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二十六章 殿前廷议(1)

茅山宗门之内,有山峰数十座,堂口众多,但若是论最为雄伟的,则是茅山主峰,而主峰之上,则有清池宫。
而且还是陆左的堂弟,这家伙,好嘛,这陆家当真是人丁兴旺,高手辈出,一个比一个狠啊……
“陆言此人,性情残暴,手段恐怖,所过之处,必定是腥风血雨,单单在缅甸仰光,就有上千人直接或者间接地死于他的手中,而且还改变了当地势力格局,江湖人听闻,皆谈之色变……”
那位先生,孤身一人,前往敌国,相约共同抗击,然而敌国毁约,落井下石,那种强烈的痛苦,和誓死不从的意志,逐渐地浮现于我的脑海之中。
因为如果我这边被定了罪,那么她的侄子萧克明定然也逃不脱,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她绝对会帮我,然而此刻她并没有出现,这种感觉让我十分不自在。
我知道这是一种施压的手段,让我感受到茅山的庞大和恐怖,以及根基之深厚,让我在之后的过程中,肝胆俱裂,不敢再生出几分侥幸。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什么叫做上千人直接或者间接的死在我的手上啊?
冯乾坤越众而出,朝着列座的众位长老拱手。
我慢慢走着,眼圈突然有些红了,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感动,一种战胜了自己心灵恐惧的欣喜。
行至半山腰,有人叫我:“陆言,陆言……”
唯独我一人站立当场。
众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和*图*书僵,好几人感觉好像是吃到了翔一样,不知道该如何理解。
主殿并无人等候,我给人押在了殿中,然后仰头打量着漫天的神灵塑像,表现得很淡然。
我偏头瞧去,瞧见居然是屈胖三那小子,几天不见,这家伙的个头儿似乎又长高了数分,他在远处朝着我招手,不过刚喊了几声,就给人阻止了去。
“有资料显示的神剑引雷术,陆言共用过两次,第一次是在缅甸仰光,陆言凭借此法,击杀了横行缅甸阳光乃至整个伊洛瓦底江流域的霸主,七魔王哈多;至于第二次,是在东海蓬莱岛,他凭借此法,击杀了修成元婴之道的碧游宫实权人物赵公明,手段之骇人,已让东海人人自危……”
“据各方面的信息反馈,陆言通晓多门手段,除了苗疆蛊术之外,他应该还有邪灵教地魔传承、失传已久的上古剑术,符箓制器之道,以及神剑引雷术。”
他不是个好脾气,不过人在屋檐下,却也知道夹着尾巴装孙子的道理,于是朝着我打手势,告诉我一会儿见。
……
他面临这变故,他也只是疑惑,说那你这是?
说罢,他目光落到了屈胖三的身上,平静地说道:“那么,屈胖三,对于刑堂负责人的指控,你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么?”
这路漫漫,而我又受了那捆仙绳的限制,行不得劲气,仅仅凭借着肉身的强度在坚持,所以十分疲惫,不过越是如此,和-图-书我越让自己的心态变得平和,一步一步地走。
估计不少人心头已经开始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了,不过执礼长老雒洋是一位敦厚长者。
然而这些话儿听在我的耳中,却让我苦笑不已。
呃……
过了好一会儿,一声罄响,殿前有大批人鱼贯而入,有男有女,每一人皆穿得格外隆重,道袍附体,道冠加身,而这里面我瞧见几个熟人,一个是执礼长老雒洋,再有一个,是刑堂长老刘学道。
我感觉到了自己有些孤立无援,就好像是案板上面的肥肉,任人宰割。
什么时候,江湖上又出现了这么一个狠角色?
每一步,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修行。
尼玛,咱们这三堂会审,就是问个真相,你还真以为这儿是私人法庭呢,还什么辩护律师,你特么有律师证么?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便也是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认真地行着路。
雒洋在冯乾坤说完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茅山宗从来不以势压人,也会给任何人说话的权力;现在进入答辩环节,陆言,对于刑堂负责人刚才所说的话语,你有什么可说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骇然,一种十分不自在的感觉浮现在心头,而让我更加心神不定的,是我并没有瞧见传功长老萧应颜。
冯乾坤事前做过详细的准备,当着众位茅山长老的面,他一一述说,而在座众www.hetushu.com位长老有的也是第一次听闻,止不住交头接耳,脸色骇然。
主殿之上,供奉着道教三清,分别是太清太上老君、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又供有四御,另外还有茅山的四位宗主金身,分别是三茅真君茅盈、茅固、茅衷,和贞白先生陶弘景。
尼玛,你这资料到底是哪儿弄的,正确的我也就不说了,胡乱吹嘘的,在这么严谨的场合里,真的好么?
然而即便是面对着如此的指责,我依旧是保持着十二分的淡定,任由冯乾坤将诸事给一一说完、到了最后,他总结陈词,说道:“综叙所论,我刑堂认为陆言凭借我茅山唯有掌门与传功长老才能习得的神剑引雷术肆意作恶,罪大恶极,希望长老会能够授权刑堂对其进行应有的惩罚,并且逼起交出神剑引雷术的全套功法……”
我被从刑堂总部押出,一路押解,走至茅山集镇,又开始爬主峰之山,台阶无数,一步一步地走行,仿佛没有尽头。
这般说,搞得本来立场并无偏移的中立人士,都忍不住想要黑化我了。
这小子朝着我眨巴眼睛,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让我心头的紧张顿时就消散了许多去。
随后我还瞧见一人,却是前几日与我单独见过面的茅山掌教真人符钧。
如果说茅山长老会里面,铁定会站在我这边的,也就传功长老一人。
而这个时候,坐在角落里的屈胖三举起了手来。
路上不时碰见http://m.hetushu.com有人指点,闲言碎语传入我的耳中,更是对我的心理有着深深打击。
不知不觉间,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孤独,那种孤独是浮现于心灵深处的,之前梦中的那位耶朗使臣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屈胖三站了起来,走到了场中,摇头晃脑地说道:“我是陆言的表弟,也是他的辩护律师,屈胖三。”
清池宫是茅山宗的主殿群落,也是掌教真人的居所。
他为人倒也规矩,知道在这样的场合里也耍不得蛮狠,于是高声说道:“请求发言。”
他环顾一圈,与众位长老交换过了眼神之后,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有你来辩解,也无不可。”
行礼完毕,他朗声说道:“诸位,半个月前,刑堂听到东海传闻,说有男子陆言,曾经数次施展我茅山宗镇教法门神剑引雷术,头头是道,于是传达掌教真人,并且随后展开了调查,发现情况属实,于是在刑堂刘长老和刑堂六老的带领下,将陆言于南方省阳江市擒获,捉拿回山。”
听到他这一长串的话语说出,淡然自若,执礼长老雒洋抚须而叹,说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小兄弟年纪不大,口齿倒是伶俐十分,佩服佩服。
搞得老子就好像是杀人狂魔一般。
雒洋看向了他,问道:“你是何人?”
执礼长老微微一笑,说皆可。
众人坐定之后,执礼长老雒洋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茅山长老会成员,传功长老萧应颜闭关和*图*书不出,外门大长老陈志程朝中事务繁忙,无法参加,其余八位,加上掌教真人,皆以在场,廷议开始,请刑堂管事人发言。”
屈胖三点了点头,走上前两步,打量了冯乾坤一眼,然后说道:“我用八个字简单总结一下刚才这大兄弟的话语,那就是——胡说八道,放狗臭屁!”
屈胖三指着我,说茅山威风,江湖已久,我这表哥没见过啥世面,为人胆小,言语表达能力也有些迟缓,临场机变不足,我这个当表弟的不忍瞧见他受尽污蔑,于是便自告奋勇,在刑堂长老刘学道老先生的首肯之下,前来茅山,为他辩护,还请执礼长老您准许。
除此之外,还有道家诸神各位,不一一具列。
大殿空荡,与会者超过三十人,而能够坐下的,都是茅山宗长老级别的大人物。
好在这个时候,从侧面处又走来一人,却是屈胖三。
坚贞不屈,坚贞不屈……
众人出现之后,相继落座,盘腿在了蒲团之上,连屈胖三都获得了一个座位。
我抬起头来,瞧见这位当日亲切和蔼的执礼长老,心中百种滋味一时涌上心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陆言,黔州省黔东南州晋平县大敦子镇亮司村人,堂兄为疤脸怪客陆言,二十五岁之前与普通人无异,随后修行,修为一日千里,十分恐怖,现如今已能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一路登山,然后过了偌大的清池宫广场,抵达了主殿。
屈胖三说是单独说,还是笼统地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