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五十三章 半路劫道

杂毛小道嘿嘿一笑,说你倒是黑心,总共也就花了六块钱不到,就把事情给办完了。
我舔了舔嘴唇,说想法不错,不过之前在那温泉小坑里就如此危险,更何况像这样的大湖大泊,指不定水底下有多少的神秘海怪呢;而且这儿到处都是光秃秃的石头,我们从哪儿弄过湖的船呢?
杂毛小道似乎对屈胖三这人比较盲从,一般来说,他的提议都不会拒绝,于是我们顺着湖边,往前方走去。
这个,应该就是它们的话事人吧?
老者在听清楚了我们的诉求之后,告诉我们从这儿往北二十公里,那儿有一个长湖的豁口,从那里走,距离最近,差不多划半天的船,就能够抵达对岸。
杂毛小道横剑而立,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走到了前面来,我有心阻拦,但哪里拦得住他,于是只有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从林子深处,走来了一行灰矮人,而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则是一个皮肤松弛,脑袋上面沾满了鸟毛的老家伙。
那老东西开口讲话,而屈胖三则在旁边作翻译。
我问屈胖三到底怎么了,他一脸郁闷,说几个鸟厮问我们,要吃刀削面,还是担担面?
屈胖三说这就是信息不对等造成的生意机遇,当初老外可不就是用这种办法撬开我们的国门,掠夺大量财富的么?但对于它们来说,其实并不亏,用一艘船,换了两包美味的调味品,实在是太划算了。
我们听不懂和-图-书,却能够感受到对方满满的恶意。
杂毛小道听得不是很懂,拔出剑,一边挑箭,一边向前冲去。
另外它们都拥有着一双硕大的脚掌,感觉每一个脚掌都能有它们的脑袋那么大。
屈胖三嘿嘿一笑,从崆峒石里面摸出了一袋两块五的食盐来,解开包装,倒出了一点儿雪白的食盐在手掌上面,先是用舌头舔了舔,以示清白,然后递给了对方。
对方的表态让屈胖三十分高兴,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显得十分肉疼,而那老者也十分贪婪,指着屈胖三手中的盐袋和鸡精,说它都要。
杂毛小道哪里受得了这气,对我们说道:“你们且等,我杀过去瞧一眼。”
一望无垠的湖水一直蔓延到了天际,望不到尽头。
果然,走了不到半个多小时,前面的地质开始有所变化,岩石减少,泥巴变多,而且还多了许多的植株来,只不过这些植株都不是什么绿色的草木,而是各种各样的苔藓和孢子植物,让人瞧得新奇。
杂毛小道说我们是路过这里的旅人,不知道如何度过这湖泊,又瞧见这边有聚居地,所有就过来询问。
因为信念不死。
我定睛一看,却是一包鸡精。
原来他们讲的是藏语,天知道屈胖三是从哪儿知道的藏语,不过瞧见他翻译得十分流利,倒也好像不是装的。
两天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湖泊之前。
屈胖三充当了探寻对方话语和*图*书的角色,所以划船这种事情,就轮到了我和杂毛小道来做。
我们很快在村子附近找到了那艘船,不算太大,但是容纳三人也是足够了的,有点儿像是以前老家用来摆渡的渡船,不过形状多少有些奇怪而已。
我们行事匆匆,谈妥之后,立刻就上了船,顺流而下,来到了这边的湖水里,然后朝着北边的方向划了过去。
这个时候屈胖三突然笑了起来,他吸了吸鼻子,说有股骚臭味,我们顺着前面找一找,说不定能够有所收获。
我们犹豫了一下,又往前走了几步,结果依旧射来了一片箭雨,而从我的视角之中,能够瞧见这些箭支的尖口处,涂得诡异的漆黑,显然是浸了毒液的。
偌大的湖泊几乎没有边际,看得着实让人有些绝望,而我们沿着湖畔走了大半天,也没有瞧见尽头,杂毛小道一拍大腿,说要不然咱们弄个船,从上面飘过去好了。
经过刚才的行为,老头儿已经没有了防备心,先是小心的喝了一口,随即猛然灌了一大口。
杂毛小道陡然而动,那林子之中立刻传来一阵慌乱,陆续有箭支射向了他,结果都赶不上杂毛小道的速度,给抛向了身后去,这时那边终于传来了一阵叽里呱啦的声音来。
能够搭建窝棚,估计应该是智慧生物,所以我们在远处观察了一会儿,决定上前去接触一下,一来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找到渡湖的船,再一个就是打www.hetushu.com探陆左的消息。
两人有说有笑,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些憨厚的小东西,彼此交流的眼神多少有些阴冷。
对方摇头,说没有这么大的,所以很抱歉。
不过我们一身子的气力,倒也不惧什么。
不过我们不得不这么办。
三人商量妥当,然后开始朝着那片聚居地进发,不过还没有等我们接近那窝棚地区,就有一排箭雨射了过来,落在了我们的前方处。
这是在警示,而非伤人。
杂毛小道说你确定?
它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对方依旧摇头。
张励耘告诉过我们,从茶荏巴错的腹地赶到世界尽头处的妖魔古堡,他们当年足足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方才走到。
那个老头儿狐疑地伸出了手指来,蘸了蘸,然后放在嘴巴里舔了舔。
对于这个提议,它们自然不会拒绝,随后这边派了三个体格比较强壮的家伙过来陪我们离开。
杂毛小道问它这儿有船么?
我们很识趣地停下了脚步,然后有杂毛小道朝着前方大声喊道:“前面的朋友,我们是路过此地的旅客,想要拜访一下你们的头人,还请给个面子。”
如果这帮灰矮人能够跟外界有所交流的话。
屈胖三又跟对方交流了一会儿,然后将东西递给了对方。
大家简单交谈了一下,那个灰矮人的老者问我们到底来这里干嘛。
屈胖三的嗅觉当真是灵敏无比,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生物hetushu.com聚集地,那是一大片藏在高大蕨类植物之间的窝棚。
所谓强壮,只不过是相对而言,最高个儿的,也只在我们的胯下。
说罢,他脚尖轻点,倏然向前而去。
而在这偌大的地方,想要找寻陆左和朵朵几个人,其实也是一件海底捞针的事情。
交易成功之后,那帮小东西显得十分热情,随后屈胖三提出能不能提供两个向导,等我们过去之后,将船还给它们,让其将船开回来。
不过它还是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话,屈胖三没有翻译,而是皱着眉头,又摸出了一包黄色包装的东西来。
最妙的是这儿还有一条河流,可以直通那边的大湖。
它们有点儿类似动画片《蓝精灵》的生物,只不过这些黏黏糊糊的小矮子并非蓝色的,而是呈现出泥土干涸之后的灰白色。
杂毛小道苦着脸,说那怎么办,看着湖都没有边儿了,难不成我们游过去?
那边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不过却并无回话。
一路划船,屈胖三跟对方谈了许多,也陆陆续续转告了我们一些有用的信息,而船驶离岸边不知道有多远,感觉快看不到边际儿的时候,那几个小东西突然间都聚集在了船头,冲着屈胖三哇啦啦一阵叫。
两次的箭雨,都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然而对方既不出面,又不回应我们的话语,这事儿让人有些气愤。
虽然这里面包含了走了无数曲折的道路,以及因为人多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耽搁,但也说和-图-书明了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错综复杂,并非我们想象的那般好走。
而搭建这聚居地的,则是一种只有人膝盖高的矮个儿。
杂毛小道停下了脚步,而他一停,箭支便立刻收敛。
这是一片镶嵌在地底表面处的偌大湖泊,而在我看来,与其称之为湖泊,不如叫做大海。
屈胖三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不用杂毛小道开口,便直接说道:“我们可以交换的,你们需要什么?”
它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它伸出手掌来,与屈胖三紧紧一握,表示成交。
有了植株,我们很快就发现了有生物活动的痕迹。
我们这一路走来,到处都是岩石峭壁、荒野戈壁,见多了石头,突然间瞧见泥土,闻到草木的芬香,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许多。
对方难道听不懂汉语?
屈胖三说找一找不就知道了?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出声喊道:“他们说可以谈,不要再进来了……”
在我们被领到村子里面去的时候,屈胖三回头过来跟我们解释,说这帮家伙开凿得有自己的井盐,不过完全没有吃过鸡精这样的好东西,所以才如此;我刚才还跟它们打听了一下陆左的消息,它们完全不知道,估计这儿太远了,腹地的消息并没有能够传过来。
这家伙问对方有没有带水,这时有人递了一个木制的水壶来,他倒了一点儿鸡精进里面去,然后使劲儿搅和匀了,倒出来那鸡精水来,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又给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