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七十九章 他回来了

杂毛小道推开了面前这具毫无意识地尸体,然后对着那渐渐消失不见的家伙说道:“奎师那要是有本事,便直接过来,老子等着——它来了,我照样干死它!”
呃……
杂毛小道冲着他嘻嘻一笑,说本来有点儿想法的,不过一想跟充气娃娃那啥,顿时间就觉得实在是太Low了,我再怎么饥渴,也不能干出这事儿来,你说对吧?
而将都达绛玛给控制住之后,杂毛小道居高临下地望着都达绛玛,两人的鼻尖差点儿就碰到了一起,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这时杂毛小道露出了淫荡的笑容,说小美人儿,这样不好吧,这大庭广众之下就准备掏我的裆,行就好事,太突然了一点儿……
我对这一招十分熟悉,因为屈胖三那家伙常用,而且几乎是百发百中,让我每一次瞧见,都有种裆下一紧的恐惧。
这样的场景倘若是出现在爱情大片,或者动情动作短片里,着实是让人心神摇曳,然而双方刚才还大打出手,周遭还躺着无数尸体呢,着实有一些怪异。
说罢,他闪电出手,猛然拍向了都达绛玛的额头上来。
他的手宛如铁箍,将其紧紧抓住,让都达绛玛依旧动弹不得。
他说得格外霸气,那身影仿佛还想要说些什么,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已经抓起了手中的剑,准备朝着它劈了过去。
杂毛小道没有弄过这玩意,所以有点儿两眼发黑,好在屈胖三有这方面的经验,混沌hetushu.com木精也不是白吸收的,岳父大人有疑惑,他自然是屁颠屁颠儿上前来。
这一掌充满了一种恐怖的力量,猛然拍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砰!
有屈胖三、朵朵在旁边,而那新摩王远在北方妖魔国度,所以我们并不惊慌,杂毛小道叫上了我,坐在那双头飞龙的身上,开始清缴附近的摩门教余孽。
人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要再多说了。
这天坑底下,到处都是通道,不知道有多少曲折,想要将这些人给搜出来,还真的是需要一定的精力。
之所以如此,是为了防止新摩王或者其余摩门教的教徒赶来,将这些尸体废物利用,融入那血池之中,再一次缔造出躯壳来,让那些白衣度母能给尽快重生。
屈胖三含糊地说道:“算是吧。”
得知了这些摩门教教徒都有可能被控制了心神,所以我和杂毛小道都没有留手,能击杀的,绝对不会放过。
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女人,居然也用这招。
对方的叫声频率很高,就好像电波骤然串了一般,让人的耳膜一阵刺痛,随后我的脑海里面响起了一句话来:“卑微的人类,当奎师那降临的那一天,便是你们的死期之日!”
我瞧得一阵心惊,有些弄不懂这到底是什么,上前问道:“刚才那幻影恶鬼是什么?”
那个男人,他回来了。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说需要帮你红烧,或者清蒸一下么?
都达绛玛努力使了http://www.hetushu.com两下,发现根本施展不出来,于是左手一挥,朝着杂毛小道的脖子处抹来。
杂毛小道并没有亲到对方宛如红樱桃一般的小嘴儿上面去,两人的嘴唇相距还有几乎一厘米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在新摩王还在的情况下,收编基本上不可能,而过度的仁慈,则是对自己和想要保护的人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
它宛如幻影一般,冲着杂毛小道厉声尖叫。
我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体,便是之前将我们给引到这儿来的摩门教库伦。
我抬头望去,却瞧见那身影不是旁人,正是陆左。
我没有将他也丢进火堆,而是将他给留了下来,准备回头有时间,将他给埋了,给一个入土为安。
陆左愣了一下,说你弄过?
但是杂毛小道却伸出了手来,将她的手腕给抓住了去。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那女人的指甲很长、很锋利,宛如匕首,也不知道是突然间变长的,还是本就应该如此。
紧接着两人经过了几秒钟的挣扎,很快都达绛玛就发现,在这位嬉皮笑脸的坏道士跟前,自己就好像是跟大人抢糖果的小女孩儿,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一招有一个霸气的名字,叫做猴子偷桃。
这个家伙曾经得到了我们很大的信任,然而却在最后的时候算计了我们。
尸体烧掉之后,或许她们还会从血池之中爬出,但绝对会损耗过多的资源。
顶尖高手和*图*书就仿佛核武器,有着天然的威慑力,而对方厉害的人早已在刚才战死,剩下的一些杂鱼,除了缺心眼冒出来找揍的,其余的基本上都或躲或逃,不见踪影。
这个时候朵朵和陆左也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来。
这双头飞龙的存在,保证了我们的后路,处于对周遭部族的责任感,我们反而不急着离开,陆左问询了屈胖三一下,得知这转移吸纳的时间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于是便在附近挑了一个地方,就地吸收。
杂毛小道丢了一会五彩补天石,此刻没有再多犹豫,立刻将那块发光的石头塞进了陆左的手里,说赶紧吃了它,免得夜长梦多。
听到杂毛小道的调笑,那都达绛玛以为对方依旧被自己迷住,忍不住露出了甜甜的迷人笑容,风骚地说道:“哥哥,好想跟你做爱啊……”
之所以如此坚决,是因为我们每灭掉一个,就会有人因我们而得活。
而随着都达绛玛的倒下,摩门教已然大势已去,除了一地的呻吟和哀嚎之外,能够站立起来的人,基本上都已经逃走了去。
忙碌一阵,熊熊大火烧起,到处都是刺鼻的焦臭味,而这个时候,有一个身影凭空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我不清楚之前那个发誓要与摩门教为敌的人是他,还是最终出卖我们的意志是他,不过此刻已经没有再探究此事的意义了。
这个时候他的左手从都达绛玛的胸口处,灵活地摸出了一颗散发着五彩斑斓光芒的石头来。
和*图*书以我们即便是两人,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他成功了么?
我愿意相信在某一时刻,他的人性是有光辉的。
不过此刻我已经不再害怕杂毛小道被迷得五迷三道吃了亏,只是在旁边等待着结果。
然而眼看着她即将掏中了裆时,杂毛小道的双腿却是猛然一夹,将那女人的右手给夹得紧紧,一点儿都没办法动弹。
都达绛玛和大批白衣度母的死去,使得摩门教其余人都变成了一摊散沙。
这个叫做尽可能地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他的手一翻,那石头便不见了,而杂毛小道直起了身子来,平静地说道:“男儿本色,要说我不好色,这是欺骗自己的荷尔蒙;不过人都是有底线的,而我的底线,就是不想跟别人共用一个女人——彼此相爱,这才是最美好的事情,至于你,还是去侍奉你的主子奎师那去吧,我还真的不稀罕像你这般的臭皮囊……”
屈胖三嘿然而笑,说你倒是认识得透彻——刚才我还以为你准备做些儿童不宜的事情了呢。
得到了这样的表扬,屈胖三乐开了花,止不住地瞄着朵朵,脸都红了起来。
他说倒也不用吃进去,只需要将里面锁住的能量吸收便可——这事儿需要一点儿时间,且到附近的安全区域里去,我教你法门,其余人给你护法……
表面上并无任何异状,只有轻轻的一声响,然而几秒钟之后,那都达绛玛的身子后方,突然浮现出了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来。
血池的资源是和_图_书有限的,这里多了,那里就得少。
之后我被杂毛小道安排打扫战场,将那些白衣度母的头颅给切下来,然后堆积在一起,将其烧掉。
杂毛小道用鞋尖踩住了地上的那具大长腿美人儿尸体,说喏,这玩意不过就是一具高级的充气娃娃而已,里面才是她丑陋的灵魂。
我感觉耳朵都好像给耳屎堵住了一般,听得一脑子污水,而杂毛小道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说你实在是有些太豪放了——不过我喜欢!
没多一会儿,这热闹无比的摩门教总坛遗址,便除了尸体之外,什么也不剩了。
陆左有些苦恼,说那倒不用,不过你确定我吞进去了,不会消化不良么?
陆左握着这块有些硬度的石头,有些发愣,说啊,这怎么吃?
带着恐惧,那玩意身子一晃,终于消失无踪了去。
陆左因为受伤的缘故,所以在全程的战斗过程中,除了不断躲闪逃避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打量着场中的战斗,他走到了我们面前来,先是朝着杂毛小道点了点头,然后称赞我和屈胖三,说你们的表现实在是太让我惊讶了……
两个藏着同样抠脚大叔般猥琐灵魂的家伙对视一笑,颇有一种英雄相惜的感觉。
瞧见有几分意气风发的陆左,我的心中涌出了一阵激动来,眼泪几乎就要掉下来了。
都达绛玛的死去,使得摩门教大军顿时崩溃,而这个时候那双头飞龙也在小红的牵引下飞了过来。
都达绛玛眯着眼睛,奉上红唇,准备亲吻杂毛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