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六十八章 胖三祛邪

他时而轻,时而重,陆左看样子有些不受力,忍不住呻吟起来,而朵朵在旁边憋得小脸儿通红,却不敢上前阻拦。
她虽然不喜欢屈胖三的骄傲和自大,却还是将陆左的病情给解释清楚了。
说罢,他陡然出手,在陆左的全身上下不断拍打。
他将灵牌一扔,继续翻弄,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一脸悲愤地回过头来,看着我,说陆言,你看到没?
陆左大概也看出了这尴尬的场景来,哈哈一笑,说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不错,真不错。
朵朵瞧见她这般解释了,那小胖墩还大言不惭,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自大狂。”
我闻到陆左身上有浓烈的血腥味,有些担心地问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
屈胖三得意地说道:“大人我办事儿,绝对靠谱的……”
听他一一说完,我这才知道陆左在这一段时间里的困境,宽慰道:“没事了,现如今我们几个赶来了,多少也能够出一点儿力。”
我到底还是担忧他的身体,问是否能够坚持,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他转身就走,陆左叫了他一声,结果都拦不住。
这话儿一说,也不知道有什么魔力,陆左当下就是哆嗦,差点儿翻到了床下来,旁边的朵朵也是一脸骇然。
呃,真丢脸。
陆左微微一笑,仿佛在追忆着什么,思索了许久,方才说道:“论才情气度,我远远不如那人,如今也只有追寻他曾经刚走过的路,继续探索,http://www.hetushu.com或许会有一些新的感悟吧……”
陆左说这伤势其实从两年前的天山大战之时就已经留下来了,后来我一直都在寻医问药,准备恢复修为,但到底还是有一些难,后来到了这茶荏巴错,我勉强领悟了一些天道,本以为能够顺其自然,却不曾想又惹到了这儿的黑势力摩门教,与那新摩王交手的时候,她从不知名空间中引来了邪神力量,并且将诅咒施加于我的身上,虽然得了朵朵拼死相帮,将我抢出,但伤势却越发严重,一直不得缓解……
他在那儿思索,而陆左则瞧向了我来,冲我微微一笑,说陆言你办得不错。
杂毛小道焦急欲死,开始在脑中回忆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石头怎么就不翼而飞了。
这些黑气渐渐地交汇,化作了一张脸孔来,一股苍老而威严的声音怒声喊道:“是哪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你就不怕死么?”
他知道这人是我的朋友,倒也没有怠慢,温和地解释道:“倒不是转世——怎么讲呢,洛十八是洛十八,我是我,他的意识已经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而我,则传承了他的知识系统,留在了这个人世间。”
陆左摇了摇头,说隔着宝窟法王,小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我能够知晓,连她都无处遁形的敌人,你即便是全力以赴,恐怕也逃不过对方的敌手,现在这般,反而还算是能够接受——不破不hetushu•com立,小妖本来是黄泉路上的一朵曼陀罗花,刹那芳华,如今转了两世,相信定会有自己的机缘,无须担心。
他的目光移动,落到了屈胖三的身上来,眼睛一眯,坐直起身子来,说这位小兄弟是?
陆左说我跟宝窟法王见过面了,他说小妖在他那儿。
屈胖三听到这柔柔弱弱的声音,脸上顿时就红了起来,忍不住夸口说道:“所谓邪神,不过是一缕意识投影而已,终究影响不了这人世间的格局和变动,我对这事儿有经验,伸出手来……”
我挠着头,说其实我也没干啥……
说罢,他闭上了眼睛,居然一下子就发出了鼾声来。
陆左有些惊讶,说怎么是靠着我的面子呢?
我便将当初从泰山的阴阳界那里出入,然后与泰山奶奶交流的情形与他讲出,陆左便笑了,说倒不是我的面子,只能说是你的运气不错,而泰山奶奶为人又宽厚,方才能够有这样的结果。
不过屈胖三却并不管这些,抓着陆左的手,娴熟地把着脉,然后闭上了眼睛,摇头晃脑地说道:“阳月以大吉临月建,皆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丙壬所临为人道,魁罡所临为拘检。阳月为奇月,阴月为偶月,移徙吉凶皆如太岁法,月禁又急不可见犯……”
陆左笑了,说对啊,你能够把老萧给弄出来,还真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说对于小妖失去真身的事情,我很抱歉,当时的我如果再和_图_书勇敢一点,再坚强一些,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着屈胖三的继续,陆左的身体里渐渐地有几丝气息浮现而出,呈现出了浓黑如墨的颜色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急匆匆地跑进了来,高声喊道:“我操,我操,我知道东西在哪里了……”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也是误打误撞——对了,之所以能够救出萧大哥,还是靠着你的面子呢。”
屈胖三是我的生死之交,在陆左面前我也不吝夸赞,然而平日里活泼的屈胖三这个时候却显得过分沉默,从进来开始,就直勾勾地盯着旁边的朵朵,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旁边的朵朵倒是有些不舒服,出声说道:“陆左哥哥身上的伤,并非人力所为,而是给某个强大的邪神给诅咒了,若是不能将那缕意识给掐灭了去,伤势就停不了;而那缕意识深植在陆左哥哥意识深处,暴力解除的话,会伤及到灵魂,而若是想技巧性地做,需要拥有超出邪神的力量才行……”
我看口型,仿佛是骂他“流氓”……
陆左却是兴致盎然地伸出了手来,说那就劳烦屈小哥帮忙看一下了。
他又是懊恼,又是难过,反而是陆左显得十分镇定。
他说得大大咧咧,我平日里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毕竟我知道这一位是真有本事,总是能够给人出其不意的惊喜。
屈胖三说我操,当真是个厉害人物,我有点儿头昏,睡一觉就是了。
http://m.hetushu•com黑气骤然一空,而屈胖三则也是浑身一震,往后退了几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我慌忙上前扶住了他,说你没事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屈胖三这个时候突然问了一句,说你是洛十八的转世之人?
我挠着头,说只可惜第三个任务,我实在是没有线索,抱歉。
杂毛小道这个时候回过神来,对陆左说道:“我先去刚才的战场看一眼,你在这儿好好待着啊……”
屈胖三冷然一笑,猛地往前一拍,厉声喝道:“滚你妈的!”
他匆匆离开,陆左无奈地笑了笑,说他别的时候不急,此刻倒是忙得飞起。
陆左详细问了一下,我将当初所做的努力一一讲起,当得知此事涉及到兄弟会,以及西方血族,陆左有些担忧地说道:“现如今的泱泱中华,潜流四处,什么人都想要过来捞一把,危机不已,却不知道上面的那些人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措施。”
我有些惊讶,说这么神奇?我怎么什么都感觉不到?
大概是感受到了屈胖三灼热的目光,朵朵有些害羞,躲在了陆左的身后去。
陆左笑了笑,指着朵朵说道:“有朵朵在,我的性命无忧,另外你带来的这灵牌之上,有我前世探索天道的印记,我仔细参透,说不定会有一些发现。”
杂毛小道手忙脚乱地到处翻腾着,全身上下搜了一个遍,却还是没有半块石头,反倒是将我从敦寨老宅那里带来的灵牌给找出来了。
陆左摇头,说不太好。
我有些着www.hetushu.com急了,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屈胖三沉默了一下,说你且伸出手来,我帮你看看。
陆左一愣,低头看向了面前这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
他口中喝念,突然间双目圆睁,冷然笑道:“好你个王八犊子,居然藏在这个屁眼儿的地方,当真以为没人弄得了你了么?”
他俯身下去,将那令牌给捡了起来,认真地打量着上面的文字,然后用手掌仔细摩挲着,有些出神。
杂毛小道在此之前,一直说着要见陆左,结果等见到了人,瞧了那么一眼,千言万语便都消退了去,瞧见兄弟如此情形,满脑子就是找到五彩补天石,让他恢复正常的心思,所以方才会如此焦急。
我一脸无语,说东西早在黄泉阴山那儿就交给你了啊,我后来再没有见过,你仔细找一下,看看有没有落在哪个角落?
杂毛小道说我都翻遍了,恨不得把菊花都给掰开来——我刚才在峡谷上方的时候,还摸了一下,心想着马上见到小毒物了,到时候把五彩补天石拿出来,指不定得有多吊,结果……
她还撇了一下小嘴,轻声咕哝了一句。
我赶忙介绍道:“左哥,这是我朋友屈胖三——我当初从黄泉将萧大哥找出来之后,给洛飞雨忽悠了一下,脑子一热,阴差阳错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叫做荒域,是一个有别于我们身处这个世界的一处空间,据说是大禹定鼎之时的化外之地,然后碰上了他。他很厉害的,若是没有他,只怕我这段时间不知道死了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