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四十二章 秘密潜入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番,突然笑了,说这个就由我来想办法吧。
我摆了摆手,说萧大哥你别紧张,屈胖三别的本事没有,这法阵之事,全部都在他的心中,别说这里,就连东海蓬莱岛上,那费尽前人心血的远古法阵,他都随手破解,毫无障碍。
我们藏在暗处观察,发现那边不但有满是爬山虎的高大围墙,围墙上面还有高压电网,另外十步一岗,全副武装,岗楼林立,即便是电子眼被我们想办法弄没了,这里也依旧很难进入。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真蠢,我们虽然要跟着检修人员找到他们的基地,但一路上肯定还是会有监控的,他们如果把这里修好,我们的跟随只怕被发现,所以那边弄了一个延时的,等这边弄完回返的时候,那边再启动,如此双保险,可以隐藏我们的行踪啊……”
我把自己的发现跟两人分享,屈胖三摸着脑袋,说如果是法阵的话,由我解决便是了,但是电子眼啊、监控器什么的,我就没有什么办法了……
趁着这一片白雾并未消失,杂毛小道带着我们健步如飞,越过一大片的林子,又来到了一处小山丘之前,在几块石头之中扒拉了一会儿,找出了几根埋在地下的电线来。
两人聊了没几句,屈胖三便折返了来,对我说道:“时间不多,赶紧的。”
当然,这五人都是穿着军装的,只不过最后一个,他穿的是一种纯黑色的制服,与众不同和图书,看起来格外不错。
那边的回复很隐约,我勉强能够听到,大概是电源出现了功率过载而损毁了,现在正在紧急抢修。
且不说杂毛小道这种天下闻名的举世大拿,便是我与屈胖三,也是横行一时的小强人物,区区铁丝网和高压线,哪里能够拦得住我们。
一行总共有五人,两个技术人员,两个持枪军人,还有一个双手空空,在外围警备。
杂毛小道掐算了一会儿,然后又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符箓来。
而就在这时,屈胖三突然出声说道:“哎呀,陆言,有纸巾没,我这里没有……”
杂毛小道说时机不成熟,等见到你堂兄了,估计就行了。
说话的人,主要是两个技术维修人员。
如此弄了一会儿,大概是接好了线路,又将其掩埋在了石头之下,这边对着通讯器汇报,问明情况。
打定了注意,我们没有再停留,而是离开了这边的接待亭。
结果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进入守卫森严的营地,似乎接到了电话,然后又转折出去了。
这个地方,到底是干嘛的呢?
有电子眼。
一声炸响,随后这儿冒出了腾腾白烟来,远处几个带着蓝色光芒的地方突然一下子就变得黯淡了去。
说罢,他贴着周遭的阴影处,朝着前方摸了过去。
杂毛小道将电线给随手扯断,然后抓着那雷罚桃木剑,往着露出来的金属丝那里猛然一点。
蹲在这栅栏跟前,杂毛小道瞄http://www.hetushu.com了一下,说你们没问题吧?
他转到了另外一边角落,蹲下了去,直接就噼里啪啦了起来。
那雷罚桃木剑上,蓝紫色的电光浮动,化作一道又粗又长的电芒注入其中。
一整天的时间,我们围着这边大概地扫量了一下,然后找地方吃饭睡觉,等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三人再一次的出发了。
不过还别说,这边的办事效率还挺高的,我们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就有人朝着这边赶了过来,找寻了一番,终于找到了先前被杂毛小道破坏的线路。
这儿外面又有一道更高的电网,而从我们这边瞧过去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建筑似乎并不是很多,而且还做了许多的伪装,但是给人的感觉里面应该是大有乾坤。
我眯眼瞧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外围有高人布置了法阵,没有机会。
他晃了晃,那符箓便燃烧化灰,变成一股白雾,将我们给笼罩其间。
在这样的和平时期,有什么间谍会冒这么大的险,跑这儿来呢?
远处的杂毛小道瞧见我们倏然消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方才轻松地一个翻身,跃入其中,朝着我们这边找了过来。
他们一动,我们也动了。
我们是规规矩矩、人云亦云的人么?
走到了禁区跟前,三米多高的铁丝网上面,不时有蓝色电芒浮动,应该是高压电网。
它缓缓移动,到了最后,指向了西南的方向去。
我问那后来和图书那布置又是怎么还是呢?
杂毛小道越发感慨,说真像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突然间捂着肚子,放了好几个臭屁。
他脚程也快,三两步就赶到了跟前来,朝着我挥了挥手,说地魔的那遁地术当真不错。
屈胖三笑了,说这个是小问题,我摸过去,将法阵弄一个出口来,然后你带着我们溜进去看看。
原来如此,果真鸡贼。
我说这事儿跟他还有关系?
显然不是。
他将雷罚桃木剑插在了地上,然后从旁边的灌木丛中采来了几根树枝,在地上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法阵,几根堆叠,最上面的一根悬空而立。
尽管有另外一人觉得有可能是间谍或者有人潜入搞破坏,不过还是给另外一人嘲笑得无语。
我说不过限制太多,而且极为耗损精力。
如果是这样,估计营地的主体应该藏在地下,又或者山体之中。
刺啦……
哎呀,这家伙别看人小,那屁是真臭,都能够当烟雾弹熏人了,我们赶忙捂住鼻子,而屈胖三则说道:“等等,容我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因为是杂毛小道的第二道布置奏效了。
几人商量了一下,又跟穿黑衣制服的那人汇报之后,绝对先回营地。
我连忙拉住两人的手,施展遁地术,果然有一道缝隙,便寻隙而入,闯入了其中,来到了一处角楼的楼下来,我们摸着阴影往里走,很快就摸到了这边营地的主楼部分去。
话音未落,旁边传来一声低喝http://m•hetushu.com:“谁?”
弄完这些,杂毛小道朝着屈胖三拱手,说虎……屈兄弟,一会儿法阵方面,你负责提醒,我去将他们这一带的电源给切断。
路上的时候,杂毛小道对我们解释道:“这个地方太大了,营地不确定在哪里,而这边的监控线路出了问题,一定会派人过来维修的,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就是了。”
当然,也只有屈胖三这种从来不循规蹈矩、视法律于无物的家伙,方才会如此毫无顾忌。
我们几人蹲伏在不远处,有着匿身符的掩护,再加上我们调整呼吸,并没有被发现,还能够隐约听到那些人的讨论声传到这边来。
观察了好一会儿,屈胖三问我,说能用遁地术进入么?
杂毛小道微微一笑,并不说话,而我则恍然大悟。
我眯眼打量,瞧见不远处的林子里是不是有蓝色的光芒在闪烁。
东海蓬莱岛那样的龙潭虎穴我们都闯过了,若是这么一个区区的禁区我们都不能够自由进入的话,我们岂不是白混了?
杂毛小道当仁不让,桃木剑递出,轻轻搭在了那高压电网之上,原本让人浑身发麻的气场一下子就变得格外平静,他对我们说道:“你们且进去,我在这里帮你们压着。”
一行人走过了两个山坳,来到了一处山谷的深处,那儿就是他们的营地,外面郁郁葱葱的树林,显得十分一般隐蔽。
杂毛小道难得开心一回,说关系还大着呢……
杂毛小道左右打量,说这地方m.hetushu.com好像有许多戒备之处,给人的感觉挺不自在的。
杂毛小道低声说道:“像、真的是太像了,不知道陆左看到了,会怎么想。”
我们没有走正门,而是从侧面的山林接近。
刚才有高压电网的时候,我瞧不到任何可乘之机,而杂毛小道这手段一出,我便一把拽着屈胖三,遁地术施展,人便进入了其中去。
杂毛小道并不停歇,又带着我们来到了另外一处去,在土里又刨出了几根电缆来,不过这回他倒是没有直接用那雷罚,而是架了一个简单的法阵,又放置了一张符箓在上面,施过咒诀之后,贴在上面,然后带着我们回返第一处山丘那里。
望着屈胖三离去的背影,杂毛小道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说你就这么让他走了?要万一出事儿了可怎么办?
脑子有病吧?
屈胖三点头,说可。
总部让他们回返。
他们在讨论这里为什么会有线路断开,出现故障,而在此之前杂毛小道伪装过了现场,所以有一个人比较坚定的认为是野生动物干的。
屈胖三点头,说对,光法阵都布了不少,普通的军事区域,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东西出来的。
不让进,还不能让我们自己找了?
杂毛小道口中喃喃而念,几秒钟之后,那根悬空而立的树枝开始动了起来。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到底打什么哑谜,赶紧分享一下,别瞒着我了。
弄得这般严格,而且哨兵如此不近人情,着实有一些古怪。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您先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