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五十七章 计中有计

长得跟蜥蜴一般、却又自称小龙人的阿南难族人来了十几个,它们抬着一种黑色的小轿子过来,总共三座,来到我们跟前,纳头便拜。
我骑上了这畜生的背上,然后来到了洞口,朝着下面打了一个手势。
地底之下并无白天与夜晚,不过它们自有一番计时和历法确定昼夜更替,次日清晨,守在门口的我听到外面一片喧闹,下意识地伸头往去,却见在远处的天边,快速飞来一整队翼手龙。
屈胖三说甭管它们可靠不可靠,总之就是一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这茫茫野外,咱害怕那帮家伙?
而对于我们来说,围点打援的精髓奥义,就在于不断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我站在那山壁之上的洞口,望着蜿蜒而下的石梯,对旁边的杂毛小道说总感觉有一些心慌,毕竟之前吃过当地土著的亏,有点儿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的感觉。
我说需要接近,然后尝试一下,不过问题在于,小红现在在那头翼手龙的身体里,我若是将其召回,只怕那畜生就会立刻翻脸,弄得一片混乱啊?
它让我们好生休息,等待明天敌人的到来。
一路上自不必言,那些当地土著对我们是十二分的尊敬和热情,简直就像是瞧见了希望之光,我能够感受得出来,他们的这种情绪是发自内心的,真实可靠,并没有半点儿作伪。
那村子全部都是在山壁里面开凿出来的居所,有点儿像是窑洞,不过更加方http://www.hetushu.com正一些,我们被安排在一处山壁高处的岩洞之中,而小红控制的翼手龙与另外一头也跟着住在这里。
这个人是谁?
怎么办?
那畜生的身子上面,端坐着一个全身都藏在铠甲之下的男人。
“阿南难”是音译,翻成汉语为小龙人,第一次从屈胖三口中听到这名字的时候,我都要醉了,然而屈胖三和杂毛小道却都不觉得有什么。
这玩意论力量、论速度,几乎没有敌人。
而与此同时,能够在这样的团队之中,我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无比的自豪。
屈胖三天塌下来都不怕的性子感染了我,我与杂毛小道商量了值班时间之后,便提前睡了过去。
而台上这一帮飞龙骑士虎视眈眈,也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无视的。
我们几乎是被簇拥着弄上了黑色小轿,然后进了村子里去。
这是在敲打,而随后,阿满谈及了昨日发生在林中的遭遇战。
我说这帮人离飞龙只有几步之遥,一旦发生任何事情,随时都可以翻身上龙,逃之夭夭,所以未必能够有机会。
本着这样的想法,我们与这几个穿山甲一起离开了这片山坳子,朝着阿南难村子提前走了过去。
他足足看了好几分钟,确定整个场面都没有一丝异动之后,方才从那五彩飞龙之上跳了下来,走到了台前来。
将军阿满,寸草不生。
虽然并不确定在出了这样一件事情之后,那个天http://m.hetushu.com神弟子阿满是否还会召开这个什么狗屁会议,但是既然已经通知了,即便是阿满不来,总会派出一些骨干分子参加的。
呃,两个没有童年的家伙……
整个时候,三族之中数得上头面的人物都围了上来。
杂毛小道说早知道如此,我就帮你驯一驯了。
这家伙落下之后,其余的翼手飞龙也都盘旋落地,行动整齐划一,充满了十足的震慑感。
他宣称经过手下龙卫队的奋力围剿,偷袭出手的二十多人几乎大半战死,还有一部分人给关押进了监狱,唯独有三个人逃走了。
他转述了手下关于我们相貌的描述之后,告诉众人,说谁要是能够瞧见这三人,并且提供必要的信息,将会让其加入摩门教,成为上等人,并且还会由他亲自收徒,传授起厉害法门,变成一个顶尖厉害的高手。
当夜一群人聚集在岩洞之中商量,然后苦窝告诉我们,山崖下面的那一片广场,将是明天召开会议的主场地。
急剧的下坠让我有些紧张,而当我乘坐的这头翼手龙快要抵达的时候,已经有三五头升空,朝着我这边猛然扑了过来。
这就是它的外号。
我瞧见阿满身后那头强壮到让人为之震惊的巨大翼手龙,心中充满了激动,想着如果能够降服这一头,就算是半空中有人拦截,我也不用害怕了。
我有些忐忑,想问一下屈胖三的意见,结果回头找他的时候,这家伙已经躺在www.hetushu.com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杂毛小道动身的一瞬间,我便没有再多犹豫,驱使着那头翼手龙,朝着下方的广场骤然落了下去。
阿满开始讲话,慷慨激昂,而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这帮家伙是最吵的,聚在一起讲话,弄得整个广场都是蛙声一片,烦人不已。
然而当站立在五彩飞龙头顶的阿满环视左右的时候,仿佛菜市场一般的台下,在一瞬间就变得安静了起来。
当下我也不犹豫,朝着屈胖三打了个手势,挤出了人群,然后攀上石阶,回到了山壁的岩洞之中,找到了那头被小心翼翼藏起来的翼手龙。
这样的承诺让台下的三五百人十分兴奋,众人开始交头接耳,嗡嗡嗡地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过如果想要小红接近并控制这家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能够参与其中的,都是当地土著之中最为可靠的权威人物,也知道进退,在商讨解释之后,纷纷离开了去。
这个时候,广场之上,已经聚集了三四百的当地土著,除了穿山甲和阿南难之外,还有一种长得跟一癞蛤蟆似的蛙人。
这翼手龙足足有二十多头,而在最前面领航的,则是一头比普通翼手龙足足大上一倍、整个身子五彩斑斓的飞龙。
他倒是安心,搁哪儿都能够睡得着。
翼手龙在这些土著的眼中是力量的代表,瞧见我们拥有翼手龙,这些人就信了大半。
望着这些人的背影,我心里有点儿没底,问杂毛http://m.hetushu.com小道,说这帮人可靠么?
能杀一个是一个。
我本来就有金蝉脱壳的心思,相隔十几米的时候,直接往下跳了去,而聚血蛊小红也随着我如箭一般,射向了那头五彩飞龙。
那家伙也就两米左右,身材健硕,端坐得宛如磐石,铁盔之下的缝隙里,有一对墨绿色的眼球露出,从天空之上俯瞰着芸芸众生,有着一种睥睨天下的威势。
杂毛小道和屈胖三早就在那儿焦急等待着,我这边手势一打,两人立刻就有了动静,但见杂毛小道宛如一匹奔马,直接冲上了台上去,然后雷罚长剑前指,攻向了将军阿满。
此物居然有两个脑袋,翼展一伸,足有二十来米。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担心人多眼杂,虽然众人的心愿都是驱除这帮敲髓吮血的摩门教徒,但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那帮人有没有在村子里安插内应,所以让我们在附近等待,他们进村去,找到几个值得信任的首领,讲明此事,然后再悄悄过来接我们。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下,说我来办事儿,你只要负责控制住那条飞龙就行了。
我点头,说好。
就在这个时候,苦窝找了过来,告诉我们摩门教来人了,而落在广场中间,骑着最大飞龙的那个家伙,便是无数人恨之入骨的阿满。
杂毛小道说无妨,实在不行,咱们骑着翼手龙就跑,怕啥?
这就是震慑力。
对于这事儿,我们都赞同,于是就放了它们离开。
而这个时候,我们三人已经在http://www•hetushu•com苦窝的带领之下,来到了人群之中。
这激动劲儿,比刚才那帮穿山甲更加热情。
这些家伙属于阿南难一族。
那帮穿山甲离开没多久,又折返了回来,不过这回还带了人,是一种长着蜥蜴一般古怪头颅的精怪来。
这帮人每一个都有两米多高,脸上的表情阴冷,眼睛深红,看起来十分恐怖,然而咧嘴一笑,却透出一股子憨厚的劲儿来。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晓得。
因为我知道他有说这话儿的底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笑:“果然忍不住了,对吧?”
我怦然心动之时,杂毛小道在我耳边低语,说怎么样,你家小红搞得定不?
快要抵达阿南难村庄的时候,穿山甲中会说藏语的那个头目苦窝告诉我们,说让我们躲藏起来,不要露出踪迹。
我问屈胖三讲的是什么,屈胖三说不外乎就是让众人对新摩王感恩,如果不是他老人家的大慈大悲,在座的诸位都已经是一泡粪便了,哪里还能够站在这里,欢聚一堂?
沉默了几秒钟,杂毛小道告诉我,说这样,你先回去,骑着那头翼手龙,等待机会,而我这边在你发了信号之后,立刻行动,在这边挑事儿,你趁机骑着翼手龙杀入其中,然后让小红找机会控制那条大的,弄完这些之后,我们扫尾,将那首领给擒住——你觉得如何?
这话儿说得豪气冲天,然而我却没有半点儿反感。
这头翼手龙凶悍无比,然而双拳难敌四手,一下子就陷入了重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