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六章 为什么

很显然,刚才屈胖三的那一脚,踹得她有些扛不住。
他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小兄弟,叫你一声贡玛,是瞧得起你,但是你千万别目中无人,我陈留一组,可有两百名战士,以及两百名悍不畏死的族人,真的要动起手来,咱们也不过是鱼死网破……”
屈胖三点头,说哦,既然如此,那就让他背你吧——嘿,小子,你愿不愿?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听着像是要结婚。
砰!
屈胖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你承不承认都没关系,大人我又不是法官,总之一句话,其他人都散了,你留下来,一命赔两命,你也不亏。
好暴力!
他双手握着,浑身颤抖,将那匕首放在了二长老的额头之上,然后问道:“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我父亲与你无仇无怨,为何要杀他?”
我说麻。
屈胖三转脸看向了我,说这才多久时间,你就收了一徒弟?
人群之中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来,没有人敢上前来招惹我们,特别是那个从天而降,宛如神灵一般的孩子,而这个时候那魁梧的族长和几个陈留一族的高手也赶了回来。
樱花神婆怒气冲冲,口中骂骂咧咧,然而当瞧见我们走下来的时候,却适时地闭上了嘴。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停住,没有人关心你叫啥,我就问一下你,我旁边这小兄弟说你两年前曾经在他父亲的食物里面下毒,然后将其引入了兽群之中去,害其惨死,然后又用同样恶劣www.hetushu.com的手段,害死了他的母亲,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
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劫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焦急的表情来,而那边,陈留族长带着人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拱手说道:“这位贡玛,刚才多有得罪,请问你来我族,有什么事情么?”
我瞧见他惊呆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我下来,你先了结此人,帮你父母报仇吧,这样才好跟我们一起走。
屈胖三黑着脸,说你别想啊,大人我可不想背着你。
屈胖三挤眉弄眼地说道:“你呢,这伤主要在腰上面,腰不好就肾不好,肾不好就不性福,若是让我嫂子知道了,可不得怼死我?所以让你养好身子,免得以后影响到和谐的夫妻生活,到时候老是埋怨我……”
不过刚才屈胖三那两下也着实惊到了劫,听到对方问起自己,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是他的徒弟。”
屈胖三说我主要是想去跟我可爱的朵朵小媳妇儿汇合,不过看在咱嫂子的份上,等你一天也没事儿。
他们多多少少都受了到量天尺的冲击,神情疲惫。
刚才的那樱花神婆被人从废墟之中扶了出来,她老人家一身肥肉,旁边扶着她的两个婆子累得一身虚汗。
而那族长倒也是皮糙肉厚,尽管给拍得口吐鲜血,却还是没有死。
在此之前,二长老对于他来说,简直是需要仰望的存在,他这两年来卧薪尝胆,就是想要找机会将此人给斩www.hetushu.com杀了去。
劫刚才也以为屈胖三就是他们部族的神灵巫溪,还指望这家伙能够帮自己主持公道,没想到转眼之间,老母鸡变鸭,竟然变成了这样的结果来。
屈胖三身子一闪,几秒钟之后,拽着跟死狗一般的二长老又回了过来。
横扫一圈,台上除了屈胖三之外,再没有一个能够站着的人,也没有谁能够再吵到屈胖三,他像赶苍蝇一般,将这些人给弄走之后,回过身来,跳到了石头上面,蹲在我跟前,戳了戳我的大腿,说什么感觉?
那态度就好像是一款爷揣着一麻袋的人民币走进金店,跟小妞说道:“喜欢哪款,你尽管挑,咱喜欢就买。”
劫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说道:“那啥,不然先去我家呗?”
太痛了。
商量妥当之后,劫把我小心翼翼地背了起来,然后走下了石台来,这时周遭还围着几乎整个部族的族人,瞧见我们走下来,脸上充满了恐惧,还有人冲着劫和我们指指点点,口中喋喋不休。
劫点头,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旁边,然后走到了二长老的跟前来。
他屁大一点儿的小孩,结果一口一个“小子”叫着劫,不过劫瞧见这小胖子是真有本事,简直如同天神一般,也不敢有太多的计较,反而是心中充满了崇敬。
然而到底还是没成功。
更多的时候,它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板砖。
先兵后礼,或者说是前倨后恭。
听到他说这么一段,我顿时就为陆http://www•hetushu.com左的女儿朵朵有些难过,摊上这么一老流氓,小女孩儿可该怎么办?
我说不对啊,你都说四处分散了,那你怎么能够找到朵朵的么?
屈胖三根本就不理睬这人,而是看向了缩在人群后面的二长老,说你叫二长老?
然而就是这德性,却让劫崇拜得不要不要的。
在他左边的五米之外,是被埋进土里大半个身子的族长。
他说完之后,眼珠子一转,看向了旁边的劫。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屈胖三说你放心,就这儿的一帮土老帽儿,还没有人动得了你——对了,小子,你仇人谁来着?你一会儿给我指一下,我帮你拿住就是了,杀人的话,我懒得沾因果,你自己料理。
我说什么叫看在你嫂子的份上啊?
我说干嘛去啊还要背着,我们在这里等一天,等我腰好了再说呗?
劫对于二长老的仇恨依旧不减,瞧见其中的二长老,不由得一阵激动,对屈胖三说道:“就是那个,红脖子的老头儿,就是他,杀了我的父母。”
屈胖三收起了量天尺来,拍了拍族长的脸,说叫我大人,听到没,叫我大人,别什么小兄弟啊,什么贡玛的乱叫;另外,你就是你,你代表不了谁,还四百多号人呢,你觉得他们都愿意陪着你死?
这话儿说完,陈留一族的人赫然变色,纷纷往后退去,潮水一般,没一会儿便不见几个人影了。
我说会不会有危险?
屈胖三掏出了量天尺,身子一动,却是出现和-图-书在了族长的跟前来,然后尺子瞬间变大,将那族长给三两下,半截身子都给直接拍进了土里去。
屈胖三点头,说哦。
你大爷!
屈胖三说那不同,我多大一点儿,你多大一点儿?根本就不对等嘛。
从东海蓬莱岛赵公明手中抢来的量天尺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当真是一件顶厉害的法器。
当着自己的面,要杀门下的长老,这事儿让陈留一族的族长颇为尴尬。
劫大难不死,哪里能够不愿,慌忙点头,说好,好,我愿意。
结果突然有一天,一人跑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仇人是哪个,你指出了,我帮你办了。
我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丫有没有良心啊,以前的时候我抱着你四处跑,有喊过苦叫过累么?”
他又摸向了我的脊椎去,我说别动,那儿在复原呢,最关键的时刻,给我一天时间,差不多就能够下地走路了。
他们又是愤怒,又是害怕,就是没有人敢在上前来。
劫从二长老的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来。
他将人扔到了地上去,然后对着周围的人说道:“都散了,都散了,看什么热闹呢?要是给殃及池鱼了,你们哭都来不及。”
劫背着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屈胖三说得亏你关键时刻,找到了荒域这里来,要不然我们估计就困死在了那个鬼地方;不过你丫也太慢了,搞得过来的时候,大家都被那时空之力抛得四散而落,彼此没有了消息,我刚才要不是好奇这边在搞什么鬼,说不定你丫就挂了。hetushu.com
不过这事儿可该我堂哥陆左去犯愁,我关心另外一件事情,说他们人呢?
啊?
我忍不住骂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已经将我和劫身上的束缚给解开了去,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我这小兄弟身上有一血海深仇,就是刚才被你拍飞而去的那二长老,谋害了他父母,你一会儿帮忙抓过来,让人家了结这因果吧。
我说老头儿,红脖子,一脸嚣张。
二长老慌忙摆手,说没,没有,他血口喷人,这位贡玛,这小孩儿脑子坏掉了,被邪灵入侵过,是个丧门星,他父母就是被他自己给克死的……
屈胖三嘻嘻笑,说山人自有妙计,不是你这种俗人能懂的。
屈胖三说别,你别跟我形容这些,刚才那一堆渣渣,我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到底啥鬼模样,我哪里知道?先把你扶下去吧,在这里晒太阳,又不抹防晒霜,会变黑的。
二长老点头,说对,我是陈留一族的二长老洪,我……
屈胖三挠着头,说啊,什么二长老,长啥样儿?
劫跟我一样,五花大绑地捆在了石头上面,等待着祭天,屈胖三打量了一会儿,问他道:“你什么情况啊?”
我苦笑,说还没正式拜师呢,我自己个儿都没有出师,哪里能收徒弟?不过倒是教了一些敦寨苗蛊之外的东西给他——他叫劫,陈留劫,如果不是他救了我,只怕我两天前就已经在林子里挂掉了……
他的果断狠绝让众人纷纷后退,而二长老脸色一变,转身就朝着那茅草房上飞纵而去。