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六十一章 恐怖摩门

屈胖三伸了一下懒腰,说法门这事儿呢,只讲究合适,而并无高低上下之分,所以说呢,技多不压身——且让我来给你们露上一手。
答:“在原址之上,伟大的您重新开通了时空通道,选定了英明无比的新摩王大人,并且重新送来了二十一度母法相,尽管我们重回地表的计划被隔壁老王和老鬼打破了,但维持茶荏巴错儿的统治,并不是什么问题——在您的关照之下……”
如此一问一答,屈胖三问了许多的事儿,将这家伙脑子里的大部分东西都给掏空了去。
阿满突然间疯狂地笑了起来,说你们会后悔的,绝对会后悔的,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新摩王究竟有多恐怖……
到了最后,阿满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不过到底还是徒劳无果。
他的双目清明,怒声吼道:“该死的家伙,你们对我都做了些什么?”
只可惜它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就是重返地表。
啪、啪、啪……
我们的心腹大患是阿满,或者说是骑在五彩飞龙身上的阿满,现如今这家伙既然已经躺在坑里面去了,那前进基地必然找不出一个能够组织拦截的人来。
……
问:“谁跟陆左站在一起?”
他的话语让我们的心头都为之一沉,杂毛小道阴着脸,拳头捏得咔咔作响,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笑了,说到底什么情况,现在都还不知道呢,何必哭丧着脸?
呃?
为什么这种脏活累活都让我来弄呢www.hetushu.com
他一边念着咒诀,一边摇晃着右手。
黑手双城离开地底之后的两年之间,茶荏巴错一片宁静,各族和平安详。
那家伙给杂毛小道揪住了脖子,恶狠狠地拽了起来,然后一巴掌过去,脸扇得肿成了一片,牙齿都掉了好几颗。
因为屈胖三的话语里,很多都与他心中的神灵所违背。
而通过这样的对话,我们知道了一件事情。
我满脸好奇,而杂毛小道则表现得十分淡然,说这个可是龙涎香,这般珍贵的东西,你也舍得?
伴随着他的喝令,那昏迷了过去的阿满竟然直直地坐立了起来。
阿满回答:“在北边魔地,那里有远古妖魔的残存一脉,势力十分强大,新摩王大人正在带领精锐部队围剿,不过对方的实力很强,我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杂毛小道抬起头来,说你有什么办法?
现在的情况,他们不去欺负那帮人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我们没有必要一直留在这里,给他们保驾护航。
答:“不确定,应该都是当年那个老秃驴传过教的部落和村子,他们认为陆左能够结束伟大的神在茶荏巴错的代表、英明无比的新摩王大人的统治,所以竭尽全力,不过我相信,在神灵的眷顾下,我们战无不胜、无所畏惧。”
这是什么东西?
屈胖三撇嘴说道:“既然知道,就多念着我的人情。”
那林子一望无垠,一直蔓延到了天和图书边。
这岂不是本末倒置?
我一脸郁闷,不过还是摸出了一把小匕首来,这玩意是从蓬莱岛那边就一直带在身上的。
有了这畜生,我们开始了长途飞行来,一路上穿过宽阔无比的大湖和河流,诡异莫测的洞穴和高山,翻滚不休的岩浆,遍布四处的硫磺毒气,以及一望无垠、让人绝望的岩石荒漠……
杂毛小道抬了抬下巴,指示我来动手,而他则回答道:“不用,我们现在就找上门去杀了它。”
然而却又有一个家伙站了出来,那个人后来的名字,叫做新摩王。
杂毛小道连着扇了五六下,那家伙给直接扇晕了过去,结果却就是不肯开口。
从名义上来说,这位新摩王,已经是茶荏巴错的王者了。
这话儿一说出来,那阿满就变得无比愤怒,大声吼道:“我是新摩王的十二门徒之一,你们不能杀我,不然新摩王绝对放不过你们的……”
鲜血飙射,那人用尽全身最后的一丝力气在挣扎。
不过我们也都相信了,屈胖三这手段果真有效。
这心中一旦有了怀疑,潜意识就会变得无比狂躁,理智开始逐渐地占到了上风来。
屈胖三说茅山宗内,也有许多旁门左道之术——搜魂术,这手段你可懂?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搜魂术这事儿,茅山之上的确有人懂,不过我出身主峰,师父一向都只让我修行内丹真道,并没有教过我类似的法门。
曾经的摩门教,其实被人hetushu.com灭过一次,而那人便是杂毛小道的大师兄,现如今的黑手双城,以及他手下的七剑。
他神经质的笑声让我有一些不舒服,瞧见杂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没有什么交代的,于是就抱住了他的脑袋,挥动匕首,轻轻一割。
他们不但斩杀了统御整个茶荏巴错地底世界的王者,摩门教的教尊阿摩王,而且还将摩门教的老巢给弄得底儿朝天,甚至还将与神灵奎师那沟通的祭坛都给毁了去。
他斩杀了一个人口足有上千的大部落,用那流淌成河的鲜血完成了献祭,将恐怖邪神的触角再一次请回了茶荏巴错,并且在神灵派来的二十一度母帮助下,重新建立了摩门教,又收了十二个门徒。
杂毛小道全过程都听完了,叹了一口气,说没啥利用价值了,宰了吧。
两人协商了好一会儿,最终决定不管了。
说罢,他开始围绕着阿满跳起了罡步来,这舞步诡异,时而腾飞如鸟,时而龟缩如鳖,十几个古怪的招式之后,口中一直念念叨叨的屈胖三突然一声轻喝:“立!”
在这样的力量支持下,新摩王比之前的阿摩王还要强大,横扫了一切不肯臣服的茶荏巴错各个部族,甚至将触角都蔓延到了茶荏巴错的地底深处去。
我蹲坐下来,抱住了阿满的头,低声问道:“还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这个时候,屈胖三指着下方不远处,说那里有个部落,咱们去问问。
几秒钟之后,他的中指www.hetushu.com处突然间冒出了一缕小火苗来,将那油脂物给点燃。
阿满用一种空洞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了。”
我们用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飞到了一片茂密到极致的大森林之前来。
啪!
答:“不多了,我把最精锐的部下都带出来了,看家的人并不多,不过不要紧,守住堡垒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阿满死了,死于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中。
结果他却哈哈大笑,说道:“他已经被新摩王给弄死了,你们想找他,去黄泉路上等着吧。”
他们商定出了结果,而我也将阿满给埋进了坑底,还将土给填平了,于是便没有再多逗留,跳上了五彩飞龙,飞向了天空之上去。
不但是这些秘辛,屈胖三还问了道路,甚至从阿满的身上搜出了一份羊皮卷的地图来。
他还睁开了眼睛,不过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有一些双目迷茫,眼神没有焦点,显然处于昏迷状态。
接下来挖坑的事情,也交给了我,而杂毛小道则跟屈胖三商量起是否进攻摩门教这边的前进基地。
它曾经试过,结果败退了回来,而回来之后的新摩王一直都在闭关养伤,这才使得众人有了一口喘息的机会。
见这效果不错,屈胖三趁热打铁,开始提问:“新摩王好久没有过来见我了,它现在在哪里?”
问:“前进基地里还有多少人在?”
它有着恐怖的翼手龙骑手,有着让人胆战心惊的迅狼骑士团,有着身高三丈的独眼巨www.hetushu.com人,还有着挥着翅膀的鬼怪。
屈胖三口中继续默念几句,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要回答——因为我就是你崇拜的神,你必须将你全部的身心交给我,要不然就会受到我的诅咒,永世不得宁日,知道么?”
至于阿南难等几个部落……
答:“阿摩王大人烧了十三个村子,结果那帮贱民都没有屈服,并没有交出他来;不过好在他之前与新摩王大人有交过手,重伤垂死,暂时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所以也不用着急剿灭。”
屈胖三本来还有许多的事情想要问,结果这个时候那阿满却开始逐渐清醒了。
问:“你们如何与神沟通?”
问:“去了北地,那么陆左那一帮人怎么办?”
而即便是有,那些虾兵蟹将也不会给我们造成太多的威胁。
阿满疯狂的扭动身体,想要反抗,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看向了我们,问道:“该问的都差不多了,这人要留下来么?”
那玩意看着仿佛油脂物,不过十分凝固,宛如灰色石头一般,点了许久方才燃烧,然而火焰一起,一股奇异到极点的香味便充斥了整个空间来,我感觉肺叶舒张,整个人都快要飘了起来。
摩门教死灰复燃,甚至比之前更加强大。
他走到了我们跟前来,从那崆峒石里摸出了一小坨清香四溢的灰白色蜡状油脂物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阿满的头部。
他的语调很缓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给人的感觉十分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