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四十七章 敲诈勒索

胖和尚哈哈一笑,故作豪迈地说道:“无妨,无妨……”
张励耘点了点头,说有。
胖和尚朝着我们施礼,我们也慌忙回应,他笑吟吟地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听说诸位是从北方过来的,就过来想要见一面,结识一番,如有冒昧,还请不要见怪。”
张励耘不动声色地说道:“可以。”
结果没有过一刻钟,有一大群人朝着这边走来。
这是张励耘第一次跟我们透露底细,而正说着,突然间村口前一阵热闹,一直在我们旁边作陪的村民也匆匆赶了过去。
我们都坐了下来,而那胖和尚开始跟我们盘问套底,问我们从哪儿来啊,来这儿做什么呢,做的是什么工作……诸如此类种种的问题一一说出,让人有些苦笑不得。
杂毛小道说自然知道,曾经听我大师兄谈过,说是西北汉子里面,他算第一,喝最烈的酒,抽最燥的烟,骑最骄傲的野马和女人,是他最为佩服的一人,只可惜后来去了不可知的地方,算是死了。
我们不知其意,不过在张励耘的气氛渲染下,大家都下意识地警戒了一些,都返回了屋子里去。
张励耘说就这几天,时间隔得太长了,我需要在附近找一下,最终确定入口,还得做一些准备。
他老人家好不容易开一次口,就给这么多,简直就是打发叫花子。
思考了一下,杂毛小道对张励耘说道:“出去一下吧,见见就见见,这东南亚我常来,www.hetushu.com也没有说怕谁的。”
杂毛小道说什么曲折?
至于虱子之类的虫子,有聚血蛊小红在,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杂毛小道点头,说茶荏巴错里面到底什么样子?
巴布大师瞧见张励耘的态度,身子一下子就挺了起来,直勾勾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人,仿佛要将张励耘印入自己的脑海里面去。
杂毛小道有些诧异,说堂堂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竟然跑去做一个守门人?这事儿也未免太过于离奇了吧?
沉默了一会儿,张励耘说道:“就在通道口,他是那儿的守门人。”
张励耘不冷不淡地盯着他,说对,说的是,不过不知道巴布大师此番前来,可有什么事情?
我们四人独处的时候,他的话语不多,而这一回,他却显得有些忧愁。
说着话,他却是跨步走进了房间里面来,打量了一下屋子里面的人,然后说道:“我巴布在这一带,最爱交朋友了,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俗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对吧?”
六十五块钱对于一个普通的缅甸家庭来说,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是对于一个立志要修一个辉煌大庙的和尚来说,绝对是杯水车薪。
张励耘摇头,说这个真不知晓,具体的事情,我也曾经问过,但却没有得到答案。
巴布大师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个蒲团,直接坐下,大喇喇地说道:“诸位,都坐,坐着hetushu.com谈事请……”
嘿哟,这家伙倒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呢。
张励耘说林齐鸣之所以跟你们说这事儿除了我能办之外,别人估计都不行,并不是因为他们忘记了回返的路线,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北疆王与我之间的关系,若是他们去,未必能够得见真人,也根本无法带领你们进入茶荏巴错。
杂毛小道问什么时候去?
于是我们打开了门,有一个满脸富态、笑吟吟的胖和尚站在门外,旁边簇拥着一大群的人,有一半是他的徒弟,而另外一半,这是过来相陪的村民。
包括我。
张励耘在盘腿静修,没一会儿,头顶上便有腾腾的雾气浮现了出来。
他只说有,却并没有说给不给看,听到这话儿,巴布大师的脸色突然间就浮现出了几分诡异的笑意,然后说道:“相逢即是有缘,诸位,老衲的寺庙最近准备翻新,四处募捐,老衲也是跑断了腿,今天碰到几位也是缘分,不如给老衲的庙投点儿钱,也算是给子孙积福,你看如何?”
巴布大师没有接,而是盯着张励耘的眼睛,说你的心,不太诚啊。
啊?
我们都有些愣,犹豫了一下,张励耘跟对方说道:“大家都睡了,要不然就不见了吧?”
我在旁边也忍不住笑了,旁人或许不太清楚,但我却是太了解了,一万块听起来好像是很多的样子,但这汇率市场上面,一百缅币差不多能够兑换人民币六毛五,所以一万缅www•hetushu.com币相当于六十五块钱。
杂毛小道意识到了一点,问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
巴布大师嫌少,而张励耘却冷冷一笑,将面前的钱抽走,就留下了一张一百块钱来。
其实他一开始就属意睡野林子,但抵不过屈胖三这个娇生惯养的家伙闹腾,这才进了村子的,结果一下子就弄出这样的一事儿来。
旁边的屈胖三嘿嘿直笑,说张口就要钱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巴布大师说护照啊,证件之类的东西,能给老衲瞧一眼么?
张励耘跟那位北疆王有一些关系,这是我们知道的,听杂毛小道说,当初张励耘之所以跟他大师兄认识,就是来自于北疆王的举荐。
他对我们说道:“这个地方,我来过两次。”
房门被敲响,房屋主人在门外说道:“巴布大师听说村子里来了客人,说要过来见一见。”
张励耘摇头,说其实他没有死。
瞧他这紧张的态度,估计并不仅仅只是嘲笑那么简单。
张励耘说当初我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后来回想起来,才知道那里却是生与死的边界,众生的归途之地。
瞧见这阵势,张励耘叹了一口气,说早知道就睡野林子了。
村民十分热情,贡献了最好的食物,当然,即便如此,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有些难以下咽,但大家都没有表现出来,吃过了饭后,夜幕降临,一轮弯月落在了远处,缓缓升起,而我们则坐在屋子跟前的树下歇息。
和_图_书后他又看向了屋子里面的其他人。
六十五块钱都没有了,现在只有六毛五,爱要不要。
杂毛小道说哦,那他现如今在哪里呢?
我们在当地的村民家中过的夜,条件虽然并不算好,但至少有床,这对于之前那些天的风餐露宿来说,简直是好太多了。
张励耘说我们原来进入的时候,里面有一个邪教,首领叫做阿摩王,是一位邪神在这世间的代理人,十分的恐怖,死了许多的人,当初我们生怕追杀,便将其通道出口给炸塌了去,后来从这出口离开的时候,也是花了一些曲折。
杂毛小道说既然如此,应该也算是一块不错的地方啊,如果能够开发出来,应该还是不错的,为什么当初就把那儿给封闭了呢?
许久之后,他将那六毛五给收了起来,双手合十,向张励耘作了一个揖,随即离开。
张励耘对这场面最是熟悉,回礼过后,说道:“我们这边旅途劳累,所以才会懈怠,还请大师原谅。”
张励耘说你可曾听说过北疆王?
我心里暗自腹诽,想着你一秃驴又不是警察,跟我们在这儿盘问什么?
当这一大堆人离开之后,我有些担忧地说道:“张大哥,这事儿恐怕不妥啊,那个家伙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善茬……”
这情况让人诧异,而收留我们的那个当地村民更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而这时张励耘也反应了过来,收起姿势,然后站了起来。
杂毛小道说不过张口就要钱的家伙,高m.hetushu.com度肯定也上不去,无须担心,只需多加小心一些就是了。
杂毛小道眉头一跳,说难道是幽府?
张励耘说有山有水,仿佛另外一个世界,光源主要靠一种叫做地底火鸦的禽鸟来提供,你听过西藏的格萨尔王传没,当初就是这位天神出现,将肆虐藏区的妖魔鬼怪都给诛杀,剩余的则都给赶到了地底去,所以里面生存着许许多多的生物,有的宛如老鼠、有的宛如长蛇,猛禽恶兽,不一而足,大多都有智慧。
咱就这态度。
说罢,他把之前兑换的缅币拿出来,递了一万块给对方。
巴布大师?
我稍微懂一些缅语,而张励耘则十分流利,他冲着主人微微一笑,说既然如此,一会儿我帮你们除了这个祸害。
我们这边用汉语说着,旁边那个房子的主人则吓得浑身直发抖,说各位,你们惹了巴布大师,恐怕不会得到善了的。他这人十分小气,但凡是得罪了他的人,从来没有活过三天的,你们快点逃吧,要是等他回头过来报复的话,只怕你们都活不成了。
那村民紧张地说道:“不行啊,巴布大师很热情的,听说有中国的客人,非要见一面——巴布大师是我们这一带最有名望的人物,极为还是出来一下吧,要不然我会被嘲笑的……”
张励耘说什么通行证?
张励耘心不在焉地应付着,而脸色却越发难看起来,而那巴布大师突然间眯起了眼睛来,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诸位来这儿,可有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