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三十二章 不速之客

我点了点头,说好,你我二人,杀将出去。
我问是什么?
不管到底如何,茅山长老会的威严都还是需要维护的。
屈胖三伸手,拉住了我,全身绷得紧紧,而众人则开始缓步逼近而来,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声清朗的声音,传入场中来:“我听说你们在开会,准备给我编织罪名呢,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不叫上我啊?”
我们难道要打通关,闯出这茅山去?
当然,这一切,都不过是猜测而已。
虽然刚才的殿前廷议被控制在很少的范围之内,比斗的时候又有清过了场子,但这里面的人手其实并不算少。
刑堂长老刘学道也从后面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是冯乾坤和刑堂六老,以及数十个身穿黑色道袍的刑堂弟子。
然而过了一会儿,那弟子回返了来,脸色异常难看。
这事儿也太离谱了吧?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屈胖三冷笑,说从陆言说出了那件惊天秘密开始,王维伽就注定了死亡,因为他存在一天,那个谋害萧克明的家伙就会惶恐一天;他只有死了,方才会石沉大海,无人得知真相,这事儿是已经注定了的,而且幕后的指使者,就在台上,就在诸位的身边,又或者是好几个人——陆言,这样的茅山,你还想留下么?
作为顶级道门,茅山宗的实力不会比蓬莱岛这样的地方差多少,别看屈胖三刚才三下五除二就www•hetushu•com将那络腮胡长老给击败了去,不过一来对方太过于轻敌了,二来那人的实力,在茅山的诸位长老之中,只能够算是末流。
刚才为我们说话的那个女长老出言劝我们,说你们要相信茅山,事情最终一定会调查清楚的,我保证,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平——屈小兄弟,千万不要做傻事……
我一人受难,这事儿也就罢了,何必牵连屈胖三呢?
屈胖三环顾了周遭一众人等,然后说道:“我从来不会用最恶意的想法猜度别人,但却知道,茅山之上,有无数种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相比较而言,搜魂术只是小道,若是为你迷幻毒药,让你染上毒瘾,从而抛弃了作为人的尊严,到时候你恐怕就会后悔今日为何不奋力一战,求仁得仁,求死得死了……”
再加上清池宫之外,还有大批的人手。
死则死矣,又有什么恐惧的,但问题在于如同王维伽一般不明不白地死去,这事儿可就不是我所能接受的了。
他在执礼长老雒洋的耳边轻声低语几句,而雒洋则是勃然大怒,怒目圆瞪地望着对方,似乎低声说了几句话,但却没有让我们这边听到。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然后将手中的长剑举了起来,瞧着周遭这些身穿各色道袍的道士们,心中莫名就是一阵痛苦。
刑堂长老刘学道。
啊?
他掀起了眼帘,盯着这位慈祥的女长老,和_图_书深吸一口气,然后点头,说谢谢,谢谢你的提醒,是你让我感觉得到,茅山并非“洪洞县里无好人”,不过事情走到了这一步,若是不反抗,我们只能是案板上面的肥肉,连最后壮烈的机会都没有了……
杀出茅山?
尽管如此,屈胖三却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淡然说道:“被灭口了吧?”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茅山长老会认定我会神剑引雷术,决议让将我给留下来,他这般做,就是对抗茅山长老会,也就是对抗整个茅山宗。
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下场,就是被无数高手围殴而死,没有别的结果。
为首的人,却正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符钧。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我回望了一下如临大敌、准备将我们给拦住的茅山众人,然后低头说道:“刘长老答应过我,会保证你的安全,所以只要不闹,他们就不会拿你怎样;事已至此,你走吧,我留下来,是死是活,这都是命。”
女长老望着年纪、个头都不大的屈胖三,说可这事儿与你无关啊?
呃,屈胖三你个王八蛋,这是在夸我呢么?
我脑子嗡的一响,从那惨烈的壮志豪情之中回味过来,才想起屈胖三这家伙之前迎战赵公明的时候,可是曾经显露出了翅膀来。
这家伙居然拉着我,直接就冲广场那一边走了过去。
不但如此,茅山宗的所有长老都从四面八方围了上和-图-书来,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上百多的弟子在外围。
我们没有再理旁人,朝着清池宫外面的山下走去,我提着破败王者之剑,浑身酸软,却还在咬牙坚持着,而茅山长老会这边也被刚才王维伽被灭口的事情给震惊了,人人自危,众人意见不同,吵成一团。
茅山啊茅山,与你为敌,真的是一件让人很难以接受的事情啊……
这鸟人,准备带我飞出这地方么?
屈胖三冷笑了一声,拍了拍手,说命,呵呵,陆言,既然已经成为了修行者,你就应该知道一点,我命由我不由天,更不由得旁人来操纵,你以为你留下来,等待你的是什么?
他的无影剑将能够成为限制我们行动的最大威胁,只不过他到底会不会出手,这事儿还是模棱两可的。
这里可是茅山宗的腹地,主峰清池宫。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好,你现在若是能够将他给我囫囵个儿的找出来,我屈胖三这回就算是错了,大人我这一对眼珠子,当场就给你挖下来,给诸位“光明磊落”的长老陪个不是!
他虽然负责刑堂,将我抓捕过来,并且对我进行了指控,但好多细节部分,他都做得十分公允,甚至在最终的表决过程中,投了弃权票。
如果在别的地方,这事儿倒也不算什么,可这里是哪儿?
屈胖三的话语说得我为之一震,脑子里转悠了好一会儿,方才发现他说的并不是气话。
“命?”
屈胖三一愣,说你和*图*书干嘛?
想到这里,我停下了脚步,说你走吧。
他这般说着,三角眼长老大声喝道:“胡说八道,我茅山怎么会如此……”
既然如此,我宁愿在这个时候死去。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怕死了。
我经过这一会儿的休息,精力勉强恢复了一些,虽然不能与人交手,但行路倒也没有问题。
除了这人,可还有九位长老、刑堂六老,十几个峰的高手和无数茅山子弟。
什么情况?
执礼长老有些微怒,说当然活着了,他可是最重要的证人。
执礼长老的脸色十分难看,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要用我的死,让茅山蒙上污名,从而警醒世人,让那在暗地里谋算的家伙得到报应。
我擦,我这才发现这屈胖三当真是算无遗策,他刚才装波伊装得飞起,我都以为准备要去赴死了,没想到他在这里还留着一手呢,真的是看不出来啊。
然而就在此时,屈胖三却传音于我。
这个时候执礼长老雒洋站了出来,耐心解释道:“这位小友见识卓凡,不过这一点你恐怕是误会了,我茅山乃堂堂正正的道门圣地,行事一向光明磊落,陆言留在我茅山,定然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屈胖三便挥手打断了他。
怎么说得那么难听啊?
她苦苦地劝着,我能够感受到她的善意,而屈胖三也能够感受得到。
他说你小子别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你愿意死,我还不想挂呢——一会和_图_书儿你抱着大人我,我带你装波伊带你飞……
这事儿让执礼长老的脸色有些难看,然而屈胖三却平静地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么我想请雒长老查明一下,刚才出面指证陆言的王维伽,现在还活着么?”
屈胖三哈哈一笑,看了一下日头,然后回身说道:“我说的难道不是么?”
至少颜值高啊……
听到这话儿,执礼长老雒洋勃然变色,朝着旁边一个弟子吩咐了一声,那人匆匆离去。
什么情况?
我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刘学道其实并不是真正有心对付我们的那人。
他似乎知道了背地里的那人是谁,心中也有所不满了,方才会这般。
他这般一声招呼也不打,就准备离开了?
想要逃离,其实千难万难,我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战死在这条路上。
屈胖三摇头笑了笑,说我这表哥啊,虽然又蠢又菜鸡、脑袋还不好使,总把坏人当做亲人,总把别人想得跟他一样善良,咋咋呼呼的,总不让人省心,不过跟他在一起,我从来不用担心被算计,不知不觉间,已经把他当做亲人了,你们想要弄死他,我可不会答应的啊……
我们继续前行,一步一步,不卑不亢地走着,快要走到清池宫的山门之前时,有一群人将我们给拦住了。
如果是飞,那么对我们威胁最大的,估计就只有一人。
难道我就没有优点么?
不过最后,由掌教真人符钧下令,有人吹响了鸣哨,开始组织人手来阻拦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