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七十章 细思极恐

我谈到了与洛小北一同前往荒域,在临湖一族的经过,又去了深谷之中,后来逃离之后,护送安回归族群,山中遇到这个世界的神秘来客,然后碰到了俞千二护送的屈胖三,被一路追杀,以及关于屈胖三高烧不止,差点儿死掉的种种过往……
众人皆诧异,而杂毛小道则开口说道:“我师父当初迎战天山山神的时候,将自己化作了山神之态,永远地留在了那天山山脉之中,但并不代表他消亡了,作为百年以来唯一一位得证地仙果位的修行者,我觉得他或许能够给我们一些意见,你们觉得呢?”
杂毛小道笑了,说怎么不知,他与李致远还魂的时候,我们可是都在现场的,后来在东南亚也见过几次面。
听到陆左的意见,朵朵乖乖地点了点头,说对,我们虽然很希望跟他重逢,但如果会伤害到他的话,就得保持克制。
杂毛小道听闻,特别问起了我关于那个金丝眼镜的详细情况,完毕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听陆言这么说,我怀疑那个金丝眼镜,很有可能就是邪灵教的余孽、佛爷堂的王秋水。”
陆左点头,说这世间若有谁能够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缝的话,除了小佛爷,我还真的猜不到别人。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我们都没有谱,我的意见是暂时不要这么做。”
我瞧见两人十分忧愁,连忙后转移话题,说那屈胖三这儿该怎和图书么办?
啊?
杂毛小道打了一个响指,然后说道:“天山大战,对于小佛爷来说,是人生之中的重中之重,因为只要他的本命金蚕蛊大肥肥最终化作了波比瘤般虫,又或者咱们家的小肥肥化作了波比瘤般虫,他这些年自我毁灭的终极目的就已经达成了,又何必将最重要的心腹手下王秋水,以及最得力的宠物龙象黄金鼠置之千里之外呢?除非……”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虽然被陆左嘱咐去找寻虎皮猫大人的蛋,但对于这些曲折所知并不深刻,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有些担忧地问:“如果告诉了他,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对,之所以想去天山找我师父,出了帮虎皮猫大人问这事儿之外,我还想要当面跟师父解释一下,希望能够获得他的原谅。
陆左倒是体贴我的感受,跟我讲这里面的曲折简单的讲解了一番,我这时方才醒悟过来,细思极恐,止不住地吸了一口凉气,说如此说来,之前的邪灵教并没有覆灭,只不过是从明面转到了地下去?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朵朵突然开口说道:“天山大战之前,臭屁猫曾经教过我一门法子,让我记住他的生命印记,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分辨出他来——刚才的时候我还模糊不已,后来我才发现,这个屈胖三就是臭屁猫大人,他刚才好像也认出hetushu.com了我来。”
我一阵激动,说能不能利用这个生命印记,将他的前世记忆唤出来?
陶晋鸿,曾经是杂毛小道在这世上最为敬重的人,如同父亲一样的角色,他平日就算是表现得再豁达,终究还是有着软弱之处。
陆左有些犹豫地问道:“只是……老萧,你刚才不是说,你已经自革出了茅山门墙么?”
陆左说不是说他是在牵扯朝堂之上的主要力量,给小佛爷争取时间么——你大师兄可不就是坐镇京都,没有来得及赶来支援么?
陆左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说老萧,我就说过,这事儿你是瞒不过陆言的——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好几年,之前的那些年,我们两个或许有许多的气运,但现如今,却是落到了他们这些年轻人身上来了……
我说你们还记得许鸣么?
杂毛小道这个时候突然间抬起头来,说我们或许还可以再去一趟天山。
杂毛小道说如此说来,小佛爷之所以由明转暗,并不仅仅是为了外部的原因,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整肃邪灵教内部。
陆左长长吐了一口气,说小佛爷当真是智近乎妖的人杰,他估计在天山大战动手之前就想好了,若是能够一蹴而就,万事皆休;但若是不成功,他还有无限后手,而且世人都以为他死了,对他来说,才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
陆左点头,说很有可能,要不然事情不会像现在这般诡异。
啊?http://www•hetushu.com
杂毛小道说屈胖三曾经是百年前天下三绝之一的阵王屈阳,也是邪灵教右使,不过当时的邪灵教并没有如今日一般邪魔恐怖,而是一个具有积极意义的修行团体,类似于元末明初的明教;而他后来被人害死之后,带着记忆转世,投身于一头虎皮鹦鹉身上,在我家住了十几年时间,与我爷爷倒是老相识,也还有一些零碎的记忆。
杂毛小道不答反问,说既然摊开了说,那么我问你,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杂毛小道说他出生的时候,应该受到了王秋水乃至小佛爷的阴招,虽然被你给救下了来,但到底还是受了重创,这是灵魂上面的伤痕,如果贸然揭开这伤疤,只怕他自己都会崩溃,又或者投入小佛爷的怀抱,所以只能慢慢来,让时间来冲缓一切……
我苦笑,说若不是你这般异常的反应,我还真的想不到这一点来。
杂毛小道点头,说这也许只是一个猜测和可能,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你被人陷害这事儿,就解释得通了。
啊?
两人越说越是心惊,而我在旁边则仿佛听着天书一般,怎么都搞不懂。
杂毛小道摇头,说这只是其中一点,我觉得若是牵扯力量,随便派一个十二魔星,远比一个王秋水要给力许多,我一直觉得作为小佛爷的顶级心腹,王秋水的缺场,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意思,就好像是小佛爷布的一个局。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加重和*图*书,说如果我们强迫着屈胖三接受自己是虎皮猫大人这个事实的话,只怕会有很坏的结果。
杂毛小道扬起了眉头来,说洛十八死了,为何你还在?
他需要得到师父的谅解,这才是杂毛小道最大的心愿。
陆左说将这些有什么用,小佛爷到底还是死了,不对么?
陆左说那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呗?
对于我的问题,杂毛小道着实是愣了一下。
我说他现如今在十二魔星之一的秦魔支持下,正在改组和建立新的厄德勒秩序,这事儿会不会是有小佛爷在背地里操控着?
我一愣,说你爷爷说的,他怎么会知道呢?
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有些古怪,说莫非是小佛爷的宠物,龙象黄金鼠?
陆左摇头,说不会,或许他们也被蒙在了鼓里——我曾经在黄泉小镇里见过许鸣一面,他还救了我一命,并且帮我反抗小佛爷。那个时候,许鸣就已经开始在暗地里反对小佛爷了,他在黄泉之上抱了一条大腿,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底气。
陆左一愣,说你的意思是?
他和陆左对视一眼,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你从来都没有见过虎皮猫大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杂毛小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我之所以不想让陆言知道,是因为他是虎皮猫大人这一世最为信任的朋友,如果他也知道了这里面的缘由,只怕在他面前未必会那么自然。
在陆左、杂毛小道和朵朵的注视下,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和图书然后将当初在荒域经历的事情,跟三人一一讲述而来。
见到陆左和杂毛小道的第一面,我立刻就问道:“告诉我,屈胖三是不是就是你们要找的虎皮猫大人?”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说道:“呃,堂哥,你好像也大不了我几岁,好吧?”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行,这事儿我曾经跟我爷爷交流过,说此刻的虎皮猫大人,也就是屈胖三,他在转世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从蛋里面孵化出来的时候受到了什么伤害,结果对于上一世的记忆都差不多毁去了,反倒是对于屈阳的隔代记忆得以留存。
杂毛小道说死的那人,或许与洛十八一样,不过是武陵王而已。你先别急着否定我,我问你,我们当初寄养在黔阳宗教局的悠悠突然暴毙,而当时的有关人员述说,曾经瞧见过一头金黄色的小型兽类出没——听到这个消息,你有没有什么联想?
陆左大为惊讶,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王秋水?这个家伙还没死?”
杂毛小道沉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其实在天山大战之后,我在茅山当那掌教真人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搜集相关的信息,发现有一些可疑之处,比如作为小佛爷最为信任的手下,王秋水为何没有参与天山大战飞,反而是出现在了京郊附近。”
陆左不由得一脸骇然,说除非这一切其实是他都已经预料到了的,所以才会留下后招,而他本人,或许早已置身事外,由明转暗,操控着这所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