坤解去了我身上的捆仙绳,然后对我说道:“你这几日便留在这里,不得走出殿外,一切饮食用度都会有人送来,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摇铃;安全方面你不用担心,养心殿中不动刀兵,任何人也奈何不得,而在殿外,随时都有刑堂六老中的三人在此看守,不会有任何人对你干嘛的……”
想到这里,我觉得不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而这样光坐着又太猛了,想来想去,我跑去摇了铃铛。
冯乾坤摇头,说我知道你对这一届的茅山有偏见,害怕发生上一次梅蠹的事情,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你的事情现在受到了无数人的关注,不会有人暗地使手段的——至于事情最终的结果,还需要看长老会的决定。
我问了一个问题:“那啥,看你这地方也没有厕所啥的,我要是大小解,那该怎么办?”
不过对于我来说,之前我就曾经在包子的带领下进过茅山宗,大概的方位其实都了然于心,他们这般做,不过是脱了裤子放屁而已。
道童不确定,过去问人了,结果没一会儿,那铜殿的门被打开,道童递了一把和-图-书黑色匕首和一堆乱七八糟的木料过来。
大殿的门合拢,而我来到了角落一处地方,将木料都给搬了过来,一开始的时候,我闭上脑海,立刻就浮现出了虫虫的身影来。
那种压力是自上而下、由内而外的,虽然身体上并不会感觉到任何不适,但心中却沉重无比。
但是为了让这帮人安心,我也没有揭穿,只是默默接受。
于是我打发时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雕出了一个虫虫的木像来陪我。
冯乾坤一愣,说啊,这是为何?
冯乾坤离去,关上了铜殿的门,我立刻在这房子里转悠了起来,发现空间倒也不算大,外面有一个厅堂,里面有一个卧室,布置得简简单单,说好听了叫做养心殿,说不好听了,就是一个偌大的牢笼。
又走了十分钟,眼罩方才被揭开,我身子被绑着,双脚可以行走。
屈胖三说你真没文化,看过电视剧没有,不管再笨蛋的犯人,他总得有辩护律师啊,我这表哥嘴笨,说话都不利索,要万一给人栽赃陷害了,到时候我可怎么跟我大姨交代?
这儿也有窗户,镂空的,上面雕着各式花纹,不过没什么光透进来。
呃……
他跟我形容了一番,我才知道是刑堂六老之中那个矮胖个儿的那位。
那就是有人在监视着我,又或者打量我。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那我去哪儿呢,总不能睡大街上吧?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但是每一次回头,什么都没有瞧见。
我点头,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