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三十章 陆言败了

彝指的是古代宗庙常用的祭器,而彝族原称“古夷人”,又唤作西南夷,上个世纪解放之后,彝族代表进京,拜见太祖,方才将“夷族”改为彝族,节日是火把节,跳的是左脚舞,其中一支传承上古,通晓雷法,被唤作古雷夷。
然而我这边一进,刘学道却退了。
这情况让众人的脑子一片空白,估计有无数人都在心中琢磨——哇擦,这是失误了,失误了对吧,绝对是不熟练,所以劈错人了。
世间便是这般奇妙,然而仔细想一想,却又环环相扣,彼此牵连,一切似乎尽在命运之神的掌握之中。
风云动,平地起惊雷,晴朗天空,一时乌云遮蔽,陡然间,炸雷落下,无数雷芒粗壮,紫芒入体,劈向了身处其间的我。
正是有着古雷夷的帮助,耶朗王朝才能开疆三千里,疆域抵达东南亚腹地,而直至如今,夷族流散在越南、老挝、缅甸、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人数,还有百万。
那这就不是神剑引雷术了,而是一大号避雷针。
“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请吾佐阳界,立便救众生;请吾救大旱,滂沛雨霖霖;请吾捉精怪,摧破诸鬼营;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当瞧见那乌云密布,天地变色的时候,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袖一挥,凭空出现了十三支符箓,化作剑光,围绕在了他的全身上http://www•hetushu•com下。
雷电快疾,然而我挥剑的那一下,无论再快,终究还是有迹可循的,所以即便我使出这大招,刘学道却也并无紧张。
我大部分的雷光,都用在了对付刘学道的无影剑之上,根本没有进攻的机会。
当我开始发力的那一瞬间,刘学道的表情就变得格外严肃起来。
倘若是再差上几分火候的,说不定就被我挑战成功了,但是刘学道的实力摆在那里,我即便是顿悟了大雷泽强身术,也没有办法逆转。
我若是想要光明正大的走下茅山,就得赢得这一场拼斗。
我要给这帮高高在上的家伙看一下,不要小看我,小心一不留神,给我掀翻倒地了去……
而我梦见的那人,便是古雷夷的族长,也是耶朗王朝的客卿。
宛如雷神返世。
完全属于自杀啊,有这么想不开么?
因为那个人,其实并非耶朗之人,而是来自于另外一个部族。
他的话让我安心了几分,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说我输了。
这样的手段,实在是让人惊骇,要不是我有着这雷电之法,只怕早就已经倒落在地了。
在道教的神话体系里面,有许多数量、各种级别的雷神,级别最高的为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传说是南极长生大帝的化身,掌管神霄玉府,下辖九天雷公将军、八方云雷将军、五方蛮雷使者、雷部总兵使者……
不但刘学道懵住了,就hetushu.com连旁边的无数人都为之诧异,惊掉了一地眼球。
我想要与刘学道近身交战,就是想要利用我这两丈雷域的优势,压住他的气势,然而此刻他一拉开距离,与我游击,又有那无影无形的利剑,使得我被风筝吊打,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若是一不小心,或许就会成长得他们都难以企及。
说话的是屈胖三,然而此刻我的心头那股烈火并未扑灭,下意识地大声喊道:“不行,男人干架,要么胜,要么死……”
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放弃,依旧咬着牙齿,挥舞长剑,奋力拼杀。
这符箓化作剑光,划空而来,一不小心,就会被撂倒,当场挂掉。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做的足够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我根本不会将夷语,但这些话的意思却直接浮现于我的脑海之中来。
那蓝色的、紫色的、白色的雷电围绕着我的全身,长达两丈有余。
如果没有黄泉之行,我就不会遇见那个老道士;如果没有老道士,我就不会学得神剑引雷术;如果没有学得神剑引雷术,我就不会诛杀赵公明;如果不诛杀赵公明,聚血蛊就会吸收到天雷诛杀、顿悟真道的赵公明;如果聚血蛊不嘴馋,就不会融入雷击真元入它身……
哪有神剑引雷术不劈向对手,反而是朝自己给轰击而下的。
耶朗传闻此法,名曰大雷泽强身术,引雷电入身,我即是雷,雷即是我。
没有雷www.hetushu.com击真元进入,也许这十八个梦里面,就不会有这么一个。
就在这僵局之时,突然有人高声喊道:“住手,可以了,陆言输了,请刘长老停手罢……”
当然也并非如此,自然也有雷电融入了我的身体里去。
他们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并非微不足道的弱者。
我要战!
手一伸,破败王者之剑出鞘,长剑所指之处,立刻有一道雷电劈落下去。
然而在封神之前,洪荒之中,开天辟地的鸿蒙之中,便已经有大能雷神,无天地奉召、自荒野而生,主万物生杀枯荣、善恶赏罚、行云布雨、斩妖伏魔。
然而当那落雷砸下的一瞬间,他直接就懵逼了。
而这个时候,我发动了进攻。
刘学道在屈胖三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停手了,听到我的话语,他也叹了一口气,说他说得对,我的无影剑,基本上出手,十三招即杀人,若是不能,其实算是我输了……
话说完,我全身无力,瘫软在地。
我开始陷入了暴风骤雨的攻击之中,疲于应付,渐渐的,身上开始增添了无数的伤口,那无影剑宛如真正的剑气一般,从我的身边飞掠而过,便会给我增添出一道伤痕来。
彝族。
围观的众人全部都一脸肃穆,最开始的轻蔑已经收敛了起来。
我苦笑,说可是……
一时间刘学道的周身都是剑光浮动,无数风云翻涌,气势攀升到了极致。
不然,最终的结果只能寄希望于别人的仁慈hetushu.com
面对着这种快得超出常人意识的雷电,刑堂长老刘学道不慌不忙,他之前请出了十三道符箓来,化作十三道剑光。
我要与近身搏击。
然而这些对于我来说并非破坏,而是刺激着我全身的经脉,开始迅速变化。
没一会儿,我全身都是鲜血,宛如一个血人。
上照天心大道,下济幽冥群苦。
我的雷电快,但他的剑光却也不慢,两者在半空之中相交,立刻化作了璀璨光芒来,然而攻势却在几秒钟之后,消弭于无形之中。
他抱住了我,将我给轻轻放倒在地,然后温言说道:“可以了,你已经够了不起了,享誉海内外的无影剑,在你面前使了一百多招都没有能够杀死你,还不够牛波伊?”
随着时间拖延,我身上的雷光越来越少。
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我与他对拼了几道,没有再犹豫,朝着对方狂冲而去。
大雷泽强身术。
《山海经》道:“雷泽有雷神,龙首人颊,鼓其腹则雷。”
那恐怖的落雷砸下,居然并没有击向作为对手的刘学道,而是朝着那施展雷法的我劈了下来。
我用古夷语开始念叨起来,这些符音和腔调我在这几日曾经暗自反复练习。
我之前与我交手的时候,一身搏击之术已经近乎于道,举手投足之间都有莫大恐怖,若不是留着一手,只怕我早就在刚才的交手中落败而亡了。
而在外人的眼中,能够瞧见我化作一大团璀璨莫名的光芒来,紧接着那白光闪http://m.hetushu.com耀之后,我全身开始有那变幻不定的雷电浮动。
我最强的时候已经过了,而此刻剩下的,连保命都没有办法。
就在众人都为之诧异的时候,一道又一道的落雷劈在了我的身上去,而我也抛开了破败王者之剑,双手结出法印,不断变换,一瞬间化作了数十种。当那落雷融入体内的时候,我的诸般法印将威力化解,使得我并没有变成焦炭一堆,而是如同那龙旋风的风暴眼口,反而成为了一处绝缘地带。
神剑引雷术,威名赫赫。
我想要举剑劈去,却给一把拉住,是屈胖三。
他的兵器,是一种无影无形的符箓。
我大声喊着,然而身体却越发虚弱,却见一道黑影出现在我面前。
不管是,又或不是,雷法在三千道法之中,属于最为刚烈凶猛的一支,而神剑引雷术又威名赫赫,宇内闻名,故而他自然是全神戒备。
我那天晚上做的梦,就是耶朗联盟之中,得传洪荒雷法的那人。
但是此刻的拼搏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无论他对我是善意还是恶意,都已经与局面无关了。
这个时候我虽然猜不出刘学道的心思,但也知道他并没有想让我死。
强,到底是刑堂长老,他实在是太强了。
他之前凭借着一双肉掌,再加上那长长的衣袖,让我以为他并没有兵器,然而当距离一拉远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怖。
他的地位,一如一剑神王。
刘学道退,但并不是转身就跑,而是一边退,一边朝着我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