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二十九章 堂吉诃德

由他出场,只怕我在他面前根本就走不了几招,而一旦刘长老一个心思动歪,失手杀了我,谁也不能找他说理去。
他感受到了我的威胁,所以才收起了先前轻视的心态,变得认真起来,准备全力以赴。
刘长老平静地笑了一声,那张麻将脸上露出几分不屑来,说地煞陷阵,要得有地煞才行,我茅山宗凝练一处,自成灵脉,如何有地煞露出?
握着破败王者之剑,我朝着刘学道拱手说道:“刘长老,外面请?”
这是规矩。
他回来,场地自然已经清了出来。
在旁边一直围观的屈胖三此刻也是莫名豪气,将乾坤囊扔了过来,我接住,从里面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又将乾坤囊给扔了回去。
刘学道站立在我的十米开外,长袍大袖,一身紫黑,认真地听我说完之后,伸出手来,平静地说道:“请!”
冯乾坤有些着急,说可是师父,这小子有五行遁地术……
一剑斩!
以他的身份,然后过来与我交手,的确是有些欺负人,所以他拿出了“退避三舍”的典故来,让我三招。
我第三剑劈出得十分潦草,甚至都可以说是草率,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回应刘学道这种退避三舍的自我安慰。
我提着剑,朝那殿外走去,而不远处,刘学道与我一同走了出来,两人并肩而出,走下了大殿的台阶,来到了宽敞的广场之上,相隔十米对望。
不过她说的话也在理,刑堂http://www.hetushu.com长老刘学道什么人,能够在茅山宗这样的顶级道门中排上前三的顶尖高手,在天下间也是足以笑傲群雄的,即便是面对着天下十大,恐怕也能够有一战之力。
一剑斩,顾名思义,那就是一剑而中。
如果是这样,那又是谁将他从黄泉路上带来的呢?
我心头疑惑,不过由不得我多想,因为这个时候冯乾坤已经折返回来了。
茅山众位长老纷纷移驾出殿,站在了台阶之上,居高临下地望了过来。
我一开始说话,只不过是给自己打气,然而说到后来,鲜血却莫名热了起来。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使出了第二招。
多好?
何等荣幸,死了,又有何妨?
即便是面对着刘学道这样的顶尖高手,我也不屑于用乱七八糟的歪门子手段。
大殿之外,有广场,自有许多闲散人员,冯乾坤瞧见师父并不是在开玩笑,匆匆下去布置,而刘学道这边则朝着在座的诸位长老拱手说道:“诸位,掌教真人,我与陆言交手,请诸位好好瞧一瞧,他用的雷法,到底是不是神剑引雷术!”
我明白了刘学道的意思。
整个时候刘学道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双手平托在前,然后用袖子的柔软将这股气息给不断传递,最终化作了一个太极阴阳鱼,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下。
是啊,是啊,我是谁?
刘学道的表情变得认真,我也知道他是上和_图_书了心。
三招过后,他将以暴风骤雨的方式对我开展进攻,维持茅山宗的脸面。
而屈胖三也在高处驻足。
这话儿说得公允,可见我刚才的话语并非没有发人深省。
依旧是一剑斩,这一回我将两任一剑神王的感觉都融入了我的剑意之中,劈出的那一剑,无论是角度、劲力还是思想的境界,都达到了我所能够做到的最顶峰。
刑堂长老刘学道从上面缓步走下,指着冯乾坤说道:“你帮他解开绳索,我与他外面较量。”
以身养雷,我即是雷,雷即是我。
退无可退,而在这个时候,前几日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梦,再一次的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来。
我此刻已经是被逼上了梁山,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一鼓作气,赶鸭子上架,让人高看一眼。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要给这帮人瞧一瞧,除了剑,我别无它物。
两人再一次交手,而这个时候的我并没有了第一次的惊慌,竭尽全力,与他开始了你来我往的交战。
要不然他凭什么带领着茅山宗最强大而恐怖的暴力机构数十年?
凭着东拼西凑的手段,我在刘学道暴风骤雨的攻击之中,苦苦地撑了下来,然后一点、一点地感受到了一种油尽灯枯的境地。
这种心灵鸡汤真的有用?
这般想着,我冷冷一笑,说素来听闻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当年的时候,除了前掌教陶晋鸿,传功长老尘清真人之外,m.hetushu.com稳居第三把交易,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必手段更加厉害——能够与刘长老交一回手,虽死又何憾?
三剑之后,刘学道宛如鬼魅一般地扑了上来,与我开始了正面的交锋。
那是一个身处于大泽之中、背着巨石的男人,他在满是泥泞的沼泽地中行走,而天空之上,乌云密布,不时有巨大而粗壮的雷电,砸落在了它背上来。
这过程十分轻松,有如行路饮水一般,而随后,他又向我伸出了手来,淡然说道:“再请。”
今天是我认识他以来,见过刘长老笑过最多次的时候。
冯乾坤又劝,说那如果他使出那地煞陷阵的手段,只怕我茅山千年基业就要毁之一旦啊。
说罢,他看向了恢复自由的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告诉我,陆言,你可以么?”
这事儿挺复杂的,自有法门,冯乾坤弄了一两分钟,方才最终将捆仙绳给收了起来。
她质疑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冯乾坤是刘学道长老的徒弟,前两两句话只是在恪尽职守,既然师父已经拍板决定了,他便也不会执意阻拦。
我朝着他望了一眼,屈胖三朝着我使劲儿挥了挥拳头,大声喊道:“陆言,加油,你要相信自己,只要你努力,你所迸发出来的力量,将让所有人都为之吃惊。”
我懂,所以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箭步向前,然后全身凝练成一张弓,在绷到了最极限的时候,朝着他猛然斩了过去。
刘学道挥了和_图_书一下手,吩咐道:“清场。”
这手段不但讲究使力的手段、角度和时机,而且最最讲究的,就是研究敌人的弱点。
他有着一代宗师的俨然气度,摆开架势之后,并没有主动进攻,而是谦逊地请我出手。
当初我进茅山,无人关注,没有谁会正眼瞧我一眼,而此刻呢,堂堂刑堂长老居然都要下场与我拼斗。
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那女道姑方才会站了出来,然而听到这话儿,刘长老却笑了笑。
终于还是有明白人站了出来。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用一种十分特殊的手法,双手在我背后不断翻腾结咒,方才将那捆仙绳给弄开了来。
那一剑劈出,我感觉整个世界都仿佛被我切成了两半。
众人纷纷起身,朝着他躬身说道:“有劳刘长老。”
刘学道回望了一眼给扔在一边、一直没人搭理的王维伽,吩咐道:“此人严加看管,等我比完,回头来要好好审他。”
大雷泽强身术。
这就是他的计较,我心中了然,故而没有立刻上前拼杀。
不愧是刑堂长老,与人搏击的手段,简直就是出神入化,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大恐怖,让人为之惊悸的杀招随手拈来,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杀人灭口,这事儿简单无比,成本也不大,便能够将一起争端给消弭于无形。
而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女性长老站了出来。
听到这话儿,我心头一阵疑惑,想着难道王维伽不是刑堂带来的http://m•hetushu.com人?
但这终究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梦想,特别是在这样的顶尖高手面前,尽管感受到了些许不适,但刘学道长老还是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我的这一剑。
是么?
刘长老摇了摇头,说不会,我茅山主峰,清池宫外,法阵重重,怎么可能使用遁地术离开呢?
她对刘长老拱手,说刘师兄执掌刑堂数十年,是茅山宗有名有数的顶尖高手,以你的实力,迎战一个出道不到两年、乳臭未干的小子,胜之不武,传出去别人还会说欺负人,不如让你我门下弟子上场吧?
我心中有些怀疑,不过大战在即,也来不及多想,抱着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朝着前方的刘学道长老拱手,然后说道:“破败王者之剑,成剑不到两年,不过我这剑鞘是极品雷击木制成,平日里日夜温养,倒是多出几分雷意。”
我的血热得沸腾,高声喊道:“剑来!”
然而在这样的压力下,我却硬着头皮顶住了。
他笑过之后,脸色变得僵硬起来,凝视着面前这位女长老,平静地说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是好事,你放心,此人留着有大用,我不会杀他的,但茅山的名头不能够折在他的手里,这是最根本的底线,绝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对方显然是感受到了,不过却并不在意。
我陆言就是一最底层的小虾米,而刘学道则是几十年前就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万人敬仰的大豪杰,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能够与他平起平坐,对面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