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五十一章 穿越黑暗

所以我们在黑暗中前行,而我则走在了最前面。
一切妥当之后,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我们的面前,划出了一个圈子来。
我说那下面不烫么?
我疑惑,说哪里?
三人赤诚相待,并无遮蔽。
说句真的,我若不是瞧见这家伙在里面自由泳,晃来晃去,都以为这家伙死掉了。
屈胖三说那里是世间最为恐怖的往生之地,无数阴魂亡灵游荡而过,指不定占了多少晦气了,定然是霉运丛生,我下去游一圈,洗洗晦气——你放心,大人我绝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
吞过了蛇胆之后的杂毛小道眼睛变得异常明亮。
我望了过去,居然瞧见了一个宏大的城池。
因为茶荏巴错太大了,据说贯穿了青藏高原的整个地底地界,我上一次进入是从入藏不远的冰川之地,而现在却是从喜马拉雅山南麓进入,也说明了这一点。
我反应及时,反手抓住了岩石缝隙,回头去看。
我和杂毛小道一脸无奈,看着他游了好一会儿,方才上岸,穿好衣服,都忍不住翻了白眼,杂毛小道跟他不熟,不太好说,我却不管这些,上前就揪住他的耳朵,说脑子进水了,啥事儿不好做,非要跳进那地方去,要万一烫熟了,我们都捞不到一块肉吃……
屈胖三皮糙肉厚,熔浆池子里打一个滚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我却不信,杂毛小道看起来似乎也不太擅长这玩意,所以两人尽量绕着熔浆池子走。www.hetushu•com
虚空斩。
没一会儿,十平方米不到的水洼子里,浮现出了二十多个西瓜大的长腿章鱼来。
我擦……
熔浆什么概念,这玩意是融化的岩石,足有三四千摄氏度的高温,我们光站在旁边的不远处,都感觉浑身直冒虚汗,难过得不行,那家伙居然跳进了池子里去,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一道极不稳定的气息顺着他的剑尖飞跃而去,斩落在了那蛇的身上,使得这条巨蛇瞬间化作了两截,鲜血从横截面喷涌而出,宛如喷泉一般,浇落在我们的头顶处。
我被勒了一下,感觉下半身都发麻,变得僵直。
张励耘之前跟我们大概讲了一些,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变动,又加上记忆缺失,所以许多事情其实都只能够当做参考,这一片危险的熔浆之地我们足足走了一天半,停停歇歇,终于远离了那种十二分的灼热。
小红这才作罢。
杂毛小道和屈胖三劲气外放,不受一丝损失,而我的反应则慢了一拍,弄得一身熏臭。
屈胖三去逗它,结果小红张牙舞爪,十足戒备,而杂毛小道也凑趣去逗弄,结果也碰了一鼻子的灰。
我和杂毛小道陆续而进,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是从水底游出了湖面一般,周遭的所有事物一下子就变得生动明显了起来,我感觉到一阵灼热,左右一看,却发现我们还真的就在一大片熔浆池子的旁边http://www•hetushu.com,通红的熔浆池子里散发着灼热的热气,一直蔓延到了天边去,将大半个天空都染得一片昏暗通红。
似乎听到了杂毛小道的话语,小红凭空悬浮起来,飘到了杂毛小道的跟前来,张牙舞爪,十八根触须挥舞得凶悍无比,仿佛在警告他不要说自己的坏话。
而北疆王这边则跟我们讲了一下联络他的相关事宜。
没想到味道还不错,有点儿铁板鱿鱼的感觉。
北疆王叼着一根烟,说你不妨试试。
说罢,他第一个跳进了那边儿去。
好在这一片地方虽然到处都是熔浆池子,不过并非连成一片,其间还是有许多落脚之处的,所以倒也能够通行。
他在这种极致的黑暗中,也能够看清楚了一切,而这个时候,他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说看,那里是什么?
屈胖三嘻嘻哈哈,说你放心,我只不过是杀杀菌而已——你知道我们刚才待的那地方是哪里么?
而靠着熔浆之地的,则是无数个水洼子,受到那片熔浆之地的影响,这儿的温度也挺高,从临近一百度,到二十几度不等。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袭击,是一条超过二十米长的巨蛇,它藏在岩石底下,浑身几乎没有任何温度,伪装得宛如岩石一般,根本无从发现。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不烫啊,不信你下去试一试,很爽的,跟泡温泉差不多。
吃过饭,我们又继续前行。
连日来行走之时和*图*书所带来的疲惫,在此刻全部都消减了去。
这黑暗中并非只有我们一行人,远处不断传来了野兽的咆哮和怒吼,还有许多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我眯眼打量过去,发现这家伙脱得清洁溜溜的,然后在熔浆池子里游泳呢。
结果我试了试水温,找了一处三四十度的水潭子脱衣跳下去,结果立刻就感觉足踝处被某物紧紧一勒,拉着我往下走。
好在这个时候聚血蛊小红反应及时,不但将那毒素给吸食了去,而且还浮现而出,朝着那章鱼一般的怪物游动了过去。
不过经过聚血蛊小红的努力,将这个水洼子给清除干净之后,屈胖三和杂毛小道都脱去了衣服,跳进了里面来泡澡。
那嘴巴几乎达到了一百八十度的水平,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就如同飞蛾扑火,尽管我们或许能够解决这样的麻烦,但是未必能够一直应付。
屈胖三嘿嘿笑,说是也无妨,大人我别的都怕,就是不怕火,即便是掉进去了,也就当做洗了个热水澡。
除此之外,他还跟我们谈及了茶荏巴错深处的一些地貌和情况。
一声响,屈胖三凭空消失在了圆圈之后,北疆王这个时候催促了,说你们也赶紧吧,我维持不了多久。
我在一开始的那一瞬间,差点儿就丢了魂去,不过好在杂毛小道反应迅捷,反手抽剑,往前猛然一击。
屈胖三呢?
杂毛小道不敢尝试,我不想拂了屈胖三的面子,硬着头皮吃了一点www.hetushu.com
每一个都肚皮朝上,给小红吸食一空。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太多的期望,不过却知道即便是进入了茶荏巴错,一时半会,也未必能够找得到陆左等人。
在火眼之下,一切黑暗对于我来说,都不会是太大的问题,仅仅需要小心一些而已。
我翻了一下白眼,没有再理会他。
瞧见这模样,杂毛小道忍不住哈哈大笑,说好,我收回我刚才的话语,论起聪明,你未必不如它。
我落地之后,四处打量,见不着人,结果找了好一会儿,杂毛小道指着不远处的熔浆池子里,说你看。
不过它对于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有着十足的防范心。
瞧见这般可爱的聚血蛊,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你堂哥陆左也有一条本命蛊虫,叫做肥虫子,不过那小家伙可比你家这位要大方许多,也聪明不少,跟我们都是很不错的朋友,只可惜当日为了破解小佛爷的阴谋,抽身离开了这世间,致使陆左功力尽失……
这恶臭让人恶心,不过杂毛小道却是如获至宝,将这条巨蛇的身子给剖开,掏出了一颗蛇胆来,问过我们之后,自己一口吞下。
结果我瞧见了一种本体只有西瓜大,但触手却足有三四米长的章鱼之物,那触手之上还满是倒刺,而且蕴含着剧烈的毒性。
往前走,是一片荒漠,而且还是一片黑暗无光之地,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用强光手电在照明,结果很快我们都停止了这样的行为。hetushu.com
或许,这里就是茶荏巴错的深处吧?
在黑暗中弄出一缕光芒来,无疑会引来无数的麻烦。
不过即便如此,一路上我们还是碰到了好几次的袭击。
而小红也吸够了毒素,漂浮在水面,如同盛开的花朵,一张一合,显得十分悠闲。
三人跑过了温泉,又从兜里弄了一下干粮来吃,屈胖三不乐于,生火将那二十几个长腿章鱼都给烤了,叫我们过来吃。
我们一路上长途跋涉,特别是在那熔浆之地,汗流浃背是不可避免的,有这么一个地方,恨不得立刻就跳进去,清洗一下身子,换身衣服好赶路。
我之前来过茶荏巴错,但印象中的它并不是这个样子。
张励耘不跟我们一起去茶荏巴错,而是选择留在了这里。
屈胖三下意识地抱紧了双手,说北疆王老大,你这出处不是那熔浆火山口吧?
与其被烦不胜烦,不如保持低调。
瞧见这些造型古怪的家伙,我的心中大为惊悸,这才知道在这茶荏巴错里,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要不然一个疏忽,就有可能倒地不起,英雄葬身此处。
唰……
而当它暴起袭击的时候,水桶一般的身子陡然竖直起来,然后张开了最大的嘴巴。
圈子出现,竟然刺破空间,有灼热的气息从那边传递过来。
临别之前,张励耘跟我们画了一个大概的地图,这是他凭借着记忆弄出来的,未必准确。
结果我们吃得那叫一个肚儿圆,连杂毛小道都忍受不住诱惑,加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