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五十九章 飞龙臣服

我估计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三个家伙,居然有如此恐怖的破坏力。
然而还没有等我得意几秒钟,这家伙突然间双腿一蹬,腾空而起,紧接着翅膀猛然一扇,一股飓风伸出,它整个身子都开始朝着天空之上飞去。
阿满转身欲逃,杂毛小道却拦在了他的跟前来。
杂毛小道的雷罚以一种无可匹敌的姿态,将阿满给劈得连连后退。
他手中的剑乃一把桃木剑,看着那硬度和锋利程度,似乎并没有阿满手中那锋芒毕露的双手大剑强,甚至有种以卵击石的感觉,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这家伙个儿大,所以起飞的高度也与众不同,几秒钟之后,我就感觉到自己身处于半空之上。
这些畜生开始挥动着肉翅,不断挥舞,朝着周遭袭击,甚至张开嘴巴,露出尖锐的利齿来,朝着周遭撕咬。
我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刺向了对方的背脊之处。
杂毛小道不说话,而屈胖三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对我说道:“那家伙居然也会地遁术,而且比你的手段强大太多,见势不妙,便移花接木、金蝉脱壳,自个儿先跑了,而更为奇妙的是,他还在这盔甲之中留了一份灵体,让其操控,硬生生地脱了半分钟……”
明白了这一点,我改戳为划,将那图纹给划花了去,很快就有鲜血流了出来。
如果不是我这边的大雷泽强身术将对方的阵型给破坏了去,只怕说不定就让他得逞了。
hetushu.com摩门教的阿满将军原本以为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就能够将我们给一举擒拿,结果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他的剧本来走。
啊?
这畜生带着巨大的重力势能栽倒在地下去,那一刻我的心中也生出了放手、不陪这家伙一同死去的念头。
我瞧见它准备振翅高飞,心中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脚步越发快了,穿越人群,腾空而起,扑到了这畜生的跟前来。
在这样超重和失重的急剧转换之中,痛苦无比的我却开始出手了。
因为我知道,这家伙绝对是天空之上的雄鹰,之所以如此,就是想要将我给甩开,如果我放了手,它绝对是如愿了。
差不多折腾了一刻钟,这东西终于停住了折腾,缓缓落在了附近的一处平地上,而这个时候的我则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扶着地下就开始吐。
我差不多吐了三五分钟,方才回过神来,翻身上了那飞龙,重新回到了广场前,发现这边的战斗都已经结束了,翼手龙四散而逃,地上一大片的尸体,而阿曼将军则跪倒在了地上。
那家伙全身包裹在一个铁罐子一般的盔甲之中,握着一把罕有的全金属双手大剑,却没有一点儿笨重的感觉,无论是进攻还是退守,都表现出了第一无二的杀伤力,也正是因为如此,使得他刚才能够带着一众手下,将我们给分割,把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给拦住。
和*图*书我点头,说对。
那些翼手龙骑手遭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有的是狼牙棒和真正的利器,有的则是石块、泥块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形势在我的大雷泽强身术之后,就已经开始逆转了。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抬起了头来,看着我,说飞龙降服了?
这帮土著可以停歇,然而那帮在这片土地上作威作福的摩门教信徒却遭了秧。
这家伙依旧凶猛,两颗头颅都张开了嘴,喷射这火焰和寒风,几乎没有谁能够靠近它,而那家伙的智慧明显比同类要高许多,瞧见全套盔甲的阿满被杂毛小道不断攻击,步步后退,便也加入了战场,朝着杂毛小道袭击。
大家伙?
感觉到敌人跳上了自己的背上,那畜生开始在地上翻滚起来。
这家伙的爪子锋利,在我冲到跟前来的一瞬间,朝着我的脸上抓来。
其余众人则在我的雷光之下不断翻滚,几乎就没有谁能够站立起来,眼看着我们将这帮恐怖的征服者给压制得死死,不敢冒头,周遭的土著顿时就变得激动起来,特别是那穿山甲的首领苦窝,激动地大声喊着什么,煽动着那些摩门教的盲从者掉转枪口。
就这般直直地往下坠落,一点儿保留都没有。
我身上的电芒全部注入其中,弄得它直哆嗦。
我一连刺了十几剑,结果都是火花四溅,而对方却是毫发无损呢。
它们的加入让场面变得一片混乱,而屈胖三则朝着我大声喊道和图书:“别管别的,制住那大家伙。”
不过在周遭的压力顿时一轻之后,杂毛小道表现得格外抢眼。
然而在这样天翻地覆的过程中,我却不断地找寻空隙,并没有让自己受伤。
我得想办法治一治它。
他拦在了阿满的跟前,举剑就劈。
屈胖三的提醒让身处混乱之地的我有了目标,转过身来,朝着那畜生飞身扑了过去。
还没有等我适应人在半空之上的感觉,下一秒,这家伙居然猛然拔高朝着天空之上使劲儿飞去,在急速的攀升过程中,我双手仅仅抓着这家伙脖子处的一片鳞甲,宛如壁虎一般趴在它的背上,方才没有摔落下去。
眼看着那尖锐的钟乳石即将把我们给刺个对穿,没想到这畜生居然又开始垂直往下了去。
这样的身体强度当真是让人叹为惊止,而很快我发现这并不光只是这玩意的表皮太硬,而是跟它身上的图纹有重要的关系。
我的目光一阵游动,最终落到了那长着两个脑袋的五彩飞龙身上去。
而这个时候,那五彩飞龙在我的旁边沉默。
杂毛小道站在了他的跟前,一言不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间发现我们居然已经到了顶部。
不过我最终还是坚持住了,没有松开双手。
它口中的烈焰和寒冰十分恐怖,杂毛小道不得不分出心神来应付这玩意,使得他一时半会儿,并没有能够将那阿满给拿下。
就在这交手的一刹那,我顺着这家伙的劲儿,一http://m•hetushu•com个翻身,便跳上了那畜生的背上去。
杂毛小道一通狂轰滥炸式的攻击,让阿满将军步步后退,离那头凶猛的五彩飞龙越来越远。
这帮人都是些墙头草,哪边顺风往哪儿倒,瞧见我这边大发神威,雷光四溢,而前进基地的王者阿曼将军给揍得节节败退,立刻就醒悟过来。
被围攻的人不再是我们,而是这帮摩门教的家伙。
它们有的直接掉转枪口,有的则是开始缓步往后磨洋工。
这是一个顶厉害的剑客,但并不表示他其它的方面欠缺几分,而恰恰相反,据我所知,杂毛小道最为出名的地方,还是在于那符箓之道。
果然,眼看着大地就在眼前,即将重重撞击的时候,它却突然间凭空一阵转动,浑身的骨头噼里啪啦作响,竟然止住了颓势,又开始攀升起来。
这居然只是一副盔甲?
如果是地表,天空之上自然是云层和稀薄的空气,而且是没有尽头的,然而在这茶荏巴错,天空的尽头却是大片的岩壁苍穹,无数的钟乳石吹落而下,或大或小。
就在众人扔得正欢畅的时候,有人吹响了口笛,而这尖锐的叫声响起,那些一直没动、置身事外的翼手龙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这家伙的翼展足有二十米左右,身子也巨大无比,如此一阵翻滚,周遭的人立刻就遭了秧,有人身子给碾压成了一摊肉泥。
我手握破败王者之剑,不过却不敢伤害这家伙,毕竟该还指望着它带我们http://www.hetushu.com去找陆左呢,于是用剑脊朝着它的爪子猛然拍了一记,发出了“砰”的一声响。
这种气势,不但来自于雷罚之上,也来源于杂毛小道本人。
但是此刻,他却并没有显露出来的意思。
杂毛小道一下子来了精神,对我说道:“走,上去——那家伙中了我一记虚空斩,虽然盔甲没事,但他绝对受了内伤,跑不了多远,我们跟上去,务必要将他给找到。”
此时小红已经控制住了它。
鲜血一流,小红立刻就顺着伤口挤了进去。
我落下之后,冲到了杂毛小道的跟前来,说怎么了,人干嘛不控制起来?死了么?
哗、啦啦……
若是先前,这畜生并不会惧怕于我,而此刻我全身的电芒虽然浅薄了许多,但毕竟还是雷光摇曳,电网一片,它对这种至阳至刚的道法多少还有一些恐惧,所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十几步,然后张开了翅膀来。
我走上前去,将那玩意的头盔给取下,放下里面果然空空如也。
我先是吐,吐完了胃里的东西,然后开始干呕,胃部痉挛到让人崩溃。
我顾不得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紧紧抓着它,就是不放手。
他带着前进基地里最精锐的翼手龙骑手呼啸而来,布下重重包围,加上卧底臣服的一大帮蛤蟆,再加上恩威并施的煽动,结果到了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眼看着我这边电闪雷鸣,将无数人都给掀翻到底,就连寄予厚望的五彩飞龙都为之惊惧,他便已然丧失了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