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八十七章 兵不血刃

如果碰到了任何意外,今日,便将是我们的死期。
我在瞧见这些人影的时候,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词语,便是如此,而事实上那儿出现的人虽然多,但大多都是高不过四五十公分的小女子。
那让我们为之恐惧的蝴蝶公子居然在睡觉,根本不搭理我们。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比我的起点高。
这般一想,我开始较起劲儿来,不再胡思乱想,把这旅途当做是一场修行,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从而感受到除了五感之外的这个世间。
陆左仿佛深吸了一口气似的,说那就谈,能谈拢最好,不能的话,你们做好准备。
杂毛小道拍了拍手,说好狠毒的手段,而且最重要的,是杀人不见血,兵不血刃,实在高明。
我们朝着光行走,而在逆光之中,也能够瞧见了彼此的身形,我们前人拉着后人的手,宛如瞎子一般在路上行走着,脚下是一片荒漠戈壁。
屈胖三说事情太容易了,就有些反常了,这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么?
陆左带着我们往左,蹑手蹑脚地路过篝火,朝着左边方向直走而去,如此走了二十多米,在我们的跟前,的确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黑色拱形圆圈。
而在那圆圈的里面,则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能量在浮动。
啊?
这种沉默让我陷入了恐慌之中,而当人给逼到了极致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间又升腾出了几分倔强来。
我们没有立刻上前,而是远远地站着,不知和图书道该如何上前交涉。
陆左眯着眼睛,平静地问道:“我很好奇,如果我们跨入那扇门的背后去,将会面对什么?”
继续前行,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尽管那不过是一只鸟儿。
重见天日,这事儿对于我们这儿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她们宛如芭比娃娃一般,每一个都十分漂亮,而且背上居然有着与蝴蝶一般的五彩翅膀,有粉的、绿的、蓝的、紫的,也有黑白等颜色。
陆左心思一转,然后也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蝴蝶公子了,我们过来,是想回地表之上去,请问各位姑娘能够帮我指条路么?”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里面能够感知到这时间在流逝,但从身体的感知来说,却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而我则永远地停留在了黑暗之中。
这种恐惧是无所不在的,他让人有一种很难释怀的浓烈情绪,甚至有一种自毁的倾向,试图通过自我毁灭,来结束这一段不断自我否定、自我猜想的旅程。
一众蝴蝶姑娘拍打着翅膀,连声催促道:“快点走,快点走。”
花仙子。
而陆左应该是知晓这个女徒弟的心思,方才会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然而不知道是为什么,与我同行的人,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又或者屈胖三和朵朵两个小家伙,都显得十分淡定,即便是陆左通过手段,搭起了心灵桥梁,他们都没有任何人会说一句话。
和图书蝴蝶公子打了一个响指,说多谢夸奖,不过各位的修为都挺不错的,如果正面交锋,解决起来着实有一些麻烦,所以就想偷下懒而已。
屈胖三却表示出了不同的意见来,说对方亮出了篝火,说明他应该是有与我们对话的意愿。
陆左舔了一下嘴唇,说蝴蝶公子来自虫原?
他僵立了好一会儿,突然说了一句话:“不对。”
蓝色翅膀的蝴蝶姑娘指着左边不远处的方向,说往那儿走,二十米之后,左转就到了,赶紧走……
那男子一愣,说你们怎么知道的?
北疆王送给了我们一盏灯,而那盏灯照耀了返回茶荏巴错的路途,但却没有给我们前进的方向指引。
送走了二春,我们决定继续前行。
似乎还蕴含着许多难以延续的东西。
居然这般顺利,陆左的脸上浮现了几分诧异,不过还是十分恭敬地对这些蝴蝶姑娘说道:“多谢姑娘指路。”
也难怪二春会选择退出,因为比起其余种种来说,这种孤独,实在是能够将人给逼疯。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那个睡着的男子,应该就是那报信乌鸦口中所说的蝴蝶公子。
陆左收回了右腿来,而杂毛小道也开了口:“的确不对,一个守门人,平日里几乎见不到什么人来这儿,按理说好不容易有客人到,不管怎么说,好歹得招呼几声,这般高枕无忧地酣睡,实在是没什么道理。”
陆左说道:“事实上,我们跟隔壁老王是朋友……和_图_书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篝火旁边,并非仅仅只有一人。
渐渐地,我开始沉迷其中,宛如入定一般,终于融入了其中。
而是十余人。
这些蝴蝶姑娘围绕着篝火翩翩起舞,而有一个男人则躺倒在篝火之前,翘着二郎腿睡觉。
二春虽然是陆左收的徒弟,但自从跟随陆左以来,一直都没有遇到过什么大的变故,并不如我一般整日在生死边缘徘徊,看透了生死,又是一女孩子,所以事到临头了,到底还是败给了自己内心之中的怯懦。
他伸出手来,轻轻一抹,刚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门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去。
走在队伍前面的陆左刚刚迈出了一只脚,却悬停住了,一动不动。
乌鸦对此人的评价只有一句,叫做“心肠可毒”。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却悬在了半空中。
如果需要在乌鸦和素未谋面的蝴蝶公子之间选择一个人去信任的话,我愿意选择乌鸦。
他都还没有开始说话,便有一个拥有着蓝色翅膀的蝴蝶姑娘飞到了跟前来,将右手食指竖在了红唇之前,轻声说道:“嘘,公子爷刚刚睡下了,不要打扰他。”
我们五人面面相觑,最后由陆左缓步上前,抵达跟前之后,拱手说道:“请问阁下……”
众人都停下了脚步,然后回过了头来,而这个时候,那一直躺卧着,仿佛睡着了一般的蝴蝶公子宛如僵尸一般,竟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
我估计陆左在此之前,设想过http://m.hetushu•com了很多的情况,却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人在失去了五感之后,未知的恐惧就会油然而生。
事实上并没有人陪着我一起同行,我只不过是在做一个孤独的梦而已,黑暗深邃的梦境之中什么都没有,只有永恒的黑暗,仿佛会一直延续到宇宙尽头去。
除了对方有几分女子的阴柔之外,我几乎找不出什么缺点来。
站起来的蝴蝶公子伸了一个懒腰,微微一笑道:“果然瞒不过你们啊,看来还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不过这并不是惊喜,而是提醒:“注意了,这个家伙可是时空乱流的守门人,而且这里是他的主场,我们的五感被剥夺,如果他对我们有恶意的话,随便出手偷袭,我们就都得死在这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根本没有时间概念的我突然间瞧见了前方出现了一团篝火,那篝火在很远很远,仿佛天边,然而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仿佛从沉睡之中醒了过来。
总共十二个蝴蝶姑娘,全部都簇拥了上来,将我们给围住,那蓝翅膀的蝴蝶姑娘压低这声音说道:“叫你们走就走啊,别打扰蝴蝶公子。”
我们继续向前,一直来到了离篝火还有二十多米之外的地方,我方才瞧见那些都是什么人。
只要我们往前跨出一步,便能够回到那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山洞之中,然后就能够再一次见到太阳,闻到潮湿而清新的空气,不用忍受这种没日没夜的黑暗了。
http://www.hetushu.com左一愣,说可是……
他似乎睡得很熟,远远地还能够听到轻微的鼾声。
这……
这样不知道又走了多久,那篝火在我的视野之中渐渐地变大了,然后瞧见了篝火旁边的人。
仔细想一想,可能我输给他们的,就在心态之上吧。
而且不管陆左怎么说,这种几率绝对大过八成,也正因为如此,二春在这个时候感受到了害怕,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她选择了返回看上起算是比较有希望的茶荏巴错。
换一句话说,他们都比我强。
蝴蝶公子洒然一笑,倒也并不隐瞒,说那是连同饕餮海的通道,如果你们进去了,那么恭喜诸位,身为凡人的你们,会被吞噬得一点渣滓都不剩。
听到他们的话语,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中会出现那么强烈的抵触感,因为事情与乌鸦所说的,有着太多的冲突。
有了光,就有了方向。
有的时候,它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无。
最先说话的,是杂毛小道。
为什么么?
望着这玩意,我的心头浮现出了几分激动来。
有时候,我突然间就会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我摸不清楚陆左的态度,所以也不敢怎么说话,不过觉得二春的离开,多多少少也是有一些对于未知的恐惧。
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这真的是一个长得极为帅气的男子,一米九的身高,身材匀称有力,轮廓极为俊美。
事实上,无论是陆左,还是任何一人,都不敢保证前路能够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