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八十三章 龙族谛偈

我跟随者杂毛小道从城头跃下,匆匆赶去,却见已经有人跟那家伙对上了手,而那人并非旁人,却正是屈胖三。
大军在禁地之前大阵受阻,陆左不得不身先士卒,冲在了最前面,亲手斩杀了两名白衣度母。
这家伙以前藏身的蛋,那是凤凰涅槃之后的新生,之后被辗转多处,最终在荒域的梧桐树之上降生。
这个时候我和杂毛小道赶到了现场。
这人就是偷走了五彩补天石的谛偈?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原来这家伙别看厉害,但却是一个犯了中二病的少年。
虽然我在茶荏巴错见过无数奇怪模样的家伙,但是这家伙的模样却让我大吃一惊。
而我感觉到控制被解除,往后急退两步,瞧见先前不见踪影的杂毛小道出现在了我的旁边,瞧着倏然间退后七八米的那个家伙望了过去,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我顿时就来了脾气,说嗨哟,你特么的偷袭而已,真以为我弄不过你?
我在旁边也忍不住插嘴,说孩子,你别有奶就是娘,记住了,你是龙不是人。
别看这儿并不起眼,但是这里面不知道爬出了多少的白衣度母来,帮助新摩王重建摩门教,并且统治了整个茶荏巴错。
然而这个时候,凭空出现了一把长剑,斩落在了对方握着我脖子上面的手臂上。
随着交手的持续,两人渐渐偏离了人群,又或者说许多交战的茶荏巴错部落勇士和摩门教教徒不堪忍受被这两和_图_书人给殃及池鱼,纷纷避开了他们的交战范围。
谛偈冷笑,指着杂毛小道说道:“你们这伙人里面,除了他,没有人是我对手;而再给我十年时间,等我真正继承了奎师那大神的传承,成为了毗楼博叉龙王,则整个茶荏巴错世界,没有人能够是我的对手了——即便是我的母亲,都不如我……”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无意间开创了一个流派,叫做屠龙流。
他不敌杂毛小道,但就本身的修为来说,实在是恐怖得很,主要也是天赋异禀,所以在那人群之中,一下子就掀起了腥风血雨。
然而在那一刻,我身上残留的雷意却猛然刺了一下对方,雷芒流转,在那人的胳膊上激起一阵波澜来,也让我瞧清楚了对方的本来面目。
无数陷入了瓶颈之中的顶尖真修,都尝试着宰一条真龙,来让自己突破那个难以逾越的境地。
接下来的,无外乎一场屠杀。
而这里有超过两百的精锐,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
谛偈冷哼一声,说新摩王是我母亲,是她将我从一颗蛋孵化成人的,你们这些坏蛋想要毁了我母亲基业,我自然是不死不休。
那人傲然说道:“然也。”
而即便是被这强大的雷意给点到了,它也丝毫不惊慌,右手猛然一捏,想要将我的脖子给拧断。
谛偈没有理会我们,双手一挥,人却消失不见了去,而我们左右打量,却瞧见他冲下了城头,朝hetushu.com着那些杀进天神城的茶荏巴错土著人群之中去。
这中二少年若是到了地表,只怕有的是苦头吃。
杂毛小道的师父陶晋鸿是末法时代以来,几百年之中第一位得证地仙之位的强者,然而他之所以如此,却是从黄山龙蟒之中得到的好处。
那宛如《西游记》里东海龙王一般的家伙凝如实质,眯着眼睛说道:“谛偈。”
我扶着屈胖三来到了血池之前,还没有歇一口气,突然间半空之中,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过各位来了我家,打打杀杀,还想要扒了我家的房子,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这尼玛,绝对不是普通人啊。
眼看着就要攻克了天神城,但此人却是一个大变故。
与杂毛小道一起,神剑引雷术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强大。
而这两个家伙刚开始交手的时候,谁也没有在意对方,都觉得能够几下子将对方给干翻了去。
而在血池旁边,篆刻着无数符文。
杂毛小道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你的母亲,是生下你的真龙,而不是新摩王这个暴君。
这儿是摩门教最后的防线,剩余的白衣度母,只要是没有跟着新摩王一起离去的,基本上都在这里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颇多得意。
母亲?
人群如潮水一般的退了出来,那法阵的威力恐怖,连陆左都不得不往后撤退。
这一龙一凤,两人居然就对上了,实在是太巧了。
http://www.hetushu•com那谛偈的特点则是虚实相间,总是神出鬼没,时不时在你的背后出现,猛然一抓。
原本高歌猛进的队伍,在这一刻,却是给杀得人仰马翻。
当我找到陆左的时候,他已经指挥大军,围攻了天神城的禁地血池。
两人两败俱伤,不过但我去扶屈胖三起来的时候,他的说法是那厮的伤比较重一些,而他,三天就好。
那家伙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手下败将,没你说话的地方。
谛偈刚出现的时候给我感觉十分恐怖,然而交流几句之后,我方才发现他的年纪应该并不算大,估计从蛋里面孵出来并不算久,而当屈胖三在真实身份解密之后,我方才知道这家伙为何会有一对翅膀。
没多一会儿,两人所过之处,一片废墟。
它受了伤,屈胖三也受了伤。
轰隆隆……
此刻的血池四处冒烟,周遭一片残破,鲜血顺流而下,漏了出来。
杂毛小道陪着我去,两人找了一圈,在城南的一片废墟里找到了他。
这两人斗得激烈,一阵风起云涌,我本来想要加入战场,结果发现一路追过去,连两人的影子都捉不住。
杂毛小道瞧见城头之上已经翻上来了许多自己人,有这些勇士在,那些弓手的威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而他已经打开了城门,大军进入其中,战斗延续到了城池之中的巷战去,便叫我下城,去拦住那个家伙。
那谛偈厉害无比,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干得过http://m.hetushu•com他,但对屈胖三却是信心满满,追逐了好一会儿,发现没有效果之后,决定回头去找陆左。
当我们来到了那血池跟前时,发现这里是一处宛如游泳馆一般的地方,里面波光粼粼,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不时还能够瞧见头颅和手脚残肢在里面飘荡。
屈胖三的长处就是勇猛,量天尺在手,忽大忽小,大的时候十来丈,猛然砸落下去,什么都给碾成渣渣。
虽然瞧见了对方的相貌,但是听到那家伙亲口承认了这事儿,我还是大为震惊,而杂毛小道也有一些惊讶,好一会儿方才冷静了一些,说既为龙族,又如何会成为新摩王的走狗呢?
听到杂毛小道这话儿,我便忍不住想笑。
杂毛小道眯眼打量对方,缓声说道:“你是龙族?”
当阿奴将人头高高抛起的时候,人群里发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众人像是发疯了一般,冲向了那法阵之前,众人交织在了一块,而随后有人启动了法阵,无数机关浮现,刀枪之下,不知道死伤多少。
我们不敢靠前,这玩意有着极为恐怖的魔力。
对方的手冰凉无比,猛然捏住了我的脖子。
几乎用不着招呼,一个眼神,我和杂毛小道便已然越众而出,然后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中长剑,朝着天空举起,异口同声地朗诵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它有着那神话传说中真龙一般的hetushu.com脑袋,头上还生着一对犄角,牛鼻子一般的鼻孔之下,有两根长须垂落而下,浑身都是深褐色的鳞片,眼神宛如星空一般深邃。
落雷之下,即便是那法阵抵御了大部分的雷电,但也最终被损耗殆尽,而随后的二重奏,使得几乎没有几人得存。
思索一番,陆左找到了我,说让我去把屈胖三找过来,他比较能够掌控这样的场面。
他是凤凰化身啊!
屈胖三坐在一大片的碎石堆中,而在半空之上,有一条看不清长短的黑色真龙破空而去,瞧那身形,仿佛是受了伤。
那玩意是真龙之子,虽然不清楚为何会变成一人形,但想必也是那邪教手段。
结果一交手,两人都开始心惊起来。
然而我知道这些都是杂毛小道的功劳,如果单纯是我,只怕连那血池上空的法阵都攻破不了。
剑刃触体的那一瞬间,火花四溅,而下一秒,那手臂陡然消失了去。
杂毛小道也笑了,说孩子,茶荏巴错只是很小的一片地方,更广阔的地方,在地表之上,那里有太阳和月亮,漫天的星子和风起云涌的江湖,以及无数想要拿下你证得果味的顶尖高手。
龙族?
一直到最后的一人倒下,我都还沉浸在那种操控一切的快感之中,无法自拔。
他的爪子锋利如刀,谁挨上了都有些吃不消。
只可惜它挑错了敌人,惹上了陆左,并且引来了我们。
此人神出鬼没,虚虚实实,难怪能够从杂毛小道的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五彩补天石给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